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75 黑暗小丑
    在这个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才是真正的代表了大势所趋的主角,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它的所作所为,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也是这个世界的主题。

    无论其他人如何难以接受,这都是事实。要改变这个事实,要达成足够的世界线变动率,要拯救世界,需要面对的困难险阻实在太多了。而最关键的是,极为关键的一部分难题,是需要从“现实”的角度去解决的。

    用中央公国的神秘学说法,这就是“杀戮神魔,逆天而行”,目前为止,除了“高川”之外,没有哪个末日症候群患者可以在“现实”和“末日幻境”之间自由行走。除了“高川”之外,所有存在于末日幻境中的人,其“正体”早已经成为了lcl,要不就是咲夜、八景和玛索这样,完全和“正体”割裂开来,或者是系色和桃乐丝那样,被改造成系统中枢,完全不具备抵达“现实”,在“现实”行动的条件。

    然而,唯一拥有“逆天”条件的我这个高川,却同样在等待着世界末日的到来。

    真是讽刺,过去的“高川”一直希望阻止世界末日,成为英雄,这样的愿景,即便到了我这个高川也没有变化。但是,在一个看起来最有可能达成这个愿景的世界线中,我却不能进行尝试。因为,只有“精神统合装置”,只有一个身体即将崩溃的末日症候群重病患者“高川”,所谓的“看起来最有可能”只是假象而已。我必须坐视世界末日的再一次到来,借此推动“命运石之门”的诞生,去能换取一个达成超级高川,扭转世界线的机会。

    我存在,并将只存在于这个世界线。而我的存在,在推动世界末日这一点上,和末日真理教没什么区别。我有时会想,自己如今的存在方式,是否就是“末日真理”的体现。我无法成为真正的英雄,充其量。也仅仅是黑暗英雄而已,在这个意识态世界里,如今戴在我脸上的“丑角”面具,就是我的真实写照。

    我的这些这些基于推测的推测,并不一定符合真正的情况,也许充满了太多负面的东西,但是,我也只能使用这样的方式来整理出一个更加清晰的世界观,而从此时的我的角度来看。我所置身的环境就是这么一回事。末日幻境中的每个人都能看到比我更多的光明、希望和未来,而我却感到四周只有一片寂静的黑暗,只有一处光点在极为遥远的地方,宛如星辰般闪烁。我只能独自沉默地,咀嚼着这千般滋味,聆听死亡的脚步声,追赶着远方的那颗星光。

    我在思索,锉刀也在思索。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时间流逝变得暧昧。我们身后的追兵被完全击杀后,就没再有新的追兵赶来,而我们也只能猜测究竟出了什么变故,而无法真正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行走在神秘中,无法理解,无法知晓。无法解析的恐惧,永远都包围在自己的身边,而每一个行走在神秘中的人,只要活着,就必须不断承受这样的压力。

    我不知道有没有放弃的人。但是,在我知晓的范围内,没有哪个还活着的人会因此放弃。也许,是因为所有放弃的人,都已经死去。行走在神秘中的人,往往偏执而固执,仿佛精神病人,思维方式总会和正常人格格不入,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无时无刻的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变得如此,亦或者,这本就是末日症候群带来的病变影响。

    无论以“现实”的角度,还是以“末日幻境”的角度来看待这些人们,都能感觉到其“病态”的状态,而这种病态的深化,却也是同时从这两个角度的各种因素产生相互影响的结果。这种影响是如此复杂,没有人能够解析出每一个细节条理,我看到的,能够理解的,所想象的,自然不可能是全面的,我知道自己,就如同摸象的瞎子,但是,对于一个瞎子来说,真正的大象是什么样子,又有什么意义呢?不,也许是有意义的,但是,这种意义却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即便无法真正认知大象的模样,也需要通过自己所知道、理解和想象的大象来补完自己的世界。

    然后,一直向前走,即便被嘲笑,被讥讽,被认为是无可救药的精神病人,也只能沿着自己所看到的道路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这个人的一生,就是如此的渺小和顽固。

    “喷火”的驾驶舱挤入两人后显得十分狭小,我和锉刀挤在一起,却没有任何暧昧的氛围。这个意识态世界的危险,未来的不清晰,以及已经承受的压力,让我们就算肌肤相亲,装作何等平静轻松,实际也没有任何精力去萌发荷尔蒙的刺激。

    远远吊着特混飞行大队的尾巴,我们飞行了许久,周遭的风景依旧充满了一种庞大、压抑、壮阔的特色,但一成不变的平台、走廊和齿轮杠杆机构,渐渐让人感到疲倦,有时甚至无法确定这种疲倦是出于审美观的疲乏,还是因为意识态世界本身带来的负面影响。除了我们和前方的战斗机群,已经有很久再没有看到生命活动的迹象。这支飞行大队的路线稍显混乱,当然,也有可能是重复着同一个模子的风景,让人无法真切确定自己的行动方位。但我和锉刀却有着相同的直觉,这支飞行大队,一定会将我们带到预想的地方,虽然它们并不总是向下飞行,但是,总体而言,我们正在不断向下降。

    然后,在某个时刻,我通过夸克的观测,察觉到了这支特混机群的飞行姿态产生了一种不自然的变化。这种变化极为细微,但是,通过连锁判定的能力反馈到我的感知中,却显得十分清晰,因为,它们之前从来都没有产生这样的变化。这种不自然的味道。就像是本已经达到平衡的味道,却突然加入了更多的调味料,而破坏了原本那种平衡感。在敏锐的感觉来说,这种失衡的,不自然的味道,是极为明显的。

    我不由得挺了挺身体。更专注地去寻找造成不自然的源头所在。而我的动作,自然也让锉刀从乏味的静默中回过神来,就如同突然被震醒一样,她的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发生了什么事吗?高川。”她问。

    “有变化。”我说,但是,我仍旧没有看到变化的源头,也许是因为,距离那个位置仍旧很远。但是,从这个无法观测到的距离。以及特混飞行大队所产生的变化来判断,源头处的状态一定相当激烈。也许,在进入可以观测的范围边缘,这支特混飞行大队就会陷入一种被动的危机。

    锉刀似乎从我的表情上察觉了什么,虽然看不到,但仍旧在凝神观察远方。如果夸克是正常的鸟儿,也许,我的感觉会更深刻。但是,夸克虽然显现于这个意识态世界。却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相对分离的世界中,意识态世界所产生的变化,并没有对它造成任何干扰。因为,它最初出现的地方,就在于境界线中,所以。它的异常不免让我产生更多的料想——

    “江”也在观测着这个意识态世界吗?上一次境界线在精神统合装置的暴走力量下崩坏了,但是,它还会再一次出现吗?答案对我来说,几乎是肯定的。

    “江”就在我体内,但我在大多数时间中。无法真正直接地感知到它的存在。不过,我一直都相信,它的平静,只是一种假象。

    它在等待,等待。它不是人类,它的耐性比人类更强,身为一个能够自我认知的“病毒”,它在每一种生存、成长和进化的素质上,都比人类更强。

    我知道,它终将会出现。无论末日真理教、纳粹和五十一区以及各个神秘组织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有着怎样的绝妙手腕和杀手锏,它的出现,都将会超出他们的预想,导致他们的谋划产生巨大的破绽——

    就如同为人所不知的神明突然插手人间的事务。

    而我也如此等待着。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的确知道,自己需要“江”,也无法撇开“江”。

    在高川、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计划中,“江”是必须防备和限制的存在,甚至可以将其当作敌人,然而,在这个计划的过程中,却无法避免,乃至于需要“江”的涉入。这是充满了嘲讽的情况,不是吗?亦或者,在高川、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计划中,早已经考虑过这一点,只有我这个高川才会陷入这种渺小的自嘲中?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执行者,我也只要做一个执行者。

    靠近了,靠近了,远方的战斗机群不断朝变化的源头进发,即便移动姿态产生了更加明显的变化,也没有任何掉头或重整的意思。它们就像是舍弃了一切般,卯足全力地朝那处源头前进。原本这个意识态世界中,常态下是没有风的,光和热在一般情况下,不会造成空气的对流,坐在“喷火”中也感觉不到风,不,或许应该说,在常态下,根本就没有“空气”的概念,只有在战斗的情况下,出于产生自我们这种外来者身上的某些因素,风和空气才会“被感觉到”。

    但是,如今,这个意识态世界却真的起风了。

    我用力推开驾驶舱的盖子,扑面的微风一下子就灌进来,让人感到清爽舒凉。

    “这风不正常。”锉刀仿佛在咀嚼着伴随着风钻进来的异常。

    “风在变大,而且,很有规律。”我凝视着,感知着,远方那支特混飞行大队的变化,“它对机群充满了敌意。”

    “是的,我这里也被影响了。”锉刀盯着身前的表盘,露出惬意的笑容,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我们的飞行轨道正在偏离,而且,机身压力也不正常,再这么下去就会坠毁吧。”

    变化,充满了敌意的变化,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知道我想到了谁吗?”我微笑起来,反问锉刀,然后她给了我一个白眼:“这么大范围的气流异常,除了席森神父之外。我可想不到第二人。他竟然将魔纹带进来了——”这么说着,她鼻音重重的“切”了一声,应该是为自己无法做到这种事情感到不爽吧。

    身为三级半魔纹使者的席森神父,其气压控制超能,以连锁方式,的确可以涵盖如此巨大的面积。并且,真正对一支飞行大队产生致命的影响。尽管,这些战斗机群很可能是意识态世界产生的异常,但是,并不意味着,它们自身的神秘会有多强。真正强大的,只是精神统合装置的神秘而已。席森神父的超能力量,具备极高的神秘度,而且。先天就克制任何涉及到气流的东西,无论,那是正常的物事,还是神秘和异常。

    风在变得剧烈,在比特混飞行大队更远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那就像是风的源头,以一个广域的视角来看。包括我们所在的位置,都如同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中。并且,这个气流漩涡中,有着更多的小型漩涡,乃至于混乱不定的紊乱气流。这些复杂的气流仿佛有意识般,一层层裹住战斗机的机体,分割着机群的阵列。让飞机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撩拨着,不断摇晃震动,然后,特混飞行大队中的一架“零式”打了个摆子,挣扎停止了。整个机身顺着气流摔向周边的同伴,进而引发更进一步的混乱。这些战斗机在试图脱离混乱的中心,稳定自己的飞行姿态,但是,两两的撞击,就如同不断传染的涟漪,一点点在机群中点燃火花和散射坠落的碎片。

    我们和这支特混飞行大队的距离相当远,用目力是无法观测到这些细节的,只能意识到机群整理轮廓的混乱,不过,此时此刻,夸克就飞在这支特混飞行大队的上空。

    即便混乱无法遏止,越来越多的机体在坠毁,位置也不由自主地偏移,但是,特混飞行大队的大体航向却仍旧坚定不移,仿佛在述说着,即便只有一架,也要闯入那个混乱的源头。随着距离的拉近,我和锉刀也切身体会着这种诡异气流所带来的压力。甚至有那么几次,发动机突然熄火,螺旋桨和机翼都好似被什么东西撕扯着,咯吱作响,让我们一度失去速度,向下坠落,即便锉刀勉力控制,也险险擦过好几处障碍物。直到锉刀骂骂咧咧地用左轮的枪柄砸碎了表盘,这才意外地重新点燃了发动机。

    “我操,果然就是破烂玩意。”锉刀唾了一口,用一脸得意的表情对我说:“还好我有经验,对付老古董,不敲打一下可不行。”

    虽然这么说,但我们的处境并没有本质性的改观,磅礴诡异的气流对机体的影响仍旧在与时俱增,唯一比前方的机群大部队有利的地方,就在于这架“喷火”的结构大概挺扎实,周围也没有脆弱机体的包围。席森神父曾经通过气流来观测物事,但是,也许是距离太远了,也许是战斗十分激烈,让他无法收集远方因为自然连锁反应的气流带来的资讯,也无法分心对太远的,太细节的气流进行控制,所以,我们得吃上一些苦头,才能抵达那边。

    “我觉得他是故意的。”锉刀撇了撇嘴说。

    “会在抵达之前就坠毁吗?”我盯着远方的特混飞行大队的状况,询问我们自己的情况。

    “很可能,随时准备好跳机吧。”锉刀不怎么担心,说到:“这些混乱气流应该是超能间接制造的,规模越大,就越容易被锁定,只有我们两个人,加上你的移动速度,又没有敌人的干扰,也许接近那边的速度反而会更快。其实,我想提议现在就抛弃这架老古董,你怎么看?”

    我同意锉刀的看法,前方的特混飞行大队的混乱还在持续,距离源头还有一段距离,虽然远方的黑点越来越大,但是,机群的混乱给我的感觉,让我甚至觉得,它们撑不到那个地方。原本一大片黑压压乌云般的机群,就好似被逐个点燃了,化作火雨和流星坠落在半途中。

    它们的顽强和固执,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

    正准备答应锉刀的建议,我们所乘坐的“喷火”再一次熄火,这一次比前几次更加危险,因为,风向已经变得更加危险,风力也更加强大。锉刀用力抓住操纵感,试图调整飞行姿势,但是,机身却在混乱气流中翻滚,迅速拉近和周边障碍的距离。

    “跳机!高川!干不下去了!”锉刀高声喊道。巨大而沉重的齿轮,正在机身抛离的方向越来越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