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七章 开始脱离
    紫玉天身躯微震,眼里满是意外之色。随后她的神情,才逐渐缓和了下来。

    “你复仇之后,放我自由?你真愿意?”

    “君子一诺千金!”

    张信微微一笑:“我上官玄昊,可有失信于人的时候?”

    “我信你!”

    紫玉天对上官玄昊的人品,倒是毫无质疑之意,可她随后,又指了指他们的前方。

    “可在此之前,你还是先解决那东西吧!我不知这到底是什么用处,可感觉神子他们这么郑重其事,应该很危险。”

    张信的目光,也往那荧光影像望去。发现二十里的浮岛边缘,赫然一面满绘着符文的巨大银镜,耸立在那里。

    可问题是,他除了知道那银镜,是一种很珍贵的材质之外,其余就看不懂了。

    那些‘符文’,他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张信随后,又想起了什么,陷入了深思。

    “我几天前跟你说过的吧?我还是上官玄昊的时候,曾经将那神女斩杀过一次。这面银镜给我的感觉,倒是与那神女使用的一件宝物相似,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法宝”

    摇了摇头,张信感觉自己的言辞无法表达,干脆停了下来,不再解释。

    “那应该是那位准备用来攻破这洞府之物,不过现在,已不用在意了。这个神子,仍是蠢的不可救药!”

    “不用在意?”

    紫玉天蹙了蹙眉,随后若有所悟的说着:“你已准备走了?可之前你与陆九机定下的誓约怎办?”

    她知眼前这位的前生,一向是一言九鼎,且更有誓约的约束。

    “我只答应,不到不得已不使用这座阵!”

    张信一边说话,一边看着眼前,那是叶若的检测卫星,监拍到的一段影像。

    那是一座高达九十九层,几乎耸立入云的巨大石塔。而此时石头塔之外,那原本强盛的灵光,已经完全消失。

    而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正是三个时辰之前。

    而此时张信的目光,也复杂之至得意,兴奋,忧虑与忌惮等等情绪交错混杂。

    “可现如今,你我再不离开,那就必死无疑。”

    道完这句,张信就直接往旁边那座阵台行去。小吞天则早就趴在了上面,而叶若也操纵着几十只机械蜘蛛,将那枚羊脂‘玉’瓶送到了他的面前。

    此时张信,已将神天上师居室里的天品魂晶,收集到了将近九成。剩下的一成,放弃虽有些可惜。可此时也是无可奈何。

    紫玉天亦无犹豫,紧随在张信之后,进入到阵坛之内。

    随后仅六个呼吸不到,就有着一层黑光,开始往这座阵坛的内外蔓延伸展。

    那就仿佛一个巨大的‘蛋壳’,将他们的脚下,以及下方的那块庞大虚空石,都包裹在内。也无比犀利,凡是那‘蛋壳’覆盖之地,所有的物质,都在瞬间被一分为二。

    紫玉天不由柳眉微扬,再次感受惊异。心忖这阵,居然还真能用

    之前她只是想顺着张信心意,作一作尝试,根本就没指望他们二人,能够依靠这座符阵脱身。哪怕已知张信,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之身,她也不抱任何希望。

    说到底,这位日月玄宗的前任第四天柱,并不是很擅长符阵之道。

    可此时此刻,她却发现脚底下这符文,运转循环的分外流畅。

    随后她又发现,张信的周身上下,同样有着一层黑光。且在不断的调整变化着,而每一次的微小异变,都会小幅度的,牵动着外面的那个巨大蛋壳。

    “天元灵体?”

    紫玉天了然之余,又有些羡嫉。

    她不知上官玄昊,是到底怎么在没有后患的情况下,完成夺舍转生,

    可她眼前的张信,无疑要比他的前生,更前途远大。

    ※※※※

    当张信将符阵启动时,神子正立于那符镜之前,踌躇满志。

    “元德兄,你是未见过我教圣器的神威。有此物在,便是天域也得辟易!”

    高元德则默默无言,眼中无光,似神游天外。宗远则冷笑着,扫望了这人一眼,

    “欢想宗的林天上师,已经答应出手!只需再有半刻时间,就会赶来。其实以属下之见,这也是多余,有了这面‘神之眼’,上官玄昊插翅”

    可此时那神子,已是第一个发现浮岛异变的。而宗远等人,则是紧随其后,都是面色微变,看向了前方,

    就在他们前方几十里之外,一边黑光出现,将整个浮岛,生生的挖走了一小块。那边的山体与神天上师的洞府失去支撑,已开始崩塌,

    而更使人惊怖的是,随着那洞府内法阵奔溃,他们脚下的这座浮岛,也开始下沉。

    “那是什么?看起来好像是斗转乾坤阵的太虚之壁?”

    “究竟怎么回事?”

    “那个家伙”

    神子的眸色,已阴沉无比。而那宗远,则是脸色苍白如纸。

    而此时高元德,才似回过了神:“这里很危险,你们如还欲呆在此处,那就请恕在下不奉陪了。”

    就在语落之刻,高元德的身影,已化作黑光,往远处穿逝。而他身边的神女,则是大为懊恼,跺了跺脚之后,也紧随而去。

    这二人到了离浮岛百丈处,身周就各自有一金一红两道光华闪现。

    这里是劫念层,对神师而言,依旧致命。幸在他们接下来是下坠,而非是上升。

    望见此景,神子微微蹙眉,可他却依旧不甘的,看向那团黑光。他不信那上官玄昊,真能使用这方法逃走!

    可他身后的神师宗远,却已是眼现忧色:“常理而言,乾坤斗转阵之类,确实没可能在这里使用。可我想大人,没必要冒此风险。”

    一旦这座巨大的浮岛坠落地面,那庞大的冲击力,便是强如他们这样的顶尖神师,亦难逃散。

    也就在同一时间,在浮岛之下,七源岛的边缘处,一位面貌模糊的青袍修士负手而立,眼望苍空。

    而下一刻,随着这位的一个拂袖,七万丈云空上的那座浮岛,正被急速的分割!

    那仿佛是被无数道乱刃切割交斩,使浮岛之上,出现无数道光滑的裂痕,就好似被一口口犀利无比的兵器削斩。

    “据我所知,那位神子,此时还在那座岛上。”

    此时肃立在青袍修士身侧的陆九机,依旧气色不佳,语声也是虚弱之至:“祖师你如此”

    “无妨!”

    那青袍修士的言语淡淡:“他如果逃不出去,那也是他的命数!”

    而就在那无形之刃,一步步的将那座浮岛,斩为微尘之际!

    一道匹练般的火色刀芒,蓦然从远方的虚空直刺而至!

    陆九机的眼神微凝,感觉到极致的危险。青袍修士却依旧平静如故,信手一抓,顿起一股无形之力,将那刀芒生生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