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5章 收获与影响
    8月的这一天,恐惧不安萦绕在整支撤退舰队上。

    前方贵族们所乘坐的军舰遭到了血帆海盗的袭击,这个消息通过狮鹫骑士的通知,传到了整支舰队当中。

    富有海战经验的库尔提拉斯海军准将库克,原本已经决定了让整支舰队返航。但洛萨派来的信使坚称安度因和杜克两个能搞定对方的舰队,而且娜迦率领的鱼人部队已经赶过去了。

    迟疑之际,库克才决定维持四分之三帆,并特意让舰队一分为二,前方由具有一定战斗力的库尔提拉斯舰队开路,后面的运输船看到不对头还有机会逃跑。

    三小时之后,海平线上出现了一大片血帆。

    那种异样的猩红,几乎让瞭望员下意识地敲响警钟。事实上,有一个年轻瞭望员真的如此做了。但预知了危险的库尔,安排的是双倍的瞭望手,另一个更为老成的瞭望手制止了那个年轻人。

    “等等!你看清楚上面的旗帜!”

    看清楚之后,所有瞭望手目瞪口呆。

    “船长,我建议你一定要来看看这个。”

    没错,的确是血帆海盗的战船。

    同出一脉的库尔提拉斯海军几乎化灰都认得那些船。

    为了在各种风向下依然能够保持灵活的一横帆、三个三角帆的设计;为了接舷战特地加高的船舷;为了炮击战而安装的可拆卸木制外甲板,所有的一切都在清楚告诉库尔提拉斯的海军,这的确是自己的老对手。

    但是,悬挂在主桅杆上的暴风王国黄金狮子旗却在向世人昭示着,这已经是暴风王国的所有物。

    库尔提拉斯的海军看得眼睛都火热了。

    在成为血帆海盗之前,血帆海盗领袖——当时的法瑞维尔公爵,他重金打造的战船是整个库尔提拉斯最好的。

    单论质量,甚至在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的主力舰队之上。唯一的区别是,法瑞维尔公爵带走的这批船总数比较少,只有12艘大型商船和24条战舰。经过改造升级后,这36条船绝对是血帆海盗的主力舰。

    现在足足12条主力舰居然被暴风王国捞去了,库尔提拉斯人不眼热才怪。如果不是知道暴风王国即将亡国,他们几乎怀疑暴风王国要危及他们的海上霸主地位了。

    不光如此,那些新造的小型战船的水准也是相当不赖。

    加上原本贵族拿走的那些舰船,展现在库尔提拉斯人面前的,是一支足足由70条大小战舰组成的庞大舰队。

    如果不是通过望远镜看到甲板上,是娜迦和鱼人押解着血帆海盗做事,说不定库尔提拉斯人会妒忌得发狂。

    库克准将放下望远镜,喃喃自语:“见鬼,若不是我们有更强大的绿皮要收拾,我回去一定要建议上将压制一下暴风王国。”

    在海神号上,范克里夫趴在舷窗上,死死盯着那支从舰队南面逆向驶过的奇异舰队。双方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他甚至能看到那些贵族私兵脸上绝望而沮丧的表情。

    那绝不是什么劫后余生的欣喜表现。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那就是——丧家犬!

    激动的血液从范克里夫心脏里泵出去,点燃了全身,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在发烫。

    贵族完蛋了!

    那些傲慢蛮横的贵族完蛋了!

    这个声音是如此清晰,如此真切,几乎让范克里夫不能控制自己。

    不管杜克是怎么做到的,接下来,当腐烂的血肉被割去,暴风城哪怕陷落,暴风王国都必将迎来新生!

    不知不觉,埃德温*范克里夫的心胸里全是杜克的光芒。那是让他献上自己的一切,包括他的忠诚,他的生命,他的灵魂,乃至于他最疼爱的女儿凡妮莎都在所不惜的狂热。

    夜深了,范克里夫久久不能平静。

    当然,不能平静的,不止他一个。

    莱恩国王反复把报告看了三遍,看完后还是足足愣了一分钟都说不出话来。

    这份报告太具有冲击性了。

    不光是他,所有现时留在暴风城的高阶贵族都鸦雀无声。

    那批撤离的贵族当中,居然有十分之一是恶魔!当血帆海盗发动袭击时候,展露真身的恶魔造成了暴风王国立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贵族死亡事件。

    387名有爵位的贵族,活下来的只有区区32人,而且个个带伤。足足有7个家族永远地灭族了,剩下13个家族也人丁稀少。而活下来的贵族还有半数是未成年的。

    他们大多受到了严重的惊吓。

    这不是某人或某个势力捏造的报告。800多名幸存者的证词几乎都是一致的。这些幸存者还包括了数名无比虔诚的牧师。

    不光是他们,那些血帆海盗俘虏的证词也大同小异。

    莱恩痛苦地闭上眼睛:“难道要我告诉国民,他们所信赖的,以之为领袖的领主们,传承了索拉丁大帝的暴风王国贵族们,他们当中有十分之一是恶魔?”

    莱恩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遍了议事厅每一个角落。

    每一个人都面面相觑。

    如果这样做的话,那么对士气的打击也太大了。

    这时候,曾经是白兰度家族同盟者的卡顿伯爵轻轻举手,请求发言:“我们为什么不能往好处想呢?至少我们获得了两倍的船只。我们有足够的渔民充当水手。我们能以两倍的速度撤离国民。”

    莱恩浑身一颤,忽然胸膛里似乎又有了点暖意:是的,国民的损失会减少。

    但……

    卡顿伯爵又说话了:“这次战死的都是地方领主,我觉得对外宣布结果什么的,应该首先尊重他们的意见。毕竟,他们才是王国的基石。”

    伯爵的话,简直就是天籁。

    这次撤走的贵族的确占了大部分,但不是每一个贵族都能撤离的。比如那些在王国内有着重要军职的贵族。

    自家的子嗣变成恶魔杀了自家人……这么耻辱的事情怎可能宣布出去?其实理由他们一早想好了,就是没敢提出来而已。

    现在卡顿伯爵开口给了他们这个台阶,他们简直高兴得恨不得当场跑上去亲伯爵一口:哟,果然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人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