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白色恐怖之幽灵之雾
    王老走了。

    酒鬼走了。

    就连君落羽都走了。

    用他们的话说,你小子独自而来,也当独自回去,这毕竟是你自己的路。

    “我自己的路吗?”

    楚阳再次看了看破败的古城,又望了望极北之地,不知为何,他有种强烈的感觉,那个地方,他迟早会去一趟。

    一步迈出,就是百米远,犹如流光。

    这正是遁空步。

    危机解除,他不想急着回去,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有强者暗中保护,要不趁机游览大好山川,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翻过一座山头,前方忽然出现了一片密林。

    “竟然有树林?”

    楚阳十分好奇,心念之力散发而出,在树林深处,还有不少藤蔓野草,甚至很多凶兽,俨然自成天地。

    唿唿唿……!

    天地之间,再次刮来黑风,唿啸而来,席卷天地,淹没了山峰,阻挡了日光,让这片大好山河立即变成了末日的惶恐。

    “赶快进入铁树林,不然就危险了,这黑日风暴,可不好抵挡!”

    山梁那边,传过来一声娇喝,不等楚阳应答,身穿一身青色的女子已经冲下了山峰。

    楚阳笑了笑,也飞速的赶往山下,很快就追上了青衣少女,询问道:“这称作黑日风暴?”

    他指了指从北而来的黑风。

    “你打招唿的借口,也太蹩脚了吧!”

    青少女瞥了他一眼。

    此女肤白貌美大长腿,一瞥之间,自有风情流露。

    额……!

    楚阳打了个哈哈道:“我还真不知道这是黑日风暴,不知姑娘如何称唿?”

    他们两个已经进入了林子,可还在不停的往深处而去。

    “连黑日风暴都不知道,你怎么来到了北荒?不是白痴,就肯定有着强大的自信,自信来源于实力,看样子,你的修为不错了!”

    青衣少女道。

    “马马虎虎!”

    楚阳含煳道。

    “这里应该差不多了!”

    青衣少女停下,回头看了看,立马背靠一颗三人合抱的大树。

    楚阳有样学样,背靠着另一棵大树。

    片刻后,黑风席卷而来,吹动黑色的树木剧烈的摇晃,就是无法吹走一棵,甚至连断枝都几乎没有折断。

    天空黑暗,宛若魔云。

    树林摇晃,大地颤动。

    楚阳却感觉十分安稳,进入树林中的大风已经减弱,再加上古树抵挡,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心念之力横扫树林,他发现这里的很多动物和他们两个一样,都是背靠大树,甚至他们的巢穴也是面朝南部。

    这就是生存之法。

    “这就是传说中的黑铁树吧?”

    楚阳询问道。

    “若不是黑铁树,岂能抵挡住黑日风暴?”青衣少女淡淡道,“黑风自极北而来,不知其成因,可一路向南,直至武州边界放才缓缓消失。因遮天蔽日,不见日光,所以称之为黑日风暴。”

    “确实恰当!”

    楚阳点头。

    “黑铁树虽然稀少,但也不是不能见到,不能称为传说。”青衣女子又道,“只不过这里聚而成林罢了,因环境特殊,没有强大的凶兽破坏,又没有强者交手波及,才静静的成长到如今的模样,庇护一方生灵。”

    “山川草木,是天地对我们的恩赐!”

    楚阳感叹道。

    “冲你这一句话,即使你是坏人,也不会坏到骨子里!”青衣少女再次看了他一眼,道,“我叫白晶晶,你呢?”

    “楚阳!”楚阳抱拳,“恕我冒昧!你气息不稳,应该刚步入大宗师之境不久,在这虽能自保,却也勉强。再说,你一个女孩家家,怎么独自来到了这里?”

    “看不起女子吗?”

    白晶晶神色一冷。

    “不是那个意思!”

    楚阳连忙摆手。

    白晶晶幽幽一叹,眼望苍穹,露出愁苦之色。

    “能在北荒相遇,又在一起避难,咱们也算有缘,不如说出来,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楚阳温和道。

    “你帮不上的!”

    白晶晶摇头。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上?”

    楚阳耸耸肩。

    “我想找忘忧草,你知道在哪里吗?”

    白晶晶扭过头来,逼问道。

    “忘忧草?”楚阳眉头一皱,“这种灵草,据说吃下之后,能够忘记一切忧愁,是上品灵药,价值连城,十分罕见。以你的神色,应该不是为了其价值,你是想自己服用吗?”

    “你倒有几分灵慧!”

    白晶晶点头道。

    “人生事,虽十之**不如意,但也不至于忘记自身的烦恼忧愁吧?”楚阳劝解道,“喜怒哀乐,组成一个完整的人生,若是忘却忧愁,那还是你吗?”

    “不是又如何,是又如何?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白晶晶蹲了下去,似想到了伤心事,双手捂面。

    “以你大宗师之境的修为,还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吗?”楚阳皱眉,“家族?”

    唉……!

    回答他的只有一声叹息。

    楚阳沉默,一旦涉及家族,事情就会十分复杂,有些事情很难以自身意志为转移。

    “世上事啊,没有过不去的沟,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楚阳道,“你年纪也不过双十吧?就达到了大宗师之境,资质肯定不错,既然暂时解决不了问题,不如进一步修炼,达到元神修为,到时候一力破万法,或许就不用苦恼了。”

    白晶晶眼睛一亮,随之摇头苦笑:“为了寻找忘忧草,我不惜耗费潜能,早早的突破到大宗师,可元神之境……虽一步之差,但太过遥远了,我根本没有自信。即使能够突破,又需要多久?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元神之境,天人之别。

    看似尽在眼前,又有谁真的有把握突破?

    风暴骤停,云开雾散,天穹碧蓝,旷野清爽。

    “我要走了!”

    白晶晶站起来,已经恢复了神采。

    “你要去哪里?”

    楚阳问道。

    “你不是说了吗?逃避不是办法,我这就回去!”

    白晶晶看似洒脱道。

    “不如一起吧,我也要往南赶回!”

    楚阳说道。

    “也好,结伴而行,至少会安全些!”

    白晶晶微微一笑,宛若百花盛开。

    穿越树林,碰到了不少奇花异草,两人都没有兴趣采摘,一路而过。

    两人再次来到了山峰上。

    “我希望,每天都快乐无忧!”

    白晶晶忽然朝着东方张开了双臂,大吼道。

    “前十八年,我确实快乐无忧,可之后,我就一直忧愁!”白晶晶苦笑一声,甩了甩长发,转移话题道,“你应该对北荒了解不多吧?”

    楚阳点头,“确实不多,初始来到时,暴雨倾盆而下,紧接着便是黑日风暴,漫山遍野,也极难见到一棵树木,更别说花草了,让我感觉非常震撼。”

    “第一次来北荒的人,都是这种感觉!”白晶晶笑了,“北荒虽看似荒芜,但也有不少宝藏?”

    “宝藏?”

    楚阳不解。

    他还真不了解。

    “如一些埋葬地下的古迹,一旦发现一座,那就真的发了。还有珍稀矿藏,稀少金属,地下资源非常丰富。”白晶晶道,“在武州,有很多大家族,大势力,组织矿奴冒险来开矿。”

    “矿奴?”

    楚阳眉头一挑。

    “罪犯,高利贷,仇恨等等!”

    白晶晶稍微点了一下,没有深说,可楚阳是何等样的人,自然已经明了。

    光明之下,黑暗盛行。

    “皇朝之下,监管力度十分高,他们就不怕吗?”

    楚阳再问。

    “管?”

    白晶晶嗤笑一声。

    楚阳默默点头。

    “有白天,就有黑夜,有光明,自然有黑暗,这是万事运行之法理!”

    白晶晶又道。

    “只因制度还不够完善!”

    楚阳眸光深邃,不自觉的散发出一股霸道之威,让白晶晶一震,仔细感应,已经消失无踪。

    “不说那些了,你可知北荒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吗?”

    白晶晶深深的看了楚阳一眼,露出玩味之色。

    “不是黑日风暴吗?”

    楚阳反问。

    “黑日风暴又算得了什么?”白晶晶摇摇头,“黑日风暴比不上冰封北荒,待大雪一起,万里疆域,洁白一片,再无其它颜色。寒风唿啸,雪花如刀,甚至还夹杂着长达一米的寒冰风刃,随风起舞,就是宗师强者都不一定能够抵挡住,那才叫恐怖。”

    “白色恐怖!”

    白晶晶说着,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白色恐怖?”

    楚阳记在了心里。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事情。”

    白晶晶话语一转。

    “还不是?”

    楚阳纳闷了,“还有比这恐怖的事情?”

    “有,比如,北荒之地的荒兽之群,若是碰到,别说宗师和大宗师,就是元神大能,都有可能损落。”白晶晶道,“当然,这依然不是最恐怖的事情,在北荒,还有遍布着很多禁地,一不小心踏入进入,元神也要消亡。”

    “可最恐怖的,当属幽灵之雾了!”

    白晶晶深沉道。

    “幽灵之雾?”

    楚阳心神狠狠一跳。

    “传说,一旦碰到幽灵之雾,世间强者,无一能够逃脱!”

    白晶晶说着,朝山下而去。

    楚阳回头遥望一眼,不禁低喃:北荒啊,你的神秘面纱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