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六零章 剑意残留
    “原来是头雷翼金虎”

    张信探手一招,将那坠落在地面的一对骨翼,也取在了手中。这是翼虎尸骨的唯一遗留,也是这头天域翼虎的一生精华所在。

    张信心想这东西倒是不错,可以作为他接下来即将开炼的第三件法宝的主材。

    而接下来的那两具魔灵尸骸,也同样在他的触碰之下,化为粉尘,

    其中一具留下了它的独角,而另一具嵌在墙内的尸骸,却超出了张信意料。这头天域魔灵遗留的并非是它的骨矛,而是一枚仿佛玉珠般的事物。

    “这又是何物?”

    即便是以张信的见多识广,看了那玉珠状的事物之后,也感觉疑惑,他不认得这东西。

    不过他旁边,却另有人认得:“那是骨神珠!”

    紫玉天一边神色平静的说着,一边使骨甲覆盖全身:“此物有些类似于你们的神师舍利,是我们骨系魔灵一脉的精华所聚。可以强化骨骼,增长气力,也是我们的传承之物。此物现世之时,往往都是第一时间,就被直属后裔吸取,主上你没见过不奇怪。”

    “原来这就是骨神珠”

    张信其实也听说过这事物,却一直没见过实物。他接着又打量了片刻,才问紫玉天:“你很想要?”

    紫玉天不说话,只默默的微一颔首,并不掩饰她眼里的渴望之意。

    张信则是稍作迟疑,须臾之后才试探着问:“此物给你无妨,不过灵契却需再增三十年。”

    他这是按照圣灵级的舍利价值来开价,心想既然这骨神珠与舍利是类似之物。那么价值也该相仿。

    可紫玉天却答得毫不犹豫:“可以!”

    接下来她却是毫不客气,就从张信的手中,接过了这枚骨神珠,动作近似于抢夺。

    张信一阵发愣,感觉自己的报价,似乎太亏了。不过木已成舟,他不打算反悔。

    摇了摇头,张信继续扫望四周,搜寻那些有价值的东西。

    而紫玉天兴奋喜悦之余,也好心的开始代张信寻觅四周。

    “这个地方,好像是一个小型的秘库”

    可当紫玉天语落之际,却见张信,正盯着那云床发呆。她先是不解的微一挑眉,可随后就又神色微凝,目显诧异之色。

    尤其当张信闭上眼,存神默感之后。紫玉天只觉浑身上下,都寒毛耸立。

    她感觉到一股冷凝犀利到了极点的神念,正从张信周身溢散开来。

    那是一种充斥着毁灭气息的意韵,并且霸道到了无法言喻!使得紫玉天,甚至都不敢动弹分毫。

    直到须臾之后,张信口鼻中都溢出血液,从这奇异的状态中退出。紫玉天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可她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的浑身上下,赫然已是冷汗涔涔。

    “是剑意残痕!”

    张信虽七窍渗血,精神却是振奋已极。他现在可以确证,自己眼前的‘云床’,才是自己今次最大的收获!

    那位神天上师在身殒之前,必定是常坐于此,修行一种强横无比的御剑术,且时间达千年计。终使一股剑意残留于这材质特殊的云床之上,并且历经十六万年不散。

    有这尊云床在手,自己只需有相应的灵能属性,并且使用参悟得当,很可能将速成一种无上级的御剑极招。

    即便无法悟得,他也可想办法借助此物,发出两式天域级别的无上极招这对他现在的处境,可谓是大有益处!

    不对!

    张信忽又眉头微蹙,忖道这种程度的剑意,真能从十六万年前存留至今?

    他随即又回忆着刚才自己以元神,接触这云床中残留剑意时的过程。那时他就有种模糊的感应,自己的意念,似在与冥冥中某个事物,响应共鸣。可却一直无法确定方位,似在东南西北,又仿佛在上下左右,难以捉摸。

    这位神天上师,莫非还留下了什么?云床上的剑意残留,是与此有关?

    最终张信还是不解的摇了摇头,转而看向了紫玉天指出的密室。

    那密室之外,有着严密的符禁封印,时至如今也仍坚固无比。可张信现在掌握着中枢法阵,只稍使手段,就令那些符禁轰然洞开。

    只是当张信往内看了一眼后,他的眸中,却是忍不住再现失望之色。

    这里面全是一些瓶瓶罐罐,且不同于藏储区那边,张信可以感应到里面保存的一些丹药,依旧有着强盛的灵能反应,

    这不是不好,只是相较于外面的云床,剑胚以及雷虎骨翼,这些丹药的价值,明显要逊色不少。

    且时隔十六万年的灵丹,张信连辨认都很困难,也完全无法予以信任。

    ※※※※

    彻底扫荡了神天上师的主居室,张信就心满意足的,再次来到了洞府的前厅。

    可见这里数千只机械蜘蛛,已经遵照他之前的指令,在那巨大的骨骼之下,挖好了一个深池。里面储满了大约三丈深的水,周围四壁也已砌好了足够厚实,能防止灵能外泄的石层与瓷板。

    张信检查了一番,就毫不犹豫,将他收取到的虹彩圣泉,倒入了池内。一共三罐,将近三升左右,直到池内的水,彻底变成天蓝色,才停止了下来。

    而紧随其后,张信又倒入了几罐药液。这都是他临来之前,特地配制的辅药,可以用于中和虹彩圣泉的毒性。

    可因他并未见过‘虹彩圣泉’的实物,且本身在丹药上的造诣并不高明,故而采用的配药,都是一些药性平和之物。使用之后可能无益。却也不会有大的害处。

    “吞天!”

    随着张信这声轻喝,小吞天就好似被释去缰绳的野马,立时狂奔着踏入池中。

    它先是狂喝了几口,又兴奋的在这池内畅游。

    可仅仅不到二十个呼吸,这小家伙就显出了后悔之意,打算游回到池畔。只是此刻,为时已晚,小吞天的四蹄才刨划了几次,它那长达近两丈的身躯,就无力的沉了下去。

    “主上是打算利用先祖之灵?”

    紫玉天先看了看水中的吞天,又望了望头顶的巨大骨架。

    心想他这位主人,倒真是用心良苦。

    ‘虹彩圣泉’这东西,使用效果最好的就是第一次。

    可正常的情况下,这只雷角魔犀想要吸收这多达三千滴,经历十数万年浓缩的圣泉,是绝无可能的。

    哪怕只是二百滴,都足以让这只小魔犀爆体而亡,

    可张信却别出心裁,利用‘虹彩圣泉’的强大灵效,吸引这只雷角魔犀的祖灵附体;再利用祖灵之力,护持它的元神意念,由此撑过‘虹彩圣泉’药力入体后的最艰难时期,并在这过程中,使二者进一步的交融。

    此法如能成功,这只小魔犀的潜力,可一跃而至最顶尖的灵兽之林;甚至可借助魔犀祖灵,拥有比拟顶级神师的实力。

    而即便失败,这吞天也必无大恙,且同样可以受益不浅。

    “自己的东西,当然得自己来心疼。”

    张信失笑,眼中微透期待之色。他希望小吞天能够撑下去,如能真正融合祖灵,这小家伙确将一步登天。

    有了这神域级魔犀的精神传承,这小魔犀日后一直到修成法域,都不会遇到太大的关窍。

    其实这些虹彩圣泉,张信是准备等到从这神天洞府中脱身之后,再让小魔犀吸收的。

    可既然这次,自己要在这洞府内等上一个月,那就不妨让小魔犀提前完成这一步。

    一来借助这魔犀祖灵殒身之地,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二来也可令小魔犀,尽早拥有保命之能,甚至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助他一臂之力。

    下一刻,紫玉天也心中微动,抬手一抓,将一个较为细小的瓷罐,以及一张信符抓在了手中。

    紫玉天稍一感应,就知这瓷罐之内,正是虹彩圣泉。至于那符,则是张信临时制成,可以籍此在洞府内外通行,而不被这里的禁法攻击。

    可她却不禁诧异回望。发现这罐子里面,不止是之前约定的四百滴,而是八百。

    这个张信,竟然很大方的给了她超出承诺一倍的数量。

    面对紫玉天怪异的目光,张信则不禁莞尔,很是大方的挥了挥手。

    “你可以把这些虹彩圣泉当成施舍,是本座看你可怜”

    张信只这一句,就使紫玉天的神色,再次转为阴冷,目如刀锋。

    那满溢的杀气,让张信也打了个寒战,很自觉的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玩笑而已,别当真,这算是本座对你玉天太子的投资。”

    紫玉天一声冷哼,将双手前探出的骨刀收起。

    可她随后,就又眼神怪异的问着:“主上你真就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能有用?难道可让外面的几位,不战而退?与其担心那有的没的,倒不如放宽心,寻思一些应对之策。实在不行,那就拼命,这便是我狂刀的气概!”

    张信笑了一声,随后就又抽身扬长远去。而他行走的方向,正是这洞府的后方。

    “我需到后面再布个阵,这看家护院的事情,就暂时交给太子你了。不过只需他们不接近这洞门,那也就不必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