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三章 百万当量
    “奇怪!”

    此时紫玉天,很是不解的拧着眉:“宁中玉一向独来独往,从未与任何势力有涉。我真不知,这位为何会与神子这些人联手?”

    张信闻言,却不禁失笑。

    宁中玉此人,他之前也见过的。这位性情高傲,不愿屈居人下,可却极其的贪财,不过这也是散修的通病了。

    那位神子,要说服宁中玉很简单,要么是以放弃这神天洞府的所有收获为代价,要么是给了宁中玉无法拒绝的条件。

    而这也就意味着,那位神子已彻底放弃了这次浮岛之行的原目的,转而以全力捕杀‘上官玄昊’为前提。

    就在这刻,张信感觉地面,开始了第四次震晃。且无论是动静,还是时间,都远超之前。甚至整个浮岛,都开始有摇动之势。

    张信不禁心神再沉,正欲感应这震荡的原因,叶若那边就已查出了究竟。

    “位置是山体之下,承受了一次相当于五千万吨的冲击。”

    随后叶若又在张信视界之内,显化出了新的影像:“就是这个方位,那边被云雾遮住了,距离也太远,没法扫描”

    “不用去在意。”

    张信扫了一眼,就没怎么理会。

    他知道那是什么缘故,浮岛之外,终于有天域圣灵出手。

    不过这位与宁中玉的目的不同,后者是为求财,前者的目标,却是七源岛。

    此人轰击这座浮岛的目的,正是为撼动位于岛下部分的浮空法阵,

    果然仅仅一瞬之后,就有第二次冲击传至。同时那洞门中,传出了第二声轰鸣。

    两次天域级的同时轰击,竟使整个浮岛,开始往东面侧倾

    而这刻张信,却是不惊反喜。

    “叶若!”

    就在张信令下之际,在那洞门处,立时就有四个小窗打开。内中几枚梭形的弹丸,向外抛射而出。

    下一须臾,紫玉天就见四股剧烈的强光,在眼前爆开,那就好像一团烈日,让人无法直视。

    而这还是那荧光影像,映照出来的情景。当光芒强到一定程度之后,这些荧光,就再无法将观照之地的影像,完整映照,

    真不知那山洞之前,到底是何等样的恐怖情景,

    相较于这强光,此时浮岛内的山摇地动,反倒是不算什么。

    这种威力,已无限接近于八十级的秘式极招!她甚至可以想象,此时位于这强光之内的宁中玉,到底是何等的狼狈。

    可当那强光终于消散之时,她却再次眼现意外之色。

    那宁中玉赫然已化成了一道蓝色光芒,在尘雾之中疾逝。可就只这一刹那,紫玉天已望见这位北海第一散修的那一身宝衣,赫然是千疮百孔,浑身也是无数的血痕,更有许多让人惊悚的烧伤与焦痕。

    “这又是什么?”

    紫玉天眼神凝重,回望张信。

    “那是一百万tnt当量的核裂变弹,里面还混合有一枚脏弹。”

    张信语声淡淡,眼里却现着讽意与得色:“不过真正让他受伤的,还是刚才的伪雷天神寂。”

    正是他的伪雷天神寂,使宁中玉的灵能,在高频率使用的状态下,出现不该有的破绽,才使这四枚各达一百万当量的核裂变弹,一举建功。

    否则在那位防备完整的情况下,这些东西,最多也就让宁中玉受点轻伤。

    而这四枚核裂变弹,也正是叶若之前空投下的事物之一。

    紫玉天眼神懵懂,完全不知道张信在说什么。

    tnt当量是什么鬼?核裂变弹又是什么东西?

    “不懂就算了”

    张信这时,又冷笑着回望身后。就在他们身后十里之外,还有个刚潜入进来的老鼠。

    不过那一位,倒是不用他亲自动手,

    当宁中玉败退之际,行走在一条黑暗隧道的陆九机亦心有所感。他在原地停留片刻,随后就又往前行进。

    强大的灵感能力,不但可使他远距离感测敌人的举止,更可轻而易举的避开那诸多法禁,甚至遮蔽他人的感应之能。

    不过当他穿行三里,走出这条隧道的时候,他却眉头大皱。前方是一条前往中枢室的必经之途,可在此处,却有无数的钢制巨门,堵塞在了前方。

    这倒不算什么,问题是这些钢制巨门之后,有一只大约五级的灵兽。

    陆九机不禁陷入迟疑,是冒险屠灭这只灵兽后继续深入?还是就此退回?又或者以土遁之法绕道?可这是否又是陷阱?

    诸多选择,他一时委决不下。

    可就在这刻,陆九机却见自己左右两侧,赫然出现了九个红点。而就在对面,那些钢门之后他看不到的所在,那头正俯趴着,似睡未睡的小魔犀,忽然间睁开了眼,一身肌肉迅速膨胀。

    然后一张巨大的雷网从其前角处喷射而出,并在短短六十分之一个须臾之内,穿过了种种阻障,只用了片刻时光,就遮蔽了这整条隧道。

    “雷天神寂?”

    陆九机才发出一声闷哼,周围就有四团炽烈的光芒,忽然爆烈!巨大的罡风气浪,以毁灭一切之势,向四方疯狂席卷。

    ※※※※

    就在北海的浮岛之战告一段落之际,在某处黑暗无人的深渊之内,忽然传出了一声刺耳的炸鸣。一块陷在这深渊深处的玄冰,正在片片粉碎。

    当那冰层崩散飞离之时,内中的少女,也睁开了眼眸。随后她却微微发愣,只见自己的眼前,赫然是无数双血红色的眼眸,一片片涌动的黑潮,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渊内,显得诡异阴森,又气势骇人。那阵阵尖吼,更使人头皮发麻。

    少女一声轻哼,眉眼中现出冷厉之色。近百条绢带舒展,化为一口口恐怖的兵刃。只是一个卷动,就将周围飞涌过来的低阶魔蝠,全数搅为齑粉。

    大约七个时辰之后,少女才带着一身恶臭血腥,回到这地渊之上。

    而就在踏足在这地渊口的边缘之时,她第一时间看的,就是自己的灵宠神火雷鹊。后者正被她藏在怀中,一副气息奄奄,神态萎靡的模样。

    “这次干嘛这么拼命?居然动用了根本元气,将我唤醒。可有‘冰魄寒晶’与万丈青护身,那个地方的魔灵,它们奈何不了我的。”

    “你是担忧有大魔闻讯赶来?辛苦你了。”

    少女的语中,含着现然之意,而她那清冷的目里,也现出了几分暖色。

    只是下一刻,她又微微蹙眉,一声呢喃:“你要我别再找那个人,很危险?是很危险没错啦,可”

    少女后看了看自己一身上下的腥臭兽血,又望了望后方的地渊,面显青色:“可这一次,我真被那个家伙,彻底惹火了。”

    神火雷鹊似想要说什么,勉强抬起头唧唧叫唤,少女静静倾听,最后无奈开口:“我听你的好了,没有足够把握之前,绝不会主动去寻他。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