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五九章 坚守一月
    “所以说了,说你蠢还不承认!你这样,到底是怎么当上北海皇朝的太子的?”

    张信哂笑着看紫玉天:“别忘了我们下面的七源岛,可是有着三位顶级的法域圣灵,五级神师也有三四十位。只要利用得当,他们至少不会在准备不足的时候强闯。”

    “七源岛?”

    紫玉天先是微一愣神,随后也没理会张信的嘲讽,若有所思的回望:“主人的意思是说?”

    “你也应该察觉到了吧?这里的阵纹,外似完好,其实都已腐朽。三十天之后,这座阵就会坏掉,彻底失去作用。”

    张信语声怪异:“所以现在,最该担心的不是你我二人。想想看我们脚下这东西,掉下去的后果?”

    “这座岛掉下去”

    紫玉天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心想这座浮岛降落的杀伤力,只怕比之鹿野山的那次群星天降,还要更为骇人。这毕竟是有着两千丈高,几十里方圆,整体的重量,至少达百万万石!

    这对于那下方的七源岛而言,无异是灭顶之灾!

    然后下一刻,她就见张信双手合十,使十数发符剑,从袖中穿飞而出,往四面八方散去。

    紫玉天看这符剑飞去的方向不同,却知它们的目的,大多都是下方的七源岛。

    还有一部分,则是一千七百里外的玉海魔渊。

    她不禁微微蹙眉:“你想将这两家的人引来,把水搅浑?”

    “难道不应该?有意思的是,这几位到来的时间,正是神相宗的陆九机南下之后。”

    张信的眼神玩味:“这其中,可有的是猫腻。这位南下辛辛苦苦的去追狂刀张信,背后自家的老窝却快要被人砸了,你说他会怎么想?”

    “我不知陆九机会怎样想,只知仅我们面前这五位,主上就已应付不来。”

    紫玉天眸中的忧色,却更显浓郁:“神相宗与他们或有冲突,可未必就不会携手合作,主上你这是饮鸩止渴,小心把自己埋进坑里。”

    她已仔细想过了,张信的做法,其实对他们现在的处境,绝无半点益处。

    “可也不会比现在更遭,总之先阻住他们强攻洞府的念头,撑过这一月再说。这次本座,就欲赌一赌我狂刀的运气!”

    接下来张信,又再次抛开紫玉天,以意识与叶若交流,询问了一些事情。

    而仅仅片刻之后,张信就长舒了一口气。

    他在紫玉天面前看似一派轻松自若,智珠在握的模样,可其实对眼前局势,也觉头疼。

    要在那五位顶尖神师的窥伺下,坚守这洞府一个月,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现在,他至少已有办法,使他们安然从这浮岛中脱身。

    想较于那些魂晶,这才是最棘手之事。前者固然价值无量,可相较于他们自身的性命,还是要等而下之。

    之前的张信,最多只有三四成的把握,可此时的他,却已有了**成的胜算,自信在大事不谐的时候,自己可以安然离去。

    吃了这颗定心丸,张信就果断的让叶若,为他送来一枚‘玉’瓶。不得不提的是,此物的质地看似羊白脂玉,可其实此物是以天外陨星的碎片制成,

    这也是张信为这次神天洞府之行,特地携来的器皿之一,为的就是容纳一些有特殊要求的灵珍奇物。又由于无法携带虚空袋,故而这些东西,都被他放在原初号内。

    而今日此物,也果然派上了用场。

    张信先将这瓶放在这房内正中央处,随后又在这瓶的周围,布置法阵。

    阵法本身极简单,以张信的阵符造诣,都可独立完成。

    而叶若此时,又在他的视界之内,锲而不舍的继续追问。

    “主人,主人!你还没说,这什么天品魂晶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啊?”

    “魂晶是神师与圣灵的灵魂聚结之物,而天品是指这些魂晶的品质。魂晶有下,中,上,地,天五等之分,而天品是最顶级的品质。就只这么丁点大小的一颗,就可价值十滴日月神露,且是有价无市。”

    张信被骚扰的不耐烦,又不敢在这大敌当前的时候,将叶若关机或者禁闭,只能无奈的答着:“魂晶可用于修行,也可用于炼器。前者可增长灵师的灵能修为,可这做法却有些暴殄天物。此物最常用的地方,还是神宝。是炼器师炼制神宝时,最不可或缺的材料,也是器灵的根本与源头。而魂晶的品质,甚至可以直接决定一件神宝的品级。”

    说到此处,张信又语气微顿:“就以我们眼前的这些天品魂晶,至少可炼制两件十八级的神宝了。再如能另外搜集一些,十九级都未为不可”

    神宝的价值连城,而一件真正适合自己的,甚至是为己量身打造的神宝,就更是无价之宝。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专门对叶若说明了。

    所以张信,直接转开了话题:“若儿能不能就地取材,再给我制造一些细胞恢复液与体力补充剂?这次我需要至少二十人份。”

    这个‘人’份,是专指他张信使用的量,一人份细胞恢复液,刚好能使他从重伤状态恢复如初。

    “这个很麻烦耶,难度不比之前的情绪药剂差多少,关键是这浮岛上,连一根草都没有。许多物质,都需化工合成。”

    叶若的眼中,流露出苦恼的神色:“这个也需要赶时间么?”

    “这个倒不用,三天后完成就可。”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收束心神,加快了符文的刻录。

    仅仅只用了一刻时间,这座阵就已彻底完成。

    再随着张信一个灵诀引动,半空中的那些白色粉尘都纷纷卷动,赫然有一丝丝肉眼难见的丝线被抽取出来,往那玉瓶的方向汇聚而去。

    整个场景,美轮美奂,可张信是毫无风雅之人,对眼前的美景毫不在意,视如无睹。

    完成了这座‘聚魂阵’,他就又开始搜寻此间,其他的灵珍奇物。

    首先是那头插翅翼虎身上的剑,当张信将那剑,从那翼虎的背上拔出,这头栩栩如生的兽尸却瞬时崩溃,化为粉尘。

    张信毫不觉意外,这里的三具尸骨,毕竟与那头雷角魔犀不同。后者是魂誓反噬,加上寿尽坐化身死,所以骨骼能保存至今。

    可他眼前的这三具,却是死在了神天上师的手中,不但生机断绝,肉身也重创崩毁。

    且修为也不同,雷角魔犀是神域,而此间三具尸骸,就只那独角魔灵,可能已半只脚踏入神域,

    仔细看了看手中这剑,张信就不禁摇头。这果然非是神天上师使用的本命飞剑,而是一口还未炼制完成的剑胚。

    估计是被那位上师随手拿来,用于了结这头翼虎的性命。

    不过这剑胚的材质倒是极高,由于此间的灵能充沛,本身的品级,并未有丝毫退化。

    又因吸收了天域翼虎的血液,这剑胚的材质,也发生了某种变化。可见那剑身的表面,正有丝丝雷纹散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