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37 螺旋反击3
    最终兵器是号称“高川杀手”的存在,如今最终兵器十号对最终兵器十四号的尸体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从而将自己的能力基准完成修订,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究竟是仅仅最终兵器十号一人锁定我和少年高川的优势,亦或是所有存活的三名最终兵器都已经完成能力修订,在真正交手之前尚无法做下定论,不过,我已经将戒备提高到最坏的情况——这三名最终兵器都同时具备了我和少年高川的优点。

    少年高川的速度,我的身体硬度,一旦集中在同一个个体身上,将会让它变得极为棘手。少年高川脸上带着丑角面具,让我无法看清他的表情,无法揣测他的想法。不过,在最终兵器十号处置最终兵器十四号的尸体时,他并没有立刻撤退,这或许暗示着他仍旧有什么后手来面对更加恶劣的局势。我曾经在意识态世界中化身为他,对于少年高川究竟拥有哪些能力,多少还是清楚的,至今为止,他尚未展现出来的力量,就只剩下使魔夸克了。

    我当然不会错以为,在我曾经化身少年高川的那段时间里所认知到的,那个形态所具备的力量就是少年高川的所有实力,不过,在脑硬体的判断中,即便利用使魔夸克的力量,最多也只能击倒两个最终兵器而已。我们的战斗力提升,最终兵器的战斗力也会相应提升,我们所拥有的力量性质,对方也会拥有,这种同步所需要的时间极短,而少年高川要做的,就是利用这极短的时间完成所有的变化。当然,他的速度如何还可以进一步提升的话,也许可以获得相对多的时间,但是,速掠超能真的没有上限,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如此大的速度增幅吗?对我来说,这是很难想象的。

    我的伪速掠和连锁判定一样,必然拥有某个上限,而且,伪速掠的加速,并非爆发式,而更贴近积累式。这个积累的时间,无法让我捕捉最终兵器同步提升战力的时间差。而且,一旦最终兵器将速度提升基准锁定为少年高川。他们的加速很可能在几个呼吸内,就达到我远不可及的高度。我能想象,如果自己不做点准备,在接下来突然爆发的战斗中,自己相对于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就像是缓慢爬动的乌龟一样。

    少年高川仿佛心有灵犀般和我对视一眼,在最终兵器发难之前,我猛然轰击地面。而少年高川也与此同时向上跃起。我随着破碎的地面落下时,一个最终兵器的身影宛如游鱼一般钻了下来。另外两名紧追少年高川而去。在少年高川出现后,就不再将我放在眼中的最终兵器,终于对我另眼相看了吗?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视网膜屏幕中呈现出这名追击而来的最终兵器的形象,它脸上的刺青状编号是“九”。

    不是对十四号做了奇怪事情的十号,这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好消息。先不提最终兵器有多少个按照我猜测的那般产生变化,如果我和少年高川分离到一定距离后。她们是否还能同时完成“同时锁定我和少年高川的优势”这种变化,还尚在两说。

    如果只是一个仅仅锁定我的最终兵器,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应付的,还有可能找到机会解决她——尽管,我至今仍旧没有想到方法。但是,以我对这些最终兵器的能力认知,仍旧拥有这样的信心。

    脑硬体不断筛选着各种可能性,在我的眼前展开的景色,不再是废楼的外观,而是五十米范围内的建筑结构透视图。最终兵器九号的速度和我预想的一样,其速度瞬间就提高到了完全超越我的程度,在我落地之前,就已经掷出一把长枪贯穿我的身体,巨大的惯性拖着我的身体,钉死在墙角,而刚刚才启动的我,连防御都没有完成——可想而知,少年高川在这一瞬间,利用速掠超能达到了何等可怕的速度值。

    连锁判定的范围中已经看不到他们了。

    幸好我的身体足够坚硬,无论遭到多大创伤,只要不是脑硬体被锁死,就不会出现晕厥之类的负面症状。被长枪贯穿身体并不是多大的创伤,只要有心理准备,能够做出的选择多得不胜枚举,最终兵器九号的攻击完全在脑硬体的推断中。现在可不是幽闭机舱中,最终兵器九号的攻击,可没有当时奇袭的突然性,也没有另外三名最终兵器做补刀的帮手。

    长枪投掷的惯性能够将我推到角落,完全就是我启动伪速掠借力的结果,在背脊碰到硬物的一刻,我再次撞塌了墙壁,与此同时,上方传来一声乌鸦的叫声,紧接着就是出现在连锁判定观测范围中的灰色羽毛如漫天大雪洒落。

    少年高川呼叫了使魔夸克。这是战斗再启后,第一个超出我预计的情况。他的动作太快了。究竟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可以击溃对手的机会,真的到来得如此之快吗?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流飞速增加,利用伪速掠提高的速度,在撞塌墙壁后,再一次减缓,不过,这个时候追击而来的最终兵器九号的速度也呈现出明显的减缓。

    看来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最终兵器九号最终还是锁定我为力量模板,如此一来,至少速度上她便不再占据优势了。我这么想着,犹有余力地将贯穿身体的长枪拔出,不做出丝毫防御地和最终兵器互换了一击后,继续朝更远的深处奔去。

    这些最终兵器的特性在之前的几次交手中,已经大约被估摸出来了。在战斗场地广阔,又无法利用人数优势进行围堵的情况下,仅仅是我等值的速度,自然是不可能追上我的。我和最终兵器九号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五米。

    五十米周遭的建筑结构在连锁判定中如同裸露内脏一般清晰,我闪避着从后方激射而来的长枪,借助地利优势不时用左轮反击。但我们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五米,增减值在小数点之后,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谁也没有找到足以击溃对方的优势。

    我带着最终兵器九号绕了一个大圈,最终仍旧回到了击溃最终兵器十四号的房间。如果之前的使魔召唤,能够让少年高川解决至少一个最终兵器的话,这段时间应该也足以让他再一次对局势做出判断了——我觉得他会在这个时间段再次重新回到这个房间和我汇合,这不仅仅是脑硬体的推断,也是我心中的直觉。尽管。在进入房间的一霎那,我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如果他真的击杀了至少一名最终兵器,并摆脱另外一名返回此处,那么,根据最终兵器的能力特性,我们便有可能再获得一次击杀最终兵器九号的机会——这些最终兵器的能力优先锁定对象应该是少年高川,即便发生一些改变,在我和少年高川同时位于锁定范围之中时,会选择性锁定我的义体优势。但速度优势的锁定也应该不会改变。现在最终兵器九号的速度锁定对象是我,那么,一旦少年高川出现在她的锁定范围内,锁定对象就会转移,于是机会就来了。

    如果少年高川获得刻意减速的机会,最终兵器九号的速度有可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尽管,它的速度有可能不会降低到零,会有一个基础的下限值存在。但是,在脑硬体的判断中。这个下限值要远远低于我此时经过足够时间加速到的速度值。

    因此,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么,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内,我会获得相对速度优势。

    我疾风而行,穿过最终兵器十四号被解体的尸身时。拔起一直遗落在此处的双刀。也就在我抓住刀把的一刻,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出现了少年高川的身影。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头顶上方的墙壁已经垮塌,而最终兵器九号的速度完成一次增幅,瞬间。枪头寒芒闪烁,幸亏我在观测到少年高川的踪影时,立刻伏地了身体,才勉强躲过飞射而来的长枪。然后,通过赌博式的防御,用双刀挡住了最终兵器九号的直接冲击。

    伪速掠再一次得到加速,少年高川那极快的身影也在这一时刻违反惯性地静止下来,同一时间,两把长枪贯穿天花板,将速度归零的少年高川钉在地面上,如果不是他的静止太过突然,按照原来的速度,想必会被直接贯穿脑袋吧,现在,仅仅是肩膀和大腿被击穿而已。

    所有的逃离和反击的转换,无论是高川那边,还是我这边,几乎是同时完成的。

    最终兵器九号的速度在这瞬间,完成了从极高到相对低的转变,成功防御住它的冲击,并利用伪速掠加速的我,和预想的一样,达到了一个让最终兵器九号根本来不及应对的相对速度优势。在她再一次做出攻击姿态的时候,我已经踩着折射的路线,来到她的身后,一刀砍掉了它的脑袋,另一刀掷向少年高川的头顶。

    连锁判定观测范围中出现的身影,可不仅仅是少年高川一个人。不过,也仅仅只有最终兵器十号一人而已,看来,之前召唤使魔夸克,让少年高川完成了对最终兵器十三号的击杀。

    最终兵器十号的速度同样因为少年高川的突然减速,降低到足以让我施加援手的程度。我不认为这把刀能够对最终兵器十号造成伤害,但是,最终兵器九号的脑袋被我轻易割除,至少证明了,果然不是所有的最终兵器都将身体强度锁定了我的义体。

    我抓住最终兵器九号的脑袋,扑向少年高川那边,被长枪贯穿的天花板彻底被落下之人压垮,却被我及时投出的短刀阻了一阻。正是这个时间差,以及还没有丢失的相对速度优势,让我完成了对少年高川的救助。

    比起拔起刺穿少年高川身体的长枪,当然是直接攻击还没有落地的最终兵器十号更加划算。就在最终兵器十号拨开我投掷而去的短刀同时,我手中的刀锋击中了她的颈部。但是,从传回来的手感来看,果然最终兵器十号的身体强度是以我的义体为基准的。我用尽了全力,都没能破坏最终兵器十号的颈脖,巨大的冲击力。让它打着旋撞上了另一侧的墙壁。

    少年高川趁这个机会,将扎入身体的两把长枪一一拔了出来。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他的伤口呈现出一种奇怪的黑色破片状态,让人觉得他那看起来正常的身体,其实是一种晶体构成人形外壳,然后用某种混沌黑色的物质填充了内部。这种混沌黑色的物质有些眼熟。我很快就从记忆中找到了类似的场景——上一个高川找到超级桃乐丝留下的玩具熊布偶时,熊布偶身体的破口处也呈现出同样的状态。

    少年高川的伤口会出现如此奇特的状态,虽然不明白缘由,但却没有任何疑问,毕竟,少年高川此时的存在性实在太特殊了。可是,为什么少年高川的伤口现象,呈现的并非“江”的血色,而是超级桃乐丝的“混沌黑”呢?当然。仅仅通过颜色,来判断是“江”的力量象征或是超级桃乐丝的力量象征,可以说是有些冒失,但是,大概是长久以来,那种力量象征总是呈现模式化的缘故吧,在我的心中,这样的认知却是相当顽固的。

    难道少年高川的复苏。也有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干涉吗?我不禁如此想到。在我的观测中,少年高川的伤口一个眨眼间就愈合了。不。不能说愈合,那并不是一个“愈合”的过程,更像是伤口突然就消失了。

    面容遮掩在丑角面具下的少年高川,让我无法判定他的伤势给他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至少,在表面上。他跟没事人一样。

    少年高川没有解答我的疑惑的意思,而且,从头到尾,除了适时的救援与合作,他连一句废话和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最初还觉得他似乎“真实”了许多。但是这副机械冷漠的平静,却让这种真实感下降了许多。我觉得,他的真实化程度还没有达到我所想象的程度——不过,至少他已经不再是幻象了。

    同时,我又觉得,少年高川在这种状态下对我伸出援手,也是一种仓促之举。他本能可以获得更多的孕育时间,但是,最终兵器的出现,让他无法再继续沉默。当然,这一切都仅仅是我的猜测,谁能知道现在的少年高川,到底是怎样一个状态,而他的再诞,其背后又有多少内幕呢?事情一旦涉及“江”的力量,就不会是简单的。即便是最值得信任的直觉,也似乎会变得不再那么准确。

    那么,话又说回来,现在的少年高川,也不是他最强的状态吧?这倒是挺合理。在我的认知中,少年高川一直都是一个强大、诡异又神秘的存在。我所做过的关于他的梦,在梦中觉醒的力量,以及那被封闭起来的相关资讯,都让我认为,也甘心承认,他就算不是目前为止最强的高川,也是其中之一。但是,仅仅从他在这次战斗中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我的固有认知并不相符。

    该说是遗憾,还是庆幸呢?都没有,所有的情绪,都被脑硬体压制了,仅仅存在一种冷静的判断而已。

    我在确认最终兵器九号的无头尸体始终没有复生迹象后,将抓在手中的她的脑袋捏爆了。四名最终兵器,终于被我和少年高川联手干掉了三名,这是我一个人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即便最初行动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会迎来这样巨大的转折。我们两人的配合,所能达到的高度,完全超出了脑硬体的计算。

    最终兵器十号正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她全身上下一点伤口都没有,这个集合了我和少年高川的优势能力的存在,在失去了全部的同伴后,也变得不再那么无解可怕了。无可否认,以单体而言,锁定优势的同步提升能力,足以让她在面对我和少年高川任意一个时,都可以完成一个不解之局,一旦拥有复数个体,就会获得压倒性优势。不过,也正因为它最终能够达到的战力高度,需要以“高川”为基准,所以,当它处于以一对二的情况下时,会产生太多的破绽。之前被我和少年高川分割后一一击杀的三名最终兵器就是最好的佐证。

    在我和少年高川并肩作战的现在,只有一人的最终兵器十号,即便能够统合我们两人的力量,也不在具备之前那种可怕的压迫感。

    最终兵器十号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她毫发无伤地站起来,扫了一眼最终兵器九号的尸体。我从她那冷漠、深邃、无机质的眼神中,看不出她拥有任何情绪。同伴的死亡,对她而言,或许一点意义都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