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60 报酬
    我和咲夜在高塔核心区呆了一阵,期间除了认识其他神秘组织的代表之外,没有更多的事情,相关的决策早已经由各个势力联盟决定,而且,我们也并非是以“独立”资格加入这场会盟,而是隶属于荣格一方的势力联盟。每个势力联盟都有自己的任务,而具体的任务也在我们抵达之前就已经下放到势力联盟内部的各个神秘组织中了。我和咲夜要做的,也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并执行分派下来的任务——荣格早就预料好我们的到来和选择,也早已经提前为我们做好了定位:自由人。

    我们和锉刀小队虽然分属不同的神秘组织,不过,出于比其他神秘组织都要紧密的合作关系,荣格并没有视而不见,故意将我们拆分,而是将我们当成了一个行动部分。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充当救火队员。四条通道的防御以及在最坏情况下的核心区把守,都有针对性的布置,但是,如果某一方面出了问题,就需要我们去解决,而这种问题,通常就是敌人的力量突然在某个区域获得压倒性的优势。这时,我们才需要出动,去抹消敌人的优势,简而言之,就是消灭“出头”的敌人。

    而在各个区域的战况都相对平稳的时候,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仅仅是呆在高塔核心区就足够了。当然,预想到敌人可能会通过一些神秘力量直接侵入高塔核心区,那么,我们和其余几个负责高塔核心区防御的人,就需要第一时间对其进行拦截。

    在任务的布置上可以隐约感觉到欧美区神秘组织对我们的排斥,这并不完全关乎于承担任务的重要性和事后利益的大小,更多是一种对非本地神秘组织的地域性排斥——他们不觉得在当前的情况下。有必要让来自亚洲的神秘组织过多参与本地的神秘事件,即便他们已经到了需要将亚洲作为撤退基地的境地。末日真理教在欧美区的势力越来越大,再加上纳粹的出现,让大部分还幸存的神秘组织的处境雪上加霜。就算如此,这些神秘组织仍旧认为自己是欧美区神秘圈子的主人,虽然可以和其他地区的神秘组织合作。但却又不愿意其他地区的神秘组织插手本地事务。

    我们耳语者无论和锉刀小队多么亲密,并且释放出合作的善意,对欧美区的国家政府部门和神秘组织来说,仍旧只是“外人”。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不能忽视我们的存在,也许更已经认识到,我们具备搅局的实力。五十一区也好,神秘组织也好,都试图在淡化我们的干涉力的同时。尽可能调动起我们的力量,去面对相同的敌人。

    这里的人对我们的感官十分复杂,虽然全局情势不算很好,但并非糟糕到必须背水一战的地步,他们肯定保留着各自的杀手锏去面对愈加恶化的危机。所以,该如何对待我们这些“强壮的外来者”,应该是让他们十分头疼的事情。

    在亚洲的神秘组织出现之前,他们或许不会觉得将亚洲设定为自己的退路是一件麻烦事。不过,当我们耳语者出现在他们的目光中。当然会让他们感觉到棘手。因为,就连我也不确定,我们耳语者是否就是亚洲唯一的神秘组织。

    在过去的大多数时间里,欧美区的神秘组织并没有和亚洲区的神秘组织进行过近距离接触,也无法确认他们是否存在,不过。既然耳语者出现,就代表着很可能会有更多的“同行”,只是他们一直潜伏在深深的海沟中。

    不通过亚洲神秘组织的许可,直接进入亚洲,很可能会导致势力之间的战争。我不觉得。欧美区的神秘组织会喜欢那样的境况。

    当他们将退入亚洲的构想当成事实去执行时,就意味着他们难以在经受更剧烈的战斗了。

    正如同二次世界大战中期,英国和法国的政府代表不得不流亡于其他国家,承受身在异乡的巨大压力。如果不是已经在本土陷入绝境,又有谁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家园呢?对于欧美区的神秘组织来说,道理也是一样的,欧美区就是他们的“家园”。所以,就算和政府部门加深合作,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放任我们这些“外来者”过多参与进来。

    实际上,我们耳语者来到欧美区,最初也并非想要过多涉及这个地区的事务,仅仅是回应的席森神父的求救罢了。然而,故事的转折,总是充满了戏剧感。现在,就算他们心不甘情不愿,我也不会如他们所愿了。就算他们故意冷落,在我们主动释放善意的情况下,也不提供更多的支持,也不会给予更多的利益也无所谓。我毫不怀疑,现在他们有一套背后的协议,那又怎样呢?我要的东西,本就是最关键的东西。

    我没有过久打量高塔,那会引发对方太多的联想,尽管,他们或许已经产生联想了,但是,在真正行动起来前,不需要那么**裸地引发他们的敌意。

    “高川先生,这是你们的报酬。我谨代表五十一区感谢你们值此紧要的时刻伸出援手。”五十一区的女军官“训导者”提着一个小巧的黑皮手提箱来到我和咲夜的身旁。

    我接过手提箱,仔细观察了一下,箱子密合得极好,找不出一丝缝隙,也无法从外观上找出正确的打开方式。也许是真的没有缝隙,完全就是密封的箱子,所以,连锁判定也无法通过运动连锁去窥视里面的东西,也有可能笼罩了某种神秘力量,可以屏蔽我的感知。我可以猜测里面装的大概有什么,早在我们加入荣格一方的势力联盟时,就已经和五十一区商妥了报酬。如今进入核心区的资格,或许会给我们增加不少筹码,但应该也不会让我们获得更多。

    “怎么打开它?”我问训导者。但就在我的话音刚落的时候,箱子已经自动打开了,若非是我捧着箱子。而并非提着它,里面的东西一定会从侧面打开的盖子里一股脑倒出来。

    “正如您所见,只要想着打开它就行。”女军官没有丝毫情感起伏地说。

    箱子里装着十根试管,十颗胶囊,以及一枚芯片。试管中尽是黑色的雾气状物质,胶囊和平时服用的胶囊状药物没有太大的区被。芯片则充满了科幻风格的气息。女军官介绍到:“试管中存放的是特洛伊病毒的最终成品,胶囊是特洛伊病毒的种子,芯片中存放有之前同意交付给你们的部分技术资料。”

    “成品和种子的数量倒是比约定的更多,不过,我更希望技术资料物有所值。”我平静地说。特洛伊病毒正是五十一区投放于地表实验场的研究产物,其最终成品的一种,就是在湖泊码头见到过的黑烟之脸,但是,在咨询这项研究的资料时。五十一区给出的回答是,特洛伊种子的成长并不是完全可控的,甚至可以说,有很多种异变现象,黑烟之脸的产生,仅仅是最大的一种可能性而已,但也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特洛伊病毒仅仅是五十一区在众多实验中取得的一个副产品而已,而且还是没有进入实用阶段的半成品。它的成长对环境的要求十分之高。五十一区也仅仅是通过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控制,满足其环境要求。如果在正常环境中释放,目前为止,成功率为零。

    不过,作为最终成品的一种,黑烟之脸倒是可以投入实战,不过。期望它能够达到二级魔纹使者的程度是不可能的。如果敌人有所准备,即便只是灰石强化者,也能够将它干掉。不过,它的一些特性,会让它在某些特殊场合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力量。因为,它最基础的力量,就是侵入他人身体,将其变成傀儡。在抵达木屋的几位“命运之子”候选者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彰显了它在这方面的能力。

    如果没有十分独特的神秘力量去识别,被黑烟之脸侵蚀的“傀儡”几乎毫无破绽。

    不过,让我觉得有必要带回耳语者,交给近江进一步研究的,并非是黑烟之脸制造“傀儡”的能力,而是特洛伊病毒之种所可能引发的其他恶果,其中一样,便是“命运之子”候选者之一的老汉姆,在死亡前所呈现的病症——他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当时时间短暂,我无法确定那到底是什么,只是,让我感到十分在意,因为,他当时给我的感觉,有些方面和末日症候群患者十分相似,感官资讯出现错误。另外,又有类似于恶魔侵蚀的特征。

    特洛伊病毒给我的感觉不怎么好,它所产生的某些效果,似乎引起了“高川记忆资讯”的共鸣,但是,更具体的记忆资讯,并没有浮现出来。不过,就算只是“既视感”,也足以让我谨慎起来了。“高川”的既视感,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的目光一一掠过试管和胶囊,然后落在芯片上,问道:“芯片中的资料该如何获取?”虽然就算不问这个问题,近江也会有解决的办法,不过,既然都已经到手了,也不差这一问。

    “当作u盘使用就行。”女军官回答到。

    我点点头,确认交易已经达成,这些东西都不是近时间可以派上用场的,就算五十一区作假,我也无法确认。实验和技术上的问题,交给近江解决才是正理。我将箱子关上,女军官又问道:“你们是否需要装备物资上的补充?我们可以提供一些,不过,应该没有你期望的那么好。”

    我真不知道,她这样的辞令究竟是客套,还是从侧面暗示不愿意为我们提供这些东西。不过,无论我还是咲夜,都不需要这些东西。“也许锉刀需要。”我对她这么说到,锉刀小队成员的装备,还真不一定在性能上超过五十一区的特制品。毕竟,五十一区不仅有官方部门的支持,还有精神统合装置这样的参照物,甚至还得到过末日真理教的暗中协助。雇佣兵组织的后勤部门的研究力量,不一定能够取得相同程度的成果。

    “锉刀女士的队伍已经获得了补给,你们是最晚到来的。”女军官十分直白地说到。

    我点点头,明确表示自己不需要这方面的补充。女军官也一如例行询问般,没再多话,直接告辞离开了。这时锉刀走到我身旁,说道:“真的不需要吗?多一点准备总是好的。”刚才的经过,她一直都看在眼中。

    “不需要,我的装备都是特制的。而且,已经足够打一场战争了。”我这么回答锉刀,取出s胶囊扔在地上。一个十立方米的集装箱出现在脚边,其存在之显眼,立刻惹来周边的诸多视线。锉刀也一脸惊异地看着我打开集装箱,将黑色手提箱放进去,又取出一根从统治局中带回来的营养棒。我问她:“要吃吗?”锉刀立刻一脸厌恶的表情,显然,这些营养棒的味道让她记忆犹新。对于普通人来说。营养棒的口感并不好,尽管,这种东西就是最好的压缩干粮,足以补充身体能量和养分。

    “敬谢不敏。”锉刀一边说着,一边打量集装箱中储备的物资。其中少不了重型火器,大量的弹药和生活用品,还有针对各种假想的恶劣环境所准备的生存工具。重型火器只是普通装备,不过。手枪子弹却是针对装载了s机关的左轮特制的,其性能足以应对多种不同需求——诸如跳弹、穿甲、爆裂、高温和冰冻。这些特制的子弹通过s机关产生短暂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其针对神秘的效果,绝对比锉刀小队对神秘事件策略的制式装备更好。

    我取出子弹,一枚枚压入同样装载有s机关的快速上弹器中。上弹器拥有的空间足以装入五百发子弹,至今我消耗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不过,在没事的时候,做好十足的准备。一旦发生情况才不会手忙脚乱,更何况,我现在真的十分清闲。在末日真理教发动进攻,并对其他人造成足够的压力前,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是不需要。也不被允许踏入战场的。

    “你真是随身带着一座武器库吗?”锉刀惊叹着,拍了拍集装箱,问道:“这个玩意你们耳语者的特产?”

    “大概,反正我没有见到过有类似的储物类工具。”我说。

    “外售吗?”锉刀问。

    “还没有定价。”我抬起头,发现周边的人都竖起了耳朵,于是说到:“这项技术还没有全部完成。”

    “但是,已经进入实用性检验阶段了,不是吗?”锉刀说,她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就算只是实验产品,她也希望得到。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在回到总部后为你们提供一件样品。”我回答到,“我们的合作一直都很愉快,不是吗?”

    “是的,合作愉快。”锉刀笑起来。

    其他神秘组织的代表有些迟疑,有几个朝我们这边走了几步,但最终仍旧停下来,露出深思的表情。我一直觉得近江的研究十分犀利,这些人的动作和态度,进一步应征了我的感觉,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效果的小型化和实用化上,我们耳语者站在领先的位置。很多人,在更好的环境下,使用更长时间都没有达到的水平,近江却只是一个人,利用那个相对简陋的地下室,在短短时间内就达到了。在统治局时,她已经表现出异常的研究才能,如今的成果不过是验证了她的异常性而已。

    不过,身为“命运石之门”的研究者,近江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本就具有特殊的意义。就如同一部戏剧中,必不可少的角色——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

    最终,除了锉刀明确表示想要获得s胶囊之外,其他人仍旧暂时打消了和我进一步沟通的想法。我用眼角扫过席森神父,他正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对于近江的才能,曾经一起在统治局中合作过的他,与锉刀、走火、荣格三人一样清楚,只是,他比三人更加确定,曾经有过邀请近江进行合作的行动。当然,被近江拒绝了。

    我旁若无人地将子弹上满,补充完义体运转所需要的能量,然后将集装箱重新变回胶囊状态收入怀中。s胶囊所代表的利益,是十分诱人的,但也足以让这些欧美区的神秘组织提高警惕。他们现在还无法下定决心,但是,我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对我们耳语者发出进一步的邀请。

    “真无聊啊。”锉刀打了个呵欠,比起战斗,呆在这个地方真是有点让人提不起劲来。

    不过,没有让聚集在此处的众人等待太久,从四条直连核心区的通道处传来战斗和呼喝的声音。末日真理教的家伙们终于来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