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六三章 灵能入微
    一千四百滴的虹彩圣泉,这数量看似不多。可如对比一下张信与吞天的体型体积与体重,就可发现小魔犀使用的剂量,其实是比他小的。

    再以张信现在五级不到的灵师修为,这个数目着实夸张。

    而他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自己历经数以百计的争斗杀伐与苦难之后,磨练出的钢铁意志。

    张信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深信他现在对肉身的锤炼,能够在加速吸收圣泉的状态下,依旧承受得起这一千四百滴虹彩圣泉。

    可第一天,张信才刚将那一千四百滴虹彩圣泉收入体内不久,口中就吐出了大量夹杂肉块的鲜血,一身上下的毛孔,也不断渗出了血点。

    此时的他,浑身如历酷刑。一身绞痛,似被上万只铁齿蚁噬咬,比之传说中的凌迟酷刑,还要更痛苦十倍。且是连续不断,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处在地狱之中。

    且张信一身血肉,亦有了崩溃瓦解之势!

    幸在他已命叶若,准备好了足够的细胞恢复液与体力补充剂。

    就在张信濒临危境之刻,那些机械蜘蛛,及时将针剂注射到了他的体内,使他免去了身殒之危。

    而之后每隔半个时辰,就有一支针剂,被推入到了张信的体内。

    可这却让张信更添痛苦,这些机械蜘蛛每将一支针剂注入,那绞痛感,就会加剧数倍。这使他的心神,近乎崩溃的状态,

    哪怕以张信的心志与毅力,在一日之后,也感觉无法承受,

    他感觉自己随时随刻都可能发疯,也后悔之至!

    这次自己实在太托大了,也太贪心,居然一次就吸收了一千四百滴!他的极限,应该是八百到一千之间。

    也暗骂自己贪心不足,为了那天品魂晶,为了守住这座神天洞府,居然冒此奇险。

    直到一日之后,张信才感觉好受些,他注射针剂的频率,已经大幅下降。

    不过到此刻,他已注射了多达四十八次的细胞恢复液,远远超出了他之前预估的数量。

    再等到第二天清晨,张信撑过最危险也最关键的时段之际,他的意识就直接陷入了晕迷,人事不知。

    再当张信苏醒的时候,已是五天之后了。而此时他的脸色,依然是苍白如鬼,憔悴不堪。

    不过人付出多少代价,也往往意味着多少回报。

    当张信强挺过来,默查体内,他的心念就被一股强烈无比的愉悦淹没。

    第五灵窍‘气府’,几乎就在他苏醒的第一时间,就轰然洞开,

    张信也由此,跨入到了灵师第五境。无论是灵能强度,还是灵能量,都大幅增长,

    此后则是他无极不灭身,此时也一举从第五层修至到了第七层圆满。

    看似提升不多,可似无极不灭身这种中阶炼体功法,哪怕是一些天柱级资质的强者,也往往都是放在神师境之后修行,

    且这是张信刻意压制的结果,在七层‘无极不灭身’之前,他还可寻觅奇珍,洗去自己的淬玉诀,重铸体术根基。

    随着他在斗术一道上的高歌猛进,张信对于这门大众化的基础炼体功法,是越来越不满意了。

    寻找一门性质类似于淬玉诀的秘传,甚至无上级基础炼体术,已经势在必得。

    不过张信他虽压制了‘无极不灭身’的进度,可虹彩圣泉的药效,并未受影响。他的体质,由此暴增了十点!达到了五十点的惊人数值。(之前数据出错,实为四十,感谢火鬼龙书友提醒)

    按照叶若的体质计算公式,他现在是基础一点,等级五点,淬玉诀十二点,无极不灭身十八点,各种天材地宝的强化九点,雷法三点,助力衣三点。

    可这十天来他最大的收获,却非是因虹彩圣泉强化的体质,而是战境。

    张信不知缘由,却可百分百可确定,自己在忍受酷刑的过程中,已突破了第五战境‘灵能入微’。

    而这一突破,直接导致他那张状态表上的数据,再次发生大变。

    个体灵师战力总计,达到了三百二十四点至三百七十八点;个体体术战力总计,也增至三百到三百五十点!

    真实战力,则更为夸张,光是底线,就足足有三百四十八点,而上限则直接突破了四百大关!

    这都是纸面上的数据,只能作为参考。可张信感觉自身实际的收获,却更在这些数字之上。

    尤其当他盘膝而座,召来一团狂风在身前忽聚忽散之刻,张信的心情,一时是喜悦到了无以复加。身上残余的那些疼痛与疲乏,也似在这刻完全消散无踪。

    此时的他,可将这团风,分成一千二百八十四股来操纵,意念更可深入到若儿所说的分子层面,来控制气流。

    这虽与张信前世差距甚远,却已可凌驾于绝大部分神师之上。而他现在的实力,与以前已截然不同。

    十二层战境,每过四境都会经历一次分水岭。灵能入微的强大,远远非是第四战境能够比较。

    只有到了这一境,才能谈得上‘灵术微操’。这并不仅仅是若儿口中的‘能量利用率’,还保含着斗战之时的临敌变化。

    攻则似动于九天之上,无孔不入,见缝插针;守则能藏于九地之下,坚如铁壁,无懈可击!

    只是

    随着张信捏了捏拳头,使浑身上下发出了一阵阵咔嚓擦的声响。感受着这一身澎拜巨力。他不禁微微一叹。

    他张信现在,距离自己自称的‘狂刀’已经越来越远了啊。

    与其拿刀去斩人,他感觉自己现在的拳头,更简单直接,杀伤力也可与他的‘真*御刀术’比肩。

    且他现在,在体术上的最大弱点,也已被这虹彩圣泉补足。

    “若儿,以后在状态表上,再增加一个身体自愈能力与元气值。”

    “自愈能力与元气值?”

    叶若若有所思的问着:“自愈能力我明白,可元气值是什么?既然主人将这个词与愈合力一起提到,是不是体力与储备能量的综合?这么说来也对哦,主人现在恢复伤势的能力,确实不是综合体质这一数值,能展现得出来的。可主人你打算以什么为参照?”

    “元气值就以我现在恢复致命伤势的次数为基准;至于愈合力,则以我身为一级灵师时的恢复能力为一。”

    张信才刚说完,就望见眼前的图表发生了变化。

    多了两项数值,愈合力为五十五点三,而元气值则是二十七点六。

    而前面的淬玉诀与无极不灭身之后,也同样多出了‘自愈+6,元气值+3’,‘自愈+12,元气值+6’的数值。

    再按照叶若的估值,他在使用虹彩圣泉之前,自愈能力最多只有二十四,元气值则是十三点。

    换而言之,他使用的这一千四百滴泉水,让他的自愈力与元气值,增加了一倍以上。

    如今他承受的所有致命的伤势,除非是被击碎脑髓那种,都可以在短短一百个呼吸之内,复原如初,并且可以完整恢复二十七次以上!

    这已快接近于无极不灭身圆满之后的‘不灭’之体,与邪魔滴血重生般的能力。

    张信目中微现喜意,他的肉身有这样的恢复力,再遇到紫薇天女的时候,也不用担心两败俱伤了。

    万丈青的恢复能力固然可怕,可以他的自愈力,已足可压制住那位神宝之主。

    不过张信更相信他们二者间,已没什么可比性。战境至‘灵能入微’之后,他与之前的张信已是天渊之别。

    他在那状态表上的数值,虽只是提升了几十点,可张信却知自己如今一身战力,至少较之前翻上**倍。

    如能再见,张信自信哪怕是独力出手,也有十成的把握,将那万丈青夺取过来。哪怕是对方使用乾坤神符,寒魄神晶这类保命之术,也难逃生。

    总而言之,那位紫薇天女如果再没什么长进的话,在他面前的处境将会很危险。

    之后他又吞服了几颗丹药,稍稍调整了一番,使面色恢复红润之后,就又飞身而起,往那中枢室方向行去。

    时隔八天,张信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到底怎样了。

    尽管有叶若为他实时提供情报,可论到对外界形势的把握,自是以代他主掌中枢阵的紫玉天为优。

    当张信再次来到中枢室的时候,就见他的魔奴紫玉天,正端坐于中枢法阵的中央。此人浑身上下,都覆盖着骨铠,可那骨铠之上却是伤痕累累,隐有血迹。

    张信不禁神色微凝,他只这一眼就看出紫玉天状态不佳。未解除骨铠,多半是为节省灵能元气,可即便如此,此女也连恢复伤势的余力都没有了。

    紫玉天面色也很是惨淡,原本她那红润的双唇,此时已然发白。

    “你方才与人交手了?”

    “刚才有两人,尝试从洞府东侧的通风口进入,被我斩杀。”

    面对张信质询的目光,紫玉天却是处之泰然。

    “主上之令,是不能让人靠近洞门,可我毕竟不是灵修,代主上主持此阵,实是勉为其难。纯以法禁,只怕拦不住他们,所以这两日我伺机出手,以免对方肆无忌惮,过于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