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1章 烈火焚城
    现场每一个人都清楚洛萨手中那个大酋长脑袋的份量。

    如果莱恩国王就这样被打下首都,灰溜溜地跑去南海镇,不论他保存下多少的兵力,保护了多少的国民逃出生天,莱恩在其余六大王国国王面前,依然是个一无是处的亡国之君。

    这份天大的耻辱将会伴随莱恩一生,甚至会祸害到年幼的瓦里安身上。

    ‘历史’上的莱恩哪怕是被暗杀而死,他依然是守国之君,是人民心中的英雄,哪怕洛萨带着瓦里安四处受人白眼,依然不会有任何人拿莱恩的死亡说事。

    这一世,莱恩在杜克的努力下活了下来,杜克既然把莱恩从迦罗娜的刺杀中保了下来,更不会让莱恩为了名誉死守暴风城而战死。莱恩死了暴风王国就没了主心骨。

    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

    大酋长的脑袋,还有洛萨让卫兵顺手捡回来的部落大酋长战旗,足以证明莱恩虽败犹荣!

    那一面满是大型猛兽牙齿饰品的战旗,一看就知道与众不同。

    哪怕是输,哪怕是丢掉了王城,每一个暴风国人依然可以挺着脊梁出去跟任何一个人说‘我们的大英雄洛萨砍了部落大酋长的脑袋’。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杜克主导的。

    没有杜克这个‘兽人通’,根本不会有人想到,居然还能用这种方式诱使大酋长出来。

    即便是最挑剔的人,都只能对杜克竖起大拇指。

    洛萨的确是英雄,能在力量速度如此悬殊之下依然击杀了大酋长黑手。而谁都知道,杜克才是那个真正的英雄。

    “脑袋给我。”杜克招了招手。

    洛萨一边跑,一边将黑手的脑袋甩给杜克。

    “淬冷!”杜克一招手,极寒的气息瞬间包围了在半空中打转的大酋长脑袋。下一瞬,法师之手已经接住了冻在全透明冰块里的黑手首级。

    搬运敌方首领首级这么粗重的事,自然有下面的侍卫去做。

    “你们带着首级和战旗先走,我带着第一小队断后。”洛萨没有放松警惕,换上一面盾牌,率领断后部队谨慎地后撤。实际上,洛萨也是多虑了,兽人早就自己人打成一团,根本没有兽人有功夫来理会这些整齐后撤的人类。

    在码头,汤姆*西莫斯将军心急如焚,当他看到莱恩的战旗和王家侍卫部队出现在暴风港那边的城门口,连忙率军迎了上去。

    “陛下,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西莫斯将军激动得快掉下眼泪了。

    “爱卿辛苦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两步。”金盔金甲的莱恩凝望着后面抬着大酋长首级、扛着部落战旗飞奔而来的侍卫小队,眼睛里有着明晰的激动。

    斩帅夺旗啊!

    如果没有杜克,自己恐怕要在这里以死殉国了吧?

    莱恩胸膛里涌动的,尽是对杜克的无限感激。想想那些大难临头就带着家产逃走的贵族,在莱恩心里杜克的名字已然成为神圣。

    那边,当洛萨率领的断后部队差不多撤出教堂广场的时候,杜克终于发动了后手。

    “安布罗*力扎*马伽罗夫斯……”那是一段颀长的咒语,随着杜克咒语声的响起,洛萨明晰感觉到,空气中有着什么在发生变化。

    无数玄奥的魔法符文从杜克脚下出现,如同涟漪一样荡漾开,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看着杜克停止念咒,身周的魔力波动也平息了下来,洛萨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干了什么?如果要烧掉暴风城,用不着这么夸张的魔法阵?”

    杜克神秘一笑:“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与此同时,正在互相厮杀的黑石氏族兽人,每一个人都感到心头一阵惊悸。

    这就好像大难临头时候,连老鼠都会跑路一样,纯粹是动物的本能。

    在这一刻,整个暴风城所有街区里,每一个兽人,无论在干什么,都强行中断了自己的动作——脚下这片大地传来了让他们无比恐惧的惊栗感。

    曾经在暴风城最大的教堂当中,伴随着钟声,每一晚祷厅内都会夜复一夜地回响着牧师们整齐划一的晚祷之声。

    随着暴风城被攻打,晚祷的钟声已经很久没有响起过了。每一个牧师都在用神圣的治疗术,医治着受伤的人们,用他们慈祥的声音安抚每一个惶恐不安的灵魂。

    可是,此分此秒,许久未曾在夜晚响起的教堂钟声长鸣——

    三短!三长!又是三短!

    这就是约定的信号!

    早已放弃了逃生希望,自知必死的敢死队员们,迅速行动起来了。他们或许是从废弃的小阁楼,或者是不惹人瞩目的壁橱,又或者是隐秘的地下室,拖着残缺的身体奋力爬出来。

    用打火石点燃火把,丢到每一个预先准备好的引火物上。

    或是早已浇上火油的柴堆,或是堆积到角落里的大堆鲸鱼脂肪,或是满是干燥稻草的杂物房。

    更重要的是,在炎热的夏天,砖木结构的房子加上早已准备的大量易燃品,让放火变得非常容易。

    储物银行、交易所、民居、店铺、贵族的豪宅、各个政府机关、旅馆,所有的重要和不重要设施里,超过一千个火头燃起。

    一开始,早已散开的兽人并没有在意火势。

    烧杀抢掠,这对任何一座攻陷的大城市来说绝对是家常便饭。数年前,兽人攻陷沙塔斯城的时候,他们也对德莱尼人的城市干过同样的事。

    而且兽人对人类的房子根本不感冒,他们更喜欢的,还是自己的帐篷。

    别说灭火的自觉,兽人们连跑出去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

    可是很快,他们发现自己错了。

    大火一发不可收拾。一种前不久才经历过的恐惧,再次涌上心头。他们蓦然想起了杜克单人烧掉大半个部落大营的那一幕。

    那场堪称地狱烈焰的炽烈大火,让兽人过万同胞死于非命。他们开始跑出来,企图用各种手段灭火,然而太晚了,火势早已肆无忌惮地四处蔓延。

    一个又一个街区被熊熊大火轻易吞噬,在街道狭窄的街区里,他们根本找不到可以躲避火场的地方,只能狼狈不堪地跑到宽阔的广场,或者跳进遍布整个暴风城的护城河里,惊愕不已地看着一条又一条火柱冲天而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