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86 倾斜
    黑烟之脸竟然能够出现在当前的环境下,不得不说让人对其性能以及这个意识态世界的转变产生新的印象。原本仅仅是纯粹意识态的空间,正在加入一些物质态的特性,但并无法肯定它已经真正具备相对完善的物质态特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此时或许仍旧更偏向于意识态的印象吧。五十一区究竟是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将黑烟之脸携带,或是呈现出来的,无疑是令人深思的事情。

    虽然在五十一区口中,黑烟之脸只是研究中的一个副产物,但这种说法在现在看来,无疑是避重就轻,让其他人严重忽略了它所能达到性能和功用。我不觉得五十一区提供给其它神秘组织的黑烟之脸拥有五十一区如今使用的黑烟之脸相同的性能。而五十一区在此时释放黑烟之脸,并驱动它们进入天门的行为,毫无疑问是早有准备的。

    不过,五十一区的举动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没有受到其他人的质问,因为从最初的猛烈打击中恢复过来的灰雾巨人已经紧随着插手于天门之中。没有人可以,或者说,没有人在这个时候竭尽全力去阻止它。五十一区的行为,或多或少给人一种“他们也不清楚天门之后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感觉,当然,也有可能是五十一区故意营造这样的印象,实际是在驱动黑烟之脸深入天门,完成后继的计划,甚至于,只有他们释放的黑烟之脸才拥有在天门之后的行动能力。不过,在神秘的世界里,危险一旦出现,若没有针对性的保护,将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比起亲身去天门之后一探,其他人宁愿坐等五十一区的行动结果,以至于在各种权衡之后,也决定放任灰雾巨人的行动。

    最终的结果似乎有些出乎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预料,灰雾巨人一阵颤抖,重新将手拔出来时。已经失去了探入天门之后的一截手臂。也许是天门之后确实是一种危险的境况,也许是黑暗漩涡充满了攻击性,具体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在此时也只有亲自主持的天门计划的五十一区,以及已经完成过天门计划的末日真理教才清楚了。而我们此时也无法从灰雾巨人的受创中判断出更多的东西,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情报去确认,灰雾巨人受到的打击,并非是它们故意如此。

    对于当前情况的判断。在我想来,更多人毋宁去相信,五十一区和末日真理教都没有失败,而是通过一种看似失败的方式,将自己的“探针”打入了天门之后。然而,对于非五十一区精诚合作者的我们这些人而言,完全无法做下决心,以自己的安危作为赌注。去亲自一探天门后的真实情况。

    也许,有人拥有类似五十一区和末日真理教的手段。以遥控的方式去探寻天门后的真相,然而,在最初的迟疑后,如今已经失去了这个路径。末日真理教和五十一区隐隐有一种默契,将其他人排斥在天门之外。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坚信五十一区会无比坚定地和末日真理教划分界限,无疑是数量极少的。五十一区在成立和成长的过程中,成份本就十分复杂,虽然如今以对抗末日真理教的先锋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但实际在幕后是否仍旧和末日真理教有所溝和。一直都是其他人表面不说,私底下却隐有戒心的问题。

    五十一区的成份与其此时的身份不完全匹配,在另一方面却得到大型神秘组织的支持,这样的情况也可以视为全局事态发展到如今现状的关键因素。对于神秘组织而言,这种复杂的关系让事件的走向变得难以预测是可以理解的,而先知的作用,很大程度上体现于这种情况下,从另一方面来说,拥有先知的神秘组织,参与这类行动,无疑比没有先知的神秘组织更有底气。

    这种底气正在以极为清晰的轮廓在当前情势下体现出来。面对一时的不利,以及不可预测的情况,这种底气为“沉默”这种行为赋予了不同的味道。而这种味道,是可以从在场各人的细微动作、表情和目光中品尝出来的。

    在我和锉刀来说,虽然并没有事先得到先知的预言,但是,先知的力量对我本人而言,却不像对其他人那么重要,因为,我的身份是极为特殊的,而我的底牌,从一开始就让这个世界的人难以想象。我的稳定,让锉刀也一如既往的稳定,在效果上来说,和知晓更多情报,拥有更多准备的五十一区势力联盟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这种时候,每个势力联盟的核心人物的作为和神情,会让其结盟者产生重要的影响。不过,对于这些各有底牌的核心人物而言,此时的情况显然并没有达到最糟糕的程度。

    灰雾巨人在手臂被截断后,人形一度变得模糊,就像是受到了重创,但是,它们仍旧承受住了又一次的猛烈火力,也没有在之后进行反击。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也如有默契一般,没再参与攻击,于是,场面就此僵持下来,仿佛试图打破这种僵持的一方,就会被彻底列为共同的敌人。这样的感觉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一时间没有人敢于轻举妄动。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下一个机会性的变化的到来。

    在吞噬了十几只黑烟之脸和两个灰雾巨人的手臂之后,正在成长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态世界再次动荡起来,而天门就在这随处都能感受到的动荡中变得更加富有质感。伴随这种质感产生的种种气息,冲击着在场诸人的感官。最为明显的变化在于,原本显得古朴的门框,逐渐浮现极为复杂的纹理。这种变化带来的感觉,说是华贵并不恰当,因为,尽管这些纹理的确复杂,充满了神秘的,仿佛亘古以传的气息。但并不是什么正面的东西。每当我盯住那些纹理看的时候,总觉得,那些纹理似乎在描述和勾勒着一些充满了痛苦恶毒的物事。

    “简直就像是地狱的大门。”锉刀不由得叹息。她告诉我,她看到了什么,那也许是幻觉,也许是本质。但无论是什么,都不是什么好现象——那是一张张苦痛、哀嚎、忿闷又无处宣泄的人脸,它们的表情就像是自己无法解脱,也要让其他人感同身受,甚至于为此去诅咒所有看到它们的人。

    听着锉刀的描述,那一面面景状似乎也在我凝视那些纹路时,栩栩如生地呈现出来,于我来说,那就像是末日症候者们在病发时的痛苦凝聚在一起。不断勾起源于“现实”的种种迷幻。这些痛苦的灵魂,似乎挣扎着要脱离枷锁,扑向凝视它们的我,将也扯入它们之中,成为它们的一员。一时间,眼前的巨型大门,变得无比巍峨,那舞动的黑影。就是一串串被勾连在一起的恶灵所形成的触手,不断张扬着要朝我袭来。我甚至无法肯定。这到底是不是幻觉,亦或者,这种现象,真的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痛苦凝聚所,在这个世界产生的倒影。

    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会有不同的联想吧。我忍受着那种如同诅咒般的气息。从那地狱般的场景中自拔出来,可是耳边似乎仍旧环绕着若有若无的咒骂、哀叹、嚎叫和咒怨的声音。这是充满了力量的,不详的现象,虽然对于神秘来说,只要能够运用就不是大问题。行走于神秘中的人,思维方式和价值观也往往偏离“正常”,但是,天门此时散发出来的气息,即便在神秘学中,也是最危险的一种,危险往往意味着代价,此时此刻的情况所能联想到的最坏情况,足以让让大多数人在惊愕中沉下脸来。

    也许,只有末日真理教的人,才会对此无动于衷吧,因为,以生命和生存的角度为考量,现在的天门绝对是不应该触碰的东西,也不应该是计划的最终结果。但是,就算感觉不舒服又能如何呢?

    计划已经不能停止,也许,五十一区根本就没有停止它的能力,而末日真理教更不会让它停下来。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在运作天门计划的时候,应该设想过使用末日真理教的技术会带来怎样的恶果,他们也许修改了一些东西,但是,这些修改的部分,并没有达到扭转整个技术核心的程度——于是,天门计划在各方的制衡间完成的时候,仍旧是它本来的模样,呈现出一种“邪恶”的姿态。

    与其往“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宁愿天门计划会是这样的情况,也要完成整个计划”,相信更多人会宁愿相信“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做了足够的努力,但却没有扭转计划效果”吧。往恶意的方向去揣测真相,对当下的境况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因为,那只会摧毁合作的信任根基,从而让本就顾虑重重的合作计划夭折,进而在面对末日真理教的强势时更加窘迫。

    如今在欧美地区,已经没有一个神秘组织,能够独立对抗末日真理教了,即便是走火所隶属的第二大神秘组织也做不到。只依靠自己的力量,就只能如同下水沟里的老鼠一样。甚至于,即便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真的按照自己的预想完成天门计划,获得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也没办法独善其身,避开末日真理教的打击,在不理会他人的情况下,仅仅保存自己。因为,末日真理教的目的,是真正要引导世界末日的降临,同样持有精神统合装置的其他组织,即便能够短时间内保存自己,不联合其他神秘组织的话,也绝对无法阻止末日真理教的进程。

    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面对末日真理教的进击,自毁合作基础都是极为短视的行为,不应该发生在走火所隶属的第二大神秘组织身上。那么,由他们参与的计划,也应该不会放任大纰漏的出现。换句话来说,就是,即便出现了严重的失误,也不应该是他们漫不经心,或是偏激纵容的结果。

    从这个角度来说,天门计划执行到现在所产生的现象,很可能已经偏离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预想了。不过,暂时仍旧不能说,当前的状况彻底让人手足无措。因为,走火所隶属的组织。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先知,而从五十一区执行计划的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种种细节,都证明了,他们对“未来的某种状况”有针对性的布置。

    也许,这种布置可以再次扭转当下让人皱眉的局势。

    看不见,但是感觉中。整个天门发散着触手般的黑气,这种不详的感觉,进一步消磨了众人亲自进入一探的蠢动。无论天门之后到底发生了何种变化,黑烟之脸和灰雾巨人的手臂,是否真的存在其中并发生对撞,即便有人刻意询问了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也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对方的回答是:“联系完全被截断了。”或许,对末日真理教而言,结果也是一样。但是,关注着同样伫立不同的灰雾巨人,理所当然会让人觉得,现在的状况对这些已经执行过天门计划的末日真理教更加有利。

    它们的毫无动静,也就从“和五十一区的默契竞争”进一步演变成“为了引导天门内的行动,已经失去了对外行动的能力”。

    “你们有多少信心?”荣格开口对走火等人问道。他的话有些含糊,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无论情况怎么变化。对所有人而言,末日真理教仍旧是最大的公敌。如果五十一区真的是和末日真理教达成了“默契竞争”,但只要能够占据极大胜算,其他人对此行径保持沉默也就罢了。如果,如今的情况,真的已经超出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把握,那么。重新调整各方的关系,并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各方的利益就暂且放在一旁。”荣格仍旧是那种平井无波,令人昏昏欲睡的语调,直白地说道:“我的底线是末日真理教不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你们有多大的把握?”其他人都将目光投向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在当前的情势下,荣格的表态无疑是极为锐利,咄咄逼人的。

    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核心人物沉默了半晌,彼此用眼神进行确认后,终于产生了一致的答复:“最多只有百分之五十。”这个几率,无疑是退让的表态,但是,这种退让从大局来说,无疑是极为严酷的。

    “真他妈的——”有人低声骂道。

    荣格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看向丘比,丘比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回答到:“没问题,我们可以进入,不过,接下来的应对,必须交给我们全权负责。说到底,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我们才是专家呀。”它所说的进入,自然指的是进入天门。尽管丘比和魔法少女们的行动,有可能破坏天门计划的进展,但和最终成果被末日真理教夺走这样的后果比起来,倒显得无关紧要了。况且,在这种情况下,有勇气和能力尝试这一行为的一方,自然有资格提出相应的要求。

    对荣格来说,丘比的答案,无疑是极为有利的,其要求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因为,荣格的身份极为特殊,他是政府方面的人,却不隶属五十一区系统,一直以来的工作,就是负责监控和牵制五十一区的行为。可想而知,在当前情况下,即便自己无法取得精神统合装置,但只要能够阻止末日真理教,便是重要的功绩。现在的荣格,终于结束许久以来的沉默和被动,露出自己的爪牙。

    不过,也就在丘比做出这样的答复后,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也推出了相对应的重要角色——龙傲天。这个在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受到沉重打击的男人,再一次以决定性的姿态登上了舞台。这个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些美女属下们,他所依仗的力量,显得更加独立,也更加锋利夺目。

    “我也一起吧。”男人平静地说。

    根据锉刀的说法,龙傲天在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前,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于神秘世界中的行动,更多人视其为试图接近这个圈子的圈外人,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然而,在拉斯维加斯城中发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证明了这种看法的错缪。龙傲天绝对不是什么外行人,然而,他在神秘方面的举动是如此低调,其掌握的神秘,又是如此特殊,因此,在加入了五十一区的势力联盟之后,大多数人对他的了解大概仍旧不是很多吧。

    当龙傲天站出来和丘比打对台的时候,毫无疑问的,他的身上遍布探究的目光。即便如此,没有人可以阻止,也没有理由阻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