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节 红莲业火
    第二百零九章节红莲业火

    不死不休,这个词很好,至少在刑天的心中是如此,东皇太一担心刑天逃跑,岂不知刑天更担心东皇太一逃跑,就算失去了先天至宝‘混沌钟’,刑天想要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对方一心逃跑,那更没有可能。

    刑天冷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大步上前,没有丝毫的畏惧,对于刑天此举,那些观战的洪荒大能一个个都暗自摇了摇头,认为刑天太自大了,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之下还要与东皇太一决战,这简直是在自己找死。

    “杀!”东皇太一大吼一声,挥起手中的无上杀器‘屠巫剑’,一道强大的剑气飞斩而出,剑光如电,如同游龙一般直扑刑天而去,端是狠毒异常。

    东皇太一虽然不认为刑天是自己的对手,可是他吃过刑天太多的算计了,为了以防万一东皇太一决定先试一下刑天的底,以免被刑天给再次算计了,要知道这一战可是决定生死的一战,不能有半点的马虎大意,要不然丢掉的将会是自己的小命。

    在以往的情况之下,东皇太一不敌刑天可以逃走,可是在这一场终极的决战之中,就算不敌那也只能誓死一战,没有任何退路可以走,无论是东皇太一,还是妖皇帝俊皆是如此,因为他们是妖族的皇者,得为妖族做出榜样。

    面对着东皇太一的这一击,刑天冷哼一声说道:“太一。你就这里水平吗,若是如此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在刑天的话语落下之时,‘十二品业火红莲’出现大了刑天的脚下。一道强大的红莲业火将东皇太一所发出的那道剑气给焚毁。

    在看到刑天祭出‘十二品业火红莲’之时,东皇太一的脸色不由为之变色,‘十二品业火红莲’不仅有着强大的防御能力,同样还有强大的攻击力,上一次东皇太一可是吃尽了这‘十二品业火红莲’的苦头,若不是刑天手中有这件灵宝,那他也不会失了‘混沌钟’这件看家的至宝。以至于自身实力大损。

    忌惮归忌惮,可是这样的情况也让东皇太一心中为之喜悦,以刑天的性格。若不是实力大损,他是不会在一开始就祭出‘十二品业火红莲’来防御,毕竟刑天也好,巫族也罢都崇尚着进攻。更何况刑天的武道十分的强大。进攻更能够让他对武道修行有一个更深刻的了解,能够让他体悟出更多的武道奥义!

    “虚张生势,好一个刑天,你以为玩这一手把戏就能够瞒得过我吗,你太小看我了,今天我倒要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死!”东皇太一的心中不屑地冷笑着,在他看来自己看穿了刑天的底细,没有什么再犹豫的了。时间不等人,这是一场终极的决战。时间拖得太长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东皇太一冷哼一声,无尽的杀机从他身上升起,在这杀机的影响之下无尽的杀气开始向他聚集,虽然只是刚刚掌握‘屠巫剑’这柄无上的杀戮至宝,但是东皇太一依然在气运的影响之下领悟出这‘屠巫剑’之中所蕴含的无上杀戮大道!

    杀戮大道求得是什么,是杀劫,无上的杀劫,天地量劫便是无上的杀劫,而这一场巫妖的决战更是他明悟杀戮大道的最佳时机,杀戮大道只有行那无尽的杀戮方才能够让自身的境界与实力增进,这样的杀戮可不是随时都会有的,太一自然要好好把握。

    只听,东皇太一沉声说道:“刑天,不要以为有区区的‘十二品业火红莲’就可能猖狂,今天我让你见识一下无上的杀戮大道,让你明白,在杀戮大道面前,你那可笑的防御不堪一击,任何敢与我为敌之人都得死,杀!”

    杀戮之道讲究的是天地万物无一不可杀,即使是圣人当前也只有一个字‘杀’,任何人敢挡自己证道之路皆可杀之,杀戮之道对于心性的要求十分的严格,心性不佳之辈只会被那杀戮给同化,成为杀戮的傀儡,走上身死魂消的结局,可以说杀戮之道与毁灭大道是所有大道之中最为疯狂,也最为凶险的大道。

    ‘杀’字一出,在杀戮之道的催动之下‘屠巫剑’这件无上的杀戮凶器暴发出了最强大的攻击,无尽的怨魂从这‘屠巫剑’飞出有如狂风暴雨一样对刑天发动了攻击,那些怨魂放出数不尽的灵魂冲击,不但地冲击着刑天的灵魂。

    对于‘屠巫剑’刑天是第一次接触,不知道其神通能力,在冷不防的情况之下被东皇太一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灵魂识海受到了一阵阵的冲击,若不是他有着强悍的精神力量,只怕在这一波冲击之下必会灵魂重创。

    阴险!东皇太一这个混蛋十分的阴险,竟然玩了这么一手,先用普通的剑气攻击,让刑天下意识会认为‘屠巫剑’只是一柄锋利无匹的杀戮凶器,然后趁早着刑天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发动‘屠巫剑’的真正神通之力,给予刑天致命的打击。

    “太一,你激怒了我,我要让你知道激怒我刑天的后果有多严重,给我去死,红莲盛开,业火焚天!”在刑天的暴吼声中,‘十二品业火红莲’突然开放,一道道的红莲业火飞出,然后化作了一朵红莲,一朵又一朵的红莲铺天盖般地杀向了太一,而他身后的那些妖族也受了无妄之灾,被刑天所发动的攻击给伤到了。

    进化的红莲业火有着无匹的神通之力,那些没有防备的妖族瞬间便被红莲业火红吞噬,化为了飞灰,在看到如此恐怖的红莲业火之时,诸多妖族不由连忙后撤,防止自己被那红莲业火红缠上,白白丢了性命。

    “混蛋。怎么会这样,刑天不过只是一个区区的大巫,没有元神。怎么可能挡得住我这灵魂的必杀一击!”看到刑天没有丝毫的伤害时,东皇太一的心中不由为之恼火,他想不通刑天为什么能够避免自己的这一记杀手锏。

    想不通也没有用,这已经是事实,而且东皇太一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他来浪费,刑天的反击让南天门外是红莲盛开,无尽的红莲业火盛开。在寻找着那些身俱业力之人,不过这红莲业火是在刑天的掌握之下,他的目标自然是妖族。而巫族却没有受到半点的影响!

    东皇太一认为自己有杀手锏,岂不知刑天的杀手锏比他还要凶狠,这‘十二品业火红莲’更是战场之上的大杀器,有此灵宝在手。刑天可以借之大杀四方。

    红莲业火一出。改变了巫族的决战,妖族很快便落了下风,被刑天所释放出的红莲业火给打得是落荒而逃,妖族的防线出了一点点的缺口,虽然只是一点点,可是只要刑天的红莲业火不散,那这个缺口将会被无限地放大。

    满的天红莲业火一出,让妖皇帝俊与妖师鲲鹏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原本他们已经将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给压制住了,就快要打爆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所召唤出来的盘古真身。给予巫族致命的打击,却没有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刻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这让他们不得不停下对盘古真身的攻击,转而对付那满天的红莲业火。

    虽然妖皇帝俊他们在‘周天星斗大阵’的庇护之下无惧于红莲业火的袭击,可是那满天庭的妖族却挡不住红莲业火的袭击,要知道妖族先前可是掠夺了无尽的人族,每一个妖族的身上都背负着巨大的业力,一但他们被红莲业火给缠上那只有死路一条。

    千算万算妖皇帝俊少算了刑天手中的这‘十二品业火红莲’的威力,这完全是一件战争的杀戮利器,有此宝在手巫族要沾了巨大的便宜,原本妖皇帝俊想要先干掉帝江等一众祖巫,然后再转过头来收拾其他巫族之人,还有刑天,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改变战略,先干掉刑天,要不然等他收拾了帝江祖巫之后,整个天庭之上只怕不会有多少妖族还能生存下来。

    妖皇帝俊心念一动,‘周天星斗大阵’立即调转过来一道道的星辰之光从虚空而落,对着那满天的业火红莲便是一阵的猛轰,在一番狂轰乱炸之下,那些红莲业火被星辰之光所消融掉,刑天好不容易弄出来的无尽业火就这样被清扫掉了。

    在战场之上是不能够有所分心的,一分心那就意味着失败,妖皇帝俊为了保住天庭之上那些妖族大军,将重心转移到了刑天的头上,他这么做自然给了帝江祖巫喘息的机会。

    这是一场终极的战争,为了种族的生存可以付出一切的代价,虽然布阵的两位大巫已经坚持不住了,可是他们更清楚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放弃,那便是巫族的罪人,将会让巫族错失打败妖族的机会,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在决定伐天之时,所有巫族大军都是抱着必死的心态而来,对于他们来说死没有什么可怕的,不过就算是死,那也得死得有价值!

    “血脉燃烧,给我凝聚无上神力,祖巫,发动最终的攻击,用我们的生命为代价轰破妖族这可恶的‘周天星斗大阵’,快,不要让我们的牺牲浪费掉!”蚩尤在疯狂地大吼着,神情之中流露出无尽的杀意,而与他一起的大巫同样也在做着最终的攻击,燃烧着自己的血脉。

    帝江祖巫在听到蚩尤的这番话时,虽然心中无比的悲痛,可是他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这是一场最终的决战,关系着种族的生死存亡,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够选择对巫族最有利决定,听从蚩尤的选择,发动最终的攻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帝江祖巫没有半点犹豫,盘古真身无视战场之中的变化,,挥起手中的盘古斧便是狠狠地对着‘周天星斗大阵’一劈。这一次盘古真身并非是持斧而战,一斧劈出之时,那由无尽煞气所凝聚出来的‘盘古斧’脱手飞出,虽然这只是一柄虚影之斧,可是在盘古真身的全力一击之下,威力大得惊人,一斧劈出天地为之震荡,有那开天辟地之威,妖族所布下的‘周天星斗大阵’在这一斧之下瞬间一阵摇晃,那布阵的三百六十五位金仙、或者是大罗金仙受到了重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