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四九章 地效飞行
    大约两日之后,一位白衣圣灵踏足在水晶林内。

    此处出现的灵域,早已消散无踪,各大宗派的修士早已撤离。故而这位圣灵可以直抵这水晶林的深处,而安然无恙,

    “他最初出现之处,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旁边一位紫衣神师小声述说着:“估计传送过来之后,就与无上玄宗的灵丰起了冲突。而在杀死灵丰之后,这位又前往不远处的晶峡,争夺通灵玉心。”

    这位的语音未落,白衣圣灵就已开口:“我来之前,据说这位狂甲星君并未隐瞒身份?”

    “确未隐瞒,那位在争夺通灵玉心之时,就在许多人面前自称狂刀。”

    那紫衣神师躬身应是:“其实也没有隐瞒的可能,他身边有那只雷角魔犀,特征实在太明显。”

    “谁问你这个?”

    那白衣圣灵冷笑:“他既然未隐瞒身份,那么为何要等到今日辰时,才能知他在此处现身的消息?”

    这与他们测算到张信传送方位的时间差不多,只是前后脚而已。

    紫衣神师也早知对方会有此问,闻言后依旧不慌不忙的答着:“此事情况复杂,别有缘故。一则是灵域猎场封闭,当时的知情人,并不觉有将此人身份通告自家宗门的必要;二则是因紫薇玄宗的紫薇天女,被张信重伤,引发当时在场各宗弟子贪意,使得当时得知张信身份的灵师,几乎都在紫薇天女手中死绝。”

    “紫薇天女?”

    那白衣圣灵白眉微挑:“是传说中,身具神宝的那位?你说她被张信重伤?”

    “不错!今次也确证了此女手中的神宝,是七千年前失踪的十七级神宝万丈青。”

    紫衣神师料知这位圣灵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之前他听闻此事的时候,亦觉惊奇不已。

    “可当时在猎场内,即便是那位紫薇天女动用了这件神宝之后,依旧被张信一拳重伤。按照当时那些目击之人的说法,是被砸飞数十余里,一身灵器崩裂小半,四成半的躯体都被震为血糜。如非她手中的神宝,是木系‘万丈青’,那时未必就能杀出重围,并在短短半日之内就使一身法力恢复全盛。继续追击张信。”

    “追击?”

    此时那白衣圣灵已怒意渐息,目光莫测:“她既有万丈青在手,倒还是有些底气。可据我所知,跟随在张信身边的那位魔奴,是曾经北海皇朝的太子之一紫玉天,实力可非是平常的深渊级魔将能够企及。”

    魔灵一族的所谓‘深渊’,与人族灵修的‘天柱’对应,也被称为圣魔级。

    “确实!不过以上师的预测,这位紫薇天女胜是不可能的,可却必能仰仗神宝之力全身而退吧?”

    眼见身前这位老者点头,那紫衣神师才又继续说道:“可结果却是这位紫薇天女,已经失踪了整整两日。紫薇玄宗的祖师堂虽有其魂火,却至今不见其踪迹人影,也无任何消息。预测此女,或已失陷于张信之手。这也是张信行踪,为何至今才被我等得知的原因之一,那狂刀张信固然是众矢之的,可这位紫薇天女,却也同样是被所有人觊觎,受关注的程度,甚至还在后者之上。”

    “故而紫薇玄宗刻意封锁,将张信的事情隐瞒到现在?”

    白衣圣灵已明白了究竟,简而言之,他们现在找到张信,也就很可能同时寻到那位紫薇天女,这显然是紫薇玄宗需全力避免的。

    “看来这位狂甲星君的实力,远比你我意料中的要强。”

    语声微顿,白衣圣灵目注南面:“那么现在,可曾寻到他的踪迹?此子又是如何离开的这猎场?”

    “至今仍在全力搜寻,可有用的线索不多,我们如今,只能尽量封锁所有北上的要道。问题是日月玄宗的反应也不慢,足足八十位神师,四位圣灵,已在全速南下。那位赤月剑仙,甚至先于上师一步。就在刚才,他也曾出现在此地。有这位天域在此,我们想要完全封锁,绝无可能,至于那张信,他是怎么离开的”

    紫衣神师的眼中现出匪夷所思之色:“据说是这位驾驭着一件很古怪的法宝,飞出去的!”

    ※※※※

    同一时间,在天穹大陆之西,北海偏南的某片海域之上。一只金属大鸟,正紧贴着海面飞掠。

    “这又是什么东西?”

    立足在狭小舱室之内。紫玉天面色苍白的看着玻璃窗外,那正急速倒退中的景色。

    “此物名为隐身式地效飞行器,也就是一种利用地面效应提供支承力而飞行的动载工具。除此之外,还可潜入水中,最高潜深三百丈。”

    眼见紫玉天,仍是一脸茫然。张信不由哑然失笑:“听不懂么?说了本座的手段,岂是你能想象?简单点,你可将它理解为一件特殊的法宝。不过却非是通过灵能推动,而是采天地之精英作为燃料。”

    紫玉天看出了张信眼里的鄙视,那就好似她以前在皇都的部下,看那些从翼仙岛赶来的同族们的神色。

    这使她格外的不爽,也不打算再寻根究底,很干脆转过头,看外面的风景。

    张信则是轻舒了一口气,脸色也松缓了开来。他实在是没办法,才如此糊弄。

    这次一路往北,为免暴露形迹,他使用了不少叶若制造的交通工具。

    这明显激起了身边这个魔灵太子的好奇,张信也从不知紫玉天此女,问题是这么多的。

    “主人你这样做不对哦喵!”

    叶若在张信的视界里,表示了一下鄙薄:“明明主人自己都没听明白。”

    “你闭嘴!”

    张信一声冷哼,然后就直接转移话题:“东西都已送到司空皓的手中了?”

    “主人的东西,他都已经取走了!”

    叶若回答道:“主人看起来,很信任这个司空皓哦喵。”

    据她所知,在张信托她转交的那枚虚空袋里,就有着七滴日月神露。这也是昔年,上官玄昊所遗的身家之一。其余还有近七成的储藏,也交给了司空皓。

    “有把柄在手,干嘛不能放心用?”

    张信眼神犀利:“而且,这位的实力与天赋,只怕远不只是他展露出来的这些。此前日月玄宗的许多人,包括我在内,可能都小瞧了他。此人的战境修为之所以受阻,多半是因其心障难解。只需他那异父妹妹的事情能够解决。可能此人会是他那一辈修士中,最快进入圣灵境的。”

    “这个人竟有这么厉害?”

    叶若不禁吃惊于张信对司空皓的评价之高,她已知这世界的神师要晋升圣灵,是何等的不易。

    “那么这位,也可算是天柱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