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229章 这一点,我不如你
    时间进入了二月份。

    韩日世界杯即将到来,为了给国家队挤出更多的时间备战,西甲联赛的赛程排得很紧。

    哪怕是在二月份的国家队比赛日期间,联赛依旧照常进行。

    也因为这样,所以进入二月份后,在各国足协还没公布国家队大名单之前,各支球队也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千方百计地动用关系抢人,甚至不惜要求球员诈伤留队。

    在俱乐部的利益,和国家荣誉之间,球员们往往也很是左右为难。

    马德里竞技在这一方面问题不大,国脚并不多,而且都不是核心主力,所以高寒比较省心。

    联赛第二十三轮,马德里竞技坐镇主场,轻轻松松地凭借着比利亚的梅开二度,二比零击败了巴拉多利德。

    而博斯克的球队在死磕毕尔巴鄂竞技之后,状态明显有所起伏,客场一比二惨遭西班牙人队逆转,而且情况跟对阵毕尔巴鄂竞技的首回合比赛极其相似。

    劳尔在第一分钟就为皇家马德里首开纪录,取得了一个绝佳开局。

    但在开局之后,银河战舰想要一口吃掉对手,但却没能奏效,反而在第三十三分钟,被西班牙人抓住了一次机会,反击得手,扳平了比分。

    下半场开始后,皇家马德里的球员心态明显更差,迟迟没能打开局面不说,反而被西班牙人队频频抓住机会。

    终于在第七十四分钟,塔穆多关键时刻的绝杀球,为西班牙人队拿到了三分。

    因为这一场比赛是跟马德里竞技的比赛同时进行,所以高寒没能观看到现场直播,但在赛后却第一时间观看了比赛录像,并要求塞尔吉奥·加西亚进行深入分析。

    不仅只是这一场比赛,还包括皇家马德里本赛季的所有比赛。

    他深信,连续几场比赛被逆转,这绝对不是偶然。

    职业足坛的丑闻来得快,散得也快。

    好不容易走出了丑闻的巴塞罗那,终于迎来了一场爆发,客场六比零狂屠特内里费,这多少也为雷克萨奇的球队挽回一些人气。

    三天后,联赛第二十四轮,马德里竞技客场凭借着基科的绝杀球,一比零小胜拉斯帕尔马斯,继续牢牢捍卫着自己的领头羊位置。

    但皇家马德里却始终没能走出低谷,博斯克的球队在客场一比二输给了巴拉多利德。

    值得注意的是,银河战舰的两个失球,都发生在下半场六十分钟之后。

    唯一的一个进球来自于莫伦特斯,进球时间是七十二分钟。

    上一**胜的巴塞罗那,本轮继续取胜,二比零击败了皇家社会。

    两连胜,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媒体全都跟打了兴奋剂似的,纷纷炒作着巴塞罗那的近况。

    可谁都没想到,三天后,联赛第二十五轮,巴塞罗那客场零比零逼平了皇家马洛卡。

    是的,是逼平。

    如果不是皇家马洛卡把握机会的能力太差,埃托奥和卢克错失了太多得分良机的话,皇家马洛卡完全能打巴塞罗那一个三比零。

    但阿拉贡内斯在赛后继续一如既往地支持着埃托奥,他坚信喀麦隆猎豹一定能够调整过来,完成蜕变,成为顶级前锋。

    而两连败的皇家马德里本轮也终于给力了一把,主场七比零血洗拉斯帕尔马斯,主力中锋莫伦特斯单场进了四个球,状态火热得吓人。

    马德里竞技则是坐镇主场,迎来了毕尔巴鄂竞技。

    双方在经过了九十分钟的惨烈厮杀后,马德里竞技最终二比一险胜毕尔巴鄂竞技。

    但在比赛结束后,毕尔巴鄂竞技的主教练海因克斯,走进了卡尔德隆球场的贵宾包厢。

    …………

    …………

    “平古斯酒庄?”

    海因克斯放下了手中已经饮尽了的高脚杯,伸手取过了放在桌上的一瓶红酒,一眼就认出了酒瓶上那一道蓝色的圆形酒标。

    “你可真舍得啊!”头发斑白的德国人看着高寒,呵呵笑道。

    喝了酒,海因克斯那一张老脸就红得跟眼前的葡萄酒一样了。

    “朋友送的,我又没有喝酒的习惯,就一直放在办公室里。”高寒蛮不在意地说。

    海因克斯点头,“这一瓶酒如果是在外面,那至少得五六百欧元。”

    “这么贵?”高寒有些意外。

    “嗯,一九九五年被誉为是平古斯酒庄最好的年份,但在九七年发生了一场沉船事件,之后价格就暴涨,现在很难买到了。”

    高寒自己不怎么喝酒,所以也没多少研究,听后多少有些不明觉厉。

    “看来,你也是个好酒之人。”高寒笑呵呵地给海因克斯又倒了一杯。

    海因克斯倒也没否认,“每天晚上多少喝一些,你知道,作为主教练,我们必须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

    顿了顿后,这位德国名帅又是微微一笑,“等我回去,送一箱过来给你尝尝,西班牙北部地区的红酒也是相当不错的,一点都不输给法国红酒。”

    “好啊,不过就怕我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有了红酒作为切入口,两人关系也拉近了很多,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了起来。

    都是主教练,话题三两句就被拉回到了足球上了。

    “说实话,你的这支马德里竞技,真的很叫人羡慕。”海因克斯语气很真诚地说道。

    “谢谢。”对高寒来说,这算是一份莫大的荣誉了。

    “我也非常佩服你在毕尔巴鄂竞技的管理,你知道,外人想要管理好这支如此特殊的球队,实在是太难了。”

    海因克斯也没客气,不无自豪地点头笑道:“那群崽子们恐怕都在嫌我烦,因为我动不动就跟他们讲我球员生涯时候的故事,估计他们都腻了。”

    高寒听得哈哈直笑。

    “但不这么时刻提醒和敲打,也不行,职业足球的特殊性导致了一支球队的技战术能力固然重要,但精神面貌也同样是关键,必须要时刻保持对胜利的那份渴望,才能够保持球队的不断进步。”

    “职业足坛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高寒也颇为认同地说道。

    这就好像在积分榜上,任何一支球队想要一支保持住一个名次,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要么你拿分,排名往上爬,要么你输了,排名往下跌,很难长时间保持住一个名次。

    “我之所以能够在毕尔巴鄂竞技迅速建立起威信,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跟管理层之间有明确的沟通,我接手球队之前就告诉过他们,我执教以来所信奉的原则,俱乐部如果不满意我的成绩,可以随时炒我鱿鱼。”

    “但只要我还是球队的主教练,就绝对不容许任何一个人左右我的工作,哪怕是在皇家马德里,俱乐部主席都不行,这是原则。”

    海因克斯这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让高寒产生了共鸣。

    如果一名主教练能够轻易被人所左右,那他还哪来的威信?

    试问,球员又怎么可能会尊重这样一名主教练呢?

    “你呢?你在马德里竞技的管理也相当不错,有什么秘诀?”海因克斯转移了话题。

    高寒谦虚一笑,“我嘛,也跟你差不多,但因为年龄的关系,所以我更多是跟球员平辈论交,我觉得,他们的身上会有多值得我去学习的地方,所以我经常跟他们沟通,比较了解他们。”

    海因克斯点头,“这一点,我不如你。”

    高寒听后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位一向以固执和严厉著称的德国主帅,竟然会当面承认这一点,这是不是有点乱了?

    “你的这种管理思路,以及你在马德里竞技所推行的足球,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高寒好奇地问。

    “我踢球时候最敬重的主教练,魏斯魏勒。”

    高寒脑子里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你不知道不奇怪,他都是几十年前的主教练了,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曾经执教过门兴格拉德巴赫,我当时也在球队效力,他为门兴格拉德巴赫打造出了一套踢法细腻,非常有观赏性的攻势足球,彻底改变了我对足球的观念,所以,我的执教也是以他为奋斗目标。”

    高寒有些错愕,踢法细腻,富有观赏性的攻势足球?

    老头,你确定这是你的目标?

    可不管怎么看,海因克斯所带过的球队,没有哪一支符合这两大标签的吧?

    哪怕是当年被他带上了欧冠冠军宝座的皇家马德里。

    要知道,海因克斯当时之所以在皇家马德里夺得欧冠后依旧下课,就是球风不讨喜。

    海因克斯似乎也察觉到了高寒脸色的怪异,呵呵一笑,“怎么?是不是觉得不大像我?”

    “嗯。”高寒老实不怕承认。

    老帅苦笑着唏嘘了一声,“这就是理想和现实之间的矛盾。”

    高寒深深地看着这位德国老头,双眼闪过一丝异色,动用火眼金睛看了一下面前的德国主帅,发现还真是。

    没想到,在固执而保守的表面之下,海因克斯竟然潜藏着一颗攻势足球的内心。

    这发现让高寒有些哭笑不得。

    真真应了一句话,看人真不能只看表面。

    “你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战术框架,能够通过中前场的逼抢来破坏掉对方的进攻组织,减轻球队的防守压力,但这应该还不是你的目标吧?”

    面对海因克斯的试探,高寒含笑不语。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下一步,你应该是要尽可能的提高攻防转换的效率,让球队在断球之后,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发动最有威胁的反击,这没错吧?”

    高寒这时候才算是刮目相看。

    海因克斯能够在欧洲职业足坛混迹这么多年,从德国到西班牙,甚至还带领皇家马德里拿到过欧冠,确实是相当有能力和水平的一名主帅。

    这是范加尔和阿拉贡内斯之后,第三个能让高寒佩服不已的主教练。

    海因克斯似乎也从高寒的眼神和反应中得到了答案,心中颇感唏嘘。

    这才是他一直以来都想要追逐的,理想中的攻势足球。

    久久之后,这位德国名帅才平复了心情,重新将注意力落到了高寒的身上。

    “打皇家马德里,最需要注意的不是齐达内,不是菲戈,也不是劳尔,而是……”

    高寒眼前一亮,这才是他请海因克斯喝酒的目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