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四章 敲诈勒索
    “我听你的好了,没有足够把握之前,绝不会主动去寻他。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眼见那只小雷鹊闭上眼,陷入昏睡的状态,少女就小心翼翼的将这只神火雷鹊,藏入一只紫红色的雷木竹筒内。

    之后她就迫不及待的以水系灵术,将自己浑身上下清洗了个遍,又换过了一身清爽衣饰。随后拂袖一招,使得一枚特质法螺,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侧。

    随着一团灵光闪耀,那法螺竟然发出人声,并且饱含惊喜:“是林紫若?你现在在何处?没什么事吧。”

    “我无事,就只是元气有些伤损。”

    少女神色淡淡的答着:“我旁边是一处废弃了的魔渊,那个家伙,他直接把我丢在里面了。”

    “丢入魔渊?”

    那中年的语中饱含不解:“也就是说”

    “弟子输了,输到不能不动用掌教赐下的神晶符。”

    少女的语气凝重,郑重其事:“弟子斗胆,请宗门赐下十级灵装三件,助弟子一臂之力。”

    “三件十级灵装?”

    中年语声迟疑:“十级灵装的价值,可直追紫薇真露,你现在的功勋也不够使用。紫若你怎能直接向宗门索要?门中可没这样的规矩。”

    “就算是弟子暂借!”

    少女眯起了眼,仰望天空:“弟子心有执念,不除不快!”

    “无需劳动宗门,就由师尊赐给你吧。”

    那中年微微一叹:“可以为师之见,这件事最好是就此罢休。需知这世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件十七级神宝,可远不足以让你无敌于天下。如今与你同龄,却有着神师境实力之人,整个天穹大陆,至少有着十位以上”

    “我知道的!师尊也是担忧紫若,再次输在那人手里么?那大可不必。没有把握,我不会出手。弟子也想要尽快返回宗门一次,请师尊,帮我准备好那件事物。”

    “那件?紫若你是说九阴神蚕?”

    那法螺中发出的语声,再次饱含着惊意与不解:“可这东西太过危险,为师以为你现在”

    “可那是过去。”

    少女再次摇头,打断了中年人的言语:“师尊与掌教担忧的是紫若并无斗志,难以驾驭此物是么?可现在的紫若,与以前不同。”

    她的目光幽幽,饱含战意:“弟子长大至今,从没经历过今日这样的挫折,也从没像现在这样,想要将某个人击败。”

    “原来如此!”

    中年顿时发出了然的轻笑:“看来为师,真该感谢这位狂甲星君”

    此时他的语声中,确实饱含着惊喜与期待。

    不过这位,随后又语声微顿:“不过紫若你如欲寻那位狂甲星君的下落,如今可是不易。”

    “不易?”

    少女闻言,不禁有些错愕。她知自己师尊口里的‘不易’,那就是真的不容易。

    “我被冰封之后,宗门没有继续追寻他的下落?”

    “恰恰相反,正因为之前我宗全力以赴,四处搜寻,如今反倒是无所适从。你这位仇家,真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以捉摸。如今总计查得疑似狂甲星君十二处,又都似是而非”

    那中年说到此处时,又苦恼的一叹:“总而言之,紫若你可先回来再说。”

    ※※※※

    当张信将两位天域击退之后,这座神天上师的洞府,已是一片狼藉。

    洞府之前的那一片狼藉就不用说了,在洞府的中后部,也开了一个巨大的天窗,里面则是大量的碎散沙石。

    张信亦是七窍溢血,尽管有上百堵厚实的石墙,减缓了冲击,可他的肺腑五脏,依然受了不轻的震荡。

    他尚且如此,距离爆炸中心更近的小吞天,就更加的难受。

    尽管有祖灵加持,前方又有三十面厚达五尺的钢墙,与诸多灵术防护,可战后的小吞天,也依然用了半刻左右的时间,才恢复过来。

    需知它现在的自愈能力,已经是可怖的程度,还超越于张信之上、

    而此时也不知是神相宗出手阻扰,还是那几位轰击浮岛的天域气力不继。总之那来自下方的冲击,算是告一段落。

    便连神子与高元德那群人,也暂停了所有的动作。

    而原本这座浮岛,已经快要侧倾翻转。可随着下方的七源岛方向,一股巨大的斥力滋生,却令这座浮岛,又逐渐恢复了平衡。

    “果然是跟本座来这一手!”

    张信看了之后,就不禁冷笑。如果不是他有将整块虚空石移走的方法,这神相宗还真不惧他破坏法阵。

    之前陆九机放任那些天域,任意轰击这浮岛,也果真有着足够的底气。

    不过在战事了结之后,仅半刻时间不到,那位陆九机就已再次尝试与他联系。

    而再一次出现荧光影像中的陆九机,除了脸色苍白一点之外,其余就看不出什么异常。

    可张信猜测这位,只怕是不好受。前面的宁中玉其实还好,那位伤势虽重,恢复起来却比较容易。可在洞府后部,张信布置了多达五枚的脏弹,与核裂变弹一同起爆。

    脏弹这东西,照叶若的说法是一种大范围传播放射性物质的武器,借助各种炸药的巨大爆炸力,将脏弹中内含的放射性颗粒,抛射散布到空气中,造成相当于核放射性的污染,形成灾难性生态破坏。

    可按照张信的理解,这就是‘毒’,借助爆炸,将‘放射性颗粒’这种奇异毒素,强行散播出去。

    他曾经尝试过的,那的确是一种很棘手的毒素,一旦入体就很难将之排除。这脏弹与神脉石爆裂后的效果,有些相似,可其毒素的威力,无疑更强大无数倍。

    张信不知陆九机,要怎么应付那些‘放射性颗粒’,可想必这位天域的伤势,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

    不过为防万一,这次的见面,他依旧把自己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以免对方再次使用辨灵识机之法。

    “记得数日之前,阁下与我定约之时,赌咒发誓,可如今却行这鸡鸣狗盗之事,似非君子所为?”

    “我神相宗行事,以君子之道待君子,以小人之道待小人。”

    镜中的陆九机微一抬眼,语气不卑不亢:“阁下既以这浮岛挟持敲诈,又怎能期冀本宗以君子之道来待阁下?”

    “这话说得好!”

    张信失笑:“可不管本座被你们视为小人也好,君子也罢,总之是你等违约在先。如今本座使用此阵,也是理所当然。”

    陆九机的脸上,不禁闪过了一抹青气,不过他随即就又平静询问:“你可开个价出来!到底要怎样,才肯发誓三日之内,不动用此阵。”

    “只三日就可以?也就是说,三日之后,你们就可以解决这座浮岛?”

    张信眼见那陆九机不说话,一副不置可否的神色,不禁哈哈大笑:“这倒也不是不行,不过这次本座的开价,可是很高的。”

    那陆九机闻言,却是微一拂袖:“废话少说!”

    “那么本座也不客气了!”

    张信‘嘿’的一笑,目光凌厉:“一枚坤土元晶,还有贵宗的三枚雷天神丹,半日之内,送入本座之手!不二价!六个时辰之后,东西到手,本座可立誓不得已不用阵,若是不然,后果自负。”

    其实后一个条件,他之前就曾向陆九机提起过,可却被后者否决。这位宁愿以更优厚的其他条件换,也不愿给他提供‘雷天神丹’这种可大幅提升雷系功法修为的奇丹。

    而对面陆九机闻言,也顿时间瞳孔收缩。

    当这段隔空对话结束,张信就发现旁边的紫玉天,又再次用那异样的眼神,在看着自己。

    张信不禁摸了摸脸:“你在看什么?这坤土元晶与雷天神丹,本座都有用,不能给你。”

    “我要这些做什么?”

    紫玉天一声轻哼:“只是有些想不通,神相宗是你们日月玄宗大敌。我还以为,你这次会顺势让这浮岛砸下去。”

    之前这浮岛侧倾,除了神相宗的出力之外,张信在中枢室的努力调整,也居功至伟。

    而据她所知,张信已随时做好了走人的准备。那天品魂晶,也成功收集到了八成半,剩下的只是一些零零散散,需得至少十天时间慢慢收聚。可与他们接下来需面临的风险比较,并不划算。

    “砸下去?”

    张信失笑摇头:“我狂刀还是有底线的,做不出这等疯狂之事。你以为本座,与你们魔灵是一类?”

    这座浮岛,可与他之前招落的陨星不同。而七源岛,也是人族繁衍栖息之地,上有千万余人生存。

    甭管神相宗与他们日月玄宗争斗到什么样的地步,这些神相宗子民的绝大多数,都是无辜。

    不到不得已,他绝不会把这些无辜民众牵扯进来,更不会将他们作为自己的目标。

    紫玉天闻言,则出奇的没有反驳,只默默无语,眼神复杂。他们魔灵互相残杀,内耗严重,这是不争的事情。

    此刻同样在沉默无语,还有三十里之外,端坐于浮岛边缘的神子。

    这此攻打洞府,他麾下的这三十多位神师,都无折损。可士气挫折之重,却还胜过前次。

    良久之后,那神子紧拧着眉,出言发问:“那宁中玉的伤势,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