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五二章 劫念层中
    “抵御罡风的器物,这有何好奇怪的?”

    张信毫不理会紫玉天的惊异,一边继续驾驭着‘原初’号,往上穿梭,一边随口说着:“你这位北海太子,未免太孤陋寡闻了。类似功用的法宝,我们日月玄宗早在三千二百年前,就已炼造出了一件。只是造价昂贵,未曾推广开来而已。这罡风层上一无所有,不太划算。”

    紫玉天闻言默然,心想这意义怎能相同?她知道日月玄宗炼制的那件法宝,又岂止是昂贵而已?不但炼制起来困难,且只有顶级的神师,才能驾驭,几乎没有实用的价值。

    可她乘坐的这艘船,她是亲眼看着张信,是如何制造出来的。除了那些从天而降的器物,其余都是就地取材。

    可就是这艘用各种金属器件拼凑出的东西,却能让张信这样的低级灵师,在罡风层中安然无损。

    如今就不知,张信使用的那些所谓‘零件’,是否真如其所言的炼造困难

    当紫玉天收起了思绪,就发现他们乘坐的这艘飞船,已经快冲到距离地面五万丈高处。

    这使紫玉天再次凝眉:“自远古以来,就有无数的天域强者尝试触摸天穹,飞升天外。可无论是我们魔灵,还是你们灵师,最多也只能飞至高空十万丈。据说在罡风层之上,还有劫念层。缘由无人能知,却从未有人能越过这高度。所以才有你们日月玄宗的赤月剑现以剑击月,才有恨天魔皇的血散七海。无数英才天纵的强者,最终含恨而亡”

    “你知道的还真多。”

    张信侧头看了过去,语气怪异:“据本座所知,你们魔灵绝大多数都是一脑袋的浆糊。似你这么学识渊博的,可不多见。”

    这句话看似赞赏,紫玉天却铁青着脸:“我们翼妖一脉,乃是北海王族,文明之盛,绝不逊于你们灵师”

    只是她的话,才说到此处,就又戛然而止。

    此时的紫玉天,已感觉到了源自于心灵神念层面的重压。这与之前的‘罡风’,截然不同。

    之前的‘罡风’,让她意念生疼,难以思考,一身血气也陷入混乱状态,甚至无法准确的控制躯体。

    可这时的重压,却与灵压术类似。只是神念层面的压力,可却磅礴浩大,无边无际,似乎很轻易就可将她碾碎。

    可接下来的情形,却使她颇觉意外,不是意外于这‘劫念’之强,而是自己受到的影响,远超自己想象的小。

    她只是看了一个气势恢弘的潮头,随后这本该气势喧天的巨浪,就又平息了下去。

    现在除了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之外,就别无异常。

    紫玉天也下意识的,想到张信在船体内的那座符阵。

    隐约感应到她现在乘坐的这艘船,似乎融入到那无边劫念之中,成为它们的一部分。

    “所谓的劫念层,就是劫力的一种,你应该体会过,与你经历过的九级魔劫,是同一性质。形虽有异,源却相同。不过我家祖师,早在七万年前,就已创出了抗拒这所谓‘劫念’的法门,由此摘下群星。”

    张信说完这句,又眼透异泽的看着前方:“古代神天上师的洞府,我们已经到了”

    就在他的眼前,一座隐在云雾中的山体,已若隐若现。这山的规模不算太大,高只两千丈左右,宽长也只有五六十里左右,可悬空在这八万丈高空,却给人以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气势摄人。

    张信本是对他从大衍摘星阵内摘取的那些符文,颇有信心。

    可当这艘飞船,突破了七万五千丈,到达二百二十五公里的高处时。他的意念,还是在那重压之下,进入崩溃的边缘。五官七窍,都溢出了大量的血液。

    好在这座山的位置,比他们当初预测的要低不少。而当这‘源初’号,冲入到山体之内时,那无所不在的‘劫念’,也由此消逝无踪。

    然后张信第一时间,就看向了山顶,眼神炽热。

    只这一眼,张信就知自己从离开黑神山以来所有的冒险,都已有了回报。

    “那是”

    紫玉天注目细望,语声也有些失常,似在强压悸动:“可以让人拥有不灭之体,并且气力大增的虹彩圣泉?此物居然还真在神天上师的洞府内。”

    那是一种只存在于上古传说中的灵泉,从古至今也只有一种而已。

    原本是由北方一家强横魔国据有,可在十六万年前,这家魔国遭遇大难,之后此物就被那神天上师强占,又随这位神域圣灵失踪。

    又因此泉之上,常有虹彩汇聚,故而被称为虹彩圣泉。

    “这就是本座的气运,天亦助我!”

    张信大言不惭的哈哈大笑:“说是不灭之体就有些过了,据我们日月玄宗的典籍记载,只是肉身的恢复能力增强个两三成而已。且各人使用的效果,都有不同。”

    “可数量的多寡,也决定灵泉药效的强弱。我说的不灭之体,是有人将肉身放置于圣泉之内浸泡,任意吸收灵泉。”

    紫玉天语含异样:“可据我所知,那时的虹彩圣泉,哪怕是放置于北方最强大的灵脉中,一年也只能出产二十滴而已。而上古时代的北天魔国,即便贵为皇族,一生也只有一百五十滴的份额。”

    可如今距离神天上师的时代,已有十五万七千年之久。

    哪怕因此地凌驾于云空之上,灵脉稀薄不如地面,那泉池之内的虹彩圣泉,亦非同小可。

    “可本座也听说,在神天上师晚年,他麾下照拂的人族,已临近危境。将他那洞府升空,其实是不得已。又时隔十几万年,谁知道是什么情形?所以本座,可不敢报太多的期冀。”

    张信也是强抑着悸动与期冀,一边得意的笑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将这艘船开到了那座虹彩圣泉旁边。

    他担忧这座灵山之上,会有法禁存留。传说中那位在临终之时自爆元神,与敌偕亡的神天上师,手段也确实非同小可。

    不过可能是时间隔得实在太久远,直到他的原初号飞至山顶之上,都没触发什么禁制,自然也没遇到什么法禁之类。

    抵达之后,张信就直接跳下了飞船,随后满怀希望的,看向那泉。

    他刚才到来之时,就感应到这边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机,却不能知这泉池中的灵液,到底有多少。

    而这一眼之后,张信就彻底放下了心。这里面灵液的数量,让人惊喜有限,可也未低于他的预期。

    只以目侧,里面碧蓝泉液,大约有四桶,十六升左右。按照一滴一圭(古代重量单位,相当于零点二克,这里算是一克)来计算,那就是一万六千滴。

    让人泡在里面洗澡是不可能,可这些灵液,却足可让任何一位灵师,或者灵兽的实力,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除此之外,这些灵液效力,应该比十几万年前,还要更浓郁一些。

    毕竟这泉在此地这么多年,挥发的不在少数。

    紫玉天的眼里,亦现出了几分羡妒之色。她对这些虹彩圣泉,是渴望之至,

    换成以前,早就动手抢夺,可此时受限于奴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小吞天那边下船之后,神态亦有些躁动,时不时的冲那虹彩圣泉的方向发出闷哼,前后蹄暴躁不宁的刨土。

    如非是张信一直强按着,这头小魔犀就已直接冲了过去。它不知这到底是何物,可此时仅仅闻到那气味,就已让它浑身血脉贲张,那是对它极有益的事物。

    张信则是苦笑,一边命紫玉天阻止这小家伙靠近,一边进入灵能同调的状态,与小吞天沟通,

    “你这蠢货,不是不给你吃,是现在给你吃了会死!不识好歹的小家伙,又不会少了你的”

    好不容易将之安抚下来,张信才开始小心翼翼的,收取那池中的灵液。

    工具他是早已备足的,就在‘原初号’的船舱。

    其实这东西,放入虚空袋内的空间更妥当,能保存更久。可由于这座上古圣灵洞府的特殊性质,张信将自己的虚空袋,埋在了五千里外,不敢带来。

    而随着张信,将这些虹彩圣泉,一点点的装入带来的瓷罐中。旁边的的小吞天,已经口水直流,紫玉天亦是双眼发紫。她最后也再忍耐不住:“这些灵液,给我二百滴。我紫玉天,再为你效力十载。”

    张信心中微乐,他等的就是紫玉天的这句,此时却只冷笑:“这二百滴的虹彩圣泉,可相当于至少五滴日月神露!你之前也说了,上古时代的北天魔国,即便贵为皇族,一生也只有一百五十滴的份额。十年?你当我白痴?”

    他当初将林厉海签下,也不过就是一滴日月神露而已,

    紫玉天双拳握了握,语气依旧冷硬:“最多二十年!”

    她感觉自己,跟随张信越久,就把自己卖的越多。从开始的百载到现在,已是三百年的灵契。

    可它们魔灵的顶级神域是能活的更久,可也只四千年岁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