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一章 神级刀诀
    “伤身体?若儿不太明白。主人说的同化现象,是脑电波同化么?”

    “可能差不多。”

    张信不太确定的答着:“至于伤身体,想想看一个普通人,突然间躯体与力量强化几倍,灵能强度也随之暴增,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也就在他们说话之时,小吞天已摇摇晃晃的从池内站起。不过它的身躯,却摇摇晃晃,步履蹒跚,随即脚下一个踩空,身体失控。将左面整个石壁都完全撞塌!

    看着小魔犀那站立不稳的模样,张信不禁摇头,心知这是吞天的肉身体质激增过剧,这小家伙无法掌控之因。

    “若儿你再给它重新设定个训练计划吧?虚拟实境也改一改,最好是增加一下强度。反正这小家伙,就喜欢玩这个。”

    叶若立时应命,而张信则开始收拾起了那位神域魔犀的骨骼。

    这也是一件至宝,如果这头魔犀的死亡时间,是在一万年内。这套完整的骨架,完全可以打造出一件十七级的神宝。

    如今时隔十七万载,可这套骨架,仍可作为一件十六级神宝的主材。

    张信对此倒是蛮心动的,可他的身边,有着更适合这套骨架的小吞天。

    灵兽的灵能虽是庞大,却远不似灵修的纯净,故而这世间适合灵兽使用的法宝屈指可数。

    可这种同源之物,却是例外。小吞天的灵能,应可很轻易的驾驭它这祖先的骨骼。

    此外还有两个最大的问题,一个是张信现在,寻不到合适的炼器师,这不但要绝对可靠,还需有着足够的实力;二则是他们现在,也拿不出足够的辅材。

    之后最关键的,是他们现在,还被困在这座浮岛之内。不出浮岛,其他一切休提。

    不过当小吞天成功的将祖灵融合之后,他现在又能放心不少。

    “那虹彩圣泉的泉根,若儿你可已收集好了?”

    张信一边将这魔犀骨骼收拾妥当,一边问着叶若:“还有虚空石,收集了多少。”

    “那泉根早几天就挖出来了,一直到地下十丈的泥土。若儿都没有放过,全部保存在原初号里面。虚空石也收集好了,总共有一百七十多块,都有拳头大小。”

    “一百七十块?这么多?”

    张信吃了一惊后,又觉欢喜。

    虚空石这东西,天穹大陆中还是有不少储藏的,问题是他们灵修能使用的虚空石极少。

    只因这种奇异的物质,几乎无法分割,也很难加工。只有那些天域与神域修士,才有能力处置此物,可也需耗费大量时间。

    所以他们灵修,只能拣选那些大小合适的碎散虚空石,制成乾坤神符与虚空袋等物。

    可这种东西,也同其余的奇珍异宝一样。随着灵师的数量不断壮大,资源却是越来越少。

    当然乾坤神符与虚空袋之类的东西,并不是有足够的虚空石就能制作的,制作他们的人才是关键。故而每年天穹大陆的产量有限,总数在三十到四十之间。

    不过张信恰好有门路,可以联系到能制作虚空袋的一位神师。

    至于前者,那却必须符法高深的圣灵,才能炼成。

    “若儿的纳米机械还在深挖,应该能寻找到更多的虚空石。此外主人的其他指令,若儿也都已全部完成了喵,比如药园里的那些泥土什么的,若儿都保存好样本了”

    若儿说到此处时,又语声微顿:“主人是不是打算跑路了?”

    “跑路?若儿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张信心知这个词,估计又是出自那个智能词库3.2.2版,应该是逃跑的意思

    他莞尔一笑后,就又神色凝肃的抬起头,看向了前方。

    “差不多,总之本座留在这里的理由,越来越少了。”

    此时神天上师居室内的那些魂晶,他已经收集好了将近七成。

    可张信却深知凡事不可太尽的道理,并没打算一定要将这些天品魂晶,全部收集到手不可。

    如今唯一束缚着他的,就是他对陆九机做出的‘十天之内,不到不得已就绝不能启用那座乾坤符阵’的承诺。

    他上官玄昊,还是很守信誉的。

    除此之外,就是对他现在身下,那块庞大虚空石的贪婪。

    这东西如能移走,那是最好不过,此物他日后另有用处,自己也可借此逃生。可如不能,那张信就只能尝试使用叶若正准备的,高达十八倍音速的电磁炮。

    且现在的形势,也很麻烦

    那位神子的大日神梭生变,只是暂解他一时之患。更使人生忌的是浮岛之外,那越聚越多的圣灵人物。

    尽管这也是他想要的,可这些人的到来,也确实是为他平添了不少风险。

    而此时张信不知的是,就在距离几十里外的浮岛边缘,某位神子正面色冷酷的,将他手中的玉符捏碎。而其眼中,既有着懊恼,也有着狰狞。

    也在同一时间,北海某座石塔之上,某个面目模糊的人影,也睁开了眼,目中杀机凌厉的眺目远方。

    ※※※※

    张信发现自己的悟性,最近似乎又大有长进。

    也不知道是近日跟叶若学习物理与算学的结果,还是他现在又开窍了。这次参研云床剑意的速度,远超张信的意料,

    开始之后仅仅五天不到,张信就已经将这套招决,推演出了一个大概。

    然后当他再一次试演的时候,张信却是讶异无比。

    在那刀光闪烁穿梭之地,周围虚空赫然都开始了扭曲。如非是张信及时收手,他脚下的中枢大阵,都差点损坏。

    再然后当张信将独霸刀召回身侧时,发现他这口灵兵,赫然已有部分不堪重负,几近于损毁。

    好在这洞府之内,足够广阔,有的是试招之地。而这次他屠杀十五位神师,也缴获极丰,其中就有一口十四级的灵兵,勉强够张信使用,

    再当张信,尝试这套剑诀完整的第一招时,却只使出不到全招的三分之一,就不得不中止下。而此时他的面色,也已转为青白。

    这并非是这招有什么不妥,也非反噬,而是张信的法力,在这瞬间损耗了七成之巨!

    让他体会到了一身上下,被完全抽空之感。

    可当张信,再目望四周之景的时候,却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只见周围三面,那整片坚实的洞壁,都已支离破碎,甚至扩散到二百丈外。无数的石室,被他打穿穿透。

    可十六万年前,哪怕是一位神域与三位天域的交手,也未能将这些石壁损伤多少。

    而如论材质强度,张信眼前的这些,也仅仅只比神天上师居室里的石壁,逊色一筹而已,

    这是极招,毫无疑问的无上极招!

    总共四招剑诀或者刀诀,仅仅只是第一式的三分之一,就能拥有如此威势。

    在张信看来,哪怕是那些顶级神师们的秘式极招,威力也不过如此。

    可此时张信更好奇的,是那位神天上师,创此刀诀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