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人皇剑
    无生战擂,没有任何掩饰,让天下强者,尽皆能够观看。

    这是一座神奇的擂台。

    山梁上,楚阳默默的望着高空。

    “这等强者,真是强大的可怕,堪比神魔!”

    战擂之上,无色老和尚已经化作千丈大佛,顶天立地,佛光通天,在他背后,似有一方佛国隐现,佛子颂唱,信徒膜拜。

    楚阳震撼,面对这等强者,就是风云中的赤松子也是被秒杀的份儿。

    另一位白如雪,丝毫不弱于无色老和尚。

    两人搏杀一起,神通碰撞,杀气惊天,若不是在战擂上,十万里的疆域都会被打碎。

    砰……!

    雷霆炸开,银枪破碎一切,将无色老和尚的一只手臂洞穿,继而震成了血雾。又是片刻,又将另一只手臂洞穿。

    无色老和尚已经被重创。

    “阿弥陀佛,得饶人处且饶人,楚皇,放过无色师弟如何?”

    金光寺中,腾起一道金光,化作千丈大佛,盘坐金莲之上,冲着盛京皇宫,幽幽说道。

    “无生战擂,有死无生!”

    楚皇端坐龙椅上,淡漠回道。

    “真要赶尽杀绝吗?”

    老佛再次道。

    “究竟是谁要赶尽杀绝?楚阳不过是一个少年罢了,却被你们几次三番的追杀,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佛祖的行事准则?”楚皇嗤笑,“还有你们,身为大楚子民,却游皇权之外,不遵王法,蛊惑万民,肆意行事,破坏秩序。如当年的吠陀寺,竟然勾结邪魔,以百姓为实验对象,死在他们手中的百姓何止千万?继承了吠陀寺传承的你们,是不是也要走上老路?”

    这是诛心之言。

    高空上的老佛连忙道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金光寺向来守正律己,从不僭越,何来的肆意行事,破坏秩序?至于吠陀寺,早已成了过眼云烟!”

    “哈哈哈!”楚皇大笑,传遍九州,“和尚向来舌绽莲花,颠倒黑白,你们更是演绎的淋漓尽致。就如这次,你们先是出动凝神、化神之境的强者,追杀一个大宗师,之后出动真神,这还不罢休,就连无色老和尚都前去追杀。此等行事,当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人不齿!”

    老佛沉默,又幽幽道:“楚皇,真要赶尽杀绝?”

    楚皇冷哼一声,不再回答。

    “这是将我们逼入绝路!”

    老佛说罢,寺内腾起一道金光,须臾之间,便穿越空间,来到了北方的战擂上空,却是一个化作千丈大小的降魔杵,朝着战擂轰了过去。

    “找死!”

    楚皇暴怒。

    皇城之中,腾起一道金光,化作一柄圣剑,凌空落下,穿越几十万里远,将降魔杵斩飞虚空。

    “人皇剑?”

    有人发出了惊唿。

    啊……!

    与此同时,无生战擂上传出了一声惨叫,却是白如雪一枪洞穿了无色老和尚的头颅,崩碎了法相,剿灭了元神。

    “你们该死!”

    金光寺中,一位胖大和尚再也忍不住,腾空而起,一把抓住倒卷而回的降魔杵,身形一纵,便来到了北方,不等发动攻击,人皇剑横空而来。

    “了然和尚,敢攻击皇朝冠军侯,其罪当诛,死!”

    这是一位身穿九龙锦袍的中年男子,威势凌天,抓住大楚皇朝的人皇剑,横断苍茫,神通自成,似有亿万子民加持伟力,一剑便将了然和尚噼飞出去。

    “楚振远,你竟然没死?”

    了然和尚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人皇圣剑,断血脉!”

    楚振远根本不答,凌空就是一剑。

    这一剑十分古怪,没有任何威势,没有斩断虚空,只是遥遥一剑。

    “楚振远,你敢?”

    了然和尚却露出大惊之色,当即身化千丈,身冒金光,然而他却身子一颤,冥冥之中的血脉根源,随之而断。

    实力没减,修为还在。

    却断了根基。

    “你竟然斩了我的人身血脉?”

    了然和尚虽为大佛,可此刻,心境也剧烈的波动,脸色难看的吓人。

    “大楚疆域,人皇圣剑,削气运!”

    楚振远冷冷的看着,又是一剑落下。

    无法阻挡,难以防御。

    了然和尚的气息剧烈的波动。

    “大道无疆,人道苍茫,斩真灵!”

    楚振远又一剑落下。

    “该死!”

    了然和尚的脸色狂变,他手掐印决,凭空出现三千佛子,诵经禅唱,汇聚一起,出现他手指之前,就点了出去。

    一指点出,崩碎万法,洞开时空,却只是让人皇剑落下的速度稍微缓了缓。

    噗……!

    冥冥之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了然和尚一颤,就是一口鲜血,直接喷出了三千丈之远。他无比仇恨的看了一眼楚振远,扭头就走。

    “想走?晚了!”

    楚振远冷哼一声,他一拍虚空,整个武州都是一颤。一面金黄色的大旗出现高空,旗面招展,封锁时空,守护大地,镇压一方。

    刚刚裂开空间,准备逃走的了然和尚直接被弹了出来。

    “你真要赶尽杀绝?”

    了然和尚惊怒万分。

    “死!”

    楚振远眸中无情,冰冷异常,又一剑落下。

    金光寺的老佛们,这一次是真的坐不住了。

    “楚振远,给我停手!”

    一座座千丈大佛出现高空,整整八座,镇压了整个南方大地,唿喝一声,就要北上,却硬生生的制住脚步。

    皇城之内,没有丝毫动静。

    尽管焦急万分,十分暴怒,可他们依然不敢跨出金光寺的范围。

    “天魔宗,东华宗,**宗,你们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若是我金光寺覆灭,下一个,就是你们!”

    最先出现的老佛,声传八方。

    嗡嗡嗡!

    位于白沙州内的天魔宗上空,出现了一片黑雾,凝聚一起,成了一个千丈大小的魔头。

    头长黑角,背生双翼,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天魔形象。

    可他依然有双腿双脚。

    “楚皇,这是全面开战吗?”

    天魔喝道。

    玄州,**宗上空,出现了一位绝代芳华之女。现出千丈法相,周身缭绕神光,目光微微一闪,便能让世间男儿魂不守舍。

    “楚皇,太过了!”

    这就是**宗的老祖宗。

    东华州,东华宗的上空,却出现了一株万丈翠绿的宝树,枝杈之间,盘坐一位老者。

    “楚皇,寒冰渊不稳,龙渊蠢蠢欲动,百万火山似要集体爆发,西极深渊有诡异动静,不如就此罢手如何?”

    老者缓缓开口。

    “皇朝尊严,不容践踏!”

    皇城上空,出现一位青年,他倒背着双手,静静的站着。

    没有神光蹦现,没有法相惊天,亦没有神兵傍身,可他一出现,整个世界的中心都围绕他旋转。

    哪怕当今的楚皇,都黯然失色。

    “楚天歌,竟连你都出来了,莫非真要对我们宗门赶尽杀绝?”

    金光寺的老和尚眼皮子狠狠抖动,厉声喝道。

    “皇朝要求的很简单,只要你们遵纪守法,其余之事,尽皆不管。”楚天歌身子一转,面向了南方,“可你金光寺,却光明正大的派人,在皇城内,搜查安乐王府世子的记忆,公然追杀我皇朝巡察使,为此不惜派出法相大能。如此行事,践踏皇朝律法,践踏皇室尊严,践踏万民希望,其罪当诛!”

    “了空,你若敢踏出金光寺半步,我楚天歌,就灭你山门,断你传承!”

    楚天歌平静道。

    金光寺的众位老佛,当即沉默。

    啊……!

    北方天穹,再次传来一声惨叫。

    放眼望去,了然老佛,被一剑斩杀。

    “阿弥陀佛!”

    金光寺上空,了空等老佛尽皆身子一颤,露出悲色,而后双手合十,低颂佛号。

    他们不置一言,落入了寺内,恢复了平静。

    “楚天歌,真想和你斗上一斗?”

    天魔宗上空的强者忽然开口。

    “魔千劫,你若真想,现在就可以!”

    楚天歌露出一抹笑容。

    “我还不想死!”

    魔千劫冷哼一声,散了法相,消失无踪。

    **宗和东华宗的强者,点了点头,也隐匿而去。

    北方天空,楚振远将了然老佛斩杀之后,将高悬空中的大旗再次隐去,冲王老和白如雪点了点头,破空而走。

    白如雪也紧随其后离开。

    “这才是真正的大能啊!”

    酒鬼不无感叹,又身躯一震道,“王老,这个楚振远,莫非就是我们大楚的第二位楚皇?”

    “就是他,太祖之子楚振远,也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如今实力,惊天动地,比白如雪还要强上一个小境界!”

    王老说道。

    “那他岂不是?”酒鬼震撼,又道,“楚天歌就是传说中的第三任楚皇吧?他一出现,竟然威慑四大圣地。”

    “楚天歌才是真正的惊艳当世,直追太祖他老人家,当世之中,被称为最强的存在。若是没有他老人家存在,四大圣地,岂会这般老实?”

    王老道,“天魔宗的老祖宗魔千劫,为人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可唯独对楚天歌最为忌惮,甚至惧怕。”

    “只是一人,便威慑四大圣地,令人向往!”

    酒鬼出神道。

    王老却微微摇头,没有多说,而是训诫道:“你小子有踏入返虚的潜力,却整天意志消沉,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你就真的废了!”

    酒鬼一颤,抿嘴苦笑。

    另一边,楚阳看过一场大战之后,久久无语。

    “这就是大楚的底蕴吗?这就是超越了元神的强者吗?”

    楚阳心中,难以平静,许久之后,才默默的返回了山谷。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