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逐北(二十)
    不过一月功夫,再度北上,已经是景物殊异。

    第一场雪,已经洒落下来,将马邑郡的山川大地全都包裹在一片银白当中。

    在这一片银白当中,山道之上,一队人马,蜿蜒曲折而行。

    这一队人马,正是才在神武喊出名号的玄甲骑。

    在神武经历了这么一遭,将善阳城搅得天翻地覆之后,除了韩小六带走的不足二十名骑士之外。徐乐这一队人马,已经是百余骑规模,老底子是徐敢老太公一手教养出来的徐家闾精壮庄客,加上一些其他被救下的村闾精悍青年,更有神武仲铁臂一群侠少,加上陈凤坡等鹰扬兵组成。

    搜刮整个神武,加上马邑鹰扬兵溃丢下的满途装备器械,这百余玄甲骑,全都装备完善。甲胄兵刃齐全,一人一战马一乘马,陈凤坡那里还管着五六十匹驮马,上面驮着的全是粮秣。饶是这样,还是丢了许多东西放在神武未能带走。

    如此规模的队伍,又要绕开堵在云中盆地出口的马邑鹰扬府重兵,拣选山道而行,哪怕全是精悍的骑士,这速度也快不起来,一场大雪突降,更让大家速度慢上了三分。

    风雪之中,徐乐仍然习惯性的领头先行。未曾披甲,裹了一层厚厚皮袍,戴着马尾巴编着的眼罩,以防雪光反射导致雪盲。

    塞外冬日到来,酷烈天气,哪怕生存就是对人相当严厉的考验。更不必说冲风冒雪穿行山路。但回首望去,这些初出茅庐就打出名号的精悍男儿,却丝毫不以为苦,在雪中穿行,还大声谈笑,尽是说他们在神武的威风事迹,嘲笑王仁恭偌大名声,却不堪一击。

    经历了一场战斗,同生共死之后,不管出身如何,反正都是马邑男儿,自有一番亲如一家的气氛。

    不管是谁统领着这样一支队伍,都会觉得豪气满溢胸膛,只觉得天下事无不可为。

    徐乐微微一笑,招呼身边埋头赶路的韩约:“阿约,你觉得什么时候,我们就能找王仁恭报仇了?”

    韩约抬头想想,瓮声瓮气道:“乐郎君就是现在要带着我们杀回去善阳,我们也就去了。”

    徐乐笑着摇摇头:“我倒不怕什么,但是这么多弟兄跟着我,我却要对得起他们。等会合了梁亥特部他们,再去寻刘武周说话罢!我们这么一闹,刘武周也只能和王仁恭决裂了,到时候借着刘武周之势,到时候再寻王仁恭一战…………马邑郡归他,王仁恭的性命归我!”

    自从安葬了爷爷之后,徐乐只有一个念头,为爷爷复仇!

    谁都以为一一个初出茅庐的乡间少年,如何能是成名二十余年,为一郡之守,更是太原王家出身的王仁恭对手。但徐乐就是不管不顾的一直前行下去!

    占据神武,是徐乐灵机一现,但没想到效果却是异乎寻常的好。自己冒刘武周部下大将之名,这一战让马邑郡中,刘武周威名已经彻底盖过王仁恭。自己真去投效,刘武周岂能不喜出望外,并借势将王仁恭击败?

    王仁恭去位之后,马邑出身的刘武周,应该对郡中百姓好一些吧?应该也会牢牢堵住突厥南下的去路吧?

    不管怎样,总比在马邑弄得天怒人怨的王仁恭强!

    而自己也算是对生长二十年的马邑郡,有一个交代了。下一步就是离开此地,为爷爷了结他生前心愿了。

    正在徐乐神驰将来之际,突然有人大声道:“是小六他们留下的营火!”

    前面山弯处,有一块不大平地,还可以看见营火痕迹,还有夜间宿营挖出的防狼壕沟,插着削尖了树枝。一杆长矛插在那里,正是得自神武武库之中的。

    众人都发出了欢呼之声,特别是有家眷被韩小六护送北行的。韩小六带着他们,看来是绕过了马邑鹰扬府的守军,踏入群山之中,向北而行。看这营地规整程度,一切都是井井有条,并无危险迹象。

    徐乐看看韩约,这憨厚汉子也是一脸笑意,韩大娘也在队伍当中,作为儿子的韩约,怎么能不揪心?

    一路而来,全是好消息,徐乐也心情极好,扬起手来对大家下令:“就在这里歇息吧。陈大,打开神武带来的酒,不能喝多误事,一人发一口!”

    这号令激起了大家更大的欢呼声,有人还涎着脸向徐乐求情:“乐郎君,一口酒到喉咙到不了肚肠,这天冷起来了,发发慈悲,多给点吧!”

    徐乐故意板起了脸:“还身在险地,喝醉误事怎么处?”

    接着又是一笑:“知道你们一个个肚里酒虫作乱,一人两口就是!”

    边地男儿,冬季出行,少不了酒暖身,也是军中必备的物资。分量再加十倍,也醉不倒这些边地汉子,就算是两口酒,也不过就是意思一下罢了。但是这些玄甲骑已然是十分满足,大声欢呼:“多谢乐郎君!”

    呼喊之声,惊起山中群鸟,振翅而飞,翅羽带风,搅动雪粉从峰顶簌簌下落。

    群山之下通往云中的驰道之中,设有马邑鹰扬府的卡寨,寨墙之上,值守军士疑惑的抬头而看,但入眼就是入云群山。只带给人无穷无尽的压迫感。

    这些军士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但又以为是自己听邪了耳朵。就算是真察觉头顶群山中有什么响动,如此大雪,如此莽莽群山,又怎生去寻人去?

    马邑鹰扬兵缩缩脖子,继续走动,值守在此与刘武周对峙,又已经入冬,这对他们而言,注定是难熬的一冬了。

    ~~~~~~~~~~~~~~~~~~~~~~~~~~~~~~~~~~~~~~~~~~~~~~~~~~~~~~~~~~~~~~~~~~~~

    云中城内,恒安鹰扬府鹰击郎将衙署。

    刘武周与苑君章对座,几案上放着一份匆匆传递而来的文报。两人都看过了这份文报,现下神色都奇怪得很。

    有紧张,有兴奋,有不可思议,也有忧色。

    刘武周突然一笑:“这乐郎君,可真是给某出了个大难题啊…………”

    苑君章冷冷道:“梁亥特部还在北地,这乐郎君必然向北而来,打着郎将旗号做出此事,也必然来投。”

    刘武周笑意一收,磨动牙齿,语声略带狰狞:“以为某刘武周就要借他成事么?以为某就一定兴高采烈的将他收于麾下么?当得让这徐乐知道,他到底给马邑郡惹出了多大的乱子!”

    苑君章神色不动:“是得好生敲打一下此子。”

    苑君章的目光,落在几案上那份文报之上,再望向刘武周,已经满是探询之意。

    刘武周叹气,微微一摆手:“当得周知诸军,也告诉云中之人,王太守的马邑鹰扬府,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