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七八章 天品魂晶
    “神子,神女,神尊么?”

    片刻之后,张信就冷然一哂,拂袖而起,再次前往洞府内的储藏室。

    现在他再怎么担心外面也没用,倒不如去看看自己这次,究竟能有些什么样的收获。

    紫玉天则继续注目那画面,尤其是之前,那被人当成狗一般对待的高元德,眼中微现自怜之意。

    此时她这位主人,对自己倒还不错,可归根到底,他们二人间其实也没什么不同。

    再如这位的身份,其实就是擒下她的上官玄昊,那就更让她难受。

    再次返回到了仓储区,张信首先进入的,是丹药区里的那间封闭石室。

    而此刻他意念之内,叶若此时正神色好奇的问:“主人,那个铁砂之剑,铁砂之墙,也是雷系灵术的一种吧?可我看紫玉天,还有高元德他们,好像很惊奇的样子。”

    “也算是雷系灵术。”

    张信用应付的语气答着:“他们之所以会惊讶,是因为这铁砂之剑,乃是我前世的独门秘术。”

    叶若却更兴奋了:“可主人是怎么想到的?用电磁力吸引土层中的金属砂,再让这些金属砂像链锯一样,在剑身里面高速切割。这种使用雷电的方法。很科学的喵”

    张信闻言,则不禁翻了翻白眼。他前世只是偶尔发现这种现象,所以刻意钻研过一段时间而已,

    而‘铁砂之剑’,正是他无法使用御剑术的代替品。他的一身御剑之法,就是由此而来。

    至于‘铁砂之剑’,在遇到叶若以前,他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跟着叶若学习了一段时间的物理课程之后,才知晓了些究竟,也有了足够信心,将这门灵术,推升到更高境界,并且在这基础上,做出更多衍生。

    比如‘铁砂之鞭’,‘铁砂之翼’,‘铁砂之触’等等。

    “还有那高能粒子流呢?也就是主人说的罡风。”

    “你说的是伪罡风,这也是我的独门秘术,将风雷二法结合一体。这与我昔年机缘巧合,领悟到的一种天地奥理有关。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随后张信就忽视掉叶若后面层出不穷的问题,把注意力转向了眼前。

    随着全新神脉石的填入,仓储区内的灵能,也恢复充沛。可惜此间储藏的所有丹药与药材,早已风化。

    不过那封闭石室里面遗留的东西,却让张信颇为惊喜。

    这里的绝大多数灵药,其实也都无法使用了。他眼前的石室,确实一直都有源源不断的灵能供应不错,可草木之属,终究都有其极限的。

    可其中保存完好的四件东西,就令张信惊喜万分两块被蕴养了近十六万年的‘紫槐木心’与‘乌沉木’,九枚同样蕴养了近十六万年的‘七星胡桃’,以及三颗可以让人获得木灵属性的‘木元果’。

    木系灵物,年代越是久远,功效也就越强。经历十六万载岁月的沉淀,这三件木系奇珍,在如今莫不都是价值连城!

    尤其前三件,哪怕是用来铸造神宝,也有着足够的资格。

    至于那‘木元果’,之所以能够保留至今,正是因其纯粹无比的木灵属性。

    而此间长期提供的,就正是生机勃勃的木属灵能。

    这里其他的灵花异草,仙果奇珍,也不是没有价值功效凌驾于‘木元果’之上的,可就因夹杂有其他的灵能属性,无法在这石室内保持灵能的平衡。

    张信感觉这三枚看起来没什么异样的‘木元果’,似乎经历了什么变异。

    可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异,他却仍无法判断。

    而除了这四件之外,石室内还有诸多天材地宝的灵种,居然大多都还保持着活性。

    张信只认得其中十几样,其余绝大部分,只怕都已消逝于这片天地间。

    其次是材料区,之前张信虽去过一次,却并未细看。

    里面的那些东西,亦让他心绪澎拜。

    就不说那些神脉石与紫神石,这里面光是用来打造上等灵兵的‘火罗神铁’,就有四十块。每块长一尺,宽三寸。相当于火罗阎狱四年的产量,可以打造至少四百口十级以上的灵兵。

    而与‘火罗神铁’同样等级之物,这库房内足达十六种,许多早已在天穹大陆之上绝迹。总计价值,则是这些‘火罗神铁’的七倍。

    最后是第三分区,这是最小的一个分区。此处摆放着一排排整齐的木架,上方摆放着诸多器物,有诸多兵器法器,甚至法宝。

    可这些木架,绝大部分都已腐朽,那些器物,也无不都是满布着斑斑锈迹。甚至有许多跌落在地,摔成了数截。

    只有这边的石室内,依旧有着强盛的灵能反应。

    当张信将那石门推开之后,再次望见了满目的辉煌灵光。可待他仔细观望之后,却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紫玉天有些看不下去,柳眉微扬:“十四级的法宝二十九件,十五级的法宝四件,五级的法器六件,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你不懂!”

    张信心想这些东西,也只有赏给自己部属,或者转卖的份了。

    对于他们灵师而言,法宝这东西,并不是等级越高越好,适合自己的才是最佳,就比如他现在使用的‘电力魔方’。

    至于那六件五级法器,虽然难得,可这都是老古董。古时的灵术,与现今截然不同,他难道还要去翻经查典,特意去寻那些古代的引导灵诀?

    此外这其中,既无灵装,也无神宝,未免与神天上师身为‘神域’,以及中古时代曾经第一强者的身份,略有不符。

    可这其实也在他意料之内,十六万年前可没有什么灵装的概念。那时代的炼器师,也无法造出十五级以上的法宝。

    此外还有个问题,今日他在这岛上获得的一切,都不太容易脱手。换而言之,自己心忧的财力问题,依旧没能妥善的解决,可这总比一无所得的好。

    除了这三间石室之外,这洞府之内,还另有一处让人期待的地方,那就是神天上师的主居室

    张信有着一丝隐约的直觉,相信那里,必有让他期待之物。

    且以常理论,这洞府中的法阵,即便将仓储区那三间石室内的灵能供应全数停下,也没可能中断神天上师那间主居室的灵源供应。

    而一位生在中古年代的神域上师,哪怕只是遗落下来一些边角零碎,也可让他裨益一生。

    十六万年前的资源丰富,可远非是这个时代的灵修能够想象。

    只是当半刻之后,张信走入到这间位于洞府最中央的房间内时,却直接怔在当场。

    只见这间宽达八十丈的洞室内,似被台风扫过,一片狼藉。里面所有一切事物,都已全数崩碎。而周围的墙壁,也是布满了裂痕。

    不过在那云床的前后,却另有三具尸骨,一个只剩下了骨骼,通体似如黑玉,头有尖角,额有裂纹;一只则是插翅巨虎,浑身覆盖着银白色的金属,不过腰腹部,却被一口长剑贯穿。

    最后一具,则是在云床之后,嵌在了墙壁之内,手持着一口巨大的骨矛,可头部却已不见了踪影。

    不过最使张信注目的,却是这三具尸骸之上,悬浮的那些白色粉末般的事物。

    “这是”

    当张信口中呢喃之时,紫玉天也恰好随后赶至,这位也同样愣在了原地,双目圆睁,神色怔忡。

    “是天品魂晶!”

    张信惊异之后,眼中就现出了狂喜之意。

    不过紫玉天随后,就冷笑着问:“主人你要收取这些魂晶,至少也需一个月!可这里五位顶级神师,不知主上准备如何应对?”

    “应对?自然是魔奴忠心耿耿,为主上排忧解难。”

    张信也意识到这‘魂晶’,仍只是画饼。不过他此刻心情甚佳,用开玩笑似的语气答着:“两个高元德,三个道种级的顶尖神师,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小女孩,太子你应该能解决吧?”

    需知他身边这位玉天太子,可也是魔灵中实力最为出众的一位‘深渊’!

    可那边紫玉天闻得这句,脸色却是铁青一片:“那么小奴身死之前,定会让主人你先死个痛快!”

    “你这是打算噬主?”

    张信眉梢微扬:“可哪怕不收取这些魂晶,玉天太子你能逃得出去?”

    紫玉天闻言,眸中顿显沮丧之色。

    刚才初一见那六人,她就知那包括高元德在内的五位神师,都无一弱者。

    尤其那位首领,紫玉天判断此人,实力只怕也是高元德的层次。

    之前的交手,那面具男子无论是本身的实力,还是神宝‘水寒弓’,都无不让她‘惊喜’。

    至于那位少女,虽非神师境,却也同张信一样,让她无法看透。

    再反观他们这边,就仅仅只有她一人而已。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自己对上高元德未必能胜,对上手持‘水寒弓’的那位面具男子,则多半会输。

    据她猜测,张信的手中,虽还有着一到两枚的乾坤神符。可在这鬼地方,他们即便有这种逃命的神物,也无法使用。

    此时无论紫玉天怎么想,他们二人都难逃殒命之局,她已做好了最后战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