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五零章 天翼一型
    “算是吧,此前司空皓的潜力,并未完全发掘。不过这家伙虽不算笨,却也不算很聪明。现在他又年纪不小,想要再入十大天柱之列,是肯定没希望的。。”

    张信的唇角微挑:“不过接下来的几件事,他如能替我办好。日月神露的事情,本座自然会为他解决。我对他倒是期许至深。这人如能用好。倒是一把上好的宝刀。”

    “原来如此!”

    叶若说完这句,又感觉有些事不能不提醒:“不过拿东西的时候,他好像很不满意,很生气的样子。”

    张信默然,他大概知道缘由。是自己给的东西,实在太少了!

    相较于他想要让司空皓代自己去办的事情,自己给的那些物资,确实是有些不够用,

    可没办法,他现在的身家,就只有这么一点。

    这也是他欲寻找那位前古圣灵所遗宝库之因,正为补充己身财力之不足。

    自己要与前世的那些仇人争斗,这钱财是万万不能没有的。他现在,虽已将前世遗下的一些人手,重新纳入掌控。

    可这些灵师,总不可能不吃不喝,白白为自己效力?

    毕竟灵师们的‘忠诚’,是必需得用各种奇宝丹药,以及修行所需的资源来维持的。

    “那处地方,若儿你侦测的如何了?我需要一份更详细的构造图。那里并无灵师存在,若儿你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张信正说着话,就听耳旁有女声响起,却非是叶若,而是紫玉天:“你说的地面效应,是不是在贴地高速飞行的时候,在压力下从地面返升的气流?”

    张信这才想起眼前这位,是翼妖一族,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已在天上飞了。

    “原理差不多吧,你可以这么理解。”

    紫玉天的唇角,不禁微微斜挑:“那么再说你那所谓的机缘。我已想过,如今在这北方,传闻最盛,并且有可能被人取得的圣灵遗藏,总共有三处。而其中之一,就在北海七源岛的深海之内。你的目标,九成可能是此处。”

    张信有些无奈的转过头:“你现在明明就是个魔奴,想这么多做什么?”

    紫玉天不禁气到脸红:“我只是担心主上你不知天高地厚,要去自寻死路!”

    张信微微冷笑:“你认为本座无此能耐?”

    “只怕你连地方都找不到!大约三百二十五年前,就有人推测那位神天上师的洞府,沉没在北海七源岛的附近,使得各地无数灵修,无数魔灵云集于此。北海皇朝也几乎因此,与神相宗再掀大战。可结果所有人找遍了整片海源,并且挖地三尺,都没找到那座传说中的洞府。”

    “可本座另有机缘,得知这处仙府,并不在岛上,也不在海中。”

    张信神色自负:“别人寻不到,未必本座就不能寻得。”

    这是他前世上官玄昊,与几位至交所得的机缘。当年因担忧这洞府,正在大敌境内,因此都秘而不宣。

    而时至今日,昔日的知情人,也就只有他张信还活在世上。

    此时被形势所迫,也不得不冒险去将那里面的灵珍异宝取出。

    “不在岛上,也不在海中?”

    紫玉天一声呢喃,随后似想到了什么,蓦然倒吸了一口寒气:“难道是在天上?”

    随后她就怒瞪张信:“你即便能寻到又如何?那里面的东西,你根本就运不出来。传说这座洞府,本身就是以一块巨大的虚空石制成。所以乾坤神符也好,虚空袋也罢,任何以虚空石为原料的东西,在这座洞府的附近都会失效。”

    “那么这些东西呢?”

    张信指了指身下:“我说的是前几天,用过的那几种?”

    紫玉天闻言,不禁微一蹙眉。

    这几天,她是眼看着张信,是如何来到北境的。

    这位就是凭借着各种奇怪的‘法宝’,或者说是工具,在短短半日时间内抵达北海岸旁。又在两天之后,北上一万九千里。

    不但动作迅捷,一路也未被任何灵师查知,更没留下什么值得一提的痕迹。

    而此时日月玄宗与某些人,想必还在那处灵域附近,苦苦寻觅张信的踪迹下落。

    紫玉天再次深吸了一口气,隐约感觉张信的这次寻宝行动,可能并非无谋之举,而是有着完善的谋划。

    不过她最后,还是不以为然的问道:“可那位九机上师怎办?七源岛有陆九机坐镇,别人察觉不到异常,陆九机难道还感知不到?这位不但是天域,更是整个北海,最强大的一位灵感师,感应范围广达三千里”

    可紫玉天的语音未落,张信就已语声幽幽的说着:“你说的陆九机,如今并不在七源岛。就在两日之前,他已离开七源,前往南方追寻狂刀张信的踪迹。而最近十日之内,张信都会在南方中原地域,偶现踪迹。说来也是你们北海皇朝无能,神相宗的日子过得太滋润,一位天域离开自己坐镇之地,也没必要担忧什么。”

    紫玉天却不禁一怔,再次愕然的注目张信。她感觉眼前这位,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是不是上官玄昊,她无法确定,只因这位与前者,有太多的不同。

    可紫玉天却已坚信此子,绝不仅仅只是‘狂甲星君’张信而已。

    ※※※※

    半日之后,张信几人就已到了距离七源岛五千里处。到了这个地方,张信就未再急于前行,而是将他的地效飞行器停在原地等待。

    而就在深夜时分,一团火雨从天而降,落点恰在这附近七十里处。

    这是小规模的流星雨,由叶若一手炮制,目的是用于掩护里面的一个中型空投舱。

    只有这种看起来正常的流星雨,才可不让周围的灵师或者妖邪起疑。

    那些陨星的绝大多数,都在坠海之前,就已燃烧殆尽。不过张信要的那些东西,却都藏在舱室内完好无损。

    而其中一件,直接就被张信丢给了紫玉天。

    “这件甲,你穿上试试!”

    紫玉天眼神疑惑,看着手中的这个金属球体。她看不出手中这玩意,与‘盔甲’之类,有什么联系。

    可随后她就在张信的指点下,按下了一个按钮,随后就是一阵咔嚓嚓的响声,一片片黑色液体从内伸展出来,在短短须臾间,就覆盖住了她的所有身躯。

    “这是?”

    紫玉天初时是防备,可随后她就发现,这东西虽是怪异,可并不危及自己的性命。

    且她现在明明是被这液体覆盖住了躯体,却绝无一丝一毫束缚之感。似乎自己的浑身毛孔,仍是与外界紧密联系,继续呼吸着天地元力,

    此外这些液体,仅仅只用了三息时间,就转化为黑色的金属铠甲。她偷偷用手指去试了试,发现硬度居然还很不错,至少自己用手指全力都无法掰断,手指尖刺出的骨刀,也无法将之刺穿。

    又闭着眼继续感受了片刻,紫玉天才又疑惑的问道:“这就是主人之前说的,要给我炼制的法宝?这感觉很奇怪。”

    “不是这件,这东西我暂时炼制不出。所以这次回去之后,你还得换一身我亲手炼的。”

    张信摇头的同时,也在上下打量着紫玉天:“你再把你那骨铠羽翼展开看看?”

    紫玉天微微蹙眉,却还是依言照办。可她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

    无论自己的羽翼也罢,骨铠也好,都很顺利的伸展出来,却无不都覆盖上一层黑色的金属,薄而坚固。双翼挥斩,亦完全不受限制。

    紫玉天不禁动容,已感觉到这套‘盔甲’的不凡。仅只这层甲提供的防护,就可使自身战力大增。

    “这甲名叫天翼一型,与你们翼妖一族对应,也有如虎添翼的意思。预计这套甲,能够让你的力量增加一倍左右,速度则是提升三成。”

    张信说完,又语声遗憾的说着:“可惜时间不够,仪器也不足,也只能到这个地步。”

    紫玉天听着张信说这些她完全听不懂的话,是一脸的无奈。不过她还尝试着挥了挥手中的刀,随后又挥动双翼,从这地效飞行器里冲出。

    片刻之后,当紫玉天回归之后,面色已满是兴奋的红晕:“这是怎么制造出来的?能不能教我?”

    可当看见张信那冰寒讥哂的目光之后,紫玉天火热的心情,又恢复寂冷。

    魔灵与灵修是死敌,而后者正是依靠器物之力,才全面压制了她们这些所谓的妖邪,

    以对方的身份,怎可能轻易将这种可改变双方力量对比的知识,传授给他们魔灵?

    “这种事,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就是我会教,你们也做不出来。”

    这句话,张信并无半点谎言。紫玉天的这件天翼一型,基础部分是在若儿的主基地之内打造。可其余还有一部分零件,却是在太空之上锻造淬炼而成。

    许多特定的工序,也只有上面的真空环境能够完成。一些需要借助特殊真空环境的仪器,也是若儿的主基地中所没有的。

    可这上方天穹,又是他们灵师与魔灵,无法逾越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