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六一章 傻瓜操作
    当张信马不停蹄的,再次来到中枢室附近,就开始四处行走,仔细的观察。

    尽管这空中浮岛灵脉全无,可有那些全新的神脉石在,在中枢室附近修行的效果,并不逊色于地面上那些七到十级的灵居。

    而此地的充沛灵能,也给了他足够的布阵空间。

    等到自己感觉有把握了,张信就在那中枢室旁,开始一笔一划的勾勒起了符文。就以这里的一处灵脉接口为起点,一路往东面延伸。

    也就在东面不远处,有一块较为空旷的地域,此时正有另一支纳米蜘蛛组成的大军,扛着无数的石块前来。

    仅仅不到半个时辰,这原本的空旷之地,就建起了一个石制的阵坛。而那边张信绘制的符文,也正好延伸至此

    此时如有高明的神师在,就可认出张信刻录之阵,恰与乾坤神符相仿,只有一些微小的差异。

    再如有人,能进入张信的视野,可以发现他的眼前,满布着各色荧光。都由叶若模拟出来,随着张信的符文刻录,这些荧光也会发生各种样的变化。

    而叶若时不时的,也会出声提醒:“后面那第十九个类似‘’字的字符,出错了耶,最好是取消。感觉主人继续下去的话,之后磁场变化,就很难扭转过来。”

    张信眉头微皱,审视身后,随后万分无奈的倒退了回去,重新开始推演符阵。

    此时他眼中的各色荧光,都代表着叶若,检测到的各种力场磁场与暗物质。

    这是他与叶若,联手研究出的一种全新的布阵之法。被张信称之为‘傻瓜式操作’,简而言之,就是哪怕一个傻瓜,也能在叶若的各种仪器辅助下,建造出一座法阵出来。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根据叶若前几次监测到的‘乾坤神符’,与‘乾坤斗转阵’的磁场图,按图索骥,布置出一座能够模拟同等磁场效果的符阵,只是这规模,稍稍大些而已。

    至于基础的材料,正是他们身下,这块堪称庞大的虚空石。

    ※※※※

    一日之后,一处无人的山谷之内,皇极眉头紧皱,看着他的下方。

    依稀可辨识出,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战斗,有几只犀牛的脚印,也有几条深刻的刀痕。

    “也就是说,这里的一切痕迹,都是假的?周围那几只灵兽看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幻像?”

    “就是幻像,与之前的情形相差仿佛。它们看到的东西,都是被人强灌入脑。”

    此时答言之人,乃是日月玄宗新任的第六天柱龙丹:“所有的痕迹,看似合理,其实都为捏造。”

    这位大约三旬左右的面貌,容貌清奇,却自有着一股儒雅风度:“很显然了,有人在故布疑阵,帮张信掩饰形迹。也很有可能,是为扰乱我等的追查,为他们自己制造方便。”

    皇极一声轻叹:“那有没有可能,张信已经落到了他们的手中?”

    “这可能小而又小,我并未在此感觉到张信与紫玉天的气息遗留。这故布疑阵之人如拿下张信,必可将这现场,布置的更加逼真可信。我现在倒是怀疑,张信他到底是否继续往南面”

    龙丹说到此处,却忽的语声微顿,看向了天边的某个方向。他的眼眸之内,顿显厌憎之色:“是神相宗,陆九机。”

    语声未落,皇极就已出手,浩瀚的剑气勃发,瞬时将这片数十里方圆之地,全数夷平。

    而仅仅片刻之后,就有一位白袍身影,出现在一百里之外的空中。

    这位遥遥看了这边一眼,就很干脆的止住了遁法,身影悬停于三百丈高空。

    “如此看来,皇兄这边,也是一无所得?”

    此时双方,虽远隔一百里距离,而白袍人的语声在这边,却是清晰可闻。

    皇极不愿给这位好脸色,一声冷哂:“无可奉告,请自觉滚吧。皇某如今心情不佳,绝不吝于斩你人头。”

    “啧~这份剑意,真不愧是赤月剑仙之后。”

    陆九机的身前虚空,赫然已开始扭曲。隐隐可见一份剑锋形状的犀利气劲,在往他立身之地冲击,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牢牢的阻住。

    “听说前次鹿野山皇兄气概惊人,以一敌四,独战四大天域而不败,从而威震北方。此举真让陆某好生敬佩,却不知如今,皇兄还存着几分锐气,敢说斩陆某人头?”

    皇极不禁双眼微阖,听出这位,是暗示他有伤在身,莫要逞强。

    他不愿在这中原地域擅生事端,可对方既然蓄意挑衅,那么他这堂堂天域,自也没有退让之理。

    几乎未加思索,皇极袖中的‘苍天剑’就已出鞘而起,似一道青蓝色电光,怒斩而去。也是瞬息之间,就赫然飞跃数十余里。

    陆九机则一声轻笑,身后也蓦地张开一双庞大的蓝黑色羽翼,不但电光密布,羽翼之上。有星星点点的雷芒。

    而下一瞬,就有无数细小的长钉,从内喷发而出。每一枚都力达万钧,冲打在皇极的剑锋之上,瞬时发出一阵阵锻铁般的敲击声响。

    那‘苍天剑’,亦是变化无穷,在方寸之内碾转挪动,或挑或打或劈或斩,一瞬千变。可剑锋剑势,亦在不断的顿挫。

    皇极见状毫不以为意,此时一切,都只是试探而已。就在苍天剑剑势将穷之刻,皇极的眸中,蓦的青芒微闪。

    “苍天剑,皇天后土!”

    这一刹那间,皇极的脚下地面隆起三百余丈。而那口青蓝剑光,也骤然变化,须臾间凝聚出一道七千丈的巨大黄色剑芒,横贯虚空。

    陆九机见状面不改色,只手持诀印,直到那浩瀚剑势,凌至到自己的身前,才淡淡的道了声‘镇’字。他眼前这气势磅礴的剑芒,瞬时泥尘散落,只余空架,那丝丝点点的剑气,游走其间,

    随后陆九机身后的蓝黑羽翼,又连续打出了三道雷浆缠绕的长钉,瞬使身前的这些游散剑气,散灭无形。

    可紧随其后,那苍天剑就再生变化。

    “苍天剑,白云苍狗!”

    半空中无数的云气,又再次‘斩’至到陆九机身前。

    而此刻叶若如在,必会惊讶的发觉,这把云雾形成的七千丈巨剑内,正有无数的纯水分子,正在高速的的旋转切割。

    “所谓赤月剑仙,也不过如此”

    陆九机一声冷哂,眼神却是略显凝重。他抬手一挥,脚下就有无数的木藤拔地而出,在他的身前凝聚成了盾形。面对那无坚不摧般的‘云剑’,这盾并不力敌,而是将那一点点的水雾,吞拿吸收。

    只有当那苍天剑袭至之刻,这些木盾才显出了不支之势。

    可就在藤盾之后的陆九机,欲再施灵法之际,他却忽的眼神大变,面上转为青紫之色。

    随后这位,直接就一个闪身,在片刻间就退离近百里之巨。哪怕是被皇极的‘苍天剑’追击,在其肩侧处斩出了一道血痕,也是全然不管。仅仅只用了几十个呼吸不到,就在皇极他们二人的面前,消失无踪。

    “蹊跷!”

    皇极剑诀一引,将那苍天剑收回。随后就有些奇怪的,看向身后的龙丹:“这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走的如此仓惶?”

    方才的陆九机,可并未露半点败像。

    他皇极才只出五分实力,对方似也不差多少。尤其陆九机方才那一手灵术,简直妙绝,可称是一巧破千斤。

    “师叔,龙丹只是擅长灵感而已,并非无所不能”

    龙丹苦笑着说到此处,却又语声微顿:“我知道缘由了,就在一日之前,有人已寻到神天上师洞府的所在了。”

    “神天上师的洞府?原来如此!”

    皇极释然之余,却是心绪微沉,心想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神天上师的洞府,既然是在神相宗的地盘,那多半会落于神相宗之手。

    又有何人,可在神相宗的眼皮底下,虎口夺食?

    话说回来,这神天上师的洞府,到底在何处?真在七源岛?他之前也去看过,毫无所得。

    “问题是这座洞府,位置在七万五千丈云空之上,就连天域上去,也会非常辛苦。而且~”

    此时龙丹眸色,也同样透着几分怪异:“听说这座浮岛,似有下沉之危。这句话,是由玉海魔渊之主亲口传出,那位似乎也为此动心了。”

    “下沉?”皇极再次吃一惊:“据说昔日神天上师的洞府,是连同整座山体同时消失。想必这浮空岛,规模不小。”

    他猜测这座浮岛,至少也得几十里方圆,一两千丈高,那重量就很恐怖了。

    这东西如果掉下来,效果只怕将十倍于张信的火雨天灾。

    怪不得之前那位陆九机,会失色至此,宁愿被他斩一剑,也要及早退离;也难怪他们日月玄宗这次,能这么快就知道消息。

    这想必是玉海魔渊之主宫静海,对七源岛与神天上师的仙府起了叵测之心,却又心忧于自家实力不足。准备以这消息。抛砖引玉

    他有预感,这次神相宗,怕是麻烦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