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20 在月球
    在五十一区追踪到中继连接系统的信号时,锉刀的运气测试得出了最糟糕的结果,尽管不清楚这种坏运气究竟会通过怎样的方式呈现出来,但却给锉刀本人留下了十分深刻的阴影。当然,根据过去的经验来看,测出“大凶”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死,锉刀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局面了,不过,对于像锉刀这样十分注重运气的人,当知道自己运气不佳时情绪定然不怎么好。尽管很多行走于神秘中的人都习惯于这类运气测试,但却很少达到锉刀这样的程度。锉刀小队其他有这类经验的成员,包括他们本身雇佣兵的身份,也都极为看重运气,但“用硬币来检测运气”的方式,对他们的影响,也绝对没有对锉刀那般大。这种运气测试方式和所得到的结论,对锉刀自己来说,是极为独特的。而知道这一点的锉刀小队成员,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棘手”的表情。

    “大凶吗?”锉刀神情凝重地自言自语,但随即就露出狰狞的笑容,淡淡地说:“真的是有趣起来了……”

    先不提锉刀小队内部的互动,以及其他人对五十一区追踪行动的关注,我走到咲夜身边,将她释放出来的灰丝接入颈脖后的插口,于直连通道中说:“我之前和八景他们联系上了。”

    咲夜的那一端传来一阵信号波动,就像是情绪一样,不过,她没有打断我的叙述。我将八景的推断和命令大致转述后,她才问道:“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呢?阿川,我们没理由也没有机会立刻退出吧?虽然也可以继续观察后继情况,但是,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再考虑撤退就迟了。而且,我觉得锉刀的运气检测相当准确。”

    “既然纳粹已经释放了瓦尔普吉斯之夜,那么,之前讨论过的计划,就是那个直接通过中继器将我们投入敌阵之中的计划,其危险性已经提升到一个临界值。我不觉得其他人会想不到这一点。如果五十一区无法提出更好的保障,想必其他人不会同意涉入这种行动。风险和利益已经变得不相符了。”我说:“如果有人抗议,无论五十一区提出怎样的保障和利益,只要他们不肯进行瓦尔普吉斯之夜对冲,我们都有理由退出。只要我们足够强硬,他们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就冒然和我们开战。”

    “这是五十一区拥有这场反击计划的主动权的情况,问题在于,现在的情况。有可能会让五十一区失去主动权。”咲夜说到。

    没错,锉刀的运气检测结果,很有可能会从接下来的追踪行动中反馈出来,走火已经提到过对纳粹反追踪的担忧,虽然他信誓旦旦“只要足够小心,不轻举妄动就不会出事”。不过,既然运气差到极点,就已经不再是小心谨慎可以控制事态发展的了。走火的说法。也不再具备太大的可信度。

    “还有一点,锉刀是属于欧美区的。就算我们可以离开,如果其他欧美区的组织决定留下来,她也会左右为难吧。”咲夜说,“虽然和我们是盟友,但是在这里,她的行动代表了雇佣兵组织。一旦独自撤离。无论怎样都会在欧美地区产生负面影响。我不觉得,她能够下定这个决心,她不是独立的,雇佣兵组织也不是独立的。”

    “他们不是真正的神秘组织,但我们是。他们并非独立而存,但我们是。”我对咲夜说,没有丝毫的犹豫:“八景的命令是,一旦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我们也必须强制脱离,不管会造成多么坏的结果。所以,就算是抛弃盟友也没有关系。”我说到这里,再一次强调道:“我将执行这个命令。”

    “嗯,既然阿川已经决定了。”咲夜这么说到,没有丝毫的抗拒,也没有丝毫的忧虑,她从来都没有抗拒过我和八景的决定,从最初到现在,一次都没有过。在这个时候,即便面具遮挡了她的面容,我却觉得她此时一定和过去那样,淡淡而温和地微笑着吧。

    “回家。”我抛开了对精神统合装置的执着,尽管,脑硬体仍旧在测算夺取的可能性,但是,回家的想法却高居所有想法的顶端,变得极为迫切和强烈。我的情绪没有变化,但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必然不可能没有由来,也不可能不产生感性的变化。“我们要回家了,阿夜。”

    “嗯。”

    在我对咲夜传递耳语者总部的决意时,荣格也察觉到了锉刀小队隐隐浮现的阴霾气氛,正走过去要了解情况。另一边,被更多人关注的工作区,则收获了进一步鼓舞人心的成果:“鱼儿咬钩了,信号锁定完成,没有检测到异常状况。”

    “信号伪装正常。”紧接着,工作人员报告:“关闭全部主动模式,启动拖曳模式。”

    “报告信号放射等级。”斯内普上校说。

    “放射等级三,刚好抵达评估安全界限。”工作人员说。

    “能想办法再降低一些吗?”斯内普上校问道。

    “我试试,不过,只能在等级三上尽量降低,低于等级三的话,有可能会脱钩。”工作人员说。

    还没有等斯内普上校回话,另一个工作人员急切说到:“检测到更多的信号源,预计三秒后转入,各单位准备抵抗冲击。”

    倒计时的响起,让这个指挥室中的所与人,无论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还是掌控神秘的行动人员,都将注意力集中起来。三秒的时间不长,等待中,空气渐渐凝固。

    “……二、一。冲击开始!”伴随工作人员的报告,大屏幕中的图示和数据瞬间产生剧烈的变动,控制台的工作,以及急促的呼吸声,成为了指挥室中唯一的声响。对于其他不了解这台观星者工作系统的人来说,仅仅是感知到这种紧张的状态,但是。对于那些努力控制状况的工作人员来说,现在就是他们最为重要的时刻。

    大约一分钟后,大屏幕中的示波图才重新稳定下来,当绿色信号重新亮起时,工作区不约而同传来巨大的吁气声,不少工作人员失却力气般。身体软软靠在椅背上。负责当时情况报告的工作人员用颤抖而喜悦的声音说:“冲击持续降低,信号伪装正常,拖曳模式正常,放射等级二。从信号量级和冲击程度来判断,这些信号绝对是通往目的地!”

    “很好!再接再厉,还差最后一步,所有人都能记首功!”斯内普上校也兴奋起来。

    “突破防火墙外层,各方准备核心检测。”不一会,就有工作人员说到。

    这个时候。不用训导者解释,所有正在关注这次追踪行动的人都知道,这个计划已经成功渡过第一阶段,进入了第二阶段。从工作人员的情绪高涨来看,第一阶段的成功,对他们的鼓舞是相当巨大的。成功进入第二阶段后,工作人员的报告更加复杂,难以理解的专有名词也更多了。因为不太明白,但气氛不错。所以,各个神秘组织的人都将关注重新放下来。

    荣格在一旁询问锉刀小队的状况,在得知锉刀的运气检测结果后,也紧紧皱起眉头,但很快就下定决心朝走火和训导者走去,想来是要和两者磋商这个情况。锉刀本人对自己的运气检测笃信无疑。但却无法因此就改变其他人的想法。五十一区的行动从各个迹象显示,都处于顺利进行的状态,就算走火认同锉刀的运气检测结果,也不能自顾打断计划的进行。因此,荣格的交涉可以预想。是绝对没有成果的,甚至还会让他人对其的观感降低。即便如此,他还是这么做了。

    我不在关注他的情况,因为,他的行动会导致怎样的结果,都已经在脑硬体的判断中。

    我和咲夜来到抱着手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锉刀面前,对她说:“我们要离开了。”

    锉刀仿佛被惊醒般抬起头来,半晌后,问道:“怎么离开?”

    “直接摊牌。无论这次的追踪会有怎样的结果,原先商定的反击计划已经没办法执行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吧。”我说。

    锉刀没有意外地点点头,她环顾了其他交头接耳的神秘组织成员,对我说:“如果没有理解错误的话,现在的拉斯维加斯已经彻底成为了瓦尔普吉斯之夜吧,只有那样,才可能将整个城市系统直接改造为中继连接系统。而且,似乎是直接暴露在正常世界中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对现在的五十一区来说,也是很难理解的技术。所以,那些飞艇已经不在正常的拉斯维加斯城中,而是必须看作,已经进入了他们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是否真的可以按计划那样跳跃,已经是必须重新考虑的事情,虽然通过中继器,仍旧有将我们传送到纳粹内部的能力,但反过来说,会被他们捕捉到,并进行反追踪的可能性也会更大,我觉得五十一区不会冒这样的风险。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凡是会导致他们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和纳粹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产生直接接触的情况,都是不会被允许的。”

    “但是,不进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直接接触,就无法保障我们在敌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安全。没有安全保障的反击计划,无论有没有人参与,我们是不会冒这个风险的。”我对锉刀说:“这是来自总部的命令,无论五十一区许诺什么,哪怕会导致最糟糕的对抗。”

    锉刀的表情更加阴沉了:“我会作为中间人,帮你们提出这个合作前提,但是,我也只能帮到这里。”

    “这就足够了。”我点点头,锉刀这么说,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在其他神秘组织没有达成最后的协议前,她是无法率领自己的队伍独自离开的。现在的情况,已经和当初许诺配合我们夺取精神统合装置时不同。如果大多数的神秘组织对五十一区有所窥睨,雇佣兵们自然也能如此,但是,当各个神秘组织达成共识后,代表了雇佣兵组织的锉刀小队,同样也无法无视和抗拒这个共识。

    虽然情况有可能会向自己判断的那样演变。但是,在事实诞生之前,也无法断言各个神秘组织一定会拒绝在没有瓦尔普吉斯之夜作为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对纳粹继续反击行动。所以,锉刀小队也绝对不可能像我们耳语者这样,做出如此断然的表态。

    “我觉得情况不会那么糟糕。”我对锉刀说:“只要有三分之一的神秘组织反对那种没有保障的行动就足以脱身了。”

    “我不是担心这个。”锉刀点点头。说:“这里没有人是为利益不顾风险的蠢货,空口的许诺无法收买任何人,即便是国家意志和人情关系,也没有达到让这些人主动去接触那种显而易见的危险的程度——”锉刀在这里顿了顿,慎重地说:“我觉得,在讨论反击之前,我们就会不得不迎来最艰难的考验。高川,如果你们真的打算离开,不惜一切代价。那就应该立刻行动,不要再等待了。”说到这里,锉刀豁然站起身来,说道:“不行,你这么一提,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的确不能再等待下去了。”她一边急促地说着,一边快步朝走火那边行去。她的动作显得有些激动。一下子就让正陷入争执的荣格、走火和训导者三人转过视线。

    但也在这个时刻,工作人员兴奋大叫:“安全通过核心。进入加速通道。”

    “信号伪装正常,放射等级二!”

    “检测到终端接口!十秒后接触!”工作人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倒计时。

    斯内普上校也大叫起来:“全员准备!启动主动模式,启动信号放大装置。”

    “关闭拖曳模式,解除钩锁,启动主动模式——主动模式正常运转,脱离巡航速度。准备承受冲击。”

    倒计时进行的同时,信号冲击再一次产生了,大屏幕上的危险信号迅速变成了橙红色。

    “第一波扫描抵达!”工作人员喊道:“扫描通过,信号伪装良好,放射等级三。”

    “……三、二、一。接触终端借口。”负责倒计时的工作人员的声音颤抖起来。

    “第二波扫描抵达!”工作人员喊道:“没有通过,信号伪装强制解除!放射等级四,还在上升——上校!”

    “撞针!”斯内普上校刚喊完,工作人员已经报告了:“撞针启动,信号破坏,离散信号放大中,敌人在追踪反馈!”

    “线路状态如何?”斯内普上校问道。

    “正在闭合,不过,应该可以在最后时间内通过。”工作人员说:“离散信号迷宫已经生效,上帝保佑!”

    大屏幕上,简化后呈现迷宫形态的直观图中,一颗绿点正在固定路线中奔驰,追在其后的大量红点不断加速的同时,也正不断偏离路线,但是,红点和绿点之间的距离仍旧在快速缩短,而在出口处的开合门正在徐徐关闭。训导者语速极快地解释,一旦绿点无法在“门”闭合之前脱离,就无法将具体情报反馈回来,但相对的,自己这边也不会有暴露的疑虑。最危险的是,绿点脱离“门”之后,被红点附着,五十一区就必须主动销毁绿点。

    “只有被检测到的追踪信号,才会以红点的方式呈现在屏幕上吧?”锉刀突然说到:“如果有追踪信号没有被检测出来呢?”

    “有可能,但可能性太低了。”训导者看了锉刀一眼,平静地说:“除非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模仿离散信号的特征,否则一定会被暴露出来。”

    锉刀沉默下来,但似乎已经做好了这种最低可能性的准备,这样的态度根本就不加掩饰,让训导者的目光有些不快。

    “准备脱离,对准出口,只有一次机会!”工作人员说到,这个时候,红点距离绿点已经十分接近了。

    “出口太小了!”另一个工作人员紧张地说。

    “你必须做到,为了全人类!”斯内普上校厉声说到。

    这个工作人员沉默下来,脑袋几乎贴在了自己控制台的屏幕上,显得格外的专注和紧张。

    指挥室中的气氛再一次凝固起来,伴随绿点和出口之间距离的缩短,时间的流逝似乎都变得缓慢下来。然后,就那么一眨眼的工夫,绿点终于和出口接触,下一个眨眼,就已经出现在出口之外,而尾随其后的红色被关闭的“门”挡了一下,立刻和绿点拉开了距离。下一刻,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欢呼起来,斯内普上校也用力挥了挥拳头。

    “祝贺你们,祝贺大家!接受信号后,立刻销毁信号!”他大声说道,一脸解气的表情,凝视着终于也脱离出口,紧追不舍地跟在绿点身后的红点。

    “直接捕获红点信号不行吗?”有人向训导者问道。

    “谁知道那边的信号会产生怎样的变化。”训导者怪异地看了提问者一眼:“引狼入室就糟糕了。”

    “信号接受完成。”一个工作人员报告到。

    “离散信号摧毁完成。”另一个人员紧接着报告到。

    “那么,告诉我,这些该死的纳粹一直躲在什么地方?”斯内普上校大声问道。

    负责报告的工作人员一阵短暂的沉默后,有些吃惊地说:“在月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