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2章 狠狠咬下一块肉
    部落那边,奥格瑞姆也很烦恼。

    因为他计划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支点,迟迟打不开缺口。

    支点就是迦罗娜,这位被奥格瑞姆意外逮住的女性半兽人有着出乎奥格瑞姆意料之外的硬骨头。或许是跟迦罗娜从小到大的奴隶生涯有关,对于痛苦,迦罗娜有着超乎想象的忍耐力。

    直来直往的兽人并不擅长刑讯,他们一切的拷问手段都还停留在最简单的暴力之上。

    奥格瑞姆要想从迦罗娜口中问出暗影议会的所在,就不能真的杀了迦罗娜。偏生迦罗娜不光硬气得惊人,而且她体内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一旦迦罗娜的生命力跌到一定程度,就会将迦罗娜整个包裹起来,哪怕奥格瑞姆用【毁灭之锤】去敲都敲不动。

    当这位神秘的半兽人生命力和体力恢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迦罗娜又变成那个任人宰割的俘虏。

    这种状况让奥格瑞姆抓狂。

    他的确急于掀翻操蛋的大酋长黑手为好友杜隆坦报仇,可惜,逮不住暗影议会,逮不住古尔丹,他哪怕打倒大酋长,依然会是典型的治标不治本。

    像毒蛇一样躲在暗处的暗影议会一旦发动,那隐秘诡异的诅咒之力,奥格瑞姆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唯一的好消息是,人类开始撑不住了。每一天都有不止一波兽人突击队突破护城河,甚至跨越瓮城一度冲上城墙。如果不是人类组建了非常精锐的应急部队,以反冲锋和大量的远程攻击压下兽人的攻击,说不定就城破了。

    奥格瑞姆依然纠结,暴风王国作为跨越传送门后碰上的第一个大型异族王国,攻陷其首都绝对是一份无上的荣耀。如果这份荣耀是由现任大酋长黑手完成,那么奥格瑞姆事后哪怕挑战成功,部落里大部分的兽人依然会念着前任大酋长的好。

    即便他以后上台取得更辉煌的胜利,头脑简单的兽人依然会觉得他只是窃取了黑手的功绩,沿着黑手定下的胜势走下去。

    这么多事情,想想都一阵气结。

    作为‘后世’的大酋长,奥格瑞姆除了他强悍到爆表的个人战力之外,最大的特点还是他的脑子。他是兽人当中少有的,有远见并且冷酷到近乎功利主义的大酋长。

    在没有绝对把握掌控一切的时候,他会选择忍耐。

    可是,在围攻的第二十五天,奥格瑞姆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人类的战力终于到了临界点。

    “你说暴风城里的人类不会超过10万人?”奥格瑞姆对于斥候的报告,反应很复杂。

    “是的,在风浪平静的时候,人类大概每天可以撤走一万人。但前阵子有几天狂风大雨,人类的撤退工作也几乎停滞了。”斥候队长如此报告着。

    奥格瑞姆一面肉疼。如果人类没有那么多花招,只靠那堵低矮的城墙,部落两三天就能破城了。那时候逮住的就是几十万军民。而不是现在的十万不到。部落也不用在这段日子里填上两万多战士和七、八万兽人苦工的命。

    想到这里,奥格瑞姆就无比心塞。

    人类从最开始的毫无还手之力,变成现在一攻一守都充满章法,让部落的损失不断扩大。尽管部落里那些脑子简单的家伙依然以为人类是不堪一击的废物,但奥格瑞姆很清楚,若是在这里放跑太多人类,部落将来恐怕要为消灭这些人类付出多一倍以上的代价。

    不能等了!

    哪怕付出再多代价,都要把对方殿后的这支部队消灭在这里。如果不能真正意义上消灭人类的有生力量,这支经历过战火的部队,会在以后成为部落最大的麻烦。

    想到这里,奥格瑞姆再无犹豫,他要给大酋长建言,今晚就发起总攻。

    与此同时,在暴风要塞里。

    掌握着暴风王国命运的那几个人围聚在一起。

    杜克轻轻说道:“部落总攻就在今晚。”

    莱恩猛然抬头:“你确定?”

    “部落摸过我防线观察暴风港口的斥候,都是我故意放过去的。”杜克轻描淡写的话语,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一切都在杜克掌控之中。

    洛萨深呼吸一口:“的确,最后这五万人已经是守住暴风城的城墙所需部队的最底限了。”

    伯瓦尔猛然抬头,望了望杜克,然后再望向莱恩:“陛下,我还是强烈建议你跟随今天傍晚最后一批船撤离!你是暴风王国的国王,你……”

    “够了!伯瓦尔!”莱恩国王猛然喝住忠心耿耿的伯瓦尔:“既然杜克说过有把握在最后关头送走我们,那我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我无法接受自己像个懦夫一样抛下信赖我的子民自个逃走!如果你想要确保暴风王国有一位国王的话,瓦里安已经被送到南海镇了。”

    这种话已经很重了,简直诛心,伯瓦尔本来几乎是冒死谏言的,他这话无疑是对迟迟不肯抛出最终方案的杜克投以不信任票。

    “抱歉,杜克,伯瓦尔他只是……”莱恩呵斥了伯瓦尔,马上转而向杜克道歉。

    “不,这是我的问题,我不该以陛下作为计划一部分的。”

    “不——杜克,你没错!你已经充分向我解释过我会遇到的风险。大不了就是我这个丧国之王以死殉国。不,应该说,这个计划不成功的话,我宁愿以死殉国,我实在没这个脸面像条丧家之犬去乞求那几个家伙的施舍。”

    莱恩蓦然抬头,直视伯瓦尔等几位最忠诚的臣子。每一个人都从莱恩的眼里,看到了死志。

    英明,伟大,这一直是莱恩的标签。

    却很少有人想过,莱恩会宁折不屈,刚硬至此。

    或许很多人都会想,输给势大的兽人不是那么可耻的事,却忽略了一位立志干出丰功伟绩却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首都,放弃祖先千年基业的君王的感受。

    杜克也在感叹,‘历史’上,正因为莱恩被暗杀,暴风城沦陷,所以洛萨才被迫带着小王子瓦里安流亡。

    现在‘历史’已经小幅度改变,但兽人的强势依然没变,如果不是他杜克的话,说不定莱恩还是会死在这里。

    “好吧,只要都听我的,我可以保证哪怕暴风城沦陷了,依然能在那群绿皮怪物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