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五四章 敌踪忽显
    “这个不能比。”

    张信微摇着头,语气颇是复杂:“我们之所以能做到,是借助天地自然之伟力。你们联邦,却是从无到有,凭空创造出一座都市”

    张信对自己身为灵师的一员,极为自豪。可也能感受到,他们这颗穹星,与叶若口中那个联邦的差距。

    他相信如无这座山底部,那块巨大的虚空石,那位神天上师,是无论如何都没可能让这座洞府浮空到如此高度。

    不过被叶若这么一说,张信倒是多出几分信心。心想这座洞府,既然没有从空中沉下去,那必是有灵能维持。

    “可按照主人的说法,这么大的山体,完全是靠一个人的力量推升上去耶”

    在张信的视界内,叶若才刚说到此处,就忽的面色微变:“主人,有不明飞行物,正在试图靠近这座浮岛。”

    “有不明飞行物?”

    张信也是眉头微皱:“是什么模样?在哪里发现的,是哪套系统?监测卫星?还是你的浮游探测器?”

    早在登岛之刻,叶若就释放出了一百多枚浮游探测器,帮助他探查监控这浮岛内外。

    此外张信也知,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高度,叶若接发卫星信号,远比在地面方便。

    “是监测卫星!发现地点在一千二百七十里外。”

    叶若一边说话,一边把一段卫星视频,显示在了张信的眼前:“就是这中间,那个白色的东西。因为对方的速度太快,辐射能也很强,令周围的光线产生扭曲,所以监测卫星拍下来的照片视频很模糊。”

    张信注目细望,随后他的脚步,就微微一顿。他认得这东西,日月玄宗在三千二百年前,打造出来的大日神梭。

    “~呵,这就有意思了!”

    张信明明是笑着说这句话,可语声内却饱含着惊意与不解。

    原版的‘大日神梭’,被封锁在灵宝殿内,早已经失去了穿梭‘罡风层’与‘劫念层’的弓弦。

    不过在十载之前,当他与那几位至交,发现神天上师的洞府,可能在七源岛的上空之后,不但详细研究过这位古代神域圣灵的生平,更联手从篆星楼内,兑换出了‘大日神梭’的图纸。此后又在这基础上加以改造,准备自造一件全新的‘大日神梭’。准备从距离七源岛四千里的方位突破到劫念层,从八万丈高空飞行数千里,进入这神天上师的洞府。

    可最终却因此物的炼造价格太过昂贵,缺乏材料,他们只打造出了一个雏形之后,就不得不停止了下来,将计划暂停。

    而时至如今,知晓这神天洞府方位的,应该就只有他张信一人才对。

    至于那全新版本的‘大日神梭’,也只有自己与三位挚友,手里有着完整的图纸。

    可除他上官玄昊记忆里的那一张之外,其余‘大日神梭’的炼造图,早该随着这三人的死去而消失。

    “他们飞行的速度,应该是一小时六千八百里,而卫星拍摄到这影像的时间,是在二分钟之前。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距离这里,只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了喵~”

    张信的思绪,被叶若惊醒。他先眉头微蹙,随后就加快了脚步。

    “继续监控,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此外原初号,也需随时做好飞行准备。”

    他行走的方向,依旧是这洞府内的储藏室,而非是就此离开,或者前往控制这洞府法阵的中枢室。

    这并不意味着他对那些即将到来的陌生来客,没有防备之心。恰恰是因警惕忌惮到了极点,才必须尽快前往储藏室看看究竟。

    尽管还不知那‘大日神梭’之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张信却猜对方,多半是来者不善!

    且能驾驭‘大日神梭’者,也必是最顶尖的天柱级神师。

    张信不愿将那虹彩圣泉的灵根与一位神域兽神的骨骼,轻易的拱手让人,也不认为自己的原初号,能够在对方眼皮底下脱身。此时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储藏室那边试试运气。

    需知在神天上师的那个时代,是没有提炼石存在的。也就是意味着,那座灵源枯竭的阵法,就只能用‘神脉石’来启动,且必是十五级往上!

    可这东西,无不价值连城,即便是张信前世所有的身家,也未必能换上一枚,且对他也毫无用处。

    故而他想要获得此物,就只能期冀于神天上师的库藏,寄望那储藏室里可能存在的神脉石,并未因时间的流逝,变成了一块普通的暗源石。

    有叶若那些探测器的帮助,张信只用了短短一分钟之后,就来到了这座洞府的右侧区域。

    神天上师的储藏室规模极大,共有三个分区,呈环形排列。第一个分区,都是储藏药材与丹药之类,张信经过的时候,发现这里的一切,果然都随着时间,腐朽风化了。

    其中一部分还能辨识出形状,许多却已直接化为一团粉尘。

    就连那些丹药瓷瓶,模样也都已是惨不忍睹,巨大多数也都‘坍塌’成了粉末。

    紫玉天的心情复杂,这神天上师的储藏室内一无所有,让她有些遗憾失望。可除此之外,更多的却是欣慰与幸灾乐祸。

    她知这里的一应灵珍,只要自己想要,张信绝不会吝啬,无非是自己再追加一些魔奴的年限而已。

    可看到张信可能空手而归,紫玉天却心情更佳,她现在就看不得此子得意。

    不过就在他们,即将进入到第二个分区的时候,紫玉天却忽然驻足,侧目向旁边一扇门户紧闭的石室望去。

    “这里”

    她才刚发出了一声惊咦,就见旁边的张信,竟毫不停留的继续往前行去。

    这座石门里面,明明有着些微的灵能反应,这个家伙,难道是没察觉到?

    可随后紫玉天,就发觉不对,

    刚才的张信,也不知是否因这里空无一物的关系,面色很是糟糕,一身上下也是紧绷的状态。

    可此刻的张信,已明显放松了不少。至于脸色,她在后方暂时看不到

    六十忽之后,张信就已站到了第二分区,一扇同样的石门之外。当他将这扇门强行推开,门外的二人一兽,都不禁一阵怔怔失神便是小吞天,也不例外。

    须臾之后,张信才猛地一个深呼吸,将那激动的心绪,强行按压下去。

    这石室明显是储存各种法器与灵兵材料的所在,里面的空间不大,却是金碧辉煌。

    其中也有他想要的十五级神脉石,张信数了数,共有七颗之巨。

    甚至还有两枚,疑似高达十六级。外面施加着严密的封印,用于遏制灵能外泄,所以都大致保存完好。

    如若以这些神脉石打造‘攻山舰’,再以提炼石为它们补充灵源,加上其他的手段。这九枚顶级的神脉石,至少可再使用三万六千年以上。

    紫玉天最关注的,则是那关系她能否晋升圣灵的‘紫神石’。

    当她发现这石室角落里的紫色灵光时,顿时眼现喜意。可当她望见那些‘紫神石’的数量。赫然多达三十块,且每一块都是一尺见方的时候,脸色又转为铁青。

    张信也注意到了紫玉天的异常,当他随着此女的视线望去,当即就是唇角微挑:“这倒是不错,本座有了这些东西,可以控制至少三五十位你这样的魔奴。”

    “三五十?”

    紫玉天闻言,只一声冷哂:“主人小心重蹈神天上师的覆辙。”

    昔年那位神天上师与其诸多弟子门生,就曾以‘紫神石’控制诸多顶级的魔奴兽奴,在临海一带,建立起一个巨大的灵师皇朝。不但庇佑着北方人族,更将当时横行北方的几个邪兽势力,都横扫一空。

    可这位成也魔奴,败也魔奴。

    以紫神石加固的灵契,并非全无破绽。神天上师建立的这个灵师皇朝,只维持了一千年时间,就因境内魔灵邪兽的反叛,而陷入灭亡境地。

    之后的灵师,谨记神天上师的教训,一方面继续完善控制魔奴的灵契,一方面则在摸索,一个灵师与魔奴间,最佳的数量比。

    他们发现因神念强度的不同,一位九级以下的灵师,一生中最多也只能承担一位十五级魔神的奴契;而神师境界,则是两到三位。一旦超出这个数量,就有遭遇反噬的危险。

    且即便有类似‘紫神石’之类的宝物加固灵契,也需在魔奴心甘情愿的状态下更换契文。

    甚至还发明了一门灵术,专门用于检测魔奴在定立灵契时的心境。

    “确实,本座是该记得昔日神天上师的教训,毕竟似你这样‘听话’的魔奴可不多。”

    张信随口反讽:“可即便本座用不上,也不是不能交给别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收取那些神脉石。

    他不知那中枢法阵,需要几块才能启动,所以准备一股脑的将之打包带走。

    也幸在这九枚神脉石,都处于被封印的状态,触摸起来虽是烫手,可张信还能勉强忍受。

    否则光是里面喷发出的热量,就可让他与小吞天无火自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