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1章 恶魔贵族(求月票)
    不可能!?

    这就是贵族们的第一反应。

    要遭!

    这是他们下一个念头。

    长久以来的海上和平境况,让他们麻木了。

    他们甚至忘却了,原来还有海盗这码事。以前暴风王国境内没有海盗,那是因为太穷。偶尔到达暴风城的库尔提拉斯船队并不多,那种蚊子肉似的财富无法吸引大规模的海盗。

    暴风城剩下的还有什么?十来条比舢板大不了多少的渔船,能有什么油水?

    至于海王杜克的珍珠船队则有娜迦的护航,根本就是一只刺猬,谁碰上去就会被扎个一手刺。

    现在就不同了,从艾尔文森林逃亡到暴风城的各大贵族,大多带着他们家族积累千年的财富。为了尽可能在有限的舱位上载更多的财宝,无脑的贵族甚至下意识忽略了危险的存在,连船上本来的海军都轰下船。

    为了尽快逃离暴风城这个即将沦陷的绝地,他们甚至没有等待缓慢的民间运输船,否则的话,他们至少可以用它们作为诱饵,迟缓一下血帆海盗。

    倘若这是陆上,贵族们或多或少能凭着他们强悍的护卫反抗一下。

    可惜,这里是海洋。平心而论,大部分旱鸭子能在摇晃不止的船上发挥出7成战力已经是奇迹了。更不要说,贵族的私家水手此前也顶多是跑跑海上商船的货色?

    这真是不作不死,哪里作死不好,偏偏要在他们所不熟悉的领域里作大死。

    “马上掉头跑!回到大船队里,我们就安全了!那里有库尔提拉斯的军舰。”闻讯赶来的阿加特*费伦斯公爵一把扯着船长的衣领,眼球里尽是疯狂的血丝。

    对!死谁都可以。

    高贵的贵族血脉不能就此断绝于这片该死的海上。

    在大船队那边还有帮忙的库尔提拉斯军舰,尽管那些军舰上也载满了平民,但好歹操纵军舰的是海上王国库尔提拉斯的强兵。

    要死就死库尔提拉斯人好了。

    “来不及了——”船长哭丧着脸:“我们载重太多,本来已经超载了,根本跑不快!”

    “转头跑!东西丢掉!最重的黄金全部丢掉!能保住命才有家族的延续!命都没了,金子还要来干什么!?”老公爵银色的发须随风狂舞,赤红的双眸有种在惊惧中难得的理智。

    随着船帆的变向,十多艘巨大的暴风王**舰在海面上开始划出一个个巨大的弧形白色水浪线。可惜由于没有统一的指挥,有的左满舵,有的右满舵。直接结果就是某两艘船差点儿迎头相撞,双方手忙脚乱之下,总算在最后关头避过了船头对撞这种惨烈的最糟状况,即便如此,擦身而过的两条船,船舷和船舷饰物的对碰也把双方都吓得魂飞魄散。

    一时间场面显得无比混乱。

    “废物!”在远处的血帆海盗分舰队的旗舰上。莱斯特*赞克准将露出了极为轻蔑的笑容,不过当他看到贵族们开始让手下丢下大量的沉重箱子以减轻船的载重时,他有了不祥的预感。

    当他看到某个半空中就解体的箱子上散出的金光时,他心中的糟糕预感获得了应验。

    莱斯特忍不住破口大骂:“黄金!居然都他妈是黄金!你们这群贵族渣滓以为丢掉负重就能跑掉吗?白痴——赎金我不要了!我要花三天三夜把出这馊主意的家伙烤成焦炭!”

    莱斯特几乎因为气愤而陷入疯狂:这特么的可是深海区啊!被丢下海的贵金属唯一的下场就是沉入无人能及的深海或者喂鱼!我怎么捞!?

    “开炮!开船首炮!”莱斯特扯着嗓子下令。

    大副一面懵逼:“赞克准将,我们还没进入有效射程之内啊!只是动用船首炮的话……”

    “笨蛋,你还指望那群蹩脚的陆上贵族跟我们打一场库尔提拉斯式的华丽海战吗?我要毁掉他们那无聊的逃亡念头!”

    随着命令旗号的落下,只见十数条并不华丽的抛物线在晨曦的淡光中架起了一座战桥,并且开始侵蚀贵族们不多的勇气。

    原本就没打算打中的炮弹以差的离谱的准星落在贵族船队附近,激起巨大的水柱,水花扬起,产生淡淡的彩虹色,包围着贵族们的战舰。

    在贵族看来,这已经是压倒性的、如豪雨一样的炮击。

    然后,一个写作概率学,实则名为玄学的东西,在冥冥中发挥作用了。在这个时代,远距离炮击的命中率是极为低下的。除非是百米之内、被称为近距离格斗战的炮击对射,否则命中率大多低于1%。

    能在狂风、船只本身因波浪和其他炮击而颤动、炮膛本身的保养等一系列问题干扰下把炮打到一个直径百米范围内的,已经是神炮手了。

    一发入魂什么的,那简直是传说。

    但真有一个家伙做到了。

    远远一记800米开外的船首曲射炮,直接轰入了一艘贵族军舰的军火库里,引起了灿烂的连锁大爆炸。

    军舰爆炸时所产生的冲天火光、被炸飞然后不停在空中打转的木屑,还有大量的人体残肢,所有的一切都有如一副来自地狱的恐怖油画,深深烙印在贵族们的视网膜上。

    不消一分钟,就有足足七艘贵族军舰停船,高高挂起了白旗。

    而更多经过了速度极化设计的血帆海盗船冲入了贵族舰队的船队中,随即与企图反抗的贵族私兵水手展开了一场强弱悬殊的近距离炮击战。

    “砰、砰、砰……”训练有素的血帆海盗用从船头到船尾连绵过去的连续炮击,很好地教训了贵族私兵们什么是海战。

    当然,贵族私兵也予以炮击还击。那是可笑的齐射。

    远处观战的莱斯特一面愕然,他没想到这些只开过商船的私兵居然脑残到这个地步。巨大的反作用力甚至把整条船平移一般向另一面推开了足足五米,无法承受这份冲击力的船舱甚至发出了木质断裂的典型悲鸣。

    但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海盗们咬着弯刀,顺着早已准备好的缆绳跳了过去。一切本来都很顺利,可是在杀入对方船舱时,霍然有了变故……

    一只巨大的恶魔出现了,挂在他胸膛上的衣衫,甚至还保有贵族的家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