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0章 铁皮手雷(爱瞌睡的熊万赏)
    一连两天,暴风城东面和北面的城墙都是杀声震天,然而,暴风王国的人民绝不会想到,如此烈度的恐怖战争,仅仅是部落方的试探。

    对!仅仅是试探。

    在杜克和安度因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主持防务的是伯瓦尔。尽管明知道部落方面仅仅是各个方向都派出千人队试探,但伯瓦尔却不得不全力以赴应战。

    个体战力上的差距太明显了。

    有护城河,有瓮城,有城墙,有箭塔,有装有投石机的高耸山包,如此立体式的防御系统,仅仅抹去了人类跟兽人在单兵战斗上的劣势。

    战斗依然非常吃力。

    因为5米高的城墙对于这些身材高大且运动能力强得蛮不讲理的兽人来说,还是太矮了。

    奥格瑞姆给黑手出了一个既是笨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顿时让伯瓦尔束手无策。

    遇河填河,遇墙垒坡。

    那些部落勇士眼里如同是侏儒,但人类眼里都是魁梧壮汉的部落苦工就扛来大量的山石,冒着致命的标枪雨冲上来,把石头丢到护城河里之后转身就走。如此反复。

    仅仅一天,紧急挖出来的护城河就被填平了将近三分之一。

    伯瓦尔公爵实在无法想象,当失去地利,人类被迫跟这些绿皮怪物巷战的时候,会是怎样一个惨烈的境况。

    不过,最大的安慰是杜克回来了。

    他一个人的实力,就不亚于大半个王家法师团。

    “你真的不出手?”在一座箭塔上,洛萨问杜克。

    杜克摇头:“不,我不出手,对我们更有利。”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主要的对手是大酋长的副手奥格瑞姆,而不是大酋长本身。”

    洛萨回忆起迦罗娜说过部落各位酋长和知名人物的特点,记得迦罗娜说过奥格瑞姆的特点就是比其他兽人更为睿智,‘那是一个有着萨满智慧的强悍兽人战士’。

    杜克解释:“如果一早就靠我出手来救场,奥格瑞姆会更快地确定防线上的弱点。事实上,我最终的防御位置并不是这边,这边始终还是要靠你们。”

    洛萨手中把玩着一个有着巴掌长度木柄的铁疙瘩:“你确定我们靠这东西能撑10天?”

    杜克无比笃定地说道:“我确定。”

    “好吧,我信你。”

    靠近山峦的城墙,各处都是部落战鼓的轰隆响声。

    老德姆是一个搬运工。

    除了一身力气之外,整个人几乎一无是处。年过五十的他,纯粹因为自己报名参加民兵团,可以换取一张女儿和孙子提前离去的船票,就成了一位民兵。

    趴在城垛上,老德姆一边扶着那顶发下来时已经凹陷了一半,显然是一顶从死人头上摘下来的头盔,一边瑟瑟发抖地向外望。

    在他身边,是他的老邻居卡纳,一位面包师。卡纳小声地不停问着:“到了吗?到了吗?”

    老德姆看着无数巨大的绿色人影洪流一般涌向护城河,心里就直发毛:“等等,还没到。

    看着那些有着恐怖面孔和颀长獠牙的绿色巨人,老德姆的心肝都颤了。

    这时候,负责监督他们的王国士兵突然高声叫道:“民兵团,准备投掷那东西。在我下达命令之前,禁止拉开下面的盖子!”

    老德姆和卡纳顿时一阵紧张。

    “冷静——冷静!等那些该死的绿皮攻上来……”

    看着城墙后面那座指挥塔上的信号旗,当红旗落下的瞬间,每个王国士兵齐声高喊:“就是现在!”

    老德姆按照事前教过的步骤,手忙脚乱地拉开木柄下方的盖子。

    顿时,木柄那头发出“嗤啦嗤啦”的焰火点燃声。民众大多是文盲,根本不知道那叫做引线。

    “用力丢出去!”

    指挥官的暴喝,让不少人一个失手,直接将这些带着铁皮疙瘩的奇异木棍子丢到下方的护城河里去了。

    更有不少笨蛋失手把这玩意掉落到城垛上。还是那些负责监督的士兵眼明手快,将那玩意儿抡圆了臂膀丢到护城河对岸。

    几秒钟过后,当那些恐怖的绿皮扛着大石头跑到护城河边的时候。

    “嘭嘭嘭——轰隆——”一阵连绵不绝的爆炸声,让人类和兽人双方都傻眼了。

    这一天,这一刻是值得纪念的。

    因为在艾泽拉斯史上,第一次出现了热兵器。尽管是非常不靠谱的地精的产品,但【铁皮手雷】这种大杀器,将永远地载入史册。

    什么闪避,什么硬抗,在这种超越时代的热兵器面前,兽人苦工的挣扎显得毫无意义。后面的兽人苦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遭到灭顶打击。

    “轰隆隆!”

    伴随连续不断的爆炸,是因烈性炸药爆炸而贱飞的铁片,对只穿着一件薄衣乃至于上身光溜溜的苦工,造成了可怕的二次杀伤。即使在爆炸范围外将近十米的地方,也有苦工被炸飞的弹片割断喉咙而死。

    首批铁皮手雷,不单一瞬间将河岸边所有兽人苦工的生命收割一空,同样某些落入水中刚好爆炸的手雷,也炸起冲天水柱。

    在如此恐怖,如此令人费解的恐怖声势面前,兽人苦工开始动摇了,他们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忘记了身后不远处就有督战队的存在,抛下应该砸到护城河里的石头,转身就跑。

    然而他们大多没跑多远,就被席卷而至的兽人督战队像斩瓜切菜一般全部砍死。

    “那是什么东西!?”奥格瑞姆惊叫着。

    “让第二波上!”大酋长黑手不管不顾。

    第二批苦工尖叫哭嚎着,被手持砍刀斧头的兽人士兵逼着上去了。然而绿色的阵列,在城墙上蓦然丢下来的又一批怪异的木头疙瘩发生爆炸后,再次崩散。

    苦工们比他们之前死去的同胞更早崩溃,几乎是爆炸声响起的瞬间,他们最后的那批人就开始往回跑。为了逃脱督战队带给他们的死亡,他们甚至挥舞手中的巨石企图反抗。

    当然,他们毫无例外地被砍倒在血泊中。

    “那到底是什么鬼!?”奥格瑞姆咆哮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