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57 核心区
    尽管我在境界线中获得了坐标,但是,在度过了最初的混乱和来自末日真理教的伏击后,更多的神秘组织通过内部关系直接获得了前往聚集地的路线。路线并不全部都是五十一区提供的,放出消息的神秘组织中不乏通过意识获取情报的手段,在通过一些门路锁定了五十一区的内部人员后,针对个体的意识入侵,比境界线这种广泛的潜意识统合更容易确定目标,虽然这个位置十分隐秘,但是,在事变的当天,多种因素造成了泄密,内情十分复杂,女军官也许知道其来龙去脉,但是并不愿意谈及,而其他神秘组织成员也仅能管中窥豹,具体的情况不甚了了。

    谈及锉刀小队的时候,女军官和这些神秘组织的成员也提起了他们进入聚集地的时间,算起来正好是我和咲夜与他们分开行动后不久,大概是他们和荣格汇合之后,便从荣格处直接得到了情报。他们也许在当时试图和我进一步联系,然而那时我和咲夜已经跟随汉克小队进入了通讯被遮蔽的位置。

    当然,也有可能存在其他一些心思,荣格那边并没有全力和我们达成联络。不管真相如何,如今也不是追究的时候。我和咲夜所代表的耳语者的立场一开始就有些暧昧,这一点无论我们还是对方都心知肚明,重要的情况并没有第一时间得到知会也是在所难免。此时,即便没有对方提供的信息,我和咲夜仍旧抵达了这个地方,不免让那些人提高警惕,但是,相对而言。在现在的情况下,他们也需要我们的力量,在我们没有明确表露出对立的态度之前。

    女军官和几个来自不同神秘组织的成员在这条通道上拦截我们并进行试探,这样的举动本身就能证明聚集地的主导者们复杂的心态。善者不来,这句话不仅对末日真理教有效,对我和咲夜亦是如此。尽管。我们的目的暂时只明确告诉过锉刀小队,并且,我也相信,锉刀小队不会贸然将这些情报泄露出去,不过,就算没有明说,五十一区和其他神秘组织也不可能完全猜测不到这种可能性,因为,他们之间同样彼此为了类似的问题而暗中针锋相对。即便面对末日真理教,也无法将所有的力量拧成一条绳。否则,就算末日真理教的来袭者再强大,以聚集地此时聚集起来的战斗力,也不可能呈现被动防御的胶着状态。

    “末日真理教的人已经退走,为什么还停在这里?”我对女军官问道。

    “还不是五十一区自己搞的破事。”抢着回答的是操纵眼睛图案的代号为“复眼”的男人,他扫了一眼女军官,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在编排的是她隶属的组织。而女军官“训导者”也没有因此露出任何表情,宛如充耳不闻般在一旁伴随。“他们的最终兵器失控了,产生一种直接针对意识进行无差别打击,虽然末日真理教也因此遭到重创,但是,按比例来说,我们这一边才是大败亏输。本来可以依靠人数上的压倒性占据优势。结果现在……”他耸耸肩,给我一个“你知道的”的眼神。

    他说的情况,自然让我联想到在境界线崩坏的那一幕,如今证明,当时的猜想的确是十分接近真相的。精神统合装置的暴走。直接让境界线崩溃,从而导致构成境界线的意识遭受不同程度的创伤。不过,也并非是所有人都失去战斗力,受创者中有普通人,神秘持有者,其中不乏意识行走者,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规律。但是,从逃过一劫的人却可以找到他们身上的一些共同点,全都是意志十分坚定,曾经经受过精神心理创伤,但最终能够回归正常生活的人。除此之外,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独特的神秘持有者,以及几乎不会做梦的人,受创程度相对轻微,甚至没有受到影响。

    尽管,在明面上,大家都由此确定,精神统合装置暴走时释放的力量是无差别攻击,是否可以撑过去,只在于个人的意志力和意识控制能力,此时为我们带路的这几人也是使用这样的理由。但是,知晓境界线存在的意识行走者,应该都会认为,精神统合装置爆发的力量之所以在波及范围内造成如此严重的损伤,并不是因为它的力量达到了这样的地步,而是机缘巧合碰上了境界线的存在而已。

    境界线的存在,让这股力量有了一致性的冲击目标。

    而且,所谓的“机缘巧合”与“装置失控”的说法,本身也同样有商榷的余地,尽管五十一区坚持这样的官方说法,但是,没有谁能肯定,五十一区没有察觉境界线的存在,不是在多层面的考虑下,主动选择了引爆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尽管目前五十一区在精神统合装置的暴走中,表面上看起来是损失最为严重的一方,因为其战斗力多是普通人士兵配合实验性兵器所组成的精英部队,这些士兵有三分之二没有通过精神统合装置力量爆发的精神意志鉴定。也由此可以看出,要抵抗精神统合装置的暴走力量,需要在精神意志上达到何种程度。就算是神秘持有者,虽然在战斗力上远超这些普通人士兵,但是要说在精神意志上也超过这些普通人士兵的并没有多少。聚集地中的神秘组织成员也同样遭到重创,只是在最终坚持下来的,可谓是高端战斗力的人数,总量要比五十一区多上一倍。

    然而,在这些神秘组织的高端战斗力中,以席森神父和走火等人为首的高端战斗力摆明了旗帜支持五十一区,所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五十一区因为战斗力不足而被其他神秘组织联合胁迫的尴尬境地。此时,五十一区比预想中的更有号召力。

    尽管五十一区此时的领导地位,愈加让人觉得有些狐假虎威,不过,我不觉得其他神秘组织会因此对其放松警惕。我不觉得自己是最精明的人,其他人也一定会顾虑。五十一区直到这个时候,仍旧没有把自己的全部实力放在台面上。首先,这个基地是他们的巢穴,但一直都没有出现太过惊人防御反击体系,其次,五十一区方面看似颇为弱小。以至于只能通过政治方式妥协退让,但反过来说,他们只是展现了弱小的力量,被不断窥视和打击,却通过政治博弈的方式,始终占据着话语权和领导权,他们的地位和处境比起遭到袭击前并没有实际上的质变。

    这些情况,一部分是听由带路的神秘组织成员讲述而得知,一部分是通过他们语焉不详的说明进行推断。不过。我觉得就算和实际情况有所出入,但不会相差太远,只是细节上,有许多我所不了解的复杂形式。不过,这些细节,只要和荣格、锉刀小队汇合后,自然可以从他们口中得知。

    更何况,这些细节对于注重于争夺话语权和主导地位的人十分重要。但是,对于行动更加直接粗暴的人。是从来不会介意的。欧美区的神秘组织还要继续和本地的其他组织与国家打交道,当然不能成为众矢之的,如果能用不会留给他人太多口舌的方法,自然不会选择粗暴地打破一直以来彼此默契的争斗潜规则。然而,对于耳语者来说,完全不需要在意这些。不管如何妥协周旋。争夺话语权和主导权,都不可能获得认可,即便光明正大地获得行动机会,也一定会遭遇冷眼,成为众矢之的。

    因为。耳语者不是欧美区的神秘组织。

    即便是神秘组织,即便在这个迫不得已要团结起来的境遇下,地域局限性仍旧在发挥作用。

    地域、国家、种族、人际关系……有太多的隔阂让耳语者始终只能站在“外来者”的位置上,即便展露善意,有过合作基础,在外在大环境没有发生质变的时候,仍旧不足以让耳语者得到全面的认可。

    我很清楚这一点,在前往拉斯维加斯寻找席森神父,在和锉刀小队确立合作关系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所以,在被卷入这场在拉斯维加斯刮起的风暴后,我从来都不为那些明面上暗地里所体现出来的排斥而动摇。我明确地和大多数人站在貌合神离的立场上,若说有谁有所区别,大概也只有锉刀小队吧,而这样的态度,也一定无法逃脱这些精明人的目光。我并没有在掩饰上下工夫,而且,我也认为,就算花费气力去掩饰,也只是无用功而已。

    “到了。”复眼提醒我到。他们带路走过的路线,和我通过玛丽亚的项链所得到的路线分毫不差。期间没有再经过“门”这种直接跃迁位置的通路,仅仅是走过了数条岔道,而从已经事先获得的地图上,可以确认这些岔道是彼此相连的,就像是蜘蛛网一样,并没有一条真正意义上的死路。而聚集地就在这张通道蜘蛛网的核心处,与其直接相连的通道只有四条。

    之前和末日真理教的战斗并没有波及这四条和聚集地直接关联的通道,仅仅是在更外围的通道中僵持,从复眼等人的口中得知,当时他们并没有获得进入核心聚集地的许可。但在精神统合装置暴走之后,战斗力损失太多,缺乏足够的人手,无法继续把守外围的广大区域,才集体退入如今的聚集地核心区。

    即便如此,四条直连通道,仍旧是重兵陈列的一条防线,许多神秘组织的成员在此徘徊休息,其中不乏在精神统合装置暴走中受伤,但仍旧保有部分战斗力的人。所有在意识冲击中坚持下来的五十一区精英士兵被划分成好几个小队,在这四条通道的最外围设置哨岗。他们的脸色和动作都显得十分疲倦,而且,在位置上也相对更加危险,是最先面对敌人进攻的人。但他们的作用不是正面抵抗,仅仅是发现敌人后发出信号,然后撤退。即便如此,他们在理论上仍要承受敌人第一波最猛烈的袭击。

    这种不利的仿佛被当作弃子般的处境,并没有让这些士兵产生太大的反弹,但也不免士气低落。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就此垂头丧气,大概是因为知道,消极的抗议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做足了准备,才会获得一线生机吧。他们变得十分敏感,在我们进入的时候,反复进行审视,就连复眼等人也不免受到锐利视线的洗礼,只有女军官的处境稍微好上一些。

    复眼无奈地对我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他和其他的带路人一起跟我们道别。他们并不需要进入聚集地核心,每个神秘组织,都已经被分配好了防御位置,现在,他们就是要前往那处。至于核心区的交涉,每个神秘组织都会排出足以代表组织意见的人,通常也只有一个。

    而我和咲夜是以耳语者的身份。将要进入聚集地核心区,与荣格等人汇合,并和五十一区以及其他神秘组织进行一系列的磋商和博弈,最终确定自己的新位置,所能获得的好处,以及必须承担的责任。尽管目前,聚集地中的人心并不完全一致,但是。至少在明面上,仍旧是联合在一起。在没有更好的机会前,我不打算真的扛着这样的压力去强夺精神统合装置。接下来必然还有一番大战,夺取精神统合装置前后将要遭遇的阻力,也一定会在战斗中被进一步削弱。

    最好的情况,是众多神秘组织最终按耐不住,同时向五十一区发难。让我们耳语者得到混水摸鱼的机会。当然,会不会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又是何时出现,都暂时不是可以推断出来的。所以,以一个友善的态度。至少是表面上的认可,遵从当前所有人都默认的规则进行游戏,是十分必要的过程。

    一路在士兵和各个神秘组织成员的注视下,我和咲夜跟随女军官踏入了聚集地核心区。这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区域,足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与之直连的四条通道,在这个面积对比下显得有些细小。地面十分平整,几乎没有地势起伏,而高耸于中部的巨大高塔状神秘装置便尤其夺目。第一眼看到它时,就能让人生出“它是这个地方最重要最关键的物事”这样的想法,并且足以让人毫不怀疑。在它周边的大量设备,都仿佛是为它而生,为了让它更好的运作而提供服务。这些设备拱星戴月般散布在高塔四周,越接近区域边缘就越稀少,设备之间,设备和高塔之间,有大量的管线,充满高能感的光芒,不断在设备上闪所,在管线中穿梭,速度和密集程度,让人眼花缭乱。

    这些设备、管线和被层层规划的地面,给人一种“巨大的电路板”的印象。而这个“巨大电路板”上的元件,至少有三分之二是比人还高的。让人几疑自己是被缩小了,又或是来到了巨人的国度。

    目所能及之处,无法辨认出精神统合装置暴走所留下的痕迹,所有的设备,似乎一直在正常负荷范围内运转,没有丝毫过负荷的损伤。

    所有聚集在核心区的五十一区和各大神秘组织代表,只是呆在这个区域的外围而已。当我们被带到他们所在的地方时,荣格和锉刀已经光明正大地朝我招手了。其他人不免也朝我们投来注目礼,他们应该已经得到了之前试探的结果,但仍旧对我和咲夜充满审视的意味,其中并没有太多友善的味道。

    女军官并没有为我们直接引见五十一区的代表,在荣格和锉刀迎上来后,便告辞回到自己的队伍那边了。我顺着她离开的方向望去,席森神父、走火、龙傲天和一个拄着拐杖的伤残军官聚集在一块正在谈论什么,那名伤残军官应该就是五十一区的代表,他的腿脚不灵便不像是伪装,也不是新伤,不过,全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气势,让人觉得他仿佛刚走下火线。

    他们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观测,齐齐再次将目光转移到我的身上。和之前注目时,似乎专注于正在进行的话题,只是一瞥而过不一样,这一次,他们纷纷对我颔首致意。不过,也仅此而已,我没有过去的意思,他们也没有过来交谈的打算。

    “你还活着,真让人高兴。”锉刀在此时上来和我拥抱了一下,嘴里却没吐出什么好话。

    “你觉得我这么容易就会死掉吗?”我反问,也重重抱了她一下。

    “谁知道呢?虽然没见过你吃过什么大亏,但是,在神秘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真正无敌的。”锉刀眨眨眼睛,说:“如果你在这里碰到了克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也许,但在你死掉前,是看不到了。”我一本正经地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