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逐北(十七)
    神武城中,夜色笼罩。明月悬空,清辉遍洒。

    这几日一直封堵住的城门在入夜之后悄没声息的打开。玄甲骑守住城门口,在夜色最为深重的时候,引着留守在神武的全部人马出城而去。

    上百骑士,策马而行。这上百骑士,除了徐家闾庄客之外,还有在桑干河谷救下的其他村闾之人,神武城本地的一些鹰扬兵,本地的不少侠少人物,共同组成了这一支叫做玄甲骑的新生之军。

    而在北面,觅路去往云中,去寻找梁亥特部汇合的,还有上百人马,护送数十家眷。

    徐乐麾下实力,在短短时间内已经膨胀到近三百骑,已经超过一营骑军的实力,在这乱世当中,已经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分量了。

    立马城门之侧,看着麾下儿郎从身边无声的经过,徐乐也颇为感慨。

    短短时日内,经历了这样一连串的厮杀。停兵山覆石朝志一营,大雨之中夺神武,一战破选锋营,最后让数千马邑鹰扬兵在面前崩溃而去。

    不管是怎样的一连串机缘巧合,才导致了这样传奇一般的战绩。但经历了这些场面之后,玄甲骑已经有了一股强军所独有的气质。

    这种气质很难形容,但是当这上百玄甲骑夜中出城之际,每个人都姿势放松。虽然身处黑暗之内,在这马邑腹地,四面皆敌,但没一个人有畏惧紧张之态,就算是夜间突然出现敌人截杀,这些玄甲骑的汉子也能马上汇聚成阵,只要徐乐稍稍示意一下,就冲杀过去,直到将对手彻底击败!

    就算是徐乐自己,又何尝没有成长?

    爷爷不在了,数百人的担子沉甸甸的加在自己身上。初出茅庐之际的百无禁忌,现下已经有些沉淀下去。

    可少年意气,却是越发飞扬。

    再强大的对手,只要敢于去面对,真碰上了,也就这么回事。只要不死,总是能杀出一条血路!

    此次北去,自己给刘武周带去的是大的好消息,也试探出马邑鹰扬府的虚弱。王仁恭享二十年大名,现在看来,不过如此。现下正是刘武周大军南下,彻底击败王仁恭,最终一统马邑全郡的大好时机!

    而自己的目标就是斩杀王仁恭,为爷爷报仇!

    对于刘武周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徐乐很有信心。

    玄甲骑经过,每人望向徐乐的眼神,都有崇敬仰慕。连神武本地鹰扬兵和那些见过世面的侠少们也不例外。

    这个介乎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人物,突然横空出世,大闹马邑腹地。让成名垂二十年的王仁恭,有资格参与下之争的人物灰头土脸,再安然而去。跟随这等人物,不定将来就会在这乱世当中,攀附徐乐张露的锋利爪牙,迎风而起!

    尤其是陈凤坡和仲铁臂这些老成一点的人物,更知道徐乐以数十骑大败马邑数千军马,如此战绩,传播下之后。这徐乐会成为那些顶级世家眼中,多么值得招揽的对象!将来这位乐郎君前程,真的是不可限量!

    当最后一骑走出神武之后,徐乐和一直跟在身边的韩约,终于策马而出,踏上北去之路。

    走出没有几步,城头之上,突然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神武百姓,背着大包包,举着火把,遥望徐乐离去身影。甚或那名神武县丞郭雍也侧身其中。

    郭雍换了一身走长路的寻常百姓衣衫,几名忠心下人侍立在侧,看来是要护卫着这位县丞丢弃官位,回返关中家乡了。

    马邑鹰扬府这次大溃,王仁恭必定恼羞成怒,当卷土重来之际,神武城中,不管是地方官吏还是百姓,注定都要倒大霉。

    当发现徐乐所言刘武周后援大军不过是虚张声势,还是准备离开神武之后。神武城中大多数人都在收拾家当,准备暂时避开,躲过这一场劫难。

    虽然如此,但神武城中之人,对这位乐郎君更多的还是感激。

    当在大雨之中,当王仁恭麾下的马邑越骑作乱全城,大家都已经要绝望之际。从而降的就是这位乐郎君,将大家从绝望等死中拯救了出来。这位乐郎君更是乡梓当中所出的少年英杰人物,让神武百姓,对他实在是恨不起来。

    城头之上,不知道哪位百姓,最先扬声:“乐郎君,一路顺风!咱们等着你出人头地的那一!到时候乡里来投奔,乐郎君多给咱们几分关照!”

    一人出声,众人应和。多少人在城头火光映照之下,对着徐乐遥遥抱拳行礼:“乐郎君,一路顺风!”

    徐乐策马转身,对着城头,肃然抱拳齐眉,郑重回礼。

    抬起头来,徐乐再难遏制心中感动,大声道:“父老们,等我回来,除掉王仁恭,让马邑郡安享太平!”

    城头之上,郭雍看着徐乐马上挺拔身影,微微摇头:“这位乐郎君,未来无可限量,却还要经历太多磨练啊…………这世上当道诸公,有哪位是容易应付的!”

    ~~~~~~~~~~~~~~~~~~~~~~~~~~~~~~~~~~~~~~~~~~~~~~~~~~~~~~~~~~~

    善阳城下,这场纷乱,也终于到了收尾的时候。

    数千军马,开始整队,按照各营各队,或者开进城去,或者就在城外驻扎。

    数千民夫,也有人去安置。夜色之中,一派井井有条的模样。

    只要上下同心,马邑鹰扬府,实在是一个有相当战斗力的军府。

    被王仁恭这么一番搓揉处置,至少现在,整个马邑鹰扬府,对王仁恭的号令,再度奉命唯谨,再不会起什么别样心思。

    亲卫统领王则终于来到王仁恭身边,护卫在侧,看着数千军马渐渐散去。

    王则迟疑良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族叔,马邑鹰扬府算是收拾了。可恒安鹰扬府该如何处置?”

    虽然马邑鹰扬府此次大败是上下不肯力战而造成的,但是刘武周一个新收的乐郎君便有如此战力,对恒安鹰扬府四千虎狼,马邑鹰扬府上下是真的有了畏惧之心!

    王仁恭冷淡一笑:“那又如何?无非就是迫得某用断然手段,马邑全郡上下,要吃一些苦了。这是刘武周此贼迫某如此行事!”

    王仁恭咬着牙齿,一字字的道:“刘武周此贼最大弱点,就是没粮!”

    王则似乎明白了一点族叔的心意,但仍然迟疑问道:“若是刘武周不顾一切,倾巢而来,想速战速决呢?”

    王仁恭哼了一声,遥望南面:“唐国公既然对马邑这么感兴趣,那么就让他入局也罢。反正马邑郡落在某手里,他不放心。落在刘武周手里,他还是一样不放心!”

    王则还有些疑惑,但看着王仁恭已经不耐烦的想离开,再不敢多问什么了。

    王仁恭脸上露出点疲惫之色,一夜折腾,压服数千乱军,心力消耗之大,王仁恭这个岁数,也着实支撑不住了。在亲卫护卫下,终于离开。

    临行之际,他又停步,对王则交代一声:“把阿翻的尸骨收敛了吧……交给他家人……阿翻为人不错,可实在不适合这个世道,却是某害了他!”

    王则默然躬身领命。

    如此乱世,百姓为刍狗,但是世家子弟,又何尝不是在刀口上挣扎?

    只为了最高处那个耀眼的位置!

    远处正开往驻扎之处的军马队列当中,今夜一直冷眼旁观的中垒营队正陈袭,不住转头看着王仁恭的仪仗。

    如陈袭一般的人物,在马邑鹰扬府中还有不少。

    他们和陈袭一样,都抱有同样的疑问。

    马邑鹰扬府,若是追随王仁恭南下了,若是将全部心力都用在中原纷争之上了。

    那突厥人怎么办?马邑郡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指望刘武周了么?

    出身寒微的刘武周,又能在这个世道支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