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181章相见
    “伴生虫求救?”

    丹九冷冷一笑,也懒得再理会这几名紫面杀手,而是转身朝剑无双走来。

    “无双公子、杨公子、苏柔小姐,血羽楼的这些杀手自然有我的人拦住,现在你们三位便跟我一同去找你们要救的人吧。”丹九微笑道。

    “多谢。”剑无双感激道。

    “不用客气,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丹九笑着,随后便与剑无双几人一同朝九皇门的腹地而去。

    而在剑无双几人动身的那一刻,虚空之上被那些紫袍人盯着的六名紫面杀手,为的鬼虎当即厉喝道:“剑无双,你到这来,是想救你父亲吧?”

    “哈哈,可惜你注定将要失望了!”

    “你父亲,的确在九皇门,可惜,你救不走!”

    “你救不走的,你注定只能无功而返,哈哈!”

    这鬼虎的大笑声回荡在整个九皇门内,让刚动身的剑无双面色一沉,却也没有在意,随后开始在九皇门内大肆搜寻起来。

    九皇门的那些阴虚境强者要么被牵制,要么已经被灭杀,连血羽楼的人现在也被那八名紫袍人围在中央,动弹不得,整个九皇门内根本没人可以阻拦剑无双。

    “九皇门毕竟是一方一流宗内,太大了,要一间一间的庭院阁楼去找,都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且说不定这九皇门内八成还藏着一些密室……”剑无双目光冷冽。

    “丹九先生,烦劳你出面抓一个九皇门的高层强者。”剑无双道。

    “小事。”丹九淡淡一笑,目光却眺望向旁边一个方向,“咯,那里正好有一个。”

    丹九看向的,正是那赶到了战场,正在竭力对抗着一名金龙使的马青海。

    嗖!

    丹九身形化为了一道紫光,直接出现在那马青海的身前。

    “什么?”

    马青海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丹九便已然一巴掌直接挥了过去。

    可怕的力量狠狠拍在马青海的身躯之上,如同拍苍蝇一般,将马青海直接拍的狠狠砸在下方地面上,那地面都四分五裂,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坑洞。

    马青海挣扎着,刚欲从那坑洞当中站起来,可徒然一只脚掌直接踩在了他的身上。

    剑无双目中迸着骇人的厉芒,冷视着马青海。

    “我问你,我父亲在哪?”剑无双低喝道。

    “你父亲?”马青海有些错愕。

    “我父亲是剑南天。”剑无双道,“他被关押在你们九皇门内,你好歹也是九皇门的一位阴虚强者,算是绝对的高层了,肯定知道,老实告诉我,或许我还能留你一命,否则……”

    马青海察觉到剑无双身上的杀意,不由鼓动了一下喉咙,连点头道,“我知道你父亲在哪,我带你去,我现在便带你过去。”

    “带路。”

    剑无双这才收回脚让那马青海站起身来,随后马青海便在前边引路。

    虽说马青海是一位阴虚强者,可以踏空而行,但因为有丹九在一旁的关系,剑无双也毫不担心这马青海会直接逃走。

    在马青海的引领下,没多久剑无双等人便来到了那间靠近山壁的庭院。

    庭院内,那马长风也在,除此之外,一头白满脸黯然沧桑的剑南天,也依旧在那静静的喝着酒。

    剑无双出现在庭院内,目光横扫开来,一眼便看到了正中央端坐在石凳上喝酒的白男子。

    剑无双当即愣住了。

    尽管,已经数年不曾见面……

    尽管,头已经一片银白……

    尽管,面容比之前更加沧桑黯然……

    可剑无双却依旧一眼便认出,这白男子,正是一手将他带大、教他练剑、教他做人,剑无双从小到大一直崇拜无比,最最尊敬的父亲……剑南天。

    “父亲。”剑无双开口,声音都有些颤抖。

    而那独自喝酒的白男子剑南天,此刻也朝剑无双看了过来,那对深邃浩瀚的眼瞳,隐隐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恢复了一潭死水。

    “你来了。”剑南天开口,声音却依旧平淡,“过来坐。”

    剑无双深吸了口气,随后在剑南天正前方的一张石凳上坐下,目光无比复杂的看向剑南天,而这一看,他的神情蓦地一变。

    “父亲,你的气息……”剑无双已经察觉到剑南天身上毫无灵力气息波动,就仿佛是一个普通人,这种感觉,一般情况下,只有丹田被毁灵力消散的人才会具备的。

    “哈哈,没什么,只是丹田破碎了而已。”剑南天笑着,笑的非常自然,且非常洒脱,显然他早就看开了。

    “混蛋!”剑无双却不由怒骂。

    一个武者,丹田被毁,灵力消散,那就是一个噩梦!

    他的父亲,丹田竟然被人毁掉了?

    “放宽心,丹田被毁,失去灵力,也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活罢了。”剑南天依旧笑着,随后却是一翻手手中多出了一壶酒,“来,陪我喝一杯。”

    剑南天将酒壶递给剑无双。

    剑无双结果后,也不犹豫,直接便是一大口酒下肚。

    “不错,七年未见,你长大了。”剑南天也喝了一口酒,跟着道:“我听说你现在名列地龙榜第一?”

    “是。”剑无双点头。

    “你的剑魂,彻底觉醒了?”剑南天又问。

    “对。”剑无双点头。

    “那祖地,你也去过了?”剑南天淡然道。

    “我在祖地的剑冢当中待了两年,可惜我实力不够,没资格接受祖地内的考验。”剑无双道。

    “很正常,祖地的考验,一般都是达到阴虚境才有资格接受的,我当初也是因为实力要远强于同阶,所以才能在金丹圆满顶端便能去接受考验。”剑南天道。

    剑无双心中了然。

    “对了父亲,我见到小姨了。”剑无双又道。

    “无月?”剑南天看了过来,“三年前我也见过她,她现在还好吗?”

    “她已经死了。”剑无双道。

    剑南天那平静如同一汪死水的眼瞳突兀荡漾起一丝波纹,但紧跟着却是嗤笑道:“无月也去了……”

    “双儿,知道你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吗?”剑南天忽然道。

    “知道。”剑无双声音冷冽。

    “知道就行,你要记住……”剑南天郑重看着剑无双,冰冷的几个字从他口中吐出。

    “血债,必须用血来偿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