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56 角色与初恋的故事
    大量的黑犬隐藏在四周的阴暗中蠢蠢欲动,已经出现的数量,也许还不及它们的三分之一。我并不确定那些尚未出现的黑犬是否已经成形,在山羊公会的男人死亡后,由他的内心滋生出来的负面养分,似乎会在这个境界线中存留很长的一段时间,由此诞生的黑犬,正以极快的速度繁殖成熟着,按照当前的状态推断,黑犬数量的进一步爆发应该不会是太长时间的事情。我和富江并不惧怕这些黑犬,之所以还在原地逗留,仅仅是因为,富江再一次出现于这个世界后,显得有些兴奋。

    所以,我想,或许趁怪物还不强大的时候,让她尽情享受一会割草般杀戮敌人的快感比较好。之后和敌人中的精英碰面时,冷静的心态是不可或缺的。峦重到底会带来多少厉害人物,在这近十年中,这个城市的山羊公会在暗地里培育了多少强者,末日真理教对这次的行动有多看重,会派遣多么强力的巫师,这些情报,我此时还没有一个确切的了解。不过,在上一个末日幻境时,有过类似的行动经验,尽管时间地点和当时有了很大的出入,不过,无论如何,都不能小看这些在上一个末日幻境里,差一点就将网络球精英分子全灭的家伙。

    在对付那些拥有超凡能力的人类,乃至于被他们召唤出来的恶魔之前,先让富江把自己多余的精力在这里消耗一部分也不错。就算在这里拖延了一点时间,也应该在峦重完成仪式之前赶上,毕竟,境界线中的相对时间,和正常环境下的时间并不对等。

    我没有太多出手,将大部分黑犬赶往富江身旁。这些黑犬的运动能力和敏捷程度,远超一般意义上的运动健将,就算是专门强化体质的灰石强化者,也不一定能够在面对复数黑犬的情况下全身而退,或是稳操胜算,但是。富江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在这个境界线里……不,无论是在“现实”还是“末日幻境”,富江的正体,却是连人类都谈不上。在我面前,以人类女性的形象出现的“她”,其实是“它”。

    这个境界线,是“江”利用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识制造的非常态环境,简单来说。就是在“末日幻境”中创造了又一个小型的,极为不安定的“末日幻境”,是宛如梦中之梦的地方。在这里,身为“江”的一面,富江拥有他人难以匹敌的天时地利,凡是被拖入境界线中的人,在境界线中诞生的怪物,先天就居于不利的战场。况且。富江的“强”,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强”。在过去,她的超能被体现为“心理透视”,也称为“心理测量”,概念上,就是对敌人心理,乃至于扩展到本能的透析。如今。我已经有所成长,而她也必然有所成长,当时她曾经展现出的水平,已经不足以当作上限参考。

    尤其在面对“最终兵器”之后,深刻体会到“最终兵器”的强大之处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富江最初出现时,其角色设定,就是“最终兵器999”。

    富江、真江、左江……上一个末日幻境中,我所遇到的她们,其实就个体来说,是一体的存在,是从末日真理教的研究所中逃脱的,在某种意义上,真正代表“最终兵器”的最终,于小说情节中,本应是“最终大魔王”之类的存在。甚至,在那个时候,我曾经认为,最终兵器999就是在经历过各种遭遇后,会成为毁灭整个世界的元凶。我也一直在努力着,拒绝这个未来的诞生。

    然而——

    我死了,在看到结局之前,不,以小说故事的角度来说,只是经历了大约三分之一左右的情节,正进入第一个转折点的时候,我就被最终兵器处决了。之后,从其他高川的角度所获得的信息,似乎那个末日幻境就此报销,究竟是自我崩溃,还是“病院”注销了那个剧本世界,尚不得而知,不过,就结局来说,整个末日幻境“没有结局的消失了”。

    现在,宛如因果循环一般,如今所在的末日幻境,却和过去那个末日幻境极为相似,只能认为,是“江”干涉的结果,简直就像是,过去那个世界在某个时间点产生事件误差,又在时间线上的度过了十年的延续。虽然很多物事,都充满了即视感,但是,却不能将过去视为行事判断的基准。

    我对现在的状态,还是有些模糊的,太多的相似,产生了太多的即视感,但问题就在于,仅仅是相似,而并非真正的相同和延续。所以,为了适应这个新生的世界,我不得不寻找一个相对稳定的坐标物——“江”,是的,寻来寻去,结果,这个相对稳定的存在,就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密不可分,尽管,其本身结构却又相当不稳定。

    不过,内部的不稳定,和相对外物的稳定性,在“江”身上却并不矛盾,毕竟,如果说,末日症候群患者可以看作是末日幻境的基石,那么,“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其成为基石的基本。这种基础中的基础,是再稳定不过的了,无论其自身内部构造如何改变,如何对末日幻境产生影响,其存在的意义和地位,也不会产生太大的起落。

    所以,我一直在想,或许,真的要说末日幻境中有什么不会随着“剧本”改变的东西,或者说,是“剧本”必须遵循的核心,那么,一定是“江”吧——这个想法,和“现实”层面中,研究所对“剧本”的定义和需求,也有着相当的一致性。

    “江”的地位稳定性,也可以延伸为其担当角色的稳定性。也就是说,无论末日幻境怎么改变,真江、富江、左江、右江、乃至于其他最终兵器等等,其角色扮演是不会改变的。在这个末日幻境,通过“右江”复生的真江和富江,仍旧是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999的可能性达到八成以上。至于外部环境是以怎样的方式印证这一点,暂且不许要理会。

    富江,仍旧是“最终兵器999”,这个结果,已经存在了。如此一来,在角色上。作为最终兵器其中一员的富江,不论有多少地方和其它的最终兵器有所区别,但是,也应该有相似的地方。例如,她作为最终兵器的意义,和最初赋予的职责,乃至于自身存在所暗示的“江”的内部演变,都一定和其它最终兵器有重叠的地方。

    真江也好,富江也好。身为叛逆的最终兵器,她们的存在意义,就是如此暧昧。

    不过,同样是最终兵器,那么最终兵器的一些共有而明显特性,在她们身上一定也是存在的吧?例如,最终兵器的“同步提升”,是否体现在富江身上?有可能。并不是全部相同的“全部提升”能力,但是。其能力本质应该不会有太多变化——我综合自己对富江的了解,猜测她在“心理测量”之外,还有一种隐形的超能,宛如本能一样的力量,那就是:

    ——相对强。

    无论敌人有多强,都只会让富江变得相对更强。或许,这才是富江真正总能展现出乎意料的“强大”的原因。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分析,我完全想象不出,超过富江的“强大”。到底是何种模样。若是只有我一个人,面对快速繁殖的黑犬,趁早离开才是上策,但是,富江的话,无论黑犬的数量有多少,即便它们在放任中,凝聚成更强大的“隐身地狱犬”,也是毫无意义的。

    并且,从以上的结论,更可以得出,其实,所有的敌人,无论对于我来说,对整个世界来说,是多么强大可怕,对于富江来说,也是没有意义的,乃至于,对于真江,对于总体性的“江”来说,就更加无聊了。

    这种本该是bug或gm的存在,却奇迹般,在种种行事上被拘束住了。就像是,一口气就可以自己将整个游戏通关,甚至于直接修改游戏底层文件,直接跳过各种时间,直达最终的结果,然后将游戏机砸坏,杀死游戏制作者,都不是什么难事,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产生了类似于“自我限制”之类的现象。

    我相信,这并非偶然,但是,也正因为不是偶然,所以才觉得,这样的“江”所存在的世界,无论是“现实”还是“非现实”,还真是复杂到让人读不懂。所以,我才无法直接对“江”说:请将我带到这个故事的终点吧。

    因为,我的观测,所给出的结论,就是,“江”做不到这点。出现在我身边的爱人,我所爱的,如此强大,几乎无解的真江和富江,其实也有做不到的事情,而这种事情,也许就是所谓的“超越自我”。本该可以轻松抵达理想、美好、圆满的结局,明明有这样的能力和可能性,却有太多看不见,分析不出,极为复杂的锁链,将它牢牢拘束,让它无法真正发挥出其全部可能性。

    而我能为它做的,就只有陪伴在它身边,相信它,注视它的努力,有可能的话推上一把,无论,它的所作所为用正常的思维来解读,是多么的不合情理,对自己所既往的结局,有多妨碍,甚至于,危险到会彻底将我的希望,卷入黑暗的深渊中。

    但是,希望成为英雄,拯救大家的我,实际能做的,其实就这些罢了。正如爱伦坡的戏剧中,主角不是拿着刀枪的人类,而是巨大凶残,吞噬人类的飞虫。若有一个超越一切的视角,将围绕在我们身边而展开的这个故事,纯粹当作一本小说解读,故事的真正主角,大概并非是“高川”,而是“江”吧,而小说真正的环境,也无所谓“现实”和“末日幻境”,而是“江”所在地方。这些宏大的、繁琐的、细微的、日常的,各种各样让人激动,让人沮丧,让人厌恶,让人目瞪口呆的情节,环绕着不明正体的“江”展开——“江”在思考,“江”在行动,“江”昨天发了脾气,今天有点开心。肚子饿了,所以去吃点什么,明天准备做怎样的运动等等——因此,“江”行动了,所以,故事才运转起来。

    那些对于故事中的其他人。何等恐怖、强大、无法理喻、极其神秘的遭遇,何等发人深省、催人泪下、生死一线的状况,虽然都是因为“江”才运转起来的,但是对于“江”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它只是按着自己的步调,在过着自己的“平静平凡的日常”。

    那么,“高川”呢?对于相对于人类,占据了超越性位置的飞虫——这样的“江”——来说。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当我思考到这里,总会有点不安,就像是小说中所描述的——初恋的人,因为看不清自己的位置,和两人的将来,一边期待着美好的结局,一边担心会在什么时候出现的裂痕——如此小心翼翼的,惴惴不安的。注视着身边那总也捉摸不透的恋人。

    即便,我们相处的时间。似乎很久了,而我们,也在生理和心理上,跨越了成人的界限。但是,对我来说,和“江”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初恋的时候。

    透明的地狱犬哀嚎着,在充满节奏的跃动中,在狂热的舒展中,被富江赤手空拳撕碎、捶扁、摔烂,虽然战场近在咫尺。但我却完全没有一点会波及自己的忧心。我的心情,不是彻底平静,但是,也并非波涛汹涌,我聆听着富江的笑声,注视她雀跃的身姿,想起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中的涟漪,却让我感到安宁。

    我有时会想……

    让时间就此停驻,让我们就如此相伴着走下去,让一切都没有尽头。

    这样的话,就算没有结局,但也不会迎来最坏的结局吧?

    但是,真的,只是偶尔,才会产生这样消极的想法哟。

    因为,无论我怎么想,世界、他人、包括“江”都不会因为我的想法就停步不前。如果,我真的停顿下来,一定会被抛得远远的吧,然后,彻底被遗忘。

    我希望自己变成那样,所以,只是缅怀一会儿,只是遐思一会儿,就足够了。我,优等生高川,无论何时,都不会掉队。我一定会达成最美好、理想和圆满的结局,成为英雄。我选择的路线,一定是正确的,也必须是正确的。

    最后一头“隐身的地狱犬”摔在我的脚边,虽然还没有彻底死掉,但是,破烂的身体,连隐身和愈合似乎都做不到了。我根本没兴趣听它的哀嚎,也没兴趣看它这凄惨的模样,直接朝它的脑袋开枪,让它彻底安静下来,化作灰烬被风吹散。黑犬死的时候,透明的怪物和脏污怪死的时候,乃至于隐身地狱犬死的时候,尸体消失的方式,竟然有如此多种。

    原来不是每一个怪物都能变成灰雾被其他怪物吸收,也不是每一个怪物,都会充满即视感地化作灰烬。

    境界线里的怪物,真是难以捉摸呢。

    “富江,满意了吗?我觉得有点无聊了,这种怪物,无论怎么杀,都还是会出现,也没有什么实力,只是杂兵一样的东西,等它们触底升格,需要的时间可不是一点半点。”我对背对着自己的富江说到。

    “嗯,暂时就这样吧。”富江哼了一声,语气听起来还是挺尽兴,“虽然少了点嚼头,但数量够多这点挺不错。接下来的,是峦重那个小子吧?十年后的他会变得怎样,还真是让人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毕竟——那个家伙可是在长大前就被我们处决了呀!”富江用力跺碎脚下一直被戏弄的苟延残喘的黑犬,狞笑起来。

    “那么,立刻出发吧。”我转过身,富江快步跑过来,抓住我的手臂,将丰满的胸部用力挤压上来,嘿嘿笑起来,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好久没做了。”

    和过去一样,她这种不合时宜的话,真是让我满脸发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虽然我也觉得她说得对,自己也很想做,但是,急色的应该是男方,女方总得矜持一点吧。幸好,这个地方,只有我和她两人而已,但是,就算只有我们两人,现在也不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我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急步向前走去。

    “阿川,我们开车好不好?”富江一边说着,一边在四周巡视着,“有车的话,可以充分利用上时间哟。操,这鬼地方,竟然连一辆车都没有?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我真想用力捂住富江的嘴巴,但是,只能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富江瞄着我,发出怪异的嘿嘿声,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做贼心虚。拜托了,捷径快出现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