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48 境界线崩坏
    我带着咲夜,咲夜带着汉克小队的士兵们,逐一超越这些诡异存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前进发,然而,无论我们多么快速,那种快要接近源头的感觉,并没有彻底成为现实,也没有碰到预想中的,已经走在前方同一条道路上的神秘组织成员。我也没有想到,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变化契机来临得如此突然,又是如此危险。在时间地点全都变得模糊的境界线中,突然发现有一名诡异存在没来由解体,毫无征兆地在我们的眼前化作一片被吹散的烟气,在如此单调苍白的境界线中,这种陡然出现的异常解体就像是白纸上的墨迹,也像是某种开关打开的征兆。

    我立刻停下脚步,和咲夜一同扫视着四周的环境,但是,通道中一如既往的死寂,不,应该说,这种死寂的氛围变得更加沉甸甸的,像是宣告风暴即将来临般压抑。伴随视野中的第一个诡异存在陡然解体,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更多一直往前的诡异存在也依次步上前者的后尘。我不觉得它们死了,只要境界线还存在,只要构建这个境界线的人类意识没有彻底消亡,它们就会反复出现,但是,这种消失的方式,就像是被饱和攻击了,再也无法维持形体一样。

    诡异存在们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投往前方,然后消失,而它们消失的地方,可以划分出一个明显的界限,这条界限正以缓慢的速度朝我们推进,像是看不见的潮汐在上涨,又像是无形的神秘力量在膨胀。我展开连锁判定,黑白色的视野迅速在四周的景色上蔓延,那条只能从解体现象推断出来的界限。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界限的另一端,是一个以连锁判定的机理来说,物质运动无比活跃的地方,比我们所在的这一边要超出太多,这种活跃让我无法看清太细致的东西,只是形成了一片刺眼的光亮。但是,我觉得并不是只有被认知为物质的东西呈现出超乎想象的活跃性,那些诡异存在的解体很可能与这种激烈的运动有关。

    某种巨大的力量推动了如此剧烈的运动,从构成事像的底层因子展开,无论是物质还是非物质,都在这种超出其结构稳定的运动中解体——就像是太阳深处不断进行的裂变一样,无论什么东西,物质也好,非物质也好。内部因子的相互连接因为因子本身的剧烈运动而断裂,再也无法组合出更加具体的形态。

    于是,踏入那个界限,被那股巨大的神秘力量干涉的诡异存在,毫无悬念,也毫无抗拒之力地解体了。说不定,此时用肉眼看到的那条界限后的通道部位,仅仅是一种松散的幻影。构成通道的因子组合形态其实早已经彻底崩解。

    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么。此时从界限那边膨胀而来的神秘力量,是一种足以干涉境界线结构的,难以想象的庞大之力,此时意识态的我和咲夜绝对不可能正面承受。而能够产生这种伟力的源头,在我的认知中,除了精神统合装置之外。再没有其它。

    可是,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爆发?而且是以如此爆裂的方式?这是一种被动的偶然,还是五十一区在过去多年的研究中,将其变成了一个威力巨大的意识性质的意识态武器?我无法推断出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庞大,但是。如果在膨胀的状态下,摧毁了境界线构成的话,威力绝对要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临界兵器还要巨大。甚至让人觉得,这股力量即便无法战胜“江”,但只要掌握了它,至少可以在面对“江”的时候不会束手无策。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对这股膨胀力量的猜测而产生的错觉,至于是否真的可以做到,在没有正面和“江”对决前,是无法真正确定的。

    不过,能够让我兴起这样的感觉,足以证明,释放出这种力量的源头到底是多么强大的存在。正因为它足够强大,所以,愈加让我觉得,这个源头就是精神统合装置,是完成超级高川计划,拯救咲夜等人的关键,无愧于连“江”都想得到的东西。而这个必要、关键而且对任何人和非人都充满了诱惑力的东西,就在界限的另一端,那处让人无法踏足的深处。

    进入境界线,就是为了确定抵达精神统合装置所在位置的路线,在第一次境界线行走时,我已经确定过它就存在于那里,我在那个没有经过任何岔路,直接就从“门”抵达的地方。在那片黑暗的空间中,我经历了自己生命中最奇异的转折,我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和它是如此接近,仿佛伸手就能拿到。但是,当时我所看到的,即便真的代表精神统合装置,也大概只是意识态的幻影吧,而并非真东西。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在连锁判定中所观测到巨大力量膨胀,几乎就意味着,因为某种缘故被激活的精神统合装置,就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前方。然而,也正是这可怕的力量,让我们无法再踏前一步,否则,也许就会和那些诡异存在一样,瞬间就化作飞灰烟消云散。

    想要转向其他通道,尝试从别的位置接近源头也无法做到,因为,先不说,我根本没有这里的地图,根本不清楚那些岔道到底会将自己带到何处,如果面前这股力量是从中心开始朝四周膨胀的类型,而并非潮水一样往同一个方向推进,那么,无论从哪个方向接近,都会遭遇这条无法跨越的界限。

    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视像中,那条界限向外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觉得,二级魔纹使者等级,不,更具体一点的话,可以说,“纸、并、强、凶、狂、神、论外”七阶等级中,评估在“神”以下的神秘使用者,都不可能抵御这股力量,强行突破到源头。哪怕是“狂”阶段最强大的意识行走者,例如。将拥有三级半魔纹的席森神父的气压控制超能替换成涉及意识方面的超能,也无法在这种程度的力量膨胀中坚持太长的时间,因为,如果我的感觉没有出错的话,那至少相当于置身于核弹爆炸的中心,而且。不是直接作用于身体,而是作用于意识的核爆炸。

    而我的感觉,很少有出现错误的时候,至少,从上一个高川开始,就从来没有出错过。

    所以,此时置身于境界线中的人物,无论来自于哪一方,即便比我们更早接近此处。也不可能获取最终的位置资讯。就算他们集合起来,共同施展意识态的神秘,也不可能凌驾于此时爆发的神秘力量之上。

    精神统合装置,已经接近这个世界最高等级的神秘了。

    要正面对抗这种力量,根本就不是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诡异存在们仿佛不知道一旦跨越那条不断扩张的界限,自己的构成就会在一瞬间解体,不,也许应该说。它们知道,但义无反顾。就像那是它们最终的归属。身穿黑袍的它们,就如同虔诚的殉道者,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一队又一队地,如同飞蛾扑火般冲入界限之中,就像是被“净化”一样。消失在我们的眼中。

    我和咲夜只能眼睁睁地目睹这一切,伴随着界限的扩张不断后退。我们已经无处可去,目的地就在前方,但在此时此刻,根本就不可能抵达。要远离这股膨胀的力量。即便不用速掠,也能比它膨胀的速度更快,但是,就算暂时撤退了,又能到哪里去呢?原本还能看清的这条通道的深处,正随着神秘力量的膨胀,以及我们的后退,变得依稀模糊起来,不久后,就彻底沦为一片黑暗。视野尽头的景状变化,让人不由得认为,境界线正伴随着神秘力量的膨胀不断崩溃。

    如果境界线真的崩溃了,身处于境界线中的人们,包括我们,又将如何自处呢?突然就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中迸发的力量,是五十一区刻意对意图通过意识态神秘追寻精神统合装置所在的别有用心者的打击吗?

    许多问题都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只有一点可以确定,无论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爆发,是偶然还是刻意施为,都会暴露其更详细的位置。对于“江”来说,更是如此,虽然我们抵达此处的时候,力量已经膨胀了一定的范围,因此,我所得到的坐标,也就是接近核心位置的此处,这个位置的坐标,比起过去所得到的坐标,已经十分接近源头。但是,制造了境界线的“江”完全可以在力量爆发的第一时间,就锁定核心位置。

    “江!送我们出去!你想要得到的东西,你已经看到了。”我抬头大喊起来,虽然在本质上,“江”就在我的身体深处,但在这个境界线中,却给人一种它正在从上方俯瞰全局的感觉。

    然而,它没有在第一时间给予回答,实际上,我也从来没有过成功和它进行直接对话的经历。它就像是完全没兴趣搭理我,只是自顾自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哪怕这些事情,是通过强迫我进行的。

    “你的境界线已经开始崩溃了!你还在想办法修复它吗?”我又喊道。

    回答我的,仍旧是一片死寂,不断从我身边掠过的诡异存在,仿佛和我身处于平行的世界中。

    “走。”我抓住咲夜,带着奄奄一息的士兵们飞速从来路退回去。一路上可以清晰感觉到,境界线的环境正在发生更加剧烈的变化,和之前因为士兵们的负面情绪刺激而产生的变化不同,这一次的变化,散发出浓郁的崩溃气息,让人觉得就像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而拼命挤压自己生命力。我不知道是“江”在试图维持境界线,还是构成境界线的集体意识为了抵御精神统合装置爆发的神秘力量,而本能产生演变。不过,演变的速度,似乎无法阻止那股沛然的神秘力量,如同连锁反应般,原本坚实的通道正在腐朽锈化,不一会就露出斑驳的钢筋结构。

    如同浸泡在充满硫磺味的岩浆中,灼热的红正在通道的每一处蔓延。

    我知道,这种现象并不能完全代表正常世界的基地在崩坏时也会如此,这里所展现的一切仅仅是由意识的具现,以心理学的梦境解析来解释。更大程度上体现着构成这个境界线的意识们在这场身临其境的噩梦中所受到的创伤,以及在遭受创伤时所升起的负面情绪。这也同样意味着,在境界线解体之后,不仅是我们这些进入境界线的意识行走者,就连构成这个境界线的意识所对应的正常世界个体,也会遭受一定程度上的伤害。

    “噩梦照进现实”这样的说法。很可能将会在境界线崩溃后,彻底在五十一区的基地中体现出来。我能想象基地中的人们到底会遇到怎样的麻烦,不仅在心理学上有过许多心理导致生理创伤的病例,神秘学中也有更加严重的案例,我只希望只是我高估了他们将要遇到的麻烦。虽然,基地的混乱会让我的行动更加方便,但是,在这个境界线中,没有脑硬体压抑我的情感。即便是陌生人受到伤害,我无法彻底漠然视之。

    即便,我所执行的计划,最终会以这个世界的末日作为完结。即便,在这里大发善心,也无法改变“末日”的剧本。他们终将死去,无人得以生还,以这个结果而言。我不过只是伪善者而已。而以“现实”的角度来说,更只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破灭。但lcl中将会诞生出新的人格意识,重组这个末日幻境的世界。

    末日幻境世界是会轮回的,然而,我的心中,却无法抑制这些情感。因为,这样的世界。这样的遭遇,这样的命运,让我感到深沉的悲哀。

    我想结束这样的世界,也许不能拯救所有的人,但是。我希望能够成为咲夜她们的英雄,让她们脱离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想法,不止一次在我的脑海中回响,让我觉得,即便成为促成这次末日剧本的推动者也没关系,只要有一个彻底终结这悲哀的一切的机会,就足够了。

    我感到悲哀,自己的想法,行动的过程,有着巨大的矛盾,而我想要看到的未来却构架在一个无法证明正确与否的理论上。这一切,都让我看到自己的狭隘和弱小。但正是因为如此,我不能在这里停步,如果不行动起来,仅仅是悲哀的话,什么都无法改变。不是吗?高川。

    我的思维奔流着,我听到了血液正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火焰仿佛从心脏中燃起。我只是向前奔驰,在这急剧变成废墟,即将陷入彻底崩坏中的境界线中奔驰。

    身后的神秘力量膨胀的速度越来越快,前方的通道,却在一瞬间崩塌,只剩下一望无际的黑暗。我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那条致命的界限加速朝这边逼近。咲夜对我说:“阿川,没关系,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带着面具的她,语气一如既往的低沉稳定,就像是丝毫没有任何恐惧感。

    我沉默地抓紧了咲夜的手,我的死期将近,不在这里,也会在未来的某一时刻,但是,高川是不会因为我的死去而死去的,新的高川终将会诞生,但是,我面前的这个对我说着“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咲夜呢?我没有任何退路,也许,我只是希望,至少能够让这个世界的咲夜、八景和玛索她们活下去,所以才不顾一切,想要从“江”的口中夺走精神统合装置吧,而并不想我之前思考的那么复杂。因为,我应该清楚知道,自己救不了“现实”中的她们,身为超级高川计划的执行者,却对计划能否真能实现,也没有绝对的信心。

    我只是一如过去那些“高川”们,固执地在自己被动或主动选择的道路上奔跑,从来都没想过要回头。因为,我既不知道,自己的路是否正确,也不知道,回头的路是否正确。

    但是,在这个充满了毁灭和绝望的境界线中,我再一次深刻地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情绪,我的感性,我的努力和希望,证明我之所以为我的特性,只停留在这个必将迎来末日的世界里。

    “高川”这个人格,同时存在着共性而个性。而在这个世界里所获得的一切,应该就是我这个高川人格的个性所拥有的一切吧。

    再一次抬头看向步步逼近的界限,毁灭距离我们只有十米之遥。我能感受到,仿佛从灵魂深处燃起的火焰仍旧是如此炙烈,但是,看着咲夜这张戴着面具的脸,我的心灵突然间平静下来。

    “不要怕。”我对咲夜说。

    “嗯。”咲夜轻轻回答着。

    我抓住她的手,在毁灭的界限到来前,朝那一望无际的黑暗跃去。在坠落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清晰的鸟鸣,那是乌鸦在鸣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