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六章 风神借法
    面具男子闻言不说话,只屈指一弹,瞬时就是一道金风斩,呼啸着斩入浮岛的深处,

    而仅仅只六十分之一个弹指不到,里面一道柱形的雷电,猛地轰射而出。

    那面具男子早已有备,身影一个闪烁,就到了十丈开外。任由那雷电,擦身而过。

    “外围就是五十级的雷法,想必这岛的核心部分,法阵之威更加了得。不过”

    语声微顿,面具男子从容自若的说着:“这座阵,到底已经经历十六万年。此时虽已更换神脉石,源力澎拜,可正因此,我料此座阵,维持不到一个月。”

    “原来如此,阵纹已老朽,这更换后的神脉石,灵源越是充沛,此阵崩溃的也就越快。那么神子之意,是说我等与其冒险入内,倒不如坐待其败?”

    那四旬中年眯起了眼,若有所思:“此阵在启动之前,不难加以修正,甚至将你我先放入岛内也未为不可的。可这位如此仓促,想必是并无阻拦我等入岛的把握,对此阵不甚了解,也无信心,阵道造诣也只寻常。按说强攻才是上策,最多三五日我等必可攻入洞府。可我等另有顾忌,动静不宜过剧。那么接下来,你我是在外围分而守之?”

    “分而守之是不错,可想必这位,不会就此束手待毙。你能想到的事情,他岂能不知?”

    那面具男子的眸中,透着莫测光泽:“高兄,不知你是如何看的?”

    高元德一直漠无表情,直到这男子问及,才开口反问:“神相宗与上官玄昊间孰轻孰重?”

    只是他语声才落,脖颈上的‘狗链’就被人一扯。那力道极大,强到连高元德都无法完全忽视,身躯往前一个趔趄。

    而牵着这条‘狗链’的面具少女,则是语气不悦的说着:“谁许你答他的?你现在可是我的小狗儿,没有本尊允许,不许你理别人。”

    “悦儿!”

    面具男子不禁苦笑:“高兄名震一方,可不是你的狗儿,能否尊重高兄一二?”

    “我说是,那就是了!”

    少女哼了一声,就又拿出了一枚赤红色的丹丸,在高元德的眼前晃了晃:“趴下来,学狗叫两声,这丹丸就给你了。”

    高元德先仔细看了那‘丹’一眼,默无感情的目中竟现出了几分异泽。随后他竟果然跪了下来,学着小狗‘旺旺’叫了几声。

    那名为‘悦儿’的少女,顿时眼现得色:“师兄你看!他自己都承认自己是小狗了。”

    面具男子见状,不禁一阵无语。他身后几位灵修,则神色复杂,或是怜悯,或是厌憎,或是嘲笑,

    那边悦儿又畅想道:“这次不知能不能将那个上官玄昊擒下来?要是能把这个家伙,调教成一只小狗,那才有意思。”

    “师妹你想多了!”

    面具男子不禁失笑:“上官玄昊是何等样的人物?五年前这位纵横北方,几无败绩。一身同具雷天神寂与风神无迹这二门无上**,便是天域修士见到了,也会头疼万分。”

    “可他的肉身,已经毁了耶!”

    面具少女又看着仍跪在地上的高元德:“他们两个,有什么不同么?”

    面具男子哑然,心想这两位,现在还真没有什么不同。同样是曾经的第四天柱,也同样是丧家之犬。

    “我尽量吧!”

    这位应付着说完,就再懒得搭理少女,转而语声凝然道:“高兄方才之言,可谓深合我心。神相宗与上官玄昊间孰轻孰重,我等现在,是成全与神相宗的情谊,就此退却;还是全力以赴,将上官玄昊拿下?”

    此时这位面具男子的身后,除高元德之外的几人,都一阵面面相觑,各自眼现深思之色。

    面具少女则嘻嘻笑道:“我选上官玄昊,很好奇哦,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让你们这么害怕忌惮?”

    “属下也以为,需以上官玄昊为重!如有彻底解决这祸患的机会,自不容错过。”

    那四旬中年,随后亦语声冷肃的说着:“神相宗既欲谋取日月玄宗,日后就绝离不得神尊之助,一时龃龉,何足为道?反倒是这上官玄昊,机会难得。如果真是他的话,今次倒可为神尊除一大患。”

    “那么现在,我等除强攻之外,再无他法!”

    那面具男子的眸中,透着莫测光泽:“为今之计,还是想办法先送点人上来。今次之事,已难以善了”

    他身后几人闻言,都神色凝重,都意识到接下来的几日,必是免不了一场大战,甚至可能将下面的七源岛,也卷入其中。

    而此时面具男子,又语声微顿:“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先试一试里面的那位,到底成色如何。再次见面,不知这位上官天柱,又会给你我怎样的惊喜?”

    ※※※※

    中枢室内,张信的面色,已是铁青一片。他虽听不到这些人在说什么,可只高元德的举止,就让他心胸气炸。

    没怎么细想,张信就直接以心念询问叶若:“能不能在一日之内,制作出一支恢复部分情绪的药剂出来?质量不用太好,效果维持两三个小时就可以”

    “唔,若儿的这些纳米机械,没有这种功能哦喵!”

    叶若有些为难:“若儿需要建造一些特殊的仪器,还要采集一些物质合成,至少要一天时间。”

    “一天?那也足够了。若儿你现在就开始着手,我希望这药剂,能尽快送到那家伙的手里。”

    “明白的!”叶若做出遵命的手势:“主人要制作这种药剂,是打算利用这个高元德吗?”

    张信一声轻哼,沉着脸默然不答。他只是不愿见这个曾经的‘高师弟’,被人如此欺凌,丢人现眼而已。

    高元德虽是叛逆,可也是从‘日月玄宗’走出去的。这位落到这样的下场,他张信也觉脸面无光。

    可既然他已准备给这位提供药剂,那又何妨将之作为棋子使用?

    也就这刻,他发现眼前那团荧光内,面具男子与高元德的身影,都已消失无踪。同时失踪的,还有另一位年约三旬的紫袍修士。

    张信不禁神色微凛,立时将意念散开,借助那中枢法阵,感应盘查。

    不过先一步追索到敌踪的,却是若儿:“主人,就在他们登岸处的东面十四里。”

    张信立时将大袖一拂,转换灵诀。使身前的影像变换,往叶若报出的方位映照,随后果见那三道身影,正联手往岛内深处飞行。以高元德为首,那面具男子与紫袍修士则紧随其后,

    他们的速度谈不上是风驰电掣,却也快到让人心惊。一路势如破竹,气势犀利。

    而沿途的那些法禁,大多都来不及反应,剩下的部分,则完全无法阻止这三人身影。

    紫玉天不由皱起眉头,只看这三人展现出的法力,与彼此间的配合,她就知只凭岛内的这座阵,绝没可能阻拦住这三人,

    张信则陷入深思,须臾之后,才回望紫玉天。

    “太子你可试过,与灵师一起做灵能同调?”

    紫玉天闻言先是一阵错愕,不过她随后还是如实答道:“没有试过,不过我可以配合。可主人你要灵能同调做什么?”

    她听说‘灵能同调’这种事,极其的困难,不是普通的灵师,能够做到的。

    不过张信既能降服那只小魔犀,在这方面想必是有些造诣。

    可灵修与魔灵之间,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双方的神念,几乎完全相反相斥。

    “废话少说,借你战境一用!”

    张信说完这句,就已将自身所有的杂念排除,使元神进入一种无思无想,玄而又玄的状态。

    而仅仅刹那,紫玉天就感觉到自身的神意,被另一股意念强行‘拨动’。

    她不禁深深看了一眼张信,随后也闭上了眼,开始配合张信,进入灵能同调。

    大约三个呼吸之后,当张信再次睁开眼时,他的眼眸之内赫然也泛着深蓝色泽,更有一丝丝血纹,从他的眼角处散开。

    这次他说是借紫玉天的战境一用,可其实‘灵能同调’之后,只是将他二人的战境综合‘平均’而已。

    张信预计这么做之后,最多可以使自己,拥有相当于第六战境的能力。可在此时此地,已是足够了。

    而这次灵能同调的实质,其实就是以张信为主,以紫玉天为中转的‘工具’,来操控他们身下这座中枢法阵。

    随着张信再一拂袖,周围顿时灵光氤氲,一排排往外散开。这中枢之内所有的符文,都尽数散开。张信的一身灵能,亦在此刻节节攀升。

    再当张信一个灵诀打出,使身周青光拂动。几十里外的某处,也顿时刮起了一团弥漫数里的暴烈狂风。

    此处正行进中的三人,都是面色微变,纷纷闪身躲避。

    这狂风不可怕,可怕的是这风卷之内,隐藏的无数犀利风刀,还有那隐隐约约,与那‘罡风’相似的气机。

    “这是,风神借法?”

    面具男子的眼中,不禁显出了几分异色。

    秘传绝式‘风神借法’,乃是上官玄昊仗以纵横北方的绝式极招之一,也是无上极招‘风神无迹’的基础。

    而这狂风中,那类似于‘罡风’之物,正是上官玄昊的特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