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43 相对强
    “右江。”少年高川终于开口了。月球上开始出现风,吹拂着红色的沙尘,红色的薄雾,以及少年高川那红色的衣摆,他平静地和异化右江宛如要实质化的目光对视着,说到:“左江对我提起过你,她说你是‘江’的所有人格中,最强大的三者之一。”

    “什么左江?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异化右江低声怒吼着。

    “我是高川。”少年高川垂下眼睑,“……总感觉,距离那个时候,已经过了很久……但是,无法忘记……呐,右江,你不知道左江,但是,听到真江和富江这两个名字时,总不该一点感觉都没有吧?”

    “你——你——”异化右江咬牙切齿,睁大了眼睛,表情狰狞地盯着少年高川,随后又朝我看来,“那么,你又是谁?”

    “我,也是高川。”我如此回答道。

    “真是个笑话。”异化右江来回扫视着我和少年高川,她看起来真的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她的确没有“现实”层面的视野和记忆,不明白这个末日幻境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也不明白,自己真正充当着怎样的角色。和咲夜、八景、走火、锉刀他们一样,现在的异化右江,已经彻彻底底融入了末日幻境之中,所谓的“现实”对她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了。

    过去的右江和异化右江是否明白这个世界和自己的“真相”,我并不清楚,但是,现在的异化右江已经可以作出明确的判断。我想,“江”有可能通过右江实现了对纳粹侧精神统合装置的侵蚀,那么。异化右江当前的状态,是否也是这个举动所带来的后遗症呢?因为侵蚀了由末日幻境这个特殊环境所凝聚的独一无二的宝物,所以,作为“桥梁”的异化右江,免不了要沉溺于这个世界中?这是否可以看作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集体意识的反向侵蚀?

    对“江”而言。或许这种副作用并不十分严重,但对于个体化的映射存在“异化右江”而言,在某种意义上,是被彻底干掉了。所以,现在的异化右江,等同于被“江”抛弃的状态?

    虽然已经尽可能高估“江”的能力,不过,对异化右江产生的这种猜测,却盘踞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无论怎么想,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而从少年高川的行动来看,的确是想要利用异化右江做点什么,在我的角度来看,有点儿“废物利用”的味道,不过,也许少年高川想做的事情,必须依靠这样的异化右江才能做到。或者说,才能获得最大的成功率也说不定。否则。他早就应该行动起来了。

    我十分希望,少年高川出现在境界线中,拉了我一把,和我联手解决最终兵器,以至于抵达这个血色之月,都是“迫不得已”的被动。不过。他那沉默的姿态,让人无法琢磨的背景因素,都让这种“被动”蒙上了一层暧昧的色彩。

    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少年高川到底想要做什么。如今都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我不行,最终兵器十号不行,异化右江也同样不行,尽管,到目前为止,异化右江毫无疑问是拥有压倒性实力的存在。既然她能够轻易击倒最终兵器十号,就意味着,如果我和少年高川的联手还是之前的老样子,也会被她轻易干掉。

    她那种仿佛在出手的时刻就注定了结果的“神秘”,让我一时间想不出任何对抗的方法。

    即便如此强大的异化右江,却明显表现出对少年高川的顾忌,而在我的脑硬体计算中,异化右江还有模糊的战斗力估值,而少年高川的实际战力,一旦算上其背景因素,就会达到“无上限”的程度。

    而且,少年高川之前的话说得清清楚楚,他对右江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在他还活着的时代,没少从和他相爱的某个“江”的口中,获取关于其它“江”之映射体的情报。这也证明,和他相爱的那个“江”,即便不是完全概念上的“江”,也一定是在本质上凌驾于任何“江”之映射体的“江”。

    无论潜在能力,情报还是气势,少年高川都已经展现出超越异化右江的一面,就算是在地利因素上,也没有明显吃亏。境界线是“江”构造的,而并非完全由眼前的异化右江为主导,这个异化右江,很有可能已经被“污染”,从而被“江”抛弃了。

    “不管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异化右江按着左眼,以一种扛着巨大压力的姿态用力站起来,扫视着我、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十号说道:“这里是我的地盘,滚出去!”

    伴随最后一声咆哮,异化右江狠狠朝我和最终兵器十号瞪了一眼,我和最终兵器十号同时朝相反的方向奔驰,然而,一种无形的力量却以突然的速度作用于我们身上。就如同被锤子狠狠砸了一记,又像是被无形的巨手捏在手心,沉重的压力让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随后便被狠狠碾在地上,拖着犁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我毫无还手之力,虽然并不致命,但是完全被压制了,完全无法挣脱,脸被压在砂石中狠狠摩擦着,仿佛连面皮都被搓掉了。我的义体的确坚硬,这种程度的攻击并不会带来致命的伤害,但是,表层的人体伪装却难以抵抗这种压力,变得破烂凄惨完全是肯定的。在视网膜屏幕的自检投影中,我的五官都被揉成了一团烂泥,看起来比腐烂的尸体还要可怖。

    料想最终兵器十号也好不到哪去。

    尽管身体被埋入砂石中,眼前一片漆黑,但是连锁判定却很好地反馈了地表的战况。在异化右江对我和最终兵器十号发起进攻的时候,少年高川也对异化右江发起袭击。这一次,异化右江始终将最大的注意力放在少年高川身上的缘故,少年高川的行动在第一时间就被察觉了。比起只瞪了我和最终兵器十号一眼。异化右江对少年高川抬起了手臂,手掌捏成手枪的模样。

    少年高川的身形变得模糊起来,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只有一条陡然出现的弧线,代表着他的行动轨迹。那是何等的快,何等的圆滑。比我过去所观测到的,他所展现出来的移动能力,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明显一直避免和少年高川产生实际接触的异化右江,就被她欺近身后。

    异化右江连视线都没来得及转过来,最终兵器十号却率先挣脱了那股无形之力的压制,从砂石中一跃而出,直往少年高川和异化右江而去。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最终兵器十号的暴起。形成了第二条突兀的弧线。近似的快,近似的圆滑。少年高川展现的速掠超能,让她完成了同步提升——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在之前的战斗中,少年高川不断提升速度,面对同步提升的最终兵器十号,我连一点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在异化右江产生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已经抵达她身旁的最终兵器十号和少年高川已经纠缠在一起。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代表两者行动轨迹的弧线相互追逐着,几乎和思维转动的速度同步。在异化右江完成举动之前,两者已经彼此碰撞了十几次。

    拥有正体不明却异常强力之“神秘”的异化右江,此时就如同一根笨重的柱子,如果没有连锁判定,我也必然无法对此时此刻的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十号进行有效观测。他们的行动虽然极快,却完全没有产生力量的辐射。就如同周遭的空间都是彻底真空的,一点涟漪都没有产生。

    两条彼此纠缠碰撞的行动轨迹是如此顺滑,优雅,充满了一种急促节奏的美感,宛如伴随钢琴键跳跃的音符。串联起一曲“鬼火”。

    然后,相对变得缓慢的异化右江,却同样用自己那标志性的“普通的强”的拳头,在如此高速的运动战中,毫无偏差地,再一次狠狠击中最终兵器十号的腹部。高速的运动,让最终兵器十号承受了相对强度的冲击,一眨眼,她那坚实的腹部就被异化右江贯穿了。

    急促的运动合奏,被异化右江奇诡的重击陡然打断。我却再一次肯定,异化右江的确在避免直接和少年高川产生直接接触,所以,才将攻击目标锁定为最终兵器十号。

    在这电光火石的交战中,异化右江一共展现了两种能力现象,一个是“必中”,另一个则宛如“念动力”,便是只瞪了我和最终兵器十号一眼,就将我们彻底压制的那种力量。究竟是她的确同时具备复数“神秘”,还是同一种“神秘”的不同技巧性体现,暂时还无法确定,不过,无论“必中”还是“念动力”,都在强度上让其具备了对抗“高速“的可能性,至少,最终兵器十号的下场证明了,当前她所达到的速度,并不足以让她避开异化右江的攻击,反而成为了致命的弱点。

    但是,如果不是最终兵器十号的干扰,让异化右江获得了反应时间,少年高川能够在一开始就击中异化右江吗?在那种速度下,异化右江看起来连反应都来不及,虽然有不需要接触就能产生作用的“念动力”,但似乎也存在一定的发动条件——例如注视。很明显,以少年高川的速度,异化右江连用视线捕捉他的机会都没有。而她之所以可以击中最终兵器十号,也并非在意识和感知中捕捉到了最终兵器十号,也仅仅是“必中”所产生的结果。

    碾压着我的力量,即便异化右江的注意力和目光都已经转移,仍旧没有降低的迹象。异化右江虽然一副瞧不起人的态度,实际却极为谨慎,即便我没有展现出任何威胁性,她也不打算给我一丝半点的机会。

    在异化右江击穿最终兵器十号的瞬间,也意味着少年高川摆脱了最终兵器十号的纠缠。在连锁判定中,他疾走出的弧线毫不犹豫地回旋,直击异化右江。异化右江似乎做了什么,弧线的延展极为不明显地阻了一阻,但是。在我在想“可能是念动力发挥了作用”的同时,弧线已经贯穿了这层阻力膜。

    下一瞬间,所有人的动作都凝固下来。

    虽然过程有先后,但是,在如此高速的运动战中,任何变化都只在眨眼间就结束了。如果没有连锁判定之类的观测能力,定然就像是省略了过程,而直接呈现出结果——

    异化右江用拳头击穿了最终兵器十号的腹部,让它脚不沾地,悬挂在半空。但是,异化右江本人,也被身后的少年高川用臂甲的刀刃贯穿了心脏部位,整个人在这一刻凝固下来。

    最终兵器十号的创伤看起来严重,却根本无法让其失去挣扎能力。在异化右江的动作定格的一瞬间,它的双臂化为长枪,洞穿了异化右江的胸膛,险险从少年高川的脸颊边擦过,要不是少年高川的另一把臂刃及时挡偏了,此刻脑袋也必然被贯穿。

    和最终兵器十号的不一样,异化右江在人体的具现上显然更胜一筹,而这也成为了她最大的弱点。被贯穿腹部。对于最终兵器十号来说根本不是什么致命伤,但是。被接连刺穿心脏和胸膛的异化右江,却极为明显地衰弱下来。

    仅仅是眨眼的时间,压制我的力量,就已经衰弱到难以延续的地步。而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的一刻,异化右江仍旧被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十号钳制着,似乎无法动弹。

    最终兵器十号将长枪重新变回手臂。从异化右江的胸膛中拔了出来。异化右江张开嘴巴,咳出一大滩血迹,下一眨眼,最终兵器十号便被一股强力而无形的力量击中,脱离了异化右江的手臂。再一次被碾压在地上。但是,如此强力的攻击,此刻也如同回光返照一般。

    “怎,怎么可能……”异化右江似乎真的没了气力,断断续续地说:“我的身体,没有弱点,我的力量,没有死角……newtype的力量……怎,怎么会……这么简单……”

    “因为,他们两个的本质,和你同源。”我大概可以猜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从出现时就展现出压倒性实力的异化右江,在一个眨眼间就步入濒死的境地。正如她所说,她所拥有的“神秘”,她口中的“newtype”一定是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弱点,没有死角的能力吧,乃至于,如果不是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十号,其他人即便拥有同样的速度和**能力,可能也是无法对异化右江产生如此严重的伤害吧。

    但是,如果对手是同样代表着“江”某个部分的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一个可能已经被正体“抛弃”了的“江”之映射体,又如何让其力量产生功用呢?即便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在完全的对抗中,也一定会被从本质上克制。

    在脑硬体的推断中,除了这个结论,想不出更多,更有可能性的结论。

    如果她的对手仅仅是我,她同样具备八成以上的胜率,真是遗憾,她出现在了不正确的时间地点,面对的是错误的敌人。但是,这种错误,有可能本就是谋算者的计划之中。

    “真是……愚蠢……怎么可能……”异化右江仍旧是一副不可理解,无法置信的表情。没想到,她被“污染”得这么彻底,真的如同人类一般。但是,看着这样“正常”的异化右江,我却没来由生出一种“这样的她不应该继续存在”的想法,就像是——

    这样的“江”之映射,反而无法得到认可。

    我曾经许多次想过,如果“江”之映射体是正常人的话,例如,近江的那种疯狂特质,变得稍微普通一点,那该是怎样的感觉呢?“高川”会和这样的“江”结识,相爱,然后产生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线吗?

    但是,仅仅只是偶然的一个火花闪现罢了,其实,根本就无法想象那样的世界,那样的“江”,那样的“高川”。

    现在,终于有一个比较接近那种想法的实景出现在眼前,却反而让人觉得无法认可?

    无法认可,无法认同,这样的“江”,无论看起来多么强大,多么人性化,都让我感到遗憾,寂寞,无趣,想要彻底毁掉。

    这样的感觉,实在太疯狂了。但是,这样的念头,在我注视着断断续续说着“怎么可能”的异化右江时,却真切存在着——果然,我所认知的,所认可的右江和异化右江,还停留在过去那个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

    现在的她,我不愿意承认。

    “你的眼睛——”我想说:我要拿回来,但是,在我说出口前,异化右江的身体陡然抽搐起来。

    比之前更加痛苦的表情,烙印在我的视网膜中,带来一种似乎从那边传染过来的刺痛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