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6章 暂时撤军(求月票)
    格罗姆*地狱咆哮睁大了他铜铃那么大的眼珠子,布满血丝的眼球里满满的是不信。

    不同于其他粗鲁的兽人,格罗姆出身于最讲求技巧、意志与意念的火刃氏族。这个盛产剑圣的氏族,在整个战斗理念上都跟大部分兽人有所不同。

    格罗姆清晰知道他有着绝对自信的一击被带歪了。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微小的偏移在不断累积,那种神乎其技的连击,从他那把跟他心灵相通的【血吼】上面传了回来。

    原本,哪怕有一堵厚达10尺的城墙挡在前面,格罗姆都有自信将其击穿,最终把斧头劈到敌人后背上。

    他失算了。

    他这个素未谋面的神秘人类法师,有着令他叹为观止的惊世技巧。

    哪怕仅仅是远距离目睹,他都能明白刚才杜克做了什么。

    足以开山劈地的一斧,如同砍上了无数层纸。每一层纸都轻微地削弱了斧头上的威能。一点一滴,有如水滴石穿。

    只不过杜克的做法更为极限,也精准了不知道多少倍。

    三位数的中阶法术连击,让命中注定会必杀的一击,产生了偏移。

    “唉!”格罗姆*地狱咆哮的嘴角流泄出一声悠长的叹息。那叹息声低不可闻,近乎虚无缥缈。

    从来不会失去信心的他,忽然生出一种无法抵抗的无力感。为了胜利,他将全族的意志之力注入【血吼】当中,感觉上,这几乎强行扭曲了命运的因果。然而对方无比轻巧地把命运带回了原来的轨迹,就像是水往低处流,太阳总是会在长夜后升起,一年被分成了四季往复循环一样……

    这一斧头,你说必中不算数,我说不中就是不中!

    在无数兽人抬头瞩目当中,大名鼎鼎的【血吼】终究是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从杜克身边不足半米的地方擦了过去。

    惊得杜克身下狮鹫掉了好几根鸟毛,吓得达尼尔快尿出来,然而,就是没对这个可恨的破坏者杜克*马库斯造成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损失。

    “哈哈哈!哈哈哈哈!”狮鹫越飞越高,几下功夫已经冲上云霄,变成一个肉眼都几乎看不见的小黑点,只留给一面苦逼的兽人一串肆意狂傲的笑声。

    几乎每一个兽人的脸上都是黑的。

    或许是被烟熏的,又或者是单纯的脸黑。

    千米外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又是烈焰,又是浓烟,还有清晰可闻的惨嚎声,暴风城外城墙上的人类守军听不到、看不到那才真是有鬼了。

    看着重新从云层上降下的狮鹫,看着狮鹫上杜克那件标志性的法师袍,不由自主地守军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干得好!马库斯伯爵!”

    “干死那群绿皮!”

    “烧烧烧!全部都烧死了更好!”

    “马库斯阁下——你才是我们的守护神——”

    杜克让达尼尔驾驭着狮鹫,从外城墙上缓缓飞过,每一次扬手都激起一阵更大的欢呼声。

    洛萨带着一小队狮鹫骑士飞过来。

    这个越老越帅逼的艾泽拉斯男神,一头波浪卷的黑发随风飘扬,还没靠过来就听到他洪亮有如狮吼的笑声。

    “哈哈哈!杜克,干得好!”

    “嗨!我差点把命丢在那里了,部落好几个酋长估计恨透我了。”

    “没事!哪怕你真陷在那里,我也有把握带人把你救出来。”

    看着洛萨那盘放在狮鹫屁股上,有个活结的大麻绳,杜克翻了翻白眼:你丫的洛萨居然是说真的。到时候是像西部牛仔那样玩套绳,吊着我的脖子拉我上来?

    “切!如果不是你,莱恩还不许我出动所有的狮鹫骑士呢。”

    杜克心中顿时一阵暖意。

    一行狮鹫飞到暴风城内城墙,靠近东面的飞行点上。狮鹫自己张开巨大的翅膀开始减速,几下扑腾,锐利的爪子在厚厚的干草上发出尖锐的声音。

    狮鹫尚未停稳,洛萨已经灵巧地翻身下来。

    但有一个人比洛萨更快靠过来——暴风国王莱恩。

    “战果如何?”莱恩迫不及待地问道。

    “没事了,兽人会暂时滚蛋的。”

    “你确定?”莱恩的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惊喜。

    “当然!”杜克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我不光烧光了他们大部分的营帐,还给他们唯一的水源上加了点佐料。”

    “佐料?”

    几乎同一时刻,部落大酋长黑手,已经快可以改名做黑脸了。

    “报告,水源被下毒了?”

    “下毒了?活水怎么下毒?”旁边一面愤恨的基尔罗格追问那个黑手的亲兵队长。

    “不知道。但山上流下来的水是绿色的,我的人亲自确认过,牲畜一喝,没几下就死了。有人看到水里有娜迦的身影,应该是人类那边的娜迦投毒了。”

    “不是有水吧拦着么?”奥格瑞姆追问。

    “被那个人类法师炸了。刚才太乱,我们没人注意到。”

    “……”几位部落大佬同时沉默了。

    起初,艾尔文森林里到处都是鱼人和娜迦顺着河流疯狂袭击取水的兽人苦工。但奥格瑞姆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建造粗糙的河坝让娜迦和鱼人无法自出自入。

    在几次娜迦企图上岸一段路绕过堤坝再下水,然后被兽人伏击了之后,艾尔文森林里几乎看不到娜迦的身影。

    没想到这次被杜克一个偷袭,直接把娜迦放了进来。

    现在好了,所有可以乘凉的大树都被杜克一把火烧个干净,而唯一的水源居然也被污染了。

    这不是几万人,人数少,或许还可以慢慢挖深井。

    问题是这里足足有三十万大军啊!

    兽人是非常勇猛的勇士不假,但他们不是亡灵,他们也需要吃喝拉撒。没有水,这绝对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黑手很狂暴,他尚未完全失去理智,那一个字在他喉咙里足足咕嘟了好几圈才弹出牙缝:“撤!”

    那边,城门方向激昂的声浪震耳欲聋,传遍整个暴风城。

    城里每一个军民都有点茫然地抬起头,不解地望向外城墙那边。

    不多时,马上就有传令兵一边纵马狂奔,一边大喊:

    “捷报!捷报!天空法师杜克*马库斯伯爵奇袭兽人大本营,烧死烧伤兽人过万,现在兽人已经开始从南门退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