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24 理解
    目送小圆和丘比离开,我的脑硬体转了好几个圈,将所有可能于这些信息关联起来的可能性罗列出来。走火之前提到过增兵计划,以及大幅度提升基地战斗能力的可能性。一旦拉斯维加斯化作与纳粹斗争的战场,普通的军队来多少都没戏,能够对抗神秘的,也就是只有神秘,何况,纳粹那边可是神秘性的大部队,如果真要维持阵线,仅仅有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还是不够的,没有相应的批量神秘性部队,绝对不会有胜算。

    所以,他们是打算利用丘比的能力,增加魔法少女的数量?作为一个国家部门,当然不可能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一个外来的奇怪生物身上,所以他们必然还有更多值得期待的备选计划,不过,丘比要壮大魔法少女队伍的规模,在当前和五十一区的利益一致,所以应该可以得到相当大的支持吧。

    既然提到了圣战这样的词汇,说不定会类似“魔法少女十字军”的规模。如果这支神秘性军队诞生,它的身份地位将会提高到另一个阶层。丘比似乎是从英国伦敦诞生的,如果它实际上也是带着英国政治背景来到美利坚的,那么,考虑到英国和美利坚的关系,它将带着这支得到美利坚政府力量协助而组建成的魔法少女十字军回到英国,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有可能两国政府已经就此事做出政治协商。丘比已经暗示,我们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碰面,也可以认为,它将会是网络球沙龙的与会者之一吧?而这个沙龙,也必然会和各国的政治扯上关系,并且。应该是由英国和美利坚作为主导。

    当然,关于丘比的背景,以及由此牵扯出的各种关系,都仅仅是我的猜测而已,但是,关于网络球沙龙一事。距离事实的偏差,应该不会相差太多。毕竟,沙龙的组织者,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得到了联合国组织的承认。我想,这也是他们身为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能够直面日渐强势的末日真理教的重要原因。反过来说,也可以认为,虽然末日真理教已经侵蚀了欧美地区的许多国家。但是,距离侵蚀整个世界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而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姑且称之为“网络球”——依靠联合国的力量率先成为末日真理教的另一个跨国神秘组织,仍旧拥有相当大的回旋空间。

    至少,在组织性质上,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大约只有“量”和“底牌”的差距,但是在“质”上。却相差无几。而拥有和末日真理教类似的跨国性质,也成为了其“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的有利佐证。

    对于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的能力和行动。我所遇到的各类神秘组织成员往往都是一语带过,甚至避而不谈,或许,也不免是出于“无法想象”的原因。他们无法估测末日真理教有多强,所以,也无法估量网络球有多强。

    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会出现网络球这样和末日真理教在各方面都能针锋相对的组织,其实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管末日真理教如今有多么强大,但是,在上个世纪。它们仍旧免不了分裂,转移,潜伏,之后才获得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在二战时期窃取了大量利益的国家里休养生息,暗中发展,逐渐壮大成当前的规模。在它之前,在它发展的时候,在它以浮出水面之后,除了它之外的神秘组织也是存在的,也是发展的,也会随着时代的变革而产生变化。如果末日真理教不是代表着这个世界的“真理”,不是充当着“现实”角度来说的,某种关键而强烈的状态的映射,它们理所当然不会是当前这个样子,即便它们如今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也避免不了同样代表了“现实”角度来说,某些重要状态变化的对手出现,试图阻止它们,乃至于消灭它们。

    正如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生理和心理变化一样,矛盾一直存在,并让主体陷入痛苦,在矛盾的碰撞中受到伤害,一切都危在旦夕,但一切都有可能恢复常态。即便矛盾的一方取得了绝对优势,但是在彻底消除另一方的干扰前,这种碰撞将不会停止,也无法宣称最后的结局已经注定。

    从“现实”的角度来审视网络球的存在,足以让人觉得其出现和规模,都是理所当然。如果网络球能够占据上风,消灭末日真理教的话,“现实”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们会不会安静下来?会不会得到治愈?更进一步,网络球的出现,是否代表着末日症候群患者“正常”的一面?我不清楚,而且,虽然不免会这么思考,但却没有答案,也不会去追逐答案。因为,答案其实很明显,他们根本就没可能取得胜利,世界,不站在他们这一边。

    相信,过去的末日幻境,也不会缺少网络球这样的组织,而其中的网络球,也不乏如今的规模,或者,比当今更加强大。也相信过去的高川,也没少站在他们这一边,试图扭转世界的进程吧,考虑到高川的英雄梦想、世界观和人格机制,这几乎是肯定的,但是——

    失败了。

    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的世界重构,无数次的高川诞生,然后一切再次重复。

    希望成为英雄的高川们,没有一次取得胜利,没有一次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从世界线的理论来说——尽管,这个理论其实无法真实描述所有的情况,仅仅是比较让人容易理解而已——过去的高川站在网络球这一边的行为,以及在这个角度所能做下的事情,无法改变世界线朝末日方向的汇聚。

    所以,必须跳出来,重新考虑一下。

    而这样的想法,也只有抵达“现实”之后的高川才有可能诞生。仅仅身处于末日幻境中,是无法拥有如此广阔的世界的。

    高川跳出来了,于是。计划开始了。

    所有看似的偶然,都是必然。无论以“现实”的角度,还是以“末日幻境”的角度,都是如此。

    既然,站在网络球这一边,站在试图拯救世界的人们这一边。是走不通的死路,那么,为什么不往其他方向尝试一下呢?

    于是,一个截然不同的计划开始执行。以一次末日幻境的世界为祭品,以获取能够扭转悲剧的力量。

    过去,从各种角度去审视自己正在执行的计划,都让我一步步加深对自己行为的认知,如今也是一样,从上面的角度审视着自己正在执行的计划。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网络球终将和末日真理教一起,伴随着这个世界毁灭,虽然令人难过,但是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再没有其它更好的方法了。就算是少年高川幻影的计划,也没有远超这个计划的可能性。而且,少年高川幻影要做的。是只有他能做的,我无法做到。所以,我只能去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这么想着,我带着咲夜朝偏僻的角落走去,等待走火从繁忙的事务中脱身,去完成之前做出的承诺。

    “高中女生呢,阿川。真怀念呀。”咲夜突然说,她指的是那三米魔法少女吧,不过,在被面具遮挡表情的情况下,她的语气可听不出来有半点怀念。

    “我也见过了。高中时代的咲夜。”我摸摸她的头,安慰道。

    “但那是幻觉吧?”咲夜说到。

    “是幻觉,但也不是,至少在外表上完全相符。所有在意识世界中展现的存在,总不会是没有根源的。”在脑硬体的控制下,我露出淡淡的微笑。

    “每一次都不能和阿川一起进去,真是气人。”虽然抱怨着,但是咲夜此时的语气,同样不存在抱怨的成份,“阿川觉得,会不会是变身的缘故?如果是正常的形态,就会被牵连进去了吧?”

    “你都说是‘牵连’了,当然不要那么做最好。”我正经地回答到。

    “虽然这个样子很厉害,但是,我就是不喜欢。”咲夜也同样正儿八经地说,“真想快点离开,回到平常的样子。”

    虽然我不是咲夜,但也并非完全无法猜想她此时的感受,大概和我过去,在脑硬体和原生大脑转换时产生的感受性上的差别类似吧。进入灰烬使者状态的咲夜,尽管从一些细微的地方,在某些时候,仍旧存在情绪的起伏,不过,在大部分时间里,从其行动和言辞来看,简直就像是通过脑硬体维持行动的我的翻版。是因为脑硬体也好,面具也好,都是超级桃乐丝出于同样目的而完成的作品吗?

    咲夜是女生,感性往往比男生更加强烈,所以,即便在相对理智的灰烬使者状态下,也会本能产生这种排斥感吧。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应该是生硬扭转了天性渐渐积累而成的,这么判断的话,长时间处于这种备战状态下,的确会对使用者本人产生较为严重的影响。我不反对咲夜使用罗夏墨迹面具,但也不赞同她在这种状态下维持太长的时间,至今为止的经历,大致是她得到这项强力道具以来,使用最为频繁,使用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答应八景回去,果然还是正确的。一天没有从这个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战场离开,咲夜就必须增加一段灰烬使者状态的时间,仅仅是为了安全。我的话,因为逐渐习惯,或者说,已经麻木了,所以没有关系,但是,咲夜的话,还是希望她能够轻松点。不过,即便希望她从今往后都留在基地里做后勤工作,大概也是不可能的吧。现在的咲夜和过去的她已经改变了许多,尽管外表看起来仍旧怯懦宁和,但实际却是相当有主见,或者说,是相当顽固的一个人。

    无法阻止她和我一起行动,深陷不得不使用这种高负荷道具的险境,那么,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越快脱离这样的险境越好。尽管,是否能够做到,并不由我决定,不过……

    “阿夜,下一次。我会做得更好。”我说。但是咲夜却摇摇头,平静地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阿川已经尽力了,不可能再做得更好了。别看我不说,但我都知道哟,关于阿川的一切。但是,这样就足够了。阿川已经尽力了,努力了,结果如何都没关系。”她转过头,紧盯着我说:“我可不是在安慰人,真的是这样哦。我真的觉得,只要阿川能够做到自己的最好,就已经足够了。”

    我抱着手臂靠在墙壁上,和她对视了半晌后垂下视线,平静地说:“我想做得更好。”

    “但是。那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阿川很厉害,但是,也就是仅此而已的厉害。”咲夜也是同样的,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

    “你这话可真伤人心呀,阿夜,正常的剧本,不应该告诉我,我还有更加强大的潜力吗?”我平静地说。

    “那才是骗人。而且,也没有什么好处。因为。这些事情,阿川也同样可以理解,也是可以承受下来的,不是吗?”咲夜理所当然地说。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从上一个高川和她结识开始算起,她还是第一次对高川说这种话。是因为,这是只有在当前状态下,才能说出口的事情吗?如此顽固的,觉得理所当然的,却又无比清晰地洞彻了我。正常的咲夜。就算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也不会这么平静的,理所当然地说出来吧。

    “我不知道的东西有很多,但是,阿川的事情,就算不知道,也能感觉到哟。”咲夜抓住我的手,说:“所以,阿川不说出来也没关系,无论阿川想做什么,只要尽力了,无论是怎样的结果,都没有问题。我会陪在阿川身边,直到世界尽头。”

    她的话,总让我觉得她是不是察觉了什么,包括“现实”,包括我正在执行的“计划”,以及对耳语者所有人的欺骗。我看不清楚咲夜的表情,她的五官,彻底掩盖在罗夏墨迹花纹的面具下,那深灰色的轮廓中,到底藏匿着怎样的心情呢?

    不过——

    谢谢——这句话最终没有说出口,不仅仅是因为咲夜用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唇,也因为,我知道这一声谢谢根本没有必要,我们的关系,从“现实”到“末日幻境”,已经超越了事像的形态。即便比照结合在体内深处的“江”,在我看来,也是不遑多让。

    我和咲夜牵着手,静静地站立着,直到契卡也终于告别了自己的临时队伍,朝我们这边汇合。这个时候,走火那边的通话也已经结束,看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扫视室内诸人,很快就找到我们,快步朝这边走来。

    “我已经通知下面的人了,格雷格娅会在前面汇合。”他这么说着,一步也不停地越过我们身边,直往门外而去,“快点跟上来,你们要离开的话,已经没有太多时间磨蹭了。”显然,事态又有了一个严重的变化。正当我打算询问具体情况时,训导者已经站在众人身前,大声说到:“刚刚接到总部的通知,二十分钟后,将会在拉斯维加斯投下核弹。”

    这个通知一下子就震住了大部分的与会者,包括正在工作区活动的人们,他们的脸上挂着茫然的表情,似乎没有听清楚训导者在说些什么,但很快,脸上的表情,就如同打翻了酱油一样,在我带着咲夜和契卡踏出指挥室的同时,喧嚣的质询哄然大作,下一刻,就被自从关闭的门全部都挡了下来。

    在这里稍微提一提,在脱离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回到正常世界后,基地的结构也不复过去的神奇,虽然在表面上仍然神似,但是运作原理已经完全不给人当初的那种神秘感,更像是巅峰科技的杰作,构成了一种类似神秘的障眼法。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推敲出许多证据,例如这个指挥室开关门时的现象,不过,对我这样的人而言,褪去神秘感的基地,再没有任何吸引力可言。

    “核弹?”我问到。

    “是的,美利坚国土防御战略指挥总部,也就是五十一区的顶头上司做出的决定。”走火原本略显严肃的表情,已经再一次恢复沉稳,一边带着我们快步前行,一边说到:“虽然在我看来,是完全没有必要,也完全不会有任何效果的行为,但是,那些普通人还是不死心。”

    的确,核弹是这个世界的科学所发展出的上限武器,目前再也没有比它更有破坏力的科技造物了。在这个上限,力量的差别仅仅在于量的不同,核反应,质能转换,便是这种破坏力的极限。但是,“神秘”却是超出当前科学上限的现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