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0章 泥巴掉裤裆(叶知秋家的万赏)
    时间被彻底定格。

    前一瞬,大酋长还顺风顺水,无数兽人为大酋长的胜势在欢呼雀跃。热烈的加油声几乎直冲上星空之中。而人类那边每一个人都捏了一把汗,恨不得当场出击,把那个即将击杀他们大英雄安度因*洛萨的怪物酋长给斩杀当场。

    下一瞬,剧情来个180度大反转。本应即将被击杀的洛萨神奇地逆转了。先是一记看到都痛的断子绝孙神剑教了黑手做人,然后华丽地补上一记背刺。谁动能看出,大酋长要挂了,在这场决斗当中,洛萨笑到了最后。

    几秒后,那些仿似被卡住脖子的兽人蓦然发生了更大的骚动。

    不,这已经不是骚动了,这完全是暴动。

    起初没有一个兽人能接受大酋长的死。为什么伟大的、战无不胜的大酋长会命丧于一个孱弱的人类之手?哪怕这个人类看起来很灵活,很有胆识与气概。但出于对大酋长的盲目崇拜,没有一个兽人可以接受!

    然而,大酋长临死前的怒吼,给了所有兽人一个理由。

    前后两句话加起来就是:“奥格瑞姆——你这个叛徒!”

    叛徒?

    为什么对大酋长忠心耿耿的奥格瑞姆会成为叛徒?

    难道奥格瑞姆对大酋长动了什么手脚?

    兽人简单的思考回路,一时间还转不过来。

    这不要紧,杜克很好地当了一次推手。

    在兽人聚集的两边房子里,蓦然有人以兽人语高喊:“我们是暗影毁灭者!”

    现场当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兽人足足愣了一秒钟,然后当他们反应过来后,立即把手中的斧头和砍刀,砍向身边的黑石氏族战士,尤其以黑手的近卫为甚。

    与之同时,一个巨大的火焰杯子出现在杜克手里,杜克猛力一推,巨大的杯子被丢到黑手近卫最密集的地方,顿时引发一阵惨嚎。

    莱恩国王和伯瓦尔是最囧的,反正他们的表情翻译过来就是:尼玛,真是掷杯为号啊!?

    一切琐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杜克发出信号了。

    周遭房间里,同时有近百人以兽人语高喊:“为杜隆坦复仇!”

    配合着这一高喊,旁边房子里竖起了数十面霜狼氏族的旗帜。

    这一下,所有刚才还是一面懵然的黑石氏族兽人战士都‘懂了’。为什么大酋长会战败,这一定是奥格瑞姆搞的鬼!

    很简单,谁都知道奥格瑞姆跟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是出生入死的铁哥们。但是在穿过黑暗之门来到这个世界后,杜隆坦却因为反对古尔丹而被整个部落流放。

    现在听上去,杜隆坦应该是死了。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奥格瑞姆会背叛大酋长……就是因为奥格瑞姆要为死党复仇啊!

    所以黑石氏族的勇士们当场怒发冲冠。

    “奥格瑞姆——你这个大叛徒!你忘记大酋长对你的恩典了吗?”

    “奥格瑞姆!你忘记是大酋长牺牲自己的双手帮你把【毁灭之锤】捞上来的吗?”

    “奥格瑞姆——你不配当一个伟大的兽人!”

    “奥格瑞姆,你居然勾结人类谋杀大酋长!?”

    愤怒的咆哮,直冲天际,好几个街区之外都清晰可闻。这一下,不光是黑石氏族,连在其他城区里正在烧杀抢掠的氏族都听到了。

    奥格瑞姆完全是傻掉了。他的脑子里全是问号。

    谋反这事,是绝对的机密!

    为什么人类会知道那个谋反的口号?

    为什么人类会清楚自己是因为杜隆坦的死而掀起叛旗!?

    人类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大酋长突然在决斗中认定叛徒就是他奥格瑞姆?

    奥格瑞姆的思绪彻底成了一团乱麻!

    对!他的确准备了反叛,但那是一场兽人式的起义。

    只要在神圣的【玛克戈拉】里击杀黑手,哪怕其他氏族再不服,奥格瑞玛依然是一个合法的‘叛乱者’。只要取得大酋长之位,他就能合情合理地指控古尔丹使用了恶魔的手段毒害兽人,并清洗暗影议会。而那个‘我们是暗影毁灭者’的暗号,只是在他取得大酋长之位后,对任何不听从他命令的黑石氏族兽人采取镇压行动用的。

    然而,一切都乱套了。

    大酋长因为‘他奥格瑞姆的背叛’而在【玛克戈拉】中死在人类剑下。而他的手下也因为那个暗号果断发动了针对黑手近卫队的攻击。那些霜狼氏族的旗帜,更是把他和他的手下,完全推向了整个部落的对立面。

    这是怎么回事!?

    奥格瑞姆只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邪恶之手,潜伏在他身后,将他狠狠地黑了一吧。

    这真是泥巴掉裤裆,不是屎来也是屎,他根本不可能解释清楚。

    这时候偏生杜克一面正气地以兽人语吼道:“我不知道你们兽人搞什么鬼?但【玛克戈拉】的胜利者是我们的安度因*洛萨!”

    杜克不吼还好,一吼,奥格瑞姆居然生出心灵感应了。

    这是超越理智的一种直觉,奥格瑞姆本能地觉得,这个强大而阴险的年轻人类法师杜克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杜克阻挡了他攻陷暴风要塞。

    杜克一把火烧了小半个艾尔文森林,迫使部落提前分兵。

    又是这个杜克,从头到尾主导了这次诡异的【玛克戈拉】!

    “你当然要记住我,因为我会成为你的梦魇!”杜克当日说过的话,犹自回荡在奥格瑞姆耳边。

    看着杜克嘴角神秘的浅笑,这一瞬,奥格瑞姆无比确定,一切都特么是杜克搞的鬼!

    “杜克*马库斯——”奥格瑞姆终于记清楚杜克的名字了。以宿敌的方式!以仇恨作为刻印!

    但,那又如何?

    奥格瑞姆提着【毁灭之锤】想冲上来,却发现自己被两个身手高超的黑手亲卫队队长拼死狂攻,不解决他们之前别想冲过去。

    那边,洛萨已经成功割下了黑手巨大的头颅,一手提着头,一手持剑赶过来。而伯瓦尔掩护着莱恩,正迅速撤向暴风港口。

    洛萨的脸上有着无限的惊喜:“成了?”

    “成了!我们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