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2 稍歇
    被摧毁的高塔周边设备,就像是刚刚才损毁一般,不断迸射出能量弧光和火花,这一幕完全可以和进入意识态世界前,所遭遇的冲击一幕连接起来,简直就像是,描述着冲击过后的境况。不,在某种程度上,或许,这里就是刚被能量循环网络暴走所形成的冲击摧毁的高塔核心区,我们在冲击中,进入了由精神统合装置所构成的意识态世界,虽然在里面经历了许多战斗,但是,对物质态世界来说,仅仅是渡过了极为短暂的一段时间。

    然后,这些原本不存在,但此时正不断扩散的灰雾,恐怕就是天门计划得到继续后,由红衣女郎玛丽亚所带来的变化。

    “天门”中的废墟环境,正在和物质态世界的废墟环境统一起来。

    这种意识态和物质态的接近、交互和统合,说不定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诞生的前奏。

    如今,被灰雾包围的这里,既不是精神统合装置构成的意识态世界,也不是正常的物质态世界。而是一个基于精神统合装置的,正在成形并扩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同样在观察四周环境的锉刀对我说到。

    “看这个样子,要将整个基地都转化为瓦尔普吉斯之夜。”我回答到。

    “原来如此,那么天门里面……”锉刀顿了顿,从我身后走出来,和我一起看向正在往这边跑过来的队员们,“看来这一次是全员生还了,运气不错。”

    “别放松警惕,锉刀,战斗还没有结束呢。”我问她:“在我们进去之后。天门外的那些巫师——”

    “被全歼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只是区区一个精英巫师带领,就算人数上占据三倍的优势,也不可能会赢得了我们这些人吧?”锉刀嘴角一钩,竖起大拇指比了比,反问道:“那么。也就是说,进入天门的巫师没有搞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以你们这些进入的人的实力来说……真让人感到惊讶。该不会是你没尽力吧?”

    “嗯,差不多尽力了,不过,有一个精英巫师拥有意识类法术,在那种环境下很强啊。而且,还有一些很麻烦的谋算,让我很难占据完全的上风。”虽然想对她详细说说其中的波折,不过。那也是事后才能进行的了,因为“天门”中发生的转折,还真是一言难尽,也无法长话短说,因为情报的缺失,有许多东西仅仅是我的主观判断。现在就仓促地说出来,也有可能会误导锉刀的第一印象,进而在今后的事件展开中作出错误的判断。

    “谋算……是情报上的问题吗?”尽管只是简略一提。但锉刀还是迅速明白过来了,“的确。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的确很难搞到真正有用的情报啊。就算得到的情报并非伪造,但是,片面的情报也比假情报更加难以辨识。”

    “总之,就结果而言,五十一区那边暂时领先了。”我这么说的时候。咲夜和锉刀小队的其他成员已经聚集过来。除了她们之外,在之前的能量循环网络暴走的冲击中活下来的人也陆续和自己所隶属的组织汇合。在冲击中被卷入意识态世界的人死了七七八八,但也有和咲夜等人一样,没有被拉扯进去的人,相比之下。留在外面的人存活下来的几率似乎更大一些。尽管如此,原本在灰雾巨人侵入高塔核心区时尚存活的人们,此时已经减员了至少三分之二,不少神秘组织的成员只剩下麻雀三两只,有的更是整个组织都被歼灭了,就是不知道,响应五十一区的号召,聚集在这个基地中的神秘组织,是否在外头还有留守者,如果真的是全员参与这次行动的话,可谓是受创严重呢。

    “大家都没事吧?”锉刀巡视着诸人。

    “没事。”

    “吓了一跳,那个冲击可真是惊人,如果不是这位咲夜小姐,我们可就真的麻烦了。”摔跤手用一脸爽朗的笑容,用力拍了一下咲夜的肩膀。咲夜脸上的面具,罗夏墨迹的变幻急剧了一下,似乎在暗示她此时的心情,不过,即便真的如此,也只能说,她在这种情况下,情绪的波动仍旧轻微得很容易让人漏过就是了。

    “距离我们进入过去了多长时间?”锉刀问道,但是,队友的反应很快就让她反应过来,对于这些意识留在正常世界中的成员来说,不仅没有观察到她和我的异常,而且,进入意识态世界并在其中战斗的经历,也仅仅是相对而言,极为短暂的时间。

    “进入?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更多经验的三名灰石强化者的表情凝重起来,“我们这边被咲夜小姐保护起来了,什么感觉都没有,而且,冲击才刚刚结束。”

    “是吗?那么长话短说,我和高川在冲击中被扯入了意识态世界,不仅仅是我们,几乎所有的头儿都被卷进去了,因为,那看起来是取得最终目标决定权的地方呢。”尽管在意识态世界中,没有得到任何收获,但是从锉刀的语气和表情来看,还是挺轻松的,“能够活着回来真是太棒了,运气不错。”

    “原来如此,是那么危险的地方吗?”摔跤手,灰狐和快枪三人也没有详细追问,大概是对于这样的经历和结果,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说,我们没有被卷进去,是一种幸运咯?”

    “哈哈,如果你们也被卷进去了,这支队伍说不定就要重组了。”锉刀轻松地摊开手,一副打趣的口吻说:“我可不想仅仅一个多月就得给你们收尸,所以——”她收起轻佻的表情,凝重地说:“接下来的战斗,都给我小心点!”

    “战斗还没结束吗?最终目标的归属权……”快枪慎重地观察四周,“那些巫师不见了,这么大的雾气,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那些家伙搞的鬼?为什么现在还不趁机攻击?而且。虽然人数大量减少了,可是连尸体都没有……”他的声音沉重起来,“全都死掉了吗?事尸骨无存的那种?”

    “阿川,没受伤吧?”咲夜在一旁问道,她那平静,或者说。强制平静的声音,让我的内心也安定下来。虽然说在脑硬体存在的情况下,我的心态是极为平稳,情绪也极为冷静的,但是,这种安宁的感觉,和那种机械般的平稳与冷静稍稍有些不同。

    “没事,而且,有了不少收获。不要担心。阿夜,我就在这里。”我摸了摸咲夜的头发。

    “嗯。”咲夜的声音轻快起来。

    “事情稍微复杂,简单来说,目前五十一区那边成功地执行了他们的计划,所以,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大概要失败了。我们错失了最好的机会,想要从他们手中再夺走目标物。可是很困难的。”锉刀说:“接下来,大概就是在占据大势的五十一区那帮人的领导下。歼灭剩下的巫师,然后,反攻纳粹!”这般说罢,她转过头来对我说:“高川先生,这样可以吗?”

    我知道她的意思,的确。如果没有一个颠覆性的变化,想要继续夺取精神统合装置,难度会直线上升,对锉刀的队伍来说,之前还有一丝希望。但是,这一次几乎连希望都没有,战斗力处于绝对的下风,已经不是投机可行的时候了。所以,再想得到她们的支持,也是强人所难,就算是合作者,也不可能赞同这种没有多大成功希望,即便强制进行也会得不偿失的行动。之前之所以同意行动,也仅仅是因为,以当时的情况来说,的确有值得冒险的理由,但是,既然五十一区已经吞下自己的战利品,继续行动的意义就不再是虎口夺食了。

    正面对抗的话,锉刀等人当然是毫无胜算的。光明正大地和五十一区势力联盟成为对手,就算在他们拥有精神统合装置之前,也不会那么做,现在就更加如此。锉刀的行为,不仅仅要为自己的队伍负责,还代表着雇佣兵组织的态度,自然不可能固执自己的决定,引发两个组织之间的战争。况且,还是这么明显的强弱情势下。

    “嗯,到这里就可以了。对你们的支持,我代表耳语者再三表示感谢。”我点点头,对锉刀等人诚挚地说道。虽然结果不如预期,但是,锉刀小队能够陪我走到这一步,其结盟的诚意,已经足够充分了,“今后如果有什么麻烦,请尽管通知我们,我们耳语者也会鼎力相助。”

    “嗯,有需要的时候,我可不会客气哟。”锉刀爽快地说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虽然头儿你说得简单,但是,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不对劲啊。”清洁工敏感地皱起眉头,她的伤势在此时也没有显得好转多少,被灰狐将她的胳膊架在肩膀上,搀扶着行动,红衣女郎玛丽亚的那一刀,还真是狠呢。虽然,在“天门”内部,和它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也绝非是化敌为友的表示。仅仅是,有点暧昧罢了,这种暧昧,对其他人可是行不通的,锉刀等人再撞上她的话,可不会就此罢休。所以,将在光之世界中发生的那件事,以及看似缓和的关系说出来,也没什么效果,我也就绝口不提了。

    “是不对劲。你真的很有天赋呢,清洁工。”锉刀这么说着,看向一直都十分稳重镇定的契卡,“契卡,你的感觉如何?之前那个……声音,还听得到吗?”

    “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的确有些不正常,但是,自从加入这支队伍后,从来都没有十分正常的战斗呢。我真是想念过去的战场啊,本来都已经凑够回老家经营农场的钱了。”契卡叉着腰,叹息般摇摇头,就像是在感叹世事的无奈,为自己当初的选择表示遗憾,“那个声音,在抵达这个区域之后就渐渐消失了,队长,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不,我也不清楚,不过,干这一行就是这样,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怎样都没关系了。别在意。别在意。”锉刀耸耸肩膀,轻松地回答到。

    “怎么可能不在意啊。不彻底弄清楚,彻底解决的话,会不会留下后遗症,绝对令人在意呀!”契卡苦笑起来,“真是不幸啊。”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插口到:“因为你是我们耳语者的人,所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或者说——目前来说,还没有什么后遗症严重到连我们耳语者都处理不了。”

    “这么自信——?”除了锉刀和咲夜之外,其他队员都有些错愕,“耳语者有这么强吗?”他们看向锉刀,锉刀点点头,说:“虽然我也不太明白。这是耳语者的内部事务,不过,我相信高川的能力,既然他这么说了,就这么当真吧。”

    “耳语者的内部事务?等等,高川先生,你刚才说了什么?契卡是你们耳语者的人?”灰狐猛然反应过来,一脸惊诧地看向契卡。“她是我们——”

    “不。”我打断了他的话,平静地说:“契卡是我们耳语者的成员。从一开始就是,只是在你们那里接受新人培训而已。”

    “头儿?”快枪之前也有些惊愕,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向锉刀征询道:“是这样吗?”

    “嗯,就是这样。”锉刀满不在乎地说:“我本来就只打算带走清洁工,契卡是被这个家伙看上的。不过。因为临时的行动需要,加上她本来就是雇佣兵,所以和你们一起行动比较方便,压力也会小一些。毕竟——”锉刀森然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至少也要有我和咲夜女士的水准。才能跟上这个家伙的脚步呢。这场战斗的一线区域,等级太高了,对你们来说,也是一样。”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清楚呢?我还以为契卡也是我们的人呢。”清洁工说到,当然,并没有从语气中流露什么不满排外的情绪,只是,话语的内容很容易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

    “说清楚又怎样呢?反正,都是要在一起行动,太生份的话,效果反而不好。”锉刀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这是我的队伍,我的决定,就是队伍的决定,这一点,你应该可以理解吧?我们可不是在过家家,清洁工。虽然是神秘组织,但也是雇佣兵的神秘组织。”

    “是的,规矩我记得很清楚。既然队长你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清洁工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其他人也是如此,契卡也显然非常习惯这样的情况,只有咲夜对她说:“我们耳语者也差不多,阿川是副会长,如果他的决定,没有会长的反对,那就是最终的决定了。不过,从某些角度来说,人情味会更浓一些,也更民主一些。”

    “放心吧,我早就已经习惯了,毕竟,我也是雇佣兵出身呀。”契卡再次微微露出苦笑,“不过,耳语者的任务,都是像现在这么危险吗?”

    “嗯……也有简单的哟。”咲夜想了想,说:“根据你的水平决定你的任务,不会强人所难的,所以,也请不要有太多心理负担。我们社团里,像契卡小姐您这样的专业战斗人士,是很少的。基本上,涉及战斗的事情,都会由高川进行处理。如果不想战斗的话,申请留在后方也是允许的。”

    “听起来还真是民主,充满了人情味,不过,会不会太散漫了一些?还有,你说的,是社团?”契卡听了咲夜的话,反而疑惑起来。

    “嗯,我们耳语者的前身,就是大学里的一个神秘学同好会……还是没有正式批准的非法社团。”咲夜的话,让契卡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像是十分纠结。最终,契卡什么话都没说,看了一眼其他的锉刀小队的同伴,在和对方的无言对视中,再次叹息起来。咲夜对耳语者的解说,虽然出自好心,但似乎只有反效果。

    “契卡,如果有什么不如意的话,欢迎回来。”清洁工在灰狐的搀扶下,走到契卡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安慰的语气说:“我想,头儿不会拒绝的。”

    “哈哈,当然,如果是自愿加入我们的话,我这里可是大欢迎,就算要和高川打上一架也没什么。虽然这么说,但是……”锉刀微微一笑,说:“不管咲夜女士怎么说自己的队伍,那也是耳听为虚。就我知道的神秘组织中,在神秘性,组织结构的完整性,以及最强战力上要超过耳语者的,在欧美区也没多少哟,否则,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和耳语者结盟?我不觉得你会后悔进入耳语者,契卡。”

    “是吗?那真是令人期待。”契卡总算是收拾好了心情。

    我并不在意契卡的表现,毕竟,她对耳语者一点都不了解,但却对雇佣兵的生活十分习惯,所以,暂时对同行的意见更加重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