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逐北(三十七)
    太原郡治,晋阳雄城。虎据于河东腹心之地,向西瞰视关中八百里秦川,向东吭关东之地咽喉。天下形胜之地,莫过于此。

    而河东富有煤铁,可以造兵。北可收草原良马,边地精兵。也很容易可以打造出一支强悍的武力出来。

    汉末以来四百年乱世,但凡能占据此间的,无一不是在中原混战之中占据了上风,建立起王朝。

    大隋两代天子在此营建晋阳宫,固然有富有四海豪奢享用的一方面,也有营建此处稳固边境藩篱,更好的控制北中国之意。

    在大隋将要崩塌,天下群雄竞逐开始之时,据有此处,就天然成为群雄的眼中钉肉中刺。决不能容忍自己的对手占据如此优越的形胜之地。

    而身居此地,也绝不可能按捺住自己的野心!

    大业天子远走江都之前,在中原布置人事。将一直提防忌惮的唐国公放置于此间,为河东留守兼晋阳宫监。实在是让天下人觉得意外。杨家天子两代,对陇西李家的忌惮,那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现下看来,大业天子未尝没有让陇西李家成为众矢之的意思。李家为杨家吸引了天下群雄的目光。李家虽强,也不见得能敌过天下群雄。中原一团乱战,僵持不下,人心思定之际。躲在江都的大业天子,再回返中原,收拾局面。

    可是时势变化,却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再精妙的布置安排,也总有变数。大业天子所期待的那个回返中原的机会,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来,到底会不会到来。但是李家正式起兵,争夺天下,就在眼前!

    环绕晋阳宫而建的仓城之中,已经变得如同大兵营仿佛,刁斗森严。一副秣兵厉马之态。

    而在晋阳老城之中,却还是基本保持了原来的生活状态。

    有唐国公坐镇在此,乱世当中仿佛就有了一种安全感,晋阳城中一切安堵。士农工商各安其业。天下再乱,也波及不到这里也似。

    而在晋阳城中,也绝少军马驻扎。城中最常见的,也就是各个世家所蓄养,时常鲜衣怒马呼啸而过的家兵家将而已。

    当年追随唐国公来晋阳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世家人物。在大隋就要倒下的势头越发明显之后,又不知道多少豪门迁来了此处,至少也派了家中重要子弟前来依附。

    再加上唐国公也是一个子女众多的,每个成年子女门下,都少不了家奴门客。

    就是这些世家豪门,就能撑起一个繁华都邑。

    虽然时值冬日,但晋阳城中繁华却丝毫未曾消减,各色铺面全都开张,城中士女川流不息。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更有客商冒着道路荒险,冬日气候酷烈的艰难,将货物源源不断的送到晋阳城中,供这上百世家豪门享用,供晋阳城中近十万百姓度日。

    在晋阳城中,看到这副景象,谁能想到。城外数万兵马,已经枕戈待旦,准备西向长安。河东之外,在马邑,在雁门,在幽州,在关东之地,已经打成一团,数十万人拼命相争,整个天下,都将被拖入血海之中!

    李建成的世子仪仗,穿城而过,数十锦衣家将在前开路。这些都是李家家生奴才出身,自小挑选出来得军中老卒教导,人人都习得一身杀人的本事,对家主也都忠心耿耿,关键时候毫不犹豫就能以命替命。

    这些锦衣家将策马而前,不时发出叱呵之声清道。道路上的人们跌跌撞撞的回避。

    世家子懒得和百姓交接计较,但是这些世家家奴,却从来都是飞扬跋扈的存在。给他们撞死踏死,都是白送一条性命!

    李建成在这些家将的簇拥下,神色平静的穿城而过。

    李家世子素来有大度宽仁之名,这大度宽仁,也都是真的。但只是对着有着同样出身的阶层,这些在面前连滚带爬跌跌撞撞避道的百姓,从来不在这位李家世子的眼中。

    晋阳城中格局,全是断头路。不比长安洛阳的坊巷规整。这是边地重镇的地位所决定的,如此地形,便于城破之后继续巷战。

    入城之后,直到唐国公的居停所在,还需要小半个时辰时间。李建成虽然心急如焚,但在马背上仍然强自按捺住性子,尽力让自己形容平静,看不出半点端倪。

    到了他这个位置,是天下瞩目的唐国公继承人,一举一动都有人揣摩,早已养出了城府!

    而李元吉和李建成并辔而行,这个少年却是从不藏着自己的性子,不时挥舞着马鞭,大声呵斥:“还停什么停?一头撞过去就是!耽误了大郎的事情,一条性命哪够赔的?还是便宜了他们!”

    几次呵斥之后,李家锦衣家将的速度越来越快,在街上蹄声如雷鸣一般。百姓们跌跌爬爬,早就躲得干净,队伍越走越是顺畅。

    李元吉回头对自家兄长得意一笑:“大郎,你就是太好人了一些。才让二郎欺负到头上。不然就凭二郎,哪里能和你争?”

    李建成哼了一声:“都是一家弟兄,说这些话做什么?此刻正要兄弟同心,辅佐父亲做出一番事业来。别平白无故闹了生分!”

    李元吉哈哈一笑:“你是世子,注定说不了人话,什么都得藏着。兄弟我不和你争!”

    两兄弟谈谈说说,唐国公河东留守官署,已在眼前。

    入晋阳以后,唐国公并未占据原来郡守的衙署,以自家一处产业,做了留守官署。

    八柱国家业,遍及整个大隋,通都大邑,在在皆有。只有专管家族产业的令史,才弄得明白。

    此间原来是东魏一名重臣的官邸,被赏赐给李家。多年空置之后,终于派上了用场。

    在晋阳城中不比乡间庄园,这官邸也并不甚大,门脸甚而有点窄隘,虽然经过整修,但仍然显着陈旧。

    唐国公僚属几次请他搬入晋阳宫中,都为唐国公所婉拒,作为儿子,也只能由着父亲了。

    此刻在官邸前面,拴马桩上已经拴着了十几匹坐骑,十几名家奴家将模样的人,正在拴马桩前等候,低声说笑。

    李元吉少年,在李建成耳边低声道:“晦气!怎么十七姐也在?她和二郎可是关系甚好!父亲又疼爱她,有她在,不知道又生出什么变数来!”

    李建成脸色也沉了下去,转眼这点郁色又收了起来。淡淡一笑:“军国大事,哪是女儿家能左右的?不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