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7 狙击战
    在夜幕之下发生的神秘侧战斗,普通人并不知晓,在地下酒吧中死去的人,相对于整个城市的人口微不足道,安抚与死者有亲密关系之人之类善后工作,自然是通过八景的人脉进行解决,在神秘侧势力活跃的时代,国家层面上对耳语者这类“安稳”的神秘组织的支持力度并不小,尤其在纳粹重新降临美利坚,并将这个太平洋另一边的大国搅得乌烟瘴气的现在,中央公国联合政府也在寻求本地神秘组织的帮助。不过,中央公国内地,乃至于亚洲区的神秘组织仍旧处于相对隔离的状态,就连耳语者也不态清楚相关信息,只能确定并不在少数,至于这些潜伏在暗中的其它神秘组织,对耳语者的了解又有多少,也同样很难确定。

    这个城市在国家层面上已经被默认为耳语者的势力范围,全权负责当地的神秘力量管理和整治,这是义体高川和咲夜从拉斯维加斯返回后,从八景处获知的近期耳语者发展工作的成果。这种不涉及直接战斗的政治博弈方面,在耳语者内部,是全权交由八景进行处理的。也正因为这种博弈和交涉,代表着耳语者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从幕后走向台前,所以,自身情报的暴露,自然会比其它继续潜伏在暗中的神秘组织多上一些。

    不过,在缺乏富江的技术支持,无法转化为真正意义上的神秘组织的耳语者,走上了和另一个世界线不同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耳语者在和国内外政府部门以及神秘组织的接轨上,暂时占据了领先,乃至于主体的地位。

    对这个城市的末日真理教力量进行深度清洗,不仅仅是巩固自身根据地的需求。也是获得了本国官方支持后,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的成绩。尽管八景在开战之前,就已经提醒过尽量避免动静过大,增加善后的麻烦,但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强求必须悄无声息。就算闹得再大,作为本地神秘组织与政府合作的先期尝试,也是在许可范围内的。更何况,末日真理教在时隔多年后,竟然特地下放了峦重这样的干部到这个城市来,无论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其中也必定不缺乏试探的意味。

    毕竟,经过多年的经营,尤其在纳粹降临后。于美利坚的土地上与五十一区和聚集在当地的神秘组织的合作,必然已经让耳语者在国际上享有一定的知名度。而作为耳语者的根据地,这个城市必然会成为敌人关注的重点,而对于已经有意加大对亚洲区的侵蚀的末日真理教来说,也是绕不过去的关键之处。

    耳语者正值风头之上,偏偏主要战力只有两人,这种人数、势力范围和名气上的差距,自然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被有心人不断衡量。

    义体高川和咲夜离开地下酒吧后,接通了八景的通讯。

    “怎样?”八景问道。

    “都是些无关轻重的小角色。”义体高川平静地回答到:“你那边有什么情报?”虽然在地下酒吧的扫荡并没有达成最初的目的。仅仅单纯剿灭了一处山羊公会的据点而已,但对于这样的结果,义体高川并非没有心理准备。这么多年的对抗,让山羊公会和耳语者都对彼此都有所了解,如果不是末日真理教的情报工作做得够好,及时下放了一名干部来组织这个城市的山羊公会的工作。那么,它们在这个城市的据点,将会迎来更深层的扫荡和驱逐。

    这一次,有了国家政府方面的默许和支持的耳语者,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过去那种受到各方面牵制的情况,将会大为削弱,一定程度上释放了耳语者的力量,对于在过去十年间持续蒙受打击的山羊公会本城据点来说,无疑是十分严重的事态。而在耳语者获得大动干戈的权限,却还没有正式展开清理工作的时候,峦重被下放到这个城市,重整本城的山羊公会据点,马不停蹄地准备执行某些行动,这根本无法让人觉得是一种巧合。甚至于,“来自末日真理教的干部会引导山羊公会在短时间内有大动作”这一情报的流出,也很难说不是一种故意。

    耳语者在获得这个情报后,必然会进行阻止,这是知情者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在峦重领导下的山羊公会,也会采取相应的动作,和耳语者进行最直接的碰撞。不过,这种碰撞最关键之处,并不在于耳语者在交锋中扫荡了多少个山羊公会的据点,而在于耳语者是否能够阻止山羊公会的大动作。仅仅是杀死许多山羊公会的成员,却无法阻止他们的行动,于整体局势的博弈而言,是没有意义的。

    山羊公会只是末日真理教的一个下属组织,而一个城市的据点,对于山羊公会这个组织的整体规模来说,也无关轻重。只要有“乐园”,有人口,山羊公会的成员数量就不是问题,而山羊公会发展成员的真正意义,也只是为末日真理教的行动提供支持而已。无法阻止末日真理教在自己据点的行动,对于耳语者就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也会让国内外神秘组织和官方部分的认可度和支持率大为降低,敌人的活动也会更加猖獗。

    只需要一个末日真理教的干部,配合被打压了近十年的山羊公会力量,最多再加上部分巫师,就能从耳语者的检测和管制中予求予取——这样的认知,将会在所有知情者的脑海中滋生出来吧,对于争取到这个城市的神秘侧管理权,在国际上也有相当知名度的耳语者来说,那可真是丢脸大了,却又很难进行反驳。

    因此,找到并攻破山羊公会一个据点的成果,对于这场夜幕下的交锋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说不定此时此刻,山羊公会一方正在看笑话呢。

    如果富江还在就好了,义体高川在和八景交换情报时不由得这么想着。如果富江还在耳语者中。她所研发出来的技术,完全可以将整个城市监控起来,就算峦重转移了主力,打着声东击西的主意,其现身之处也会在第一时间被暴露出来。而现在,耳语者仅仅能调用这个城市现有的监控网络。无法及时且全面地布置自己的监控网络,夜幕下的这个城市,有太多的区域处于盲点之中。

    “盲点位置实在太多了,很难进行甄别。”八景毫不客气地说:“不过,阿川你也不会无缘无故来到你如今所在的地方吧?”

    “是的,虽然很希望你的情报工作可以更详细些,不过……嗯,我感觉到了,我们已经胜利了。”义体高川顿了顿。这么回答到。对于其他非知情者来说,恐怕是很突兀又不可理解的回答,在真正交锋之前就感觉到了胜利,这样的说法,该说是自信还是狂妄呢?但是,无论对于咲夜还是八景来说,却能从这样的回答中,确认这是事实的几率有多大。

    八景仅仅是愣了一下。就平静地回答到:“我明白了,但是。还有许多钉子要拔除吧?”她并没有详细询问内情,毕竟,身处第一线的最强战力,仅仅是“感觉到”,而非“认知到”这个结果。感觉到的东西,往往是无法解释的。不过,身为耳语者创建者的八景和咲夜,却明白这种感觉的准确性,因为,她们本身也具备类似的直觉感知能力——在义体高川说出“胜利”这个词语时。八景和咲夜,也产生了相同的感觉。

    “我会追踪下去。”义体高川在通讯的另一端如此说着,八景则放松了身体,靠在厚实的椅背上,她知道义体高川和咲夜两人会如何在没有具体情报支援的情况下,完成对后继事态的追踪——感觉。

    即便没有明显的线索,乃至于没有成型的线索,但是,当一件事情开始的时候,便会作为既成事实留下痕迹,通过冥冥中的感觉,跨越时间和空间,追寻这些痕迹,类似于潜意识层面上的动静,会让义体高川、咲夜和八景这样的人“嗅到独特的味道,聆听到独特的声音”。而这也是“耳语者”这个名字的由来——聆听他人无法听到的轻声耳语和神秘之音之人。

    所以,就算在技术监控上的能力有很大的欠缺,峦重的布置也相对直接有效,却并不足以成为耳语者失败的理由。在过去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无数次拔除山羊公会据点,令其即便拥有“乐园”,也无法扩大规模,甚至于无法站在阳光之下的赫赫声威,可不仅仅是依靠纯粹的暴力可以达成的。但是,这种准确性极高的“感觉驱使行动”的方式,却也不是山羊公会能够确认的,只能转换成“耳语者的情报能力强大”这样的认知,从而造成了情报方面的偏差。

    在耳语者崛起时就已经离开这个城市的峦重,能够获取的情报途径有限,尤其在这个城市中,短时间内能够依靠的情报来源就是山羊公会本身。山羊公会的情报偏差,自然也会传染给峦重本身,造成他的计划的欠缺。

    不过,在峦重行动起来的时候,却也没有想到,让他失败的,并非是正面意义上的耳语者,和情报能力以及正面战场的战斗力也毫无关系,而是来自于高川意识态的杀机吧。义体高川,却是在这场意识态的歼灭战结束后,依靠那种冥冥中的感觉和经验情报分析,确认了这一点。

    虽然两个高川之间,间隔了一个正常物质态和异常意识态的隔膜,彼此之间无法进行直接接触,但是,在人格意识的关系上,却实在太紧密了,让彼此之间也无法真正地彻底地隔绝对彼此的感觉性观测和认知。

    义体高川关闭通讯,下意识看向自己拉长在墙壁上的影子,恍惚间觉得,这便是如今自己和少年高川的关系的最准确描述。

    “最接近的陌生人,最遥远的双生子……吗?”义体高川带出鼻音的哼笑,但是,连他自己也不知晓其中交织的,矛盾的情感,到底是什么颜色。

    “在说什么?”走在前方的咲夜似乎没听清义体高川的低声自语,侧过头来问到。月光偶尔破出云层,在她灰黑色、紧绷、纤细又凹凸起伏的身姿上洒落一层淡淡的辉华。在义体高川的感觉中,在灰烬使者状态下总是有些异常的女孩,似乎在这一瞬间,变回了她原来的模样——不,该怎么说呢?义体高川想着。并不仅仅是变回了她原来的为人感觉,而是在那之上,还绽放着属于她自己的光芒。

    其实,在世界线变动之前,义体高川就一直不怎么想让咲夜维持灰烬使者的状态,因为,虽然变身的道具,来自于桃乐丝的熊布偶,但是变身后的状态。却让人不由得有些担心。那种异常的人格意识层面上的变动,就如同咲夜转瞬间就变了性子,太过明显和突然了,会不会产生后遗症呢?尤其是现在这个世界线,咲夜对这种变身有了更长时间的适应和磨合,更让人在目睹她的战斗力后,不自觉产生忧虑。

    但是,有的时候。即便是灰烬使者状态下,咲夜也会恢复原本给人的感觉。现在的咲夜。在义体高川眼中,就是正常的她。

    “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义体高川说:“虽然想让你解除变身,但是,敌人说不定已经准备好伏击我们了。”

    “嗯——”咲夜的应声,在拉长的尾音上变幻了音调。给人一种怪异变化的感觉,伴随着月光再度隐没于云层中,四周再度陷入更深层的黑暗,咲夜又变回了灰烬使者常态下的那个咲夜,一种深沉的。阴郁的,不详的,非人的存在感。

    就在两人再次跃入建筑顶端,在义体高川的感觉引领下,沿着抵达目的地最直接的路线疾驰时,神秘力量的攻击如期袭来。在距离地下酒吧一百多米的地方,刚刚跃入半空的两人,身体猛然变得沉重,更有巨大的阻力横栏身前,仿佛空气变得如流水般稠密,更在下一刻,产生了天地倒转的失衡感。

    没有使用伪速掠的两人,在楼层之间下坠,抓住时机的火箭弹拖曳着尾迹从侧方袭来,一共十枚,带着不惜摧毁楼层的气势。在天旋地转的一刻,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锁定了从藏匿处露出身体一角的敌人——巫师,以及山羊公会的直属部队“鬣狗”。

    至少十名巫师,一百人的特种城市战士兵,配备有火箭筒和重机枪等级火力,以及,已经发动起来的,以两栋建筑的体积为基础,勾勒出来的魔法阵。是在那个地下酒吧被摧毁的时间里布置的吗?即便如此,也一定拥有某种预测能力,否则很难相信可以这么准确地在这条路线上守株待兔。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不断对现状进行评估,这种程度的狙击力量,可以说完全在意料当中。

    山羊公会之前的据点,一开始就被当成了诱饵和弃子。不过,这些巫师大概和峦重带走的那批人没有直接的联系能力吧,否则,他们有可能在确认自己一方的行动已经失败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放弃狙击任务,撤离这个城市。

    脑硬体对敌方力量的分析,在转瞬间就完成了,连锁判定范围内的情况,如同透视一样清晰,而不在观测范围之内的情况,也已经完成估测。咲夜抓住义体高川,大量的灰丝迸射出来,在两栋楼层之间交织出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从两侧射来的火箭弹,被弹出的灰丝缠成一团,爆炸的力量和声音,就如同淹没在深海中一般。

    更猛烈的炮火撕破了这片夜幕下的静谧,肆无忌惮的攻击,如同潮水一样拍打在纵横于两座楼层间的灰色蛛网上。弥漫的硝烟迅速掩盖了义体高川和咲夜的身影,上百的士兵在两边的楼层处尽情宣泄着子弹,他们和耳语者的交锋,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十分清楚覆灭了山羊公会本城据点于最兴盛时代最所建立的,那支达到千人的直属特种作战部队“鬣狗”的人,究竟是何等的可怕。

    巫师们则在用自己独有的语言念颂着咒文,和过去只需要轻轻一指,就能改变灰雾形态,释放出灰雾法术不同,这一次,配合着大型的魔法阵回路,十个正式巫师正酝酿着非同一般的大型法术。在法术完成之前,谁也不清楚会出现什么,但是,一定是他们对山羊公会收集来的耳语者情报进行评估后,认为最有可能狙杀义体高川和咲夜的力量。

    这些人有备而来,但是,义体高川和咲夜又未尝不是?重火力的集中打击,就算在鬣狗部队最兴盛的时代,也没有取得胜利,更何况,如今的对手,是已经义体改造和拥有了灰烬使者变身的高川和咲夜。

    士兵们没有一个看清隐藏在硝烟中的变故,直到身旁的墙壁被破坏,两个身影蛮横突入的时候,才惊觉敌人已经来到身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