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六四章 辨灵识机
    “主上之令,是不能让人靠近洞门,可我毕竟不是灵修,代主上主持此阵,实是勉为其难。纯以法禁,只怕拦不住他们,所以这两日我伺机出手,以免对方肆无忌惮,过于深入。”

    说到此处,紫玉天又语声微顿,用冰蓝色的眼眸看着张信:“我知主上不能暴露身份,故而一直注意掩藏痕迹。两日之内总共出手五次,斩杀七人,保证绝无活口,也未留下任何痕迹,无人旁观,也无人能知究竟。”

    张信不由扬眉,心想能够被那改良版大日神梭,送到劫念层的,至少都是神师境界,且神念修为不弱。

    再要在那位近在咫尺的‘神子’与高元德等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将这些神师斩杀,又不留任何线索,就更加的困难。

    可他眼前这位,却把这事说得是轻描淡写。只是这模样颇为凄惨,脸色亦不太好看,有些跌份失分。

    不过只那几位神师,应还不至于将紫玉天伤到这地步。张信估计这位,多半是挨了几次那位神子的‘水寒弓’。此女骨铠上那些至今未化的冰晶,可以为证。

    可这很奇怪,这位玉天太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积极主动了?这已是努力到接近拼命的地步。

    “我只是不想陪你一起死在这里。”

    紫玉天也注意到张信那越来越怪异的目光,不禁一声轻哼:“还有,记得你曾说过的,只需能做出让你满意的功绩,可以减刑”

    “减刑?唔~本座确实有说过这句。”

    张信意味深长的挑起了唇角:“这个可以有,斩杀一人,算是一年怎样?”

    紫玉天的眼神,顿时大亮。可随后张信就微微笑着,将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只限这一次而已,算是嘉奖,你别想太多。”

    紫玉天闻言,不禁‘嘁’的一声,很是不爽的撇开了脸。心想真要按照斩杀一位神师就减一年之期这么算的话,她倒是很快能得自由之身。以张信招灾惹祸的本领,自己最多十几年就可脱困,

    可果然没这样的好事

    而此时张信,已走到了阵中央处,接过了中枢阵的掌控:“即然他们已逼到洞府周围,那么神相宗,想必已与他们联手?”

    当他仔细存神感应了片刻,就发现外面的形势,比他想象的还要恶劣。

    这符岛外围的符阵,已经被清空了将近四成,尤其洞府东面的那部分,所有的符禁都荡然无存。

    再如看叶若给他的卫星图像,可发现那边正有人在布置一座全新的符阵。

    张信估计他们的目的,多半是为取代洞府内的这座大阵

    “就如主上所料,半天之前,两家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已开始联手合作。”

    紫玉天语无波动的答着:“此时那陆九机,就在这浮岛之外。两家在破解法禁之余,也在尝试以各种方法,加固浮岛。”

    说到此处,紫玉天又目含讽刺的扫了眼张信:“主人你打算把水搅浑,可如今局面,却是适得其反。”

    张信对紫玉天的讥讽,置之不理:“还有玉海魔渊之主,吞海神魔宫静海,这位就没有现身过?”

    “没有!倒是这七源岛附近,多了不少身份不明的灵修,神相宗驱之不尽。问题是这里在劫念层,不至天域,根本没法上来。”

    紫玉天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似吞海神魔那样的人物,如没有完全的把握,岂会出面?”

    “极有道理!”

    张信认同的点了点头:“可总不会没有半点反应?”

    据他所知,北海皇朝衰落,后继乏人,群龙无首。这几百年来,七源岛将这片区域里的各处灵地,都占据了七七八八,使邻近的玉海魔渊日渐困窘。

    “把你的消息传出去算不算?这几日我感应到周围,有不少强横人物到来,只是我灵感有限,辨识不了他们的身份。”

    紫玉天一声冷哼:“不过这几位,亦无现身之意。”

    张信却反是唇角微挑,充满讽刺的笑意:“那就足够了!”

    这局面虽险恶于他的预估,却并未脱出他的掌控。

    随后紫玉天,就见张信手结符诀,不过片刻,就使一位中年男子的身影,显现在了他们眼前的荧光影像中。

    这人一身白袍,三旬左右,容颜清隽。周身则灵光萦绕,风云汇聚。

    紫玉天不禁神色微肃,认得此人,正是神相宗的天域圣灵陆九机,也是北海第一的灵感师!

    “上官玄昊?”

    不愧是灵感宗师,张信以术法映照之时,这位就已心生感应,挑眉望来。

    “本座的身份,非你能知。”

    张信传过去的声音,却略显沙哑:“无有证据,最后不要妄加揣测。”

    那陆九机不禁冷笑:“凭你也敢在我面前,故弄玄虚?”

    这位接下来只探手一抓,就使张信面色之前的那些荧光影像扭曲。

    紫玉天见状,也再次心惊。她眼前这位,竟在以强横灵感,逆向干涉张信施展的观照之术。

    可张信并不抗拒,也明显是早有准备,随着这位几张符打出。瞬时一片黑雾散化,将他与紫玉天二人都尽数笼在其内。

    那边陆九机的容颜,也微微发冷,他此时看到的,只是大片的黑雾,依旧未能见这位‘上官玄昊’的真身。

    “陆上师的这手‘辨灵识机’,逆脉灵术,真让人叹为观止!”

    张信依旧在用沙哑的语声说着:“然而本座隐藏身份,自有因由,我劝陆上师你最好还是适可而止,否则后果自负!且阁下与其为本座的身份徒劳,倒不如多为你们七源岛的处境想想。”

    “七源岛的处境?”

    陆九机的唇旁,略透哂意:“你是打算以这座浮岛,威胁本座?”

    只是下一刻,他就语声微凝。望见眼前这团影像右侧,那些明显是新近完成不久的符阵与阵坛。

    初始他还无法完全辨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陆九机的瞳孔,却渐渐收缩,神色也阴沉无比。

    紫玉天见状,也诧异的往中枢室东面,那座由张信亲手布下的奇异法阵看了过去。

    她早就认出此阵的核心符文,正是源自于乾坤斗转阵与乾坤神符。可在几天前,她还以为张信异想天开。在这座浮岛之上,任何与虚空石有关的术法与器物,都会失去效果。

    张信的这座阵,大约也不会例外。

    可她却万没想到,此阵会使陆九机‘惊恐’至此

    后者虽非符阵宗师,可此人既是身为北海第一灵感,其符阵造诣,也不会差到哪去。

    而一位天域圣灵的见识,也无疑高过她这个魔灵百倍千倍!

    想必此阵是有什么蹊跷处,才能令陆九机如此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