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二章 北海散修
    “感觉好奇怪哦,尤其前面那部分,该怎么说了?”

    此时奉张信之命,纪录磁场变化的叶若,蓦然将一张图,映射在张信的面前。

    “主人你看,我发现这部分刀路轨迹与灵能震荡,对你这招刀诀的威力,根本就没有帮助。可当主人使完这一套之后,这刀的磁场就开始变化,能够干扰时空。”

    “我知道,也感应到了。”

    张信注目着那张图,眼中显着莫测之色:“这部分刀式看起来是累赘,在斗战中也是毫无益处,可这正是引动虚空之力的关键。而据我所知,那位神天上师,是没有天元灵体的。这点我与他不同,这部分倒是可以省略。且要想让这套刀诀,真正能够用于斗战,也需将它们大幅简化不可。”

    说完之后,张信又语声微顿:“可我现在最想知道,神天上师创造这样的招法,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目的?肯定是为了变得更厉害啊。”

    叶若一副很不解的神色:“你们灵师创造各种式样的功法灵术,不就为了更加强大吗?”

    “真要为了这目的,就不会创出这么繁赘的招法。”

    张信不禁摇着头,所谓大道至简,这斗战之法也是一样,不是威力越大越好,而是需以简单易用为佳。

    在张信看来,这套刀决的威力大是大了,但无疑是不实用的。

    所以他猜测,神天上师创此招诀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与人搏杀争斗。

    随着他也懒得理叶若,自己凝眉猜测着:“可能是为抗拒天劫,我感觉到这完整的刀诀,有对抗天地劫力之能,又或者?”

    说到此处时,张信抬起了头,看向了上方。心想这位上师创此刀诀的目的,很可能是要打破什么束缚,

    甚至那位上师的目标,干脆就是这片天穹!

    他能体会到神天上师残留的意志,那是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似乎被什么存在压迫束缚着;以及一股无比蛮横的,欲打破所有桎梏,斩去所有羁绊的决意那是哪怕毁天灭地,亦要从牢笼中脱身的意志!

    “而且!”

    此刻张信语声中,却透着几分犹疑:“观此剑诀,我竟感觉这天穹之内,神域似乎并非是极限。在这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境界存在。”

    “当然存在啊!”

    叶若理所当然的应着:“我们联邦的念力师,就有九级的划分。尽管联邦内实力最高的,也就只有三级的水准。可之后的四级与五级,都是经过科学验证,是确定可以达到的。”

    “这不同的”

    张信一声苦笑,可随即他又心念微动,看着眼前仍在转动中的灵刀:“我看这门刀法,不如就名为斩神劫!”

    “斩神劫?叶若不懂耶,为啥叫这个名字?”

    “没让你懂。”

    张信哼了一声,就又开始检验起了自己的其他收获。

    他的天元**,也在昨日进阶了。

    之前张信使用了十数件的奇珍,也只是勉强将天元**修到第三重中期。可当他参习了这套‘斩神劫’之后,这门一直难有进境的功诀,就已突破到了第四重中期。

    且张信预料之后的一段时日,自己的天元**必将会突飞猛进。

    毕竟这次他领悟到的东西极多,而与‘时序’,‘虚空’,‘引力’有关的奇珍异宝,大多都不值钱。

    不过接下来,还没等张信真正梳理清楚,就感觉到脚下地面,一阵轰然巨震。他面色微凝,随后就叹了口气,脚步匆匆的往那中枢室的方向闪身而去。心中则想也是时候了,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自己的好日子估计已经到头。

    当张信回到中枢室时,紫玉天也已赶至,张信发现这位的骨铠之上,又多出了一些奇异的纹路,他不禁诧异的扫了眼。

    可随后张信就收起了目光,开始观察外界。发现这洞府之外的部分阵符,又出现了大幅的损毁。

    主要是正前方的部位,那就好似被一条犁扫过似的。

    而就在洞府大门之前,正有一位白袍圣灵行至此间。

    此人面貌大约三旬左右,面如玉石,眼中微放电芒,冷冷的注目着这洞府的入口。

    张信微微蹙眉,随后就毫不犹豫启动了中枢法阵。

    “准备灵能同调!”

    眼前的这个对手,他也只有借助法阵与紫玉天的战境才能应付。

    幸在张信之前将这座大阵,又修复了不少,对上门下的这位圣灵,还是能勉力为之。

    而就在一瞬之后,那洞府大门之外,瞬时爆出无数的风刃,旋斩切割着那白袍圣灵所在的百丈方圆地域,

    这是周围的禁制被此人引动之后,自发打出的五十级风灵斩。

    可就在这些术法发出的瞬间,就已被完成灵能同调的张信接手掌控。

    隔着一层法阵,张信没法做到让这些风刀,似自己的灵术般如臂指使。可却依然使这二十道风刀的气机大变,就好似突然‘活’了过来,再非死物。

    可那白衣圣灵,却依旧将之视如无物,身影继续信步往前。可那二十道风刃,却无一能斩中此人。

    也就在下一刻,那扇大门发出轰然巨震!甚至使整个洞府,都再为之震颤不休。

    张信以灵术观照,发现那厚重的黑铁大门,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使张信不禁咋舌,原本以他的判断,这门哪怕扛上天域的十击八击,应该都无问题。

    可看眼前之景,这门只怕连这人五击都扛不住。

    “这是北海第一散修宁中玉!”

    紫玉天出言提醒着:“此人法力高强,是北海一带,唯一能扛下问非天三击,并从那位手中全身而退之人。据说这位,极擅幻术,并且有着兽属性,融入过一尊十六级巨鲲皇的骨骼,有吞天纳海之能!在天域之中,可算是最顶尖人物之一,实力不会逊于你们日月玄宗的皇极。”

    “我知道!”

    张信语声沉冷,依旧冷静自若,有条不紊的操纵法阵。

    而此时洞府之外,正有几股巨大雷柱,从天而降。可却并非是那宁中玉立足的方位,而是偏北大约两百里之外所在。

    那宁中玉的眼中,微现讶异之色,可随即就蓦的身形变化。而在其立身之所,则有一个巨大的水涡生成。在这水涡的中央,则是一个透明的天蓝色球体,也在急速旋转。

    而就是这个貌不惊人的水涡,赫然将那降下的雷电,大半都吞纳了进去。

    不过那剩余的电光,却在张信的操纵之人逃脱,溢散开后,形成一片广大的雷网。

    紫玉天见状,却在再次蹙眉:“你这半吊子的雷天神寂,对他没用。”

    如果是完整的雷天神寂,还能稍稍克制宁中玉。可这种模拟出来的,对宁中玉的影响,微乎其微。

    “专心!你只管维持灵能同调就可,其他的事情,不用理会。”

    张信一声轻叱,令紫玉天闭上嘴。

    然后下一瞬,那洞府门外,忽然爆出几团巨大的火光。覆盖三百丈,火焰赫然呈青紫颜色,将宁中玉的身影完全吞没。

    紫玉天见状不禁愣神,差点从灵能同调的状态中脱出。她可以肯定,这绝不是什么禁法!也与这神天洞府的大阵无关。

    且下一刹那,那洞府左右的山壁,更有无数扇细小铁门打开,显出里面幽深的洞口,随后火光喷射,无数的金属风暴,从内激射而出。往宁中玉立足之地,狂轰滥炸!

    那边每一次爆炸,最多只有三十级左右的威力,可胜在数量庞大,连绵不绝,使得这整座浮岛又一次震晃不休。

    随后又有四尊巨大的钢铁巨人,从山体之中脱出,随后齐齐挥剑,斩向了前方。

    十丈长的剑锋,剑气却喷薄百丈!在前方的大地,斩出了数道裂痕。

    紫玉天见状,不禁怔怔无言。这四尊钢铁傀儡她知道,都是神天上师遗下守卫洞府之器,只需供应灵能,就可激发。有着相当于八级的战境,拥有十五级神魔之力,且能施展阵法,以及四种不同的法域,

    这也是那神子等人,一直都不敢正面突破之因,可门洞两旁的那些铁管,以及会爆炸的弹丸,又是怎么回事?

    此时张信,又再施印决。使得洞府之外的火焰,燃烧的更加凶猛。

    他没有火系灵能,对阵中火系禁制的掌握,事倍功半。可在洞府门外,有叶若埋下的海量高压缩燃料。他现在轻而易举,就能使洞府门外的火焰高温,达到一个骇然惊闻的程度。

    不过张信却知这点程度,最多只是为宁中玉,稍稍制造些障碍而已,根本就奈何不得这位北海第一散修。

    所以真正的杀手锏,还未用出。

    “主人,注意外围哦喵!那边的符文,被人拆了很多。”

    听到此句,张信不禁斜目,看了叶若投射在他视界中的影像一眼。

    确如叶若之言,之前他在洞府外布置的那些符文石,正被一一摧毁。

    神子麾下的那群神师,此时已经散开,仿佛一个扇形,正以摧枯拉朽之势,不断的破除着周围法禁,

    可这也在张信的预料之中,门口的宁中玉,多半只是以牵制为目的。真正负责破阵的,依然是神子这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