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六九章 好友神命
    同一时间,在神天洞府的中枢室内,紫玉天正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离开。她想问张信,是怎么知晓上官玄昊的旧事?也好奇此子,与那位曾经的第四天柱,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可惜的是,之后那家伙就如泥塑的菩萨,无论她怎么问,都不再答一句,甚至还动用奴契,让她闭口。

    紫玉天无可奈何,加上自身的伤势需要处理,也就只能无奈的离去.

    之前那颗三元神血丹,虽是令她伤势尽复,可那只是看起来完好而已。许多暗伤隐创,绝不是一颗丹药之力,就能够调养好的。这需要至少三五日的调整与静养,才能恢复。

    幸在这次出击,她虽也被击中数次,可都无大碍,并未继续加重伤势。

    而不得不提的是,这一战中,她承受的绝大多数冲击力,还有那雷电火焰等等,都被她身上的天翼一型吸收。

    紫玉天也发现自己,确实是小视了这件‘天翼’甲。原本此物数处残破,让她心疼不已,可等到回归洞府之后不久,却发现这甲,竟又恢复如初,一点伤痕都没有。

    这颇使紫玉天惊喜,也益发的喜爱珍惜起了这套战甲。

    紫玉天离去之后,张信就开始清理起这次的收获。因合作的高元德分文未取,这次十五位神师的所有随身之物,都尽数落在手中。

    又因这次的十五人中,有四位是五级神师,其中又有二人是道种级,这次张信的收获,可称是巨量。

    其中五级的法器两件,四级的法器四件,十级的二属性复活灵装两件,十一级的灵装三件,十级的五件,十二级以上的灵兵九口,

    其余还有大量的丹药,符,与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储存海量灵源的提炼石等等。

    不过张信只是粗略扫了一眼,心中计算了个大概之后,就默默的从里面,取出了一枚臂环。

    而此时他的眼中,闪动着莫名神色,有怀缅,也有疑惑。

    之前张信对紫玉天说的话,其实都不尽不实。今日的这场袭杀,早在他看到这枚臂环的时候,就已决定。唯一未确定的,就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可只要有了合适的时机,他不会有半点犹疑。

    至于那难以突破灵誓的说法,更是有所保留。

    张信确实是无法突破那二人的灵誓约束,窥察他们脑内最关键的那部分记忆。可只从他们这些年的行踪,日常使用过的事物,见过的各种人物,他就能推断出很多事情。

    比如说,他现在已知道,这个神秘势力在北海共有三处据点,其中之一,应该就在北面一万七千里外的‘无光海’附近,

    又比如说,他现在已知这两位的大致人脉关系,之后只需稍作排查,就能寻到这个神秘势力的更多成员。

    他只用去寻找那些日常与这二人亲近,又因灵誓的作用而被隐去的人物就可。

    只可惜的是,他没能从这二人的记忆中,搜寻到自己最想要的信息。这让张信,失望不已。

    “主人,这个臂环,是有什么不对劲吗?”

    叶若见张信枯坐原地,久久都没有反应,就也好奇的询问:“还是说,这东西对主人有什么特殊含义?”

    “这是我好友司神命使用过的臂环,四年之前,他被袭杀在落雁河附近,我至今都没能找到凶手。”

    张信对叶若的态度,明显优于对紫玉天。此时一边解释,一边苦笑着将那臂环,重又收入到了袖内。

    “司神命?”

    叶若陷入了回忆:“之前听主人说过几次了,我记得有人提过这位,是曾经日月玄宗的第六天柱?”

    “你居然知道?”

    张信先是诧异的挑眉,可当想到叶若那骇人惊闻的情报收集能力,也就释然了。

    据他所知,这个家伙自从接下他全方面监控日月玄宗附近地域的指令之后,就在玄宗的四山十三峰的附近,布置了近二百多枚音纹收集器,用来收听日月玄宗弟子的谈话。

    就只是限于通讯干扰的问题,效果至今不彰。

    稍稍犹豫,张信才又继续为叶若解惑:“这位司神命不但是我的至交,也是我在日月玄宗内,互相提携的盟友。”

    这就好似宗法相与高元德之间的关系

    司神命之死,也是对他的一次重创,羽翼折断,孤掌难鸣。

    “所以主人这次出手,是要寻找袭杀司神命那个凶手的线索吗?好像没能成功?”

    “无所谓了。”

    张信手抚着袖中的臂环,目显冷芒:“有了这个东西,我把这个仇算在这些人的头上,想必也不会冤枉了他们。”

    可尽管张信已将那神子神女等人,列入必除的仇人之列,可在眼下,他对这些人,依旧是无可奈何的。

    甚至他这次,能否安然脱身,能否如愿以偿的收集完那些天品魂晶,也依旧是个未知数,就更不用说日后如何。

    所以接下的时间,张信又开始专心致志的制作起了一片片的符文石。

    这一片符文石,大约是一尺方圆,半指的厚度。表面刻录有七到十个灵符,材料则是由陆九机友情提供,价格昂贵。

    每当张信完成一块,就有大量的纳米蜘蛛汇聚而来,将这些符文石,移向张信指定的位置。就似一张张拼图,在往外不断的扩张蔓延。

    大约一日之后,等到紫玉天初步整理好了自己的暗伤,再次来到张信面前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之前破损了近六成的外围法阵,已经恢复到了八成半左右。

    这意味着对方连续数日的努力,全都付诸流水。

    “那位神子,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干看着?”

    紫玉天一副匪夷所思的神色:“他就这样任你将这法阵修复?”

    “可能没察觉到吧?”

    张信面上笑意盈盈的猜测,心里却想对方哪怕察觉到了,其实也无能为力。

    那位神子的麾下,如今的人手也就只这么多而已。有了前次的教训,对方是必定不敢再轻易分兵的。这就难免顾东不顾西,顾头难顾尾。

    不过当张信,将这座阵修复到接近九成的时候,那位神子终于察觉,开始发力阻挠。

    可接下来的情形,确实就如张信的猜测。在对‘上官玄昊’忌惮至深的情形下,对面很难阻止这些纳米机械。

    后者体积微小,可以隐藏在法阵中,或者地下,对方甚至都感应不到。

    至于那些拼图符文,在就位之前,也是一点灵能反应都没有。

    反倒是对面那些人的行踪,很难逃过叶若各种仪器的监控。无论对方施展什么样的幻法,都很难奏效。

    之前朱八八使用掌教归真子制作的符宝,都不能将叶若瞒过,又何况这些幻法不算太高明的神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