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节 抵毁
    第一百八十五章节诋毁

    “难道说我们真得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可是这极端之道不是整个洪荒的主流吗?就算巫族不是也选择了这条大道吗?”嫦曦与嫦娥的心中不由地在思索着,为什么极端之道会在洪荒大兴,因为大家都在学习巫族,都因为看到了巫族的强大不由自主地去学习对方的强处,而所有人都忘记了一点适合自己的方才是最好的,对于巫族来说他们选择极端的道路是没有错误的,因为他们有那样的本钱,而洪荒其他生灵选择这条道路不见得就能够成功!

    刑天也是巫族出身,资质在巫族之中那是最差的存在,可是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于是在最短的时间发展壮大,成为了与十二祖巫相当的存在,这足以说明适合自己的大道方才是最正确的大道,别人的道终究还是别人的。

    刑天没有急着继续去影响嫦曦与嫦娥,过犹而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得地,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嫦曦与嫦娥姐妹二人自己想通一切,那方才有效,自己强行去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念,那只会适得其反,一个不小心甚至会让自己先前的努力都化为流水,这可不是智者所为。

    改变一个人的观念那须要时间,特别是在修行之上那更是如此,无论是谁都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观念,这是人之本性!

    过了许久,嫦曦开口说道:“刑天道友。若是这极端之道有如此大的危害,那为什么你们巫族却大行其道,这其中又有什么原因?”

    听到嫦曦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之时。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又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是他们之间关系转变的开始,一般人是不会问这样敏感的话题,只有朋友之间方才会询问,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才行,毕竟这可算得上是巫族的机密。至少表面上如此。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巫族传承着盘古大神的血脉,天生便有强大的身体,与生俱来的法则之力。选择极端之道自然用不着担心身体的承受能力,可是其他人却做不到这一点,走极端之道能够走到最终证道成圣的只怕不会有多少人,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承受那极端力量的侵蚀。极端之力越是到了最后越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在下倒不希望两位道友走上这条毁灭之道。”

    刑天说到这里时停顿了片刻,然后又说道:“其实以两位道友的体质完全可以另辟蹊径,太阴之力至阴至寒,可以用至刚至阳的力量来缓和,说起来两位道友与那妖族之皇帝俊、太一这两人很相似,他们出身太阳星,一身火气便至刚至阳若是你们能够阴阳相合倒不失为一条至强的阴阳大道。只可惜你们双方都将这极端之道走得太久了,而且你们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这种情况之下若是双修,受益的会是帝俊与太一,而两位道友则会实力大损,毕竟你们的太阴之力无法与对方的太阳之力相合!”

    阴险!刑天这番话可是够阴险的,表面上看是在指点嫦曦与嫦娥一条通天大道,而实际上直接绝了嫦曦与嫦娥同帝俊、太一合道双修的念头,给自己留下了巨大的机会。

    论至刚至阳,刑天的血气那同样也能够做到,武道霸体的力量绝对不比太阳这力差,而武道霸体的力量来自血气,以刑天的实力可以轻松的控制住血气的力量,最重要的是血气的力量虽然至刚至阳,但是却没有那么强悍的侵蚀性,这也是刑天那么自信找上嫦曦、嫦娥姐妹二人的底气。

    刑天相信就算自己先行一步,但是鸿钧道祖是不会任由自己这么轻松拿下太阴星的,妖族一定会出手,而能够出面做说客的只会是那妖族的圣人女娲娘娘,虽然女娲的实力还有所欠缺,可是有一点不可否认,她是现在洪荒天地之中唯一的圣人,她出面来劝说嫦曦与常娥那是比任何一个妖族大能都有说服力。

    听到刑天的这番话时,嫦曦与嫦娥的脸色轻微为地有所变化,虽然很淡,但却没有逃过刑天的那双利眼,很明显刑天的这番话打动了她们。

    在这种情况之下刑天自然是要再接再厉,他语音一变沉声说道:“以妖族现在的状况,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用不了多久妖族便会上前与两位道友相商这阴阳双修之事,借两位道友的力量来加化妖皇的实力,让妖族能够有与巫族对抗的能力!”

    当刑天的这番话落下之时,嫦曦与嫦娥的脸色为之大变,如果刑天所说当真,那么自己岂不是要被妖族拖入到巫妖两族的决战之中,如此以来她们只怕性命难保,要知道巫族的疯狂那可是让洪荒天地众生为之震骇,她们可不想参与到这样的劫难之中。

    刑天对于心理把握得那是很厉害,一眼便看出了嫦曦与嫦娥二人的心态,他淡然说道:“或许两位道友心中有所决定不想参与到这场量劫之中,可是你们应该清楚量劫之中任何人都难以逃避,就算你们不想参与,可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在下倒是没有什么恶意,仅仅只是想借两位道友的地方修炼,可是妖族那些人就不会这么想了,两位道友可不要忘记妖族的护族大阵可是‘周天星斗大阵’,太阴星做为众星之首的存在,你们认为妖皇帝俊会轻易罢手吗?会任由太阴星不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吗?”

    突然,嫦曦抬起头来说道:“刑天道友前来太阴星是否也在打与妖族相同的主意,想要掌握这太阴星,要不然我实在想不通道友为何会出现在这太阴星上,我不相信以道友的实力会找不到好地方调和自身的力量!”

    “哈!哈!哈!好。嫦曦道友果然眼力非凡,不错在下前来太阴星的确有私心,不过我与妖族不同。我并非打两位道友的主意,只是不想看到太阴星落在妖族的手中,更不愿意看到两位道友被妖族给算计,最终落得身死魂消的下场!”

    就在刑天的话语刚刚落下之时,嫦曦与嫦娥的脸色不由为之变色,她们又感应到有人来到了太阴星上,而刑天同样也感受到了。那是妖族的圣人女娲娘娘!

    在察觉到女娲娘娘的身影之时,刑天的脸上不由再次露出了一丝冷笑,女娲为何而来。他心里十分清楚,不过他相信这一次女娲要失望而归了,如今的嫦曦与嫦娥姐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更何况在刑天的有意引导之下妖族已经成了阴险狡诈的存在。处处都在算计别人,有了这样的印象之后,可想而知女娲娘娘在与嫦曦、嫦娥的交谈之下会是何等的失落。

    刑天淡然说道:“两位道友看来我说得事情就要发生了,为了不影响两位道友的判断,在下还是先回避一下,我想很快两位道友便知道妖族是何等的阴险狡诈,不过两位道友请放心,在下不会让你们受到他们的威胁。只要两位道友愿意,在下随时愿意站在帮助你们渡过这场劫难。免受妖族的压迫!”

    刑天一直给予洪荒众生的印象是疯子,一个无比疯狂的人,在他们看来刑天只会打打杀杀,在谋略方面并不是太出众!女娲娘娘在来太阴星之前已经知道刑天先自己一步找上了嫦曦与嫦娥姐妹二人,但是女娲娘娘相信刑天绝对不可能说服对方与妖族为敌,只要自己出面相劝一切都会有所转机。

    刑天没有失言,话语一落便退到了广寒宫的后面,把客厅交给了嫦曦、嫦娥姐妹二人,在刑天的身影刚刚消失后,女娲娘娘的声音便传进来了:“两位妹妹可好!”

    随着话语声响起,女娲娘娘的身形便出现在了广寒宫中,女娲娘娘如此急着现身,为得是担心嫦曦与嫦娥会被刑天所挟持,让自己的计划失败,所以她急急忙忙地闯进了广寒宫中,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此举让嫦曦与嫦娥姐妹产生了一丝反感,广寒宫可是她们修行的道场,女娲娘娘如此行为那是一种无视,是一种挑衅!

    原本经过刑天的一番游说之下,嫦曦与嫦娥姐妹对妖族的印象就不好,现在女娲娘娘这种无礼的举动更是加深了她们的反感,这是女娲娘娘所没有想到的。

    嫦曦淡然说道:“不知女娲圣人到此有何事?”

    嫦曦如此冷淡地反应让女娲娘娘不由为之一怔,这样的情况可是她所没有想到的,她的心中不由暗忖道:“难道说嫦曦与嫦娥姐妹已经被刑天那个混蛋给要挟了不成?”

    一想到这里,女娲娘娘则是急忙说道:“两位妹寻可是被刑天那混蛋给威胁了,两位妹妹不要担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两位妹妹受那刑天的威胁!”

    听到女娲娘娘开口便在诋毁刑天,这更是让嫦曦与嫦娥反感,相对于女娲娘娘的行为,她们更愿意相信刑天,毕竟刑天可没有开口便诋毁妖族,就算是敌人也是公正地评价对方。

    对于女娲娘娘的诋毁,在后面的刑天却没有任何的恼火,相反他的心中是乐开了花,女娲娘娘越是如此,那么越会让嫦曦与嫦娥姐妹反感,自己的机会自然也就机大!

    嫦曦轻轻皱了皱眉头说道:“女娲圣人言重了,我们姐妹与刑天道友无怨无仇,他又怎么会对我们不利,圣人多虑了!”

    嫦曦这番话一出,女娲娘娘不由地傻眼了,这一切与她心中所想完全不同,原本她心中认为自己的出现一定会解决正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嫦曦与嫦娥姐妹,会得到对方的好感,可是现在看来自己不仅没有得到对方的好感,相反引起了对方的反感,这让女娲娘娘不由地头痛起来,心中不由地暗忖道:“难道说刑天那混蛋转性了不成,竟然没有对嫦曦她们施加压力,若是这样,那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虽然心中有所疑惑,可是女娲娘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开口说道:“嫦曦妹妹,你们可不要被刑天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他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混蛋,一个连鸿钧老师都不放在眼里的混蛋,与这样的人交往你们可要提高警惕才行!”

    好家伙女娲娘娘这一开口又给刑天来了一顶大帽子,这可没有半点的圣人风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