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三九章 狂刀张信(第二更)
    张信将对面几人的情状都看在眼中,此时不禁一声寒笑:“你们这是想要杀人夺宝?劝你三思,本座日月山狂刀张信,触怒狂刀的代价,你们承担不起!”

    “狂刀张信?”

    金冠少年微微一哂,根本就没在乎张信的警告,仍是半眯着眼,权衡着利弊。

    不过他身后几人中,却有一位少女,首先按捺不住:“师兄在想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四级灵师而已,哪怕他有这身异宝,又能强到哪去?这都还要婆婆妈妈,畏首畏尾?直接动手就是!”

    语声未落,这少女就直接招出一道狂雷,往张信的头顶劈落。

    而眼见此景,金冠少年也再不迟疑,手中灵诀一引,瞬时数枚长达百丈的风刀,从高处凝聚轰落。

    这二人的灵能修为,也只五级左右,可施展的术法,竟无不超越二十!

    可张信立在原地,身躯却无半点挪动之意。

    “一群微不足道的蝼蚁,也敢挑衅巨狮,简直可笑。”

    就在这刹那,那尊金灵力士已将那面巨大的合金盾牌,插在了张信身前。使那狂雷与风刀,都不能近张信之身,只在那盾上敲打出沉闷声响。

    金冠少年见状顿觉吃惊,他的二十九级风斩,竟未能在这银白盾牌上,留下哪怕丝毫痕迹!这尊力士,得是多少级的强度?

    可下一刹那,一股极致的危机感,从他心内涌出。而就在这刻,天空中数十道阳炎之光,蓦然从天而降!

    “三昧离火神光?”

    这阳炎之光与三昧离火神光有些似是而非,可却一样是快到肉眼难及,也同样携带着极致的热力。

    幸在金冠少年一向谨慎,环绕在周身的几件护身灵符瞬间激发,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三面二十级玄金盾,抗拒着这阳炎光束。

    也为他争取到了一线时间,往旁闪避。

    可金冠少年身后的几人,却没他这样的充沛财力,无法准备周全的护身之法。

    只是一瞬,这四人就各自被十数道阳炎光束,洞穿了身躯。随后整个人燃起了火焰,往地下摔落。

    甚至那少女,也不例外。这位的身前,虽有一面冰盾显现,可那几束炎光,还是在这瞬间烧穿了冰层,轰在了少女的胸腹处,将她的身躯洞穿。

    “什么三昧离火神光?这是本座的大日阳炎光炮!”

    张信的眼中,不禁微现笑意。这是若儿那套透镜式聚光炮的第一次齐射,战果也颇让他满意。

    在未动用5型6型与7型炮的情形下,只这一次齐射,就将眼前这几个战力不错的灵师,全数重创!

    而随后张信,又不屑的一拂袖。

    “小吞天,去给本座灭了他们!”

    此时那金冠少年,已是目眦欲裂。几个部下重伤垂死,就已让他痛心之至。而那少女的受伤,则更让他陷入疯狂境地:“含儿~”

    可随着张信的吩咐,那头静止不动的雷角魔犀,却已在这刻爆发!

    无数的细微电网,蓦然间弥漫前方三里地域,使得金冠少年的面色微变。

    “小都天雷禁?”

    这些细微雷电不能伤人,可金冠少年身处其内,却发现自己正准备中的灵术,已是困难重重。

    而下一刹那,无数的石矛石枪,更从地面与那水晶树上穿射而出。密密麻麻,轰向了这六人所在之处。

    本就接近昏迷中的四人,瞬间就被这些石矛洞穿到千疮百孔。那少女倒是试图抵挡了片刻,可在施术困难的情形下,只能召出两面冰盾,勉力抵抗,便是她打出的几枚高阶符,也只成功了一枚。

    可这只是徒劳,无论是冰盾也好,还是那符召出的石壁盾也罢,都也在顷刻间,被潮涌不绝的石矛捅穿。

    而少女的身上,也在顷刻间被捅出了十数血孔!

    “裂风崩!”

    那金冠少年蓦然一声怒吼,这位赫然已将一枚玉盘状的宝物,悬于头顶。

    在‘万法领域’的覆盖之下,金冠少年的施术总算是恢复了顺畅,随后一股巨大的风压往四面席卷,内中裹挟的无数细碎风刃,在顷刻间就将那些石矛石枪,全数斩断轰碎,强行扫平。

    不过也在这刻,前方的雷角魔犀,已经脚踏着雷电,狂奔而至。

    金光少年毫不在意,身躯由狂风推动,往一旁疾速闪避,在他眼中,似雷角魔犀这样的蛮力冲击,应付起来是再容易不过。

    可这次他才刚闪避到三丈之外,就错愕的发现,那雷角魔犀的庞大身躯,已在一股莫名的力量助推下,不但轻松的完成转向,更是‘瞬闪’到了他的身前,

    随着‘轰’的一声震鸣,那少年毫无悬念的被小吞天撞飞到了半空,不但五官溢血,浑身骨骼,也是寸寸粉碎!

    这一刻,无论是那金冠少年,还是少女,除了震惊之外,眼中都现出强烈的悔意。

    “这是何苦来哉?早就说过,你们几个废物,连让本座出手的价值都没有!”

    张信一声轻叹,行走到瘫倒在地,已战力全无的金冠少年身前。

    “尝试说说看吧,是否有什么消息,可有益于我。如能让本座满意,我会让你与她,走得痛快。”

    那金冠少年急速的喘息,不断的咳血,可当这位的情况稍稍好转后,却也毫不犹豫:“之前我听说在这次灵域的核心地带,有一枚通灵玉心。”

    “通灵玉心?”

    张信的眼眸中,现出了几分惊异。心想自己置身的这处灵域,可能强度与范围,都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料。

    通灵玉心这种至宝,可不是普通的灵域能够产生。

    而这处血猎猎场,也必是强者如云。

    “这消息应该是不假,就在五刻之前,这个方向的南面一百七十里,还有一道紫芒冲天,此外还爆发了一场大战。”

    金冠少年似乎生恐张信不信,详细无遗的解释:“我猜其中一人,必是紫薇玄宗的备选道种庄神月;另一位,则多半是北海皇朝排位第一百五十四位的皇子崔平生。”

    “可既然大战已息,想必此物已落于人手了吧?”

    张信目中却是闪烁微光,他对‘通灵玉心’这东西颇感兴趣。不过他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语气更是略含不屑。

    “这猎场之内,可还有什么值得一提之事。”

    这次金冠少年略作凝思,才开口道:“这次紫薇天女,亦参与血猎。传说此女身上携有一件神宝,可能对阁下有益。可惜无人亲眼见过,所有见过此宝之人,都已死了。”

    “紫薇天女?又是紫薇玄宗?”

    张信闻言却不甚在意:“为何不提你们无上玄宗的事情,我想知道你家那些师长,等在哪个方位。”