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61 点火
    荣格的势力联盟中,除了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其他人都已经赶赴直连高塔核心区的四条通道防线。固守高塔核心区的大部分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一共就只有十三人,分散在核心区的四周,很难用肉眼直接观测到这些被高塔系统元件设施层层遮蔽的身影。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美其名曰是“自由人”,但暗地里的意思,应该就是让我们少做多看吧。这些欧美区的“主人”有自信将来敌拦截在防线外,所以,我们的存在仅仅是一个保险而已。虽然末日真理教的入侵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犀利,给五十一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但是,在这里聚集起来的神秘组织实在太多了,相对比起来,对方能够调动的战斗力数量稳稳居于下风。

    末日真理教能够将五十一区逼迫到当前的境地,并非依靠压倒性的实力,而是多种外因作用的结果。五十一区和神秘组织当然不是笨蛋,他们明白自己固有的隐患,自然也会通过各种方式避开这些隐患。磨合需要时间,而末日真理教的突袭能够达成现在的效果,说起来也不过是利用了这段时间而已。

    在势力联盟已经巩固,各方博弈已经达成默契的现在,各个组织之间战力配合的磨合也已经初步完成,末日真理教想要以之前的强度再次发起冲击,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就地歼灭。末日真理教到底会为这个基地的攻略投入多少战斗力,对于没有任何情报的我来说,几乎是无法猜测的事情,而他们又会使用何种神秘来打破局势,又或是是否拥有这样的神秘力量,也无法被我所了解。五十一区和其他欧美区本地的神秘组织。理所当然会有进一步的情报分享,他们和末日真理教已经在明争暗斗了那么多年,比谁都要了解这个敌人,既然他们觉得自己能行,那么,事实也十有**会是如此——

    如果。没有我们耳语者的话。

    虽然无法亲眼目睹再一次爆发的战斗会如何发展,但是,聆听战斗声响的激烈程度,通过脑硬体分析声音的细节,多少也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即时的场面。毕竟,每个人的声音,都是不同的,而人和怪物的声音,也是不同的。除此之外,人和武器的声音,神秘所造成的异常声音,都能称为判断情势走向的标志。末日真理教的精英巫师可以和正常人一样说话,我们所遇上的那名使用超质量炮的精英巫师,所使用的也是大众口音,不过,一般的巫师可不一样。尤其在这些巫师发动法术时的“念咒声”,更是十分独特。

    高塔核心区保持和四条通道的直连。一点隔音效果都不存在。那些在普通人听起来驳杂得难以忍受的“噪音”,对于依靠脑硬体和义体行动的我来说,连一秒的时间都不用,就能将其中的细节梳理得井井有条。

    脑硬体将分析结果转化成半透明的影像呈现在视网膜屏幕中。在我的视野里,除了肉眼可以看到的景物,还浮现了一座三维的区域结构立体图。尽管来时仅仅是通过四条通道中的其中一条。不过,玛丽亚的项链保存的地图,弥补了我没能直接观测记录的部分。通过颜色和标注区分开来的三角形和圆形,在仅有我能看到的立体影像中移动、碰撞、消失、再现。怪物,人类。熟练庞大的怪物,力量类型不同的人类,在这个三维的立体结构图中纠缠在一起,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了五分钟,仍旧没有突破僵局的迹象。

    锉刀也在聆听这些声音,虽然在战斗开始前,她不止一次抱怨着不能参与战斗是何等无聊。不过,当战斗开始之后,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半点焦躁,我不知道她是否可以和我一样,通过声音判断局势,但她安静聆听这些令人烦躁的声响的样子,让人觉得她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不仅仅是她一个人,锉刀小队的成员们,这些常年游走于战争中的雇佣兵,都无一例外表现出极大的耐心。

    锉刀小队的成员是在战斗打响之后才从通道中退入高塔核心区的,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体验敌人的突袭了。在我和咲夜抵达前,他们经历了最终以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暴走为结束的那场激战,对于清洁工和契卡两名新成员来说,无疑是一场异常危险的洗礼,并不比直面红衣女郎更让人轻松。没有掌握神秘,仅仅拥有异常,甚至只是呈现异常的萌芽的战斗人员,就算个体战斗力比五十一区的精锐特种部队士兵更强,在这个聚集地也仍旧属于战斗力的最底层,而在那场引发精神统合装置力量暴走的战斗中,死掉的神秘持有者可不止一个两个,五十一区的精锐特种部队更是元气大伤,这些仅仅是灰石强化者,甚至连灰石强化者都谈不上的雇佣兵能够一个不少地活到现在,不免有许多运气成份。

    这些雇佣兵都是拥有坚强意志,但却没有意识行走能力的人,在和他们的交谈中得知,他们也没有被拖入境界线中,所以,在精神统合装置力量暴走时,并没有在精神意识层面上受到重创。他们仅仅是在激烈的战斗中受到身体层面的伤害,但在及时的治疗后,仍旧保持着最巅峰的状态,毕竟,聚集地中的治愈类神秘持有者虽然不多,但也并非一个两个,在战斗结束后的修整时间中,为幸存下来的人治疗**上的伤害,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先不提老队员的灰狐、快枪和摔角手,他们曾经遭遇过比这次战斗还要激烈,还要为危险的神秘力量,他们在认识神秘之后,作为正式走入这个神秘世界的洗礼,是在统治局遗址中进行的,真正可谓是九死一生。虽然比起统治局中的诡谲危险,和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战斗所要承受的压力弱了一些,不过,在末日真理教的精英巫师出场的情况下。契卡和清洁工的入队考验仍旧宣告完成。这场洗礼,足以让她们两人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敌人,当前的普遍水准到底是怎样的了。

    在这个基地中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其平均战斗烈度,在我的评估方式中。位于“凶上”和“狂下”之间。而契卡和清洁工的战斗力,仅仅是“强”级,连平均线都没到。虽然不会有我的评估这么严密,但是,清洁工和契卡也已经通过亲身体验,隐约感觉到了这一点。

    即便此时呆在核心区,看似没什么机会再加入战斗之中,但她们在聆听不断从四条通道中传入的战斗声响时,脸色仍旧不怎么好看。当然。也没有退缩的意思,仅仅是有一种紧张感而已,按照他们雇佣兵的例子来说,就是“正陷入不利之境”,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身为精锐的雇佣兵,因为各种因素,被迫身陷绝境的遭遇可不止一次,另一方面。能够多次在这样的绝境中存活下来,也是他们的自信与骄傲的来源。

    “锉刀。该准备一下了。”在战斗进行了十分钟后,我开口对锉刀说。

    “嗯?”锉刀一下子从沉静中醒来,不解地看了我一眼,说:“他们做得不错,我不觉得有可以插手的地方。”他们,自然指的是正在战斗的那些神秘组织的成员。的确。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他们构筑的防线并没有崩溃的迹象,虽然死了不少人,但大多数是五十一区特殊部队的那些普通人。

    在这场战斗中,这些士兵除了最开始作为哨兵出现在最前线外。在撑过了第一波攻击后,就陆续退守防线后方,呆在核心区和通道交界的地方,利用火力进行狙击或掩护。在普通的战争中,呆在这样的地方或许可以降低危险,但是在有“神秘”参与的战斗中,已经没有一处可以称为绝对的“后方”。尽管末日真理教尚没有突入核心区的迹象,但是,许多神秘力量的杀伤力完全可以覆盖,或是隔空跳跃到这些士兵所在的地方,巫师的法术,让他们拥有更强的灵活性。在战斗开始后十分钟,四条通道中的士兵数量,通过声音的判断,最糟糕的一处已经不满一队了。

    而在这条末日真理教的攻势相对猛烈的通道中,就有先前评估过我和咲夜的身手,却被灰丝入侵意识资讯的那个男人——尽管不清楚他真正的代号是什么,不过,这个家伙被另一个男人肉麻地称之为“金丝雀”。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破事暂且不提,“金丝雀”的神秘力量在战斗烈度的平均线上的,但他所在的防线,仍旧呈现出后撤的趋势。咲夜和这个被秘制成傀儡的男人拥有独特的感应,其力量又有极为强烈的特征。所以,在战斗刚开始时,通过和咲夜的直连,他的状态在视网膜屏幕中一直处于最清晰的情况下。

    如果想要让这场胶着的战斗发生转折,在这个“金丝雀”身上动手脚是最方面的方式。我看向存放有精神统合装置的高塔,如果在这个时候转身攻击高塔,会变得怎样呢?视网膜屏幕中不断弹出评估高塔防御能力的数据,但是,大部分都是问号和不确定的估值。五十一区的基地所使用的材质,已经不同寻常,很难以我当前的力量直接破开,那么,高塔这样的重要的东西,其本身的硬度,以及可能拥有的防御性神秘力量,应该更难破解。

    即便可以应付固守这个核心区的十三名守护者,但只要无法在短时间击破高塔,就会让自己陷入被围攻的境地。然而,如果真要直面五十一区和所有的神秘组织,又何必拖到现在呢?

    必须让战斗更加惨烈,如果五十一区和其他的神秘组织有自信依靠自己抵挡住末日真理教的攻击,并将他们彻底歼灭或驱逐,那我就必须做点什么,让他们出现意外才行。在当前的情况下,想要维持双方的均势,达到两败俱伤的目的,也许稍微有些困难,不过,让末日真理教稍微占据上风,令其突破到核心区,引发进一步的乱象。或许更符合我的利益。

    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脑硬体的数据印证,但是,随着通道中战斗的拉锯状态开始呈现出一些衰弱的势态,这个决定很快就被通过了。

    锉刀无法看穿我的打算,甚至不知道,我和咲夜早已经为了这种时候埋下后手。所以,当我让她准备迎接战斗的时候,她表现出疑惑和不解。不过,即便我没有解释原因,她仍旧提醒了自己的队员:“准备战斗!”

    “发生了什么?”雇佣兵们自然也是无法理解,但是,锉刀并没有给予回答。

    在神秘的领域中,直觉,总是值得依靠的东西。尽管在最初没有感应到会产生变化的因素。但是,当我这么说了之后,她似乎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当然,我不觉得她会立刻联想到是我和咲夜要做手脚,不过,在我的提醒中,她显然嗅到一些异常的味道。

    “开始吧,阿夜——”我通过直连传输这样的信息。

    “明白。阿川。”咲夜的信息传来时,她的力量已经通过不为人知的渠道。引爆了埋藏在“金丝雀”意识深处的火药。尽管,无法直接观测到他到底在这一刻发生了什么变化,也无法看到他在这之后做了些什么。但是,在发动这颗棋子的一刻,锉刀心有灵犀般身体一紧,敏感地直接望向“金丝雀”所在的通道。随后。连其他雇佣兵们,以及其他正在战斗的神秘组织,都察觉到了这种异常变化的产生,视网膜屏幕中的人类标识,在一瞬间。出现了大量的停滞。

    该说是,真不愧是在末日真理教的压迫下,仍旧存活到现在的神秘组织吗?针对预料之外又或是不利情况的直觉,全都是如此敏锐。

    虽然,在无法看到实况的当前,产生的感觉格外虚幻,但是,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判断危险的方式的人,可以忽略这种虚幻感,将其当作“已经或必将发生的事情”来看待。雇佣兵们的脸色严肃起来,紧抓住自己的武器,面朝那处通道的出入口,身体细节维持在一个随时暴起的状态。

    “是那个地方?”锉刀盯着那边,再一次确认到。

    尽管觉得留在核心区的十三名守护者应该也可以察觉到这种异常的变化,但是,仍旧无法在众多高塔元件设备的遮挡下找到他们的身影。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和我们一样,没有立刻赶往那一边,仍旧在原地保持观望的态度。的确,按道理来说,即便那条通道被突破,敌人也不可能立刻破坏高塔,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能被人破坏,聚集在这里的神秘组织早就这么做了。在一击就能破坏,只需要极端时间,就能将东西抢到手中的情况下,就算逃跑时要面对围攻,也一定会有神秘组织愿意冒着个险,例如,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的联合,而我们也一定并非是唯一一个。

    只要敌人不能在第一时间造成巨大破坏,那么,看清敌人虚实再选择处理方式,无疑是十分保险的打算。毕竟,敌人是强力到突破了一条防线的家伙,有可能是敌人将精锐都放置在了这一处。面对使用“神秘”的精英强者,可没有多少人能够保证毫发无损地必胜。

    “神秘”代表了太多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有可能转眼就能让一个原本看似无比强大的人陷入死地。

    锉刀解开了柴刀状临界兵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装饰外套,自从来到拉斯维加斯都没有用过这把武器的她,似乎觉得,现在是使用它的时候了。

    “用这个东西,可以将那个高塔破开吧?”她突然这么问到。

    “也许,如果有机会,你可以试一试。”我只能这么回答,因为,谁知道那个高塔的防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临界兵器的确很强大,可以斩断素体生命那坚固的肢体,但是,每件临界兵器的特性,都注定了它并不适用于每一个场合。如果放置在高塔中的是精神统合装置的话,高塔本身有可能都是通过它的力量来维持的,我可不觉得,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可以百分之百破解精神统合装置带来的“神秘”。

    锉刀抿了抿嘴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显然,这个时候她已经确认了,此时的变化,定然是我在暗中做了什么手脚。尽管没有证据,但是,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讲究证据的。至于五十一区和其他神秘组织,大概也能够在事后回过神来,并产生和锉刀类似的联想吧。至少,我们耳语者一定会被列入怀疑的第一名单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