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8章 傻眼的兽人(魏无忌丶万赏加更)
    部落勇士几十万。

    攻陷这个小小的人类王国根本用不上这么多兵力,何况奥格瑞姆已经用实际行动找到了对方的死穴——那堵在山谷之中的低矮城墙!

    分散就食同样是兽人自古以来就有的生存方式。现在食物短缺,更不应该将如此过量的兵力聚拢在这。

    问题是,攻打矮人,谁去?

    自然界的生物往往有着凭对方体型大小判定强弱的本能。兽人普遍瞧不起身高大多只到兽人胸口的矮小人类。更不要说高度只到兽人腰际的矮人了。

    在兽人看来,干掉那些连兽人小孩都不如的矮子,真是分分钟的事。

    所以这被兽人酋长们视作一个肥缺。

    一时间,每一个酋长的眼睛都是热切的。留在这里,诚然会收到一份胜利。可惜,大酋长黑手和他率领的主力在此,那就注定了最大的荣耀和好处必定会归黑石氏族。其他氏族只能跟在后头看着黑石氏族吃肉,然后自己氏族蹭点肉汤喝。

    出去就不同了。

    风险?什么时候生存没有风险?在‘我们的世界’(兽人都只会这样自称德拉诺)老家里,每一次狩猎,都是赌上性命的搏杀。在兽人眼里,风险根本不是问题。

    每个酋长不知不觉都齐齐踏前了一步。

    黑手眯起了他的眼睛,运用起他不多的脑容量思考问题。

    很快,大酋长有了决定。

    “基尔罗格!攻陷铁炉堡的荣耀就送给你了。希望你的血环氏族能打出我们部落的威名。”

    “为了部落!”基尔罗格*死眼一拳击在自己胸口上,砰然作响,这位老兽人英雄脸上露出炽烈无比的兴奋。

    黑手转头,望向在黑暗之门关闭前最后时刻赶来的格罗姆*地狱咆哮:“你的战歌部族则一路往北,攻占这个叫做激流堡的王国。”

    “嘿嘿!我的【血吼】早已饥渴难耐了。”格罗姆的嘴唇翻起,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

    黑手一拍粗糙的木桌子,登时把桌子的一角都拍成碎木渣:“其他氏族做好准备,我们直接翻山进攻暴风城的东城墙。”

    黑手和奥格瑞姆的想法很好。

    很遗憾,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当部落花费了十一天,沿路让兽人苦工挖井取水,总算扫清大军行进的各种障碍后,再次轻车熟路翻过山岭的奥格瑞姆和他身后的兽人大军傻眼了。

    黑手一把揪住奥格瑞姆的脖子,怒吼:“这就是你所说的孱弱防御?”

    城墙依然是那堵兽人眼里并不高的5米城墙,但城墙前面不光多出好多个跟暴风城正门外城墙一样的瓮城,还特么的多了一条足足五米宽的护城河。

    不光如此,城墙后多了好多个巨大的土山包,山包上整平的山顶放满了各式的投石车和弩炮。几十座箭塔高高耸立,上面的标枪手可以轻易把标枪覆盖到护城河以外的地方。

    “哈哈哈!那些绿皮畜生看傻眼了吧!?”在箭楼上,洛萨看着犹豫不前的部落大军,笑得很开心。

    旁边的莱恩也心悦诚服地微笑着:“真是多亏了你,杜克,如果没有你想出来的那个办法,我们或许已经完了。”

    杜克耸耸肩:“没什么,人多好办事而已。”

    “你不用谦虚了,你就是我的幸运星。”莱恩微笑着。

    简单的城防,不可能抵御兽人那种潮水般的冲击。所以杜克这个穿越者就用‘人多力量大’这个****大招对付兽人。

    很简单,愿意为王国做苦工挖护城河的,只要挖够足够的土方,就能拥有一张提前上船的船票。

    民众都疯狂了。

    谁都知道暴风城守不住了,留得越久,死亡的几率就越大。如果不是四周都已经被包围,海路是唯一的生路,民众早就暴动,大规模逃亡了。

    多少人在码头,想尽办法,倾尽家财,就是为了一张更早的船票。

    别说人人平等那种鬼话,事实就是越有本事,越有资本的人就越能提前逃出生天。

    没看到贵族们早就无须经过民用码头,直接在军港里坐上暴风王国海军的新船,轻描淡写地逃出这个绝望的暴风城?

    但是现在,杜克的政策给予这些悲观的民众一个新的希望。

    只要出力,就能提前救走自己和自己的亲友。

    条件并不苛刻。民工在严阵以待的暴风城士兵的掩护下挖土。挖20辆标准马车的土,就能换取一张船票。孔武有力的工人,不惜体力干一、两天,基本可以保证有三到四张船票。

    就这样,杜克连工钱都不用给,以安全作为筹码,轻易地在围绕暴风城东面和北面的城墙外围加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瓮城,然后建造水闸,连同暴风城内的运河,在外城墙最外面造了一条护城河。

    尽管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地粗糙,那么地破绽百出,比起原来单一的5米高城墙,真不知好了多少倍。

    杜克看了看旁边有着深深的黑眼圈,这么多天加起来睡了不知道有没有10个小时的埃德温*范克里夫,杜克温和地笑了,拍拍范克里夫的肩膀。

    “干得好!埃德温。”

    “主人你过奖了。”范克里夫连忙低头。

    “我把今天中午到港口的‘海神号’运输船留给你和你的石匠了。你收拾下东西,先去南海镇等我吧。”

    范克里夫一听,眼睛都红了:“主人,我……”

    杜克制止了范克里夫继续说下去:“接下来是战斗时间了,那不是石匠的领域。你先去,南海镇附近的暴风王国难民还等着你造的房子呢。”

    犹豫了那么半秒,范克里夫毅然抬头:“但我也是个男人!我也可以战斗!”

    杜克“噗呲”一笑:“你能打多少个兽人?要想在安度因*洛萨面前耍酷,你至少先成为一个职业者吧?”

    “我……我……”范克里夫双眼红通通的,眼眶里尽是泪光。

    “去吧,你可爱的凡妮莎在等着你呢。”杜克的话,击中了范克里夫这个原本在历史上为了石匠们揭竿而起的悲剧英雄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他猛然单膝跪下:“感谢主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