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88 创世纪
    凝聚的力量扭曲了空间,在光芒的辐射中,两头灰雾巨人的身影在扭曲,随即被彻底淹没。震动,强烈而高昂的震动让这个正在演化的意识态世界仿佛在尖叫,那剧烈的,不断拔高的声音似乎要刺穿任何有形和无形的存在。如果是普通人呆在这里,没有神秘的保护,恐怕身体会在一瞬间就被解离了吧。这种扩散性的波动对持有神秘的人来说,也是充满危险的,因为,这是由十多名二级魔纹使者实力,换句话来说,是“狂”级以上的人们逼近最强之力的凝聚,即便凝聚的过程谈不上配合协调,然而,相性高的力量,仍旧产生了共鸣,将这股混乱而凝聚的力量所形成的威力不断拔高。

    无法控制的,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不分敌我地朝四面八方扩散,很快的,那尖锐得仿佛到了极限的声音突然间消失了——并非真正的消失,仅仅是听不到了,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能够感知到的范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硬要去观测和聆听,说不定会对自己产生过量的负荷。没有人会去做这种蠢事,而如此强烈的冲击,也在最初动手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才是能够跟上百名巫师的组合法术“灰雾巨人”对抗的力量,也是在面对这两头灰雾巨人时仍旧充满信心的源头。

    被直接被攻击现象淹没的灰雾巨人即便没有崩溃,也没有余力去充当阻拦者了。“趁现在!”有人叫起来,尽管冲击仍旧在持续,但是,如果不趁着余波还强烈的时候闯入天门,一旦灰雾巨人恢复过来,说不定又要花上一番手脚。付出更多的代价。虽然对这一次的联合攻击充满信心,但是,也没有多少人能够肯定,灰雾巨人真的会在一击之中崩溃。不过,不需要他人的提醒,早已经准备好冲击天门的我们这些人。早已经在余波达到自己可承受的限度时一冲而出。

    激活速掠超能的我自然是速度最快的一个,但是,出于超能的特性,这种大范围的冲击对我的影响也是极为严重的。如今的我,并没有强硬的义体,这个病态高中生的身体,虽然谈不上瘦弱,但也并没有强壮到称得上异常和神秘。密集式的攻击,哪怕是有一些缝隙。都无法阻止我前进,不过,这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扩散冲击,却是对此时的我最具有针对性的一种力量。尽管,启用了魔纹之后,我在这些人之中可以谈得上数一数二的强大,但也并不是可以完美适应任何一种糟糕的环境,也许使魔夸克变化的灰色羽翼。可以在笼罩全身后提升防御能力,但也无法称得上是万无一失。因为,我对这种防御方式的极限根本就不了解。清楚这一点的我,抓住锉刀冲向天门。

    虽然没有事先交流过,但是锉刀的配合却无比默契,静止超能笼罩在我们身上,速掠超能让我们在他人眨眼的时候。就已经抵达天门之前。在其他正准备突入天门的人各施其能的时候,我已经脱离锉刀,灰色羽翼一展,化作披风包裹住我的全身,一头扎入天门的黑暗漩涡之中。

    在灰翼的保护下。我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同寻常的变化,我知道自己已经身处于危险的黑暗漩涡中。但是,漩涡的力量似乎完全被隔离在外,我只是一个恍惚,身体就像是炮弹一样破膛而出。突然的增速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灰翼的解体。我的眼前一亮,灰白色,充满了颓废、压抑、仿佛走到了生命尽头的风景霎时间挤入视野中。

    我正在从高空坠落,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废墟,大量的灰色羽毛充斥在我的身周,伴随着我遍布了废墟的上空。虽然我没有感受到,但是,天门的黑暗漩涡,仍旧对使魔夸克造成相当的伤害,迫使它无法维持变形,重新变成乌鸦的姿态,伴随着被打散的羽毛,在我的头顶上方盘旋。夸克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我无从了解,但是,我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强制要它为我做到何种程度。

    所有的配合,在最初就是一种默契。所以,如果夸克还能继续作战的话,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配合我的行动。但是,如果它无法继续下去,那也没有关系——

    现在的我,就算没有使魔的帮忙,也已经足够强大。至少,应付当下的战斗,拥有绝对的自信。

    这个废墟,可不是什么陌生的地域。面积达到几个足球场的大小,到处遍布蒙蒙的灰雾,更远处也看不到墙壁,而是被更加浓郁的雾气遮掩起来,给人一种朦胧,却看不到尽头的广阔感。在我的上空,也是同样的被浓雾笼罩的景象。能够看清的落脚处,让人产生“是一个飘浮在雾气中的废墟”的想法。不过,这个废墟的风景,可是所有在参加这一站的人都十分熟悉的。因为,几乎可以说,就是高塔核心区的翻版——除了那种颓废的,压抑的,仿佛走尽头,随时都会崩溃的气息,变得格外的浓郁。视野中的,这个被迷雾笼罩的高塔核心区,再也看不见天顶、四壁和其它通道,连颜色都被剥离到只剩下灰白色。

    这种燃烧殆尽的颜色,让一些存在变得更加显眼,令其充满了“不属于此处的外来之物”的气息。只有这种存在,是充满了颜色,充满了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的生气的。而我自己,便是这种存在的其中一个。除此之外,便是在低空如神魔乱舞般窜动的黑烟之脸,已经一大群巫师们。

    在正常的高塔核心区中,属于标志性设施,一直在吞吐巨大能量的高塔,此时此刻,似乎只是以一种内部高压的状态,默默地运转着,从外表上看不到更多的活动迹象。但是,只要视线投在它身上就能感受到,它不仅没有“停止工作”,而是以一种“内部活动剧烈”的方式工作着。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它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内部的压力过大而爆炸一般,散发出一种令人心惊肉跳的气息。

    巫师们应该是灰雾巨人被截断的手臂部分,其标志性的着装,让人一眼就分辨出来,足有十三名正式巫师。以及两个精英巫师。然而,此时此刻,这十五名巫师正被巨量的黑烟之脸团团围住。在这个特殊的高塔核心区中,黑烟之脸的数量,比当初五十一区投放的数量多上近十几倍,它们张开口吞吐着区域内的灰雾,似乎每一秒都在变得更加强壮,然后,在我的眼前分裂了。

    分裂。增殖,遍布在整个区域内的黑烟之脸,每一个呼吸都在诞生下一个黑烟之脸。这个异常的环境,简直就是它们生长、发育和繁殖的宝地。它们之所以还没有泛滥成灾,充斥这片区域的每一寸土地,正是因为,巫师们同样对这样的环境拥有极强的适应性,扫荡性的法术一刻都没有停止。仿佛这些灰雾同样能够被他们吸收,从而化作法术的来源。

    是的。正如他们以前所表现的那样,每一次使用法术,都是由从嘴里吐出的灰雾形成的。而现在,灰雾正无边无际地蔓延在这块区域中,也许,他们将之转化为自己的法术之源。并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力气。

    然而,在精英巫师没有出手的情况下,十三名正式巫师也仅仅只能和这些快速繁殖的黑烟之脸维持均势而已。我不清楚五十一区是否知道他们制造的黑烟之脸竟然在天门之后的异常环境中拥有如此效能,不过,他们对情势的估测是十分准确的。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并没有在短时间内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不管两个精英巫师为何束手旁观,他们被黑烟之脸团团围困,连高塔的外壳都没有摸到,却是不争的事实。

    以数量为优势,不断填充着这个废墟空间的黑烟之脸,没少如同水蛭一样吸附在高塔上,就像是迫不及待要破坏高塔的外壳,汲取其内部的美食。然而,和正常环境下的高塔一样,这个异常环境中的高塔,同样无比坚固。要打开它,似乎需要特殊的方法,亦或是等待它自身产生变化。我觉得应该是后者,否则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不会对这些黑烟之脸拥有如此高的期待——他们说过,通过黑烟之脸完成计划最后的步骤,控制精神统合装置的可能性,即便有末日真理教的妨碍,也足有五成左右。

    黑烟之脸无法破坏高塔的外壳,也没有控制高塔的能力,但是,如果真的想要让它们产生关键性的作用,无论如何,都必须突破高塔的外壳。所以,结论很可能就是,高塔的外壳,在适当的时候,就会自行解离,同时,也意味着精神统合装置,在这个时候被成功调制成为了可以被夺取和控制的形态。

    这个高塔核心区形状的废墟,并没有达到众人的最坏设想,除了通过黑暗漩涡进入此处,理所当然地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破坏性冲击,抵达之后,尽管到处都充斥着灰雾,对黑烟之脸和末日真理教的巫师而言,拥有极大的地利之便,但也并非是无法让人存活的环境。不过,这些灰雾总是让人不由得联想起统治局的神秘技术“灰粒子”,而这个充满灰雾的废墟,更不由得让人觉得和统治局的环境关联起来。

    就像是,仅存于想象中的,统治局构造自己那片巨大数据对冲空间的雏形。

    是的,也许,这就是“利用精神统合装置就能对抗末日真理教”的秘密,也是末日真理教的总部,那个被它们自己称为“圣地”的地方,却对外人来说根本就无从寻找的秘密,乃至于,也是半个世纪以来,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发现纳粹藏身之处的秘密。

    这片充满灰雾的废墟,就是一个稳固的数据对冲空间的雏形,拥有精神统合装置,便有机会成为下一个“统治局”。而且,这其中的关键,也一定不仅仅是“一个稳固的数据对冲空间”这么简单。精神统合装置所形成的意识态空间,正在通过献祭往“瓦尔普吉斯之夜”发展,而瓦尔普吉斯之夜,在我的理解中,是一个“拥有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那么,我能猜测到的。天门计划要达成的最终目的,其实是——制造出一个由自己,至少是自己人的意识控制的,完全属于自己,绝对掌控下的稳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简单一点说,就是神秘学中的“创世纪”。

    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属于自己的纪元。

    也许,末日真理教之所以在各方的围剿下,仍旧能如此迅速的壮大,纳粹们在各方的追查中,能够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强势回归,正是因为,同样属于早期末日真理教的它们,已经完成了属于自己的“创世纪”。

    不,纳粹或许还差那么一点点。因为,它们选择了分出一部分自己手中的精神统合装置,以构造引导自己降临的“坐标”——无论是拉斯维加斯城的纺垂体,还是此时此刻,五十一区基地中的高塔,其中的精神统合装置,都是它们必须回收的东西,否则。它们的“创世纪”可能是不稳定和完整的。

    至于如今在玛尔琼斯家领导下的末日真理教,则仅仅是看破了双方的打算。涉入其中想要分一杯羹而已。它们,早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创世纪”。那些巫师之所以看起来和正常社会格格不入,仿佛身处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社会环境中,其实根本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文明产物”。

    统治局无法被掌控,于是。对神秘逐渐认知的人们,参考统治局的技术,提出并完成了天门计划,将自己的意识烙印在名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拥有自我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之中,并让其稳固下来。成为一个如同新统治局的“圣地”——我觉得,这就是这个末日幻境的年代中,神秘世界发展的历程,而这个历程,过去一直被末日真理教主导着,如今正在所有人身上延续着。

    通过观察,配合已知的各种情报,乃至于从“高川”的遗产中流传下来的概念,众多的思绪和猜测在脑海中繁衍膨胀,如同一场巨大的爆炸,冲击席卷着每一根神经。此时此刻的我,真切产生了一种精神分裂的感觉,虽然没有脑硬体的存在,但是,一致如洪流般的情绪,却形如分裂成两根弦。

    一根在剧烈地波动,另一根则没有任何起伏。而主导身体行为的,正是那没有任何波澜的钢丝。而剧烈波动的丝弦,则让身体中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在这种截然相反却同时存在的状态下,我所观测到的身外一切,变得无比清晰,并不是缓慢,而是清晰,无论多快、多剧烈、多频繁的变化,都无法逃离我的感知。连锁判定的笼罩范围,似乎正伴随着灰雾的流动不断扩散。我听到的、看到的、闻到的、感知到的,所有的资讯,自动以一种更为容易理解,更为灵动,更有活力的方式,直接在脑海中构筑出一个全景式活动地图。

    在这个地图中,我甚至可以观测到任意一个黑烟之脸的躯体变化细节。

    风衣在坠落中刷刷作响,我翻滚身体,头下脚上,弹出臂刃,交叉斩击,重复重复重复,旋转旋转旋转,如同一个从天而下的巨大钻头,将所有挡在路上和扑将而来的黑烟之脸一一粉碎。

    我进入这个异常高塔核心区的速度远比其他人要快得多,我所思考的东西,也比我下落的速度更快。当我坠落着,席卷而下的时候,自然不可能不被巫师和黑烟之脸们察觉,但也没有同伴可以与我一同抵抗这份敌人的截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我正以一人之力,对这些无论地利还是数量上,都占据绝大优势的敌人,高调宣告自己的降临。

    被我撕碎的黑烟之脸,在发出凄厉的惨叫后,便僵在原地立时分解,吞噬灰雾而得到成长的它们,似乎在死后便成为了灰雾的一部分。其他的黑烟之脸仿佛受到这一路上突然变得浓郁的灰雾的诱惑,前仆后继地朝我席卷而来,拥挤在一起,如同一团黑黝黝的烟云,继而被我斩杀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紧跟在我的身后,使魔夸克如同箭矢般追下来,猛然扣住我的肩膀。在我结结实实落在地面上后,一股连我也没有预料到的巨大冲击,以我为中心朝四周排开,弥漫在身周的黑烟之脸,顿时被这股冲击扫荡一空。我的身体完好无损,甚至没有感受到半点反作用力,也许,是使魔夸克的力量以我所不了解的方式发挥了作用,让我以这种充满了冲击力的方式达成了降临。

    魔纹使者高川,参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