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2章 赤焰地狱(求月票)
    着火的区域越来越宽广,从黑色的天空上俯瞰下去,会发现整个城市仿佛被洪水泛滥一般淹没了。

    那是烈焰的洪流!

    “哔朴啦啦啦。”

    低矮的民房,高耸的豪宅,巨大的仓库,无数被火烧个通透的房子一栋接一栋地倒塌,伴随连绵的轰隆隆,无数来不及躲闪的兽人被砖木结构的房子压死在狭窄的街道当中。

    “啊!火!快跑!”

    街道和大路已然被烈焰封锁,几乎每一个重要的路口上,都有两座大房子刚好倒塌,巨大的燃烧火塔恰好堵死了每一条逃生之路。

    已经躲到安全区域的兽人战战兢兢,冷汗淋漓,他们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同胞被烈焰吞噬,哪怕捂着耳朵都能聆听到他们的兄弟在火焰焚城的轰隆声中不断哭嚎惨叫。

    还有人类敢死队在生命逝去之前放肆的狂笑声。

    “哈哈哈哈!”没有遗憾,没有后悔,只有仇人被杀时得意的狂笑。

    兽人在这一刻发现他们陷入了一个共同的噩梦之中。

    那个噩梦名叫杜克*马库斯!

    他又一次以烈焰烧死了数不清的兽人。

    奥格瑞姆也跳到了城里的运河当中,哪怕在炎炎夏日也显得有点温热的河水,依然无法让他心中几近冰点的温度上升些许。

    这是一个令他无比惨痛的陷阱,他的手下损失过半。如果不是有这场大火,他或许连剩下那一半都要被黑手近卫的疯狂反扑杀死。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的【毁灭之锤】杀了多少黑手近卫了。曾经这是一把让他无比自豪的武器,他用它杀过数之不尽的食人魔,杀过‘我们的世界’里超过三位数的凶猛野兽。

    然而现在,在月色照耀下,毁灭之锤上染满的鲜血顺着运河的河水化开。

    那是黑石氏族的鲜血,他的兽人同胞的血。

    只是,奥格瑞姆心中依然有着浓烈得化不开的疑惑与不祥预感。

    总觉得,是那个比恶魔还恶魔的杜克*马库斯的话,手段不止这么一点。

    月亮不知不觉又陷入了乌云的笼罩中,在被照得发亮的河水之中,他们看到一连串的金色符文如同火焰蔓延一般延伸到河边。

    “这不可能!?”奥格瑞姆终于忍不住惊叫起来:“都到岸上!快!不然来不及了!”

    奥格瑞姆疯狂呼唤着他的手下,他的同胞。

    他的手下听从了,哪怕有点不甘不愿,他们还是爬上了岸边。就在沿着河岸青石大道的不远处,是被烈焰街区烧烤得连砖石都变得通红的城墙。这些三米高的低矮城墙,跟必要时可以充当护城河的运河一起,把暴风城分成六大街区。

    即便坐在岸边的青石上,依然能感到那股极度的炽热,如果不是奥格瑞姆疯狂咆哮喝止着他们,估计他们宁可重新把身体没入还算凉快的河水中。

    事实上,很多不是奥格瑞姆直属部下的兽人就这么做了。

    他们重新回到了河中,也跨过了死神用镰刀在地上划出来的地狱与人间的界限……

    如同在暴风城地底深处有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太阳正从地底深处升上来,拱起大地,仿佛随时要破土而出。

    运河地下的黑土中泛出无数散发着金色亮光的符文之辉。正在河里的兽人发现从水面上可以清晰看到自己的脚趾头……

    “隆隆隆”整座暴风城都震荡了起来。

    从南面的国王谷到北面的暴风要塞,从最西面的法师区到最东面的旧城区,每一个街区都在颤抖,矗立于国王谷当中的麦迪文塑像开始猛烈晃动着,随即,这座象征着旧时代守护神的塑像寸寸崩塌。

    地面上每一块青砖连同青砖下的沙粒如同波浪般此起彼伏,越发激荡,甚至把趴伏在地上躲避火焰的兽人都抛到半空中,摔下,再抛起。

    那些本已在火焰中开始烧透的木梁木柱,发出进一步的吱嘎乱响,纷纷爆裂,加速了每一栋尚未倒塌的房子倾塌。

    然后,金光射出地面,射出河底。

    原本没有火焰的街道和大路,变成了烈焰之路。

    原本应该是避难所的运河,每一滴水都因为高温而蒸发。

    还在河里的兽人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被烫死了。

    而水变成了水蒸气。

    炽热的水蒸气拥有着比烈焰更恐怖的杀伤力,兽人无法压抑自己的呼吸,就在呼吸中吸入了大量灼热的水汽,这些水汽疯狂地破坏着肺里的肺泡,让他们只觉得呼吸的不是空气,而是火焰。

    哪怕爬上河岸的兽人,依然没有逃过死亡的厄运,他们只是比呆在河里的同胞多苟延残喘了片刻,然后步上了同胞的后尘。

    整个暴风城里的兽人发出激烈的惨叫声,尔后,一切开始归于寂静。

    城市里,只剩下烈焰肆虐的噼啪声,柱子、砖石或者玻璃噼里啪啦的坠地声。

    除此之外,整座城市陷入了死寂。

    能活下来的兽人有多少?

    百中无一!

    刚才跑出街道或者跳入河中的兽人几近全灭,只有极少数困在街区火场里的兽人,反而逃过了死神之镰的追杀。

    奥格瑞姆没有死!拥有极强火焰抗性的他愣是扛住了烈焰,只不过他好多毛发都被烧掉了。

    从已经没有那么炽热的火场里爬出来,奥格瑞姆看到了那些塞满街道和河床的焦黑尸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杜克*马库斯——”从没有像现在那样,如此痛恨一个人。

    哪怕是收到最亲好友杜隆坦的死讯,奥格瑞姆依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但这一次。

    唯有这一次!

    奥格瑞姆彻底地恨上一个人类,他就是暴风王国的新守护神杜克!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我发誓哪怕追到地狱的尽头,我都要杀了你!我要把你每一块皮肉剥下来!生生吃掉!我要把你每一块骨头都扣下来,彻底碾碎!我要——呜呜呜呜!”

    在烈焰炙烤过的焦黑大地上,奥格瑞姆颓然地跪下。

    完了!黑石氏族的精锐,被一把火烧个精光!

    哪怕在大营里黑石氏族还有不少人在,但黑石氏族将不再是部落里的第一大氏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